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打破线性时间:如何在当下创造一个属于未来的考古现场

分享至
“现在在现

“现在在现"上海昊美术馆展览现场。图片:鸣谢昊美术馆(上海)

知名艺术家丹尼尔·阿尔轩在中国的首次个展“现在在现"正在昊美术馆(上海)举行。

这位现居纽约的艺术家的美学围绕其关于“虚构考古"的概念而展开。通过在雕塑、建筑、电影等领域的工作,他创造并诠释了空间和情境中的暧昧区域,并进一步提出作为未来遗物的当下这一概念。现在、未来和过去在他介于浪漫主义与波谱艺术的的视野中,充满困惑但极具趣味性地发生诗意的碰撞。与此同时,阿尔轩也在其作品中实践跨越文化、超越时间的符号与形态。

“现在在现

“现在在现"上海昊美术馆展览现场。图片:鸣谢昊美术馆(上海)

展览 “现在在现" 是丹尼尔·阿尔轩为昊美术馆上海空间而特别构思的。展览呈现了艺术家的代表作及最近作品,延续其对建筑和人体关系的探索,同时讨论历史与时间的非线性叙事可能。昊美术馆的空间被转换成为一个模糊了当下与未来、现实与想象边界的存在,邀请观众进入这个永恒不变却不断进行着观念与形式转换的情境之中。

artnet新闻有幸对丹尼尔·阿尔轩进行了专访,与他探讨了庞贝历史对其创作的影响、他对人物形态的兴趣,以及此次在上海举办个展的深刻意义。

artnet新闻 X 丹尼尔·阿尔轩

艺术家丹尼尔·阿尔轩

艺术家丹尼尔·阿尔轩

庞贝毁灭的历史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很多我早期的铸造雕塑作品都有引用我曾看到过的庞贝遗迹中的石化雕像。可以说,庞贝是代表“世界末日"这一概念的文化切入点。

为什么你将“考古遗迹"的情景设置在“未来"?“遗迹"在你看来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2014年,为了实现作品《Welcome to the Future》,你在展览现场挖出了一个深坑,并在里面填埋了近3000件雕塑作品,这暗示了一种强烈的人类集体的思乡之情吗?有哪些真实存在的考古遗迹使你难以忘怀?

我认为当我们能够让观众们用他们自己的角度来审视作品——在一种时空崩塌的氛围中——能够激发出很多有趣的回应。这也从某种程度上制造了一种奇特的情景,在这里人们得以直面死亡,得以在自身潜在的存在以外遨游。

640-5

“现在在现

“现在在现"上海昊美术馆展览现场。图片:鸣谢昊美术馆(上海)

为何将此次展览命名为“现在在现"(perpetual present),你怎么理解“现在"(present)?这个展览概念最初是怎么发展起来的?是否和你对时间的理解有关?你为展览做了哪些新东西?

“现在在现"这个展览是一次将许多不同系列作品整合起来的机会。考虑到场馆的规模之大,我才能够为观众创造一种“旅程感"。他们进入展览,看到巨大的青铜兔子雕塑——这件作品采用了传统的青铜绿制法,然而却具有强烈的当代感。它看起来很陈旧,同时却又像是从未来穿越时空而来。

“现在在现

“现在在现"上海昊美术馆展览现场。图片:鸣谢昊美术馆(上海)

展厅空间里的灯光也是经过精心设计的。进入墙面凸起的区域时,观众仿佛被迫放慢了脚步。当你缓慢通过时,你便得到了不同的视角。

这场展览同时也利用观众本身作为空间的元素之一。人类与作品的大小比例是很有趣的。实际上,场馆里有人在观赏作品时,比起空荡的展厅要有趣得多

“现在在现

“现在在现"上海昊美术馆展览现场。图片:鸣谢昊美术馆(上海)

你如何看待展览和作品的关系?你是在作品的基础上构思展览的吗?还是在展览的概念引导下做出作品?

我之前提到了一些,但是另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就是现场的“考古遗迹"真正考虑到了展览的互动性和参与性。我们会给人们分发小板子和复写纸,他们可以记录下自己对这个空间的理解。

640-9

“现在在现

“现在在现"上海昊美术馆展览现场。图片:鸣谢昊美术馆(上海)

物体和人体在你的创作中分别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在我职业生涯的早期,我曾经是编舞师摩斯·肯宁汉(Merce Cunningham)的舞台设计师。我的工作是与现场表演的人物紧密相关的。人物与情景的比例概念深深地影响了我制造展览体验的思维方式。我会考虑观众在展览中是如何行走的,光线是怎么样的,甚至空间里的气味。

“现在在现

“现在在现"上海昊美术馆展览现场。图片:鸣谢昊美术馆(上海)

距马塞尔·杜尚首次将“现成品"的概念引入现代艺术创作至今已百年有余,“现成品"在你的艺术实践中也占据着重要的地位,你是如何理解“现成品"的?

“现成品"的概念肯定从某种程度上在我的作品中有所体现。但我并不只是把一个物件拿来用而已。举个例子,我会用到一台现成的相机,在上面涂画、打碎它、让它看起来仿佛是腐朽了一般。这个物件此时实际上已经在一种地理物质中被“改造"了。

所以,当我用到“现成品"的概念的时候,我希望更进一步。我作品的最终形态是水晶或者火山灰。这些材料是我们常常在地质学中看到的,处于地质学的时空框架之中。通过这种方式,也许能让观众不可避免地感触到作品背后多了一种发自肺腑的真实感。

 

640-12

“现在在现

“现在在现"上海昊美术馆展览现场。图片:鸣谢昊美术馆(上海)

应该如何理解你的作品中时空的复杂性?比如一只嵌入墙里的时钟,一辆布满灰尘的汽车,一件生锈的外套。又应该如何理解它们作为整体营造的艺术感觉?

从某些程度上来讲,我的作品有的会让人感觉时间“坍塌"了。它会带着那些我们想象出现在未来的东西回来当今的时空中来。我的创作旨在创造一种线性时间的混乱感,而这是很难做到的。这需要许多不同的形态和体验共同实现,无法仅靠一个物件完成。腐败的相机做不到,嵌入墙里的时钟也做不到。而是所有这些东西所构建的语境,才能做到这一点。

这是我从职业生涯早期便开始建立的东西,我那时候不知道完成这个概念需要花费那么多的时间。不过至少观众们能够理解到我试图搭建的宇宙的一个比较完整的视界吧。

640-14

“现在在现

“现在在现"上海昊美术馆展览现场。图片:鸣谢昊美术馆(上海)

假如时间旅行器不再是一种幻想,而是成为了可以投入使用的交通工具,你愿意前往未来吗?

你可以说,我的一些作品中已经成功做到了这一点。

接下来还有什么可以透露给观众的创作计划?

我接下来还有几个展览。今年秋天,我会与马赛克艺术基金会(Mosaic Art Foundation)合作在伊斯坦布尔参加双年展。秋天我将在伦敦开展一个大型项目。而我的下一个主要展览会是在巴黎的吉美博物馆(Musée Guimet)。我从巴黎卢浮宫获得了许多雕像模型的资源,我将对它们进行改造并重新加工,在历史语境中重新定位这些作品。

 

 

640-16

丹尼尔·阿尔轩:现在在现

2019年6月29日—10月24日

昊美术馆(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