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打破传统展会模式,注重本土基因:首届“北京当代"能否真正刺激当地市场?

分享至

首届“北京当代·艺术展"外景图。图片:致谢“北京当代·艺术展"组委会

2018年8月30日,首届“北京当代·艺术展"(Beijing Contemporary)于北京的全国农业展览馆开幕。作为2018年度北京第二场新生的当代艺术博览会,“北京当代"丝毫没有“露怯"。细看本次32家参展画廊,超过半数画廊均在北京本地设有空间,其中更有十余家画廊已有超过十年的历史。“稳中求胜"成了致胜的关键词。

首届“北京当代·艺术展"外景图。图片:致谢“北京当代·艺术展"组委会

“伪装"成博览会的双年展

主题展“艺述"单元,是首届“北京当代·艺术展"在当今艺博会爆炸式的增长下提出的一种实践:在艺博会这种更加注重商业性的体系中,浓墨重彩的书写作为“策展人"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学术性思考。有勇气在一场艺博会的开场篇章,呈现一个大体量的主题展,这也许正是“北京当代"希望要体现的一种独特气质。而画廊主们对于这样的安排似乎也纷纷买账。

首届“北京当代·艺术展"现场。图片:致谢“北京当代·艺术展"组委会

对于刚刚兴起的艺博会平台,其可持续发展之道在于不断发掘与引导潜在的藏家。因此在为其梳理清何为“当代艺术"、何为“中国当代艺术"显然十分有必要。成熟的画廊主都明白,艺术生态才是画廊的长期发展之道。当然,在帕科·巴拉甘(Paco Barragan)的《艺博会时代》中,已经提出了这种“新博览会主义"的观念:一种艺博会双年展化的倾向。策展人早已经不只是属于美术馆了,他们游走于画廊、艺博会、官方画院、购物中心、会所,甚至还包括餐厅和酒店。

艺术家周力(右)。图片:致谢“北京当代·艺术展"组委会

“北京当代·艺术展"艺术总监鲍栋的策展主线,是为了让艺术专业的观众和非专业的公众都能够了解如何梳理中国当代艺术价值。本次以“绘画地图"(Painting,Mapping)为题,着重梳理绘画这一门类。

在这里,绘画被看作一种具体的地理事件,带着一张地图,去发现与行走而不迷路。但主办方只提供地图,却不做导航。观者仅能根据墙面颜色(白色和“四色地图"的颜色)分成五个部分:“后现实"、“反趣味"、“元绘画"、“超传统"和“抽象场",试图以这五条不同的脉络作为理解当代中国绘画的不同路径。

“北京当代·艺术展"艺术总监鲍栋进行导览。图片:致谢“北京当代·艺术展"组委会

参观完主题展“艺述",即来到不限媒介、呈现艺术新动向的“未来"单元。在此,空白空间带来王拓个人项目“漩涡",展出的影像与装置作品相得益彰。这也是王拓新作品的首次曝光,空白空间总监张迪认为,展出个人项目会激发艺术家对博览会有一个更深刻的认识——不仅仅是一个售卖展出的平台,也可以推出优质的艺术家的全新艺术事件。“我们一直在展览的呈现效果上不计成本,不能随便拿几张作品摆摆而已。这些也是画廊自身在寻求的突破。"

“北京当代·艺术展"艺术总监鲍栋进行导览。图片:致谢“北京当代·艺术展"组委会

本次杨画廊和胶囊上海同样采用艺术家个人项目的方式——杨画廊展出aaajiao(徐文恺)的新作,胶囊上海呈现姜立从2008年到最新专程为博览会创作的作品。胶囊上海总监Enrico Polato认为,让艺术家为博览会创作一些特定的作品对其生涯发展很有意义。天线空间创始人王子谈道,“我们选择艺术家并不是注重于其如何使用媒介,关键是能找到一种独属于自己的表达方式。"

首届“北京当代·艺术展"现场。图片:致谢“北京当代·艺术展"组委会

分别位于北京和台北的亚洲艺术中心,以及位于上海的A+ Contemporary,本次同时参与了“北京当代·艺术展"的“价值"和“未来"单元。A+ Contemporary总经理李宜勋介绍道,这两个画廊定位不同,在今年香港巴塞尔就分别参加“亚洲视野"和“艺术探新"两个不同板块。A+ Contemporary一直支持青年艺术家,与不限媒介的“未来"单元定位相符。谈及参与首届“北京当代·艺术展"的展商品质,其表示非常认可,“如今国内画廊已经面临着西方画廊进入的冲击,这时候专注本土的博览会平台更能凸显价值。"

周力,《環 之二》,不锈钢烤漆 、LED电子显示屏、镀膜钢化玻玻璃,704×512×250cm,2018。灯光师:吴雁江。图片:致谢艺术家与“北京当代·艺术展"组委会

25家画廊“平分秋色"

 踏入农业展览馆3号馆,由25家画廊平等分享3000平米空间。首届“北京当代·艺术展"采取邀请制,多数画廊负责人表示,在收到主办方邀请时,是一句“关注当地性、以体现本土画廊实力的博览会为目标"打动了他们。

首届“北京当代·艺术展"现场。图片:致谢“北京当代·艺术展"组委会

画廊质量参差不齐,会成为一个博览会失败的导火索。前波画廊负责人茅为清对首届“北京当代"呈现的效果表示认可,“参展画廊的作品都是通过甄选,整体看来都在标准之上。北京并不是一个商业中心,虽然艺术家都聚集在这里,形成商业气候有一定难度。艺术产业算是很特殊的一个行业,在做精神文化,不能按照纯商业机构的路线来走。"

首届“北京当代·艺术展"现场。图片:致谢“北京当代·艺术展"组委会

佩斯北京画廊总监程雪也赞同质量是重中之重,虽然带来的作品数量不多,主要还是从作品的质量着手。“艺博会对于每一城市有不一样的意义,既能代表一个城市的形象,也是艺术行业中十分重要的一环。上海的商业艺术市场更活跃,更显像;在北京,较为活跃的则是拍卖等较传统的市场。这些都与城市基因紧密相关。这次可以看到国内重要的画廊都在,说明了大家的支持与信心。只要作品的质量有保障,整个博览会的声望就有保障。"

首届“北京当代·艺术展"现场。图片:致谢“北京当代·艺术展"组委会

北京本地画廊的支持,表示出对高质量艺术博览会平台的期待——在魔金石空间总监潘宝会看来,首届“北京当代"体量把控得很好,藏家可以慢慢欣赏艺术品,并理性推断是否购买。东京画廊+BTAP总监迟丽萍也谈道,“可能正因为不缺藏家、不缺艺术家,画廊集聚在798艺术区和草场地,我们更希望有一个代表北京画廊水准和现状的艺博会出现。"

首届“北京当代·艺术展"现场。图片:致谢“北京当代·艺术展"组委会

千高原艺术空间负责人刘杰认为北京出现一场优质艺术博览会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在其看来,中国大陆的面积、文化多元性与复杂性上相当于(甚至超过)整个欧洲大陆。虽然这两年来涌现出了很多新的艺博会,但以现在大陆总体艺博会的数量放在欧洲却不算多。问题不是简单的艺博会数量的多或少,而在于艺博会的质量:更好的质量、更好的服务、影响更好的人群进入市场。“对于已经进入当代艺术市场的那一点点可怜的资金量来说,经济真的不是问题,根本的问题是认知。以中国今天的资金量而言,如果解决了认知问题,我可以肯定地说,当代艺术会贵的一塌糊涂。因为好的东西就那么一点点。"

首届“北京当代·艺术展"现场。图片:致谢“北京当代·艺术展"组委会

在近年来涌现出越来越多的艺博会、艺术节上,获得收益的可能并不是画廊本身,反而是物流、仓储等衍生行业?BANK负责人马修·伯利塞维兹(Mathieu Borysevicz)笑道:“画廊出着展位费坐在这里,不断的有各种机构来上门推销。其实他们比较赚钱。如今整个艺术行业都在调整,现在的市场对于中国艺术家的挑战很大,更多的藏家希望收藏那些更有名气的、更成熟的国际艺术作品,而不是去买入还在成长期的青年艺术家。"

首届“北京当代·艺术展"现场。图片:致谢“北京当代·艺术展"组委会

对于这一现象,资深的艺术从业者自然心生警惕。经历过今年高强度的博览会“热潮",很多画廊也在不断加深对于“博览会"本身的理解与探索。空白空间总监张迪告诉artnet新闻,“我们打算将之后的博览会都以展览的形式呈现,对展位进行特别的设计,邀请策展人和建筑师加入到我们的团队,做展览设计。"在艺博会类型与数量都逐渐丰富的今天,一个客观问题摆在人们眼前——即便在不同的博览会上,人们看到的都是相同的面孔。于是,是否能有令人眼前一亮的新形式出现就显得尤为重要。而这一点,首届“北京当代·艺术展"做到了。

首届“北京当代·艺术展"现场。图片:致谢“北京当代·艺术展"组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