open side panel
中文

全球艺术家的15件令你大开眼界的烟火艺术品

分享至

从光影交错的舞池,大场面的表演到‘静默'的绘画作品,人们总能发现转瞬易逝的光线之美。许多年来,烟火已成为艺术家们的灵感来源。

为庆祝今年9月3日即将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活动,artnet新闻特地为你盘点了全球15件夺人眼球的烟火艺术品。

安德鲁·威兹,《微小的爆竹》(Mighty Cracker),2014 图片:Courtesy Andrew Waits

安德鲁·威兹,《微小的爆竹》(Mighty Cracker),2014
图片:Courtesy Andrew Waits

安德鲁·威兹(Andrew Waits),“爆炸之城"(Boom City

在他名为“爆炸之城"的系列摄影作品中,“威兹切开各种形状及尺寸的烟花,让他们内在的颜色及材质向大众述说它们自己的的故事。有谁知道这些尚未点燃的烟花还隐藏着这么多神秘的美丽呢?"

阿尔温·莱,《永恒的光》(Permanent Sparkler),2012 图片:Courtesy Natalia Hug Gallery

阿尔温·莱,《永恒的光》(Permanent Sparkler),2012
图片:Courtesy Natalia Hug Gallery

阿尔温·莱(Alwin Lay),《永不熄灭的光》

《永不熄灭的光》无疑是为庆祝“大阅兵"而特选的烟火作品中最棒的一件,阿尔温·莱使它永远发亮、永不熄灭。令人遗憾的一点是它只是一张照片而不是实物。

本·斯克兹特,《烟火》(Fireworks),2015 图片:artnet

本·斯克兹特,《烟火》(Fireworks),2015
图片:artnet

本·斯克兹特(Ben Schonzeit),《烟火》

照相写实主义画家本·斯克兹特完美地捕捉到我们所能遐想的一切:在花架下点燃的烟火,他将那绚丽的画面描绘了出来。

蔡国强,《一夜情:爆破计划》(One Night Stand: Explosion Event),2013 图片:Thierry Nava, courtesy Cai Studio

蔡国强,《一夜情:爆破计划》(One Night Stand: Explosion Event),2013
图片:Thierry Nava, courtesy Cai Studio

蔡国强,《一夜情:爆破计划》(2013

这件概念性烟火作品是受“白夜"艺术节(La Nuit Blanche)委约而制。“白夜" 艺术节是由巴黎市政府主办的全城彻夜狂欢的当代艺术盛事。表演有三幕,分别为“法国人的时间"、“情人的时间"和“告别的时间",此松散叙事的表演核心是为纪念这座“光之城"的热情、想象和浪漫。

杰克·戈尔茨坦,《无题》(Untitled),1981 图片:Courtesy of Metro Pictures Gallery

杰克·戈尔茨坦,《无题》(Untitled),1981
图片:Courtesy of Metro Pictures Gallery

杰克·戈尔茨坦(Jack Goldstein), 多件作品

杰克·戈尔茨坦的写实型画作大都以爆破过程作为创作素材:炸弹、喷气式歼击机、闪电风暴,当然还有烟火。

詹姆斯·罗森奎斯特,《献给克林顿的烟火》(Fireworks for President Clinton),1996 图片:artnet

詹姆斯·罗森奎斯特,《献给克林顿的烟火》(Fireworks for President Clinton),1996
图片:artnet

詹姆斯·罗森奎斯特(James Rosenquis),《献给克林顿的烟火》(1996

1996年美国波普运动的主要推动者之一的詹姆斯·罗森奎斯特觉得没有必要因为自己的政治倾向缚住手脚,于是为时任总统克林顿创作了一幅带有爱国主义情结的画作。他还为民主党的代表人物肯尼迪和现任总统奥巴马创作过作品。

贾科默·巴拉,《烟火》(Fireworks),1915 图片:Wikipedia Commons

贾科默·巴拉,《烟火》(Fireworks),1915
图片:Wikipedia Commons

贾科默·巴拉(Giacomo Balla),《烟火》(1915

意大利未来主义艺术家贾科默·巴拉曾把他的烟火作品设想为一种表演——他构建了一套由织物和彩纸覆盖的立体几何木制作品。在这些金字塔和棱镜形状的作品中,他放置了一些灯在其中,并带有节奏性的运转、产生意想不到的移动及其它效果。作品一旁还播放着《春之祭》(Rite of Spring)之父——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Igor Stravinsky)的音乐,他的目标是唤起“烟火的情绪",而不是创造一个复制品。

M·C·埃舍尔,《烟火》(Fireworks),1933 图片:Wikipedia Commons

M·C·埃舍尔,《烟火》(Fireworks),1933
图片:Wikipedia Commons

M·C·埃舍尔(M.C Escher),《烟火》(1933

平面艺术家M·C·埃舍尔把烟火呈现为精妙的伞形弧状,将观众完美的罩在了它的下方。

蔡国强,《短暂的彩虹》(Transient Rainbow),2002 图片:Courtesy Cai Guo-Qiang

蔡国强,《短暂的彩虹》(Transient Rainbow),2002
图片:Courtesy Cai Guo-Qiang

蔡国强,《短暂的彩虹》(2002

也许你还没注意到——蔡国强几乎就是烟火艺术之王,不过在看到此榜单上同时提名了他的两件作品之后,你就应该有些意识了。2002年,为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分馆(MoMA PS1)的开幕,他受委约创作了这件烟火彩虹作品,这件缤纷的成拱形的艺术品横跨在城市的夜空中。假如你在现场观看了这件作品,可能就很难想象MoMA PS1中还能呈现哪件超越它的作品了。

朱迪·芝加哥,《献给波莫纳的蝴蝶》(A Butterfly for Pomona),2012 图片:Courtesy of Prospect Park Alliance

朱迪·芝加哥,《献给波莫纳的蝴蝶》(A Butterfly for Pomona),2012
图片:Courtesy of Prospect Park Alliance

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献给布鲁克林和波莫纳的蝴蝶》(2012

两件作品都是为特别地区而定做的作品,第一件在加州波莫纳,第二件在纽约布鲁克林。朱迪曾在她的代表性装置作品《晚宴》(The Dinner Party)中融合了女权主义的意象,这里她试图将其融入到这个20分钟的绚丽的视觉感受之中。在这件大约200英尺(约61米)宽,180英尺(约55米)高的作品中,呈现出漂浮、弯曲和动感之美。

海伦·弗兰肯特尔,《灰烟火》(Grey Fireworks),2000 图片:artnet

海伦·弗兰肯特尔,《灰烟火》(Grey Fireworks),2000
图片:artnet

海伦·弗兰肯特尔(Helen Frankenthaler),《灰烟火》(2000

弗兰肯特尔的烟火作品与其他上榜艺术家的作品相比稍显消沉节制,但充满活力和狂热的色彩却把作品的“精气神"突显的淋漓尽致。

邦帕斯&帕尔,《多重感觉的烟火》(multi-sensory fireworks display),2013-14 图片:Via Patternity

邦帕斯&帕尔,《多重感觉的烟火》(multi-sensory fireworks display),2013-14
图片:Via Patternity

邦帕斯&帕尔(Bompas & Parr),《多重感觉的烟火》(2013-14

在2014年新年前夕,这对最近在纽约性博物馆(Museum of Sex)建立了“乳房充气城堡"(boob bouncy castle)的艺术家组合在伦敦创作了这件名为《多重感觉的烟火》的作品。这件缤纷的烟火作品搭配着果香和味道,当红色的烟花在空中爆炸时,整座城市就被吞没于草莓味的云团中。如此这般在爆炸中同时调动观者视觉、听觉及嗅觉的作品,尚属首件。

罗斯玛丽·菲奥雷,《烟火绘画之6》(Firework Drawing #6),2009 图片:Courtesy of artist and Von Lintel Gallery

罗斯玛丽·菲奥雷,《烟火绘画之6》(Firework Drawing #6),2009
图片:Courtesy of artist and Von Lintel Gallery

罗斯玛丽·菲奥雷(Rosemarie Fiore)的“烟火绘画"

菲奥雷的万花筒式构图由爆炸和实况烟火组成,并辅以环形进而让色彩迸发。创作这些作品的过程就像看到成品一样令人兴奋,同时它们也成为烟火力量的最佳实证。

 奥拉夫·柏莱维尼,《烟雾弹之2》(Smoke Bomb 2),2011 图片:Designboom.


奥拉夫·柏莱维尼,《烟雾弹之2》(Smoke Bomb 2),2011
图片:Designboom.

奥拉夫·柏莱维尼(Olaf Breuning)的“烟雾弹"

这些色彩鲜艳的彩色喷雾弹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烟火,虽然它们在视觉上极其相似。柏莱维尼在诸如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 in Miami Beach)等许多地方都创造并拍摄下了此烟雾装置。他的工作室助手甚至要与FBI打交道,原因是他们对柏莱维尼能订购到这么多烟雾弹颇为好奇。

詹姆斯·麦克尼尔·惠斯特勒,《黑色与金色的夜曲:下坠的烟花》(Nocturne in Black and Gold – The Falling Rocket),1875

詹姆斯·麦克尼尔·惠斯特勒,《黑色与金色的夜曲:下坠的烟花》(Nocturne in Black and Gold – The Falling Rocket),1875 图片:Wikipedia.

詹姆斯·麦克尼尔·惠斯特勒(James McNeill Whistler),《黑色与金色的夜曲:下坠的烟花》

这件惠斯特勒心爱的绘画作品描绘的是:受克里蒙公园(Cremorne Gardens)启发,在一个雾夜,一处工业城市的公园中升起了烟火,到最后,无数星火从高空坠落,美妙凄美。这幅油画也引发了一场画家与艺术批评家约翰·罗斯金(John Ruskin)之间臭名昭著的官司,罗斯金指控他“拿一罐颜料往观众的脸上泼",是一种"哗众取宠"。

 

编译:Keyu Chriatian Yan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