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当你的工作是全球旅行时:画廊“空中飞人"的生活是怎样的?

分享至
科隆艺术博览会开幕。图片:由Art Fair Cologne提供,2015

科隆艺术博览会开幕。图片:由Art Fair Cologne提供,2015

对于许多从事艺术行业的人来说,巴塞尔艺术展的最后一天标志着这个季节艺博会的结束,以及夏季假期旅行的开始。但并非所有人都是这样。

“每一场下一届艺博会的筹备工作从这一届闭幕的那一天就又开始了,"立木画廊(Lehmann Maupin)总监菲安娜·弗莱厄蒂(Fionna Flaherty)说。近年来,画廊一直在调整经营结构,以适应展会日益频繁与重要的财务状况,并创设了 “艺博会协调员" 和 “艺博会负责人"等永久性职位。里森画廊(Lisson)有两名艺博会技术经理和一名艺博会登记员;卓纳画廊去年参加了24场艺博会,并拥有一支完整的艺术博览会团队。

这个特别的行业群体对国外税收波动、展位的搭建以及当地酒吧位置往往信手拈来。对他们来说,一场艺博会就要花一年的时间——他们每年要去多达12场甚至更多的艺博会。artnet新闻采访了这个领域的两位专家——弗莱厄蒂和卡斯明画廊(Kasmin Gallery)的展览和艺博会经理布鲁克·特里(Brooke Terry)。他们讲述了自己是如何在自己的职位中摸爬滚打的。

关于这种工作是怎么形成的?

布鲁克·特里:此前,我负责艺术博览会的申请和管理,这些工作被分配给不同的人来完成。在一年多以前,如果我们想要保持我们展览的高度完整性,很明显我们需要有专人来肩负这个岗位。从你到达艺博会的那一刻起,你就会开始工作。这份工作是你无法言传,而是必须要通过实战经历不断学习的。我花了很长时间才习惯这份工作,但当我们参加的艺博会越多,我们就越清楚哪些人会来购买作品,以及会有怎么样的活动。位于纽约的博览会可以让一些不怎么参加其它国家和城市博览会的销售人员参与的很好的机会。当展会方为我们发参展画廊的胸牌时,我必须举手说示意:“嗨,介意我们来了18个人吗?"因为团队每个人都要轮班。

左图,费昂娜·弗莱厄蒂,图片:由立木画廊提供。右图:布鲁克·特里

左图,费昂娜·弗莱厄蒂,图片:由立木画廊提供。右图:布鲁克·特里

关于学习当地税务和关税等事宜

布鲁克·特里:做这份工作的一部分专长是要对当地方方面面的了解,比如那个地方的关税,就像美国总统如何与中国打交道一样。去年,我们在上海时税收上涨了不少。这并没有造成什么大问题,但我必须明确地意识到这一点。这意味着你必须再次与客户沟通,重新制作发票和文件,并确保一切符合新规定。我们的登记员和财务其实是首当其冲的团队,但当我们去展会的时候,我要确保信息文档里有这些信息,以及从上海到布鲁塞尔,或上海到美国的运费。

关于决定派谁去

费欧娜·费海提:这是一个深思熟虑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真正考虑的是画廊的需求,以及博览会的全球视野。如果我们听说(某些)收藏家要去参加某场艺博会,那我们就会派与那些人有关系的总监去那个城市,这样就很有意义。我们来自纽约和亚洲画廊的总监经常会去巴塞尔;去欧洲并不意味着所有的收藏家都是欧洲人。很多美国人也会去,尤其是在双年展期间,亚洲收藏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出现在更多的展会上。

观众在巴塞尔艺术展的画廊区。图片:由Harold Cunningham/Getty Images提供

观众在巴塞尔艺术展的画廊区。图片:由Harold Cunningham/Getty Images提供

关于紧急情况的处理

布鲁克·特里:一旦我们到达场地,我就像一个随叫随到的医生;我带着一个不同的手机壳,里面有可以充两组电的大电池组。我总是东奔西跑。我会回答你在现场遇到的问题,比如你是否可以在靠近博览会、提供酒水的地方举办会议。尽管我也参与了设计,但这不仅仅是对展位本身的了解,这也是对展会空间的了解。我还记得带上维生素C,因为上次我们都生病了。

费欧娜·费海提:在我们布展的两三天里经常会发生特别多事情。有时墙壁没有完全对齐,或者电线需要重新布线。有一次,我们正在粉刷墙壁,我不骗你,刷出来是三种不同的色调。通常是由第三方团队来做建筑和照明,有时还有语言障碍。这项工作的核心是既要和他们合作,又要作为展会的代表进行协调。我想说,我已经成为各大艺博会展览部门一个非常非常熟悉的面孔。

2018年,立木画廊在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上的展位。图片:由Courtesy of Art Basel提供

2018年,立木画廊在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上的展位。图片:由Courtesy of Art Basel提供

关于提前做好准备

布鲁克·特里:之前我递交了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的申请,那是三月份的一个展会,但现在我脑子里基本上还都是那个展会。当我在一个展会上工作时,我每天至少会接到两个关于另一个展会的电话或电子邮件。(这个过程)就像《盗梦空间》。对于香港的展会,我们已经挑选了我们要展出的艺术家,我们正在与艺术家们讨论他们将会带来什么作品,或者专门为博览会创作什么作品。这是提前就决定的,然后我们再敲定细节。我们几个月前的申请被另一个展会接受了,展位的搭建工作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完成。每个博览会都不一样;规模较小的展会对规则没有那么严格。最近我和ART021的一位工作人员聊了聊我们在展会上的展位位置,以及我们的作品是否得到了中国政府的批准的事。我们仍然在宣传去年11月售出的一些作品。

关于怎么整理行李

费欧娜·费海提:通常当你在长途旅行时,你也会想去周边转转。所以当我去香港的时候,我经常也会去趟上海或北京,这样可以让我的旅行时间长一些。有一年,我在巴塞尔呆了14天。我的建议是提前做好准备,为自己创建一种整理行李的系统,并尽可能精简。我有一个“袋中袋"的系统:我每天都根据行程安排打包,尽量不带任何我不需要的东西。因为你带的东西越多,你的选择就越多。如果你限制你的选择,你会更有效率。我现在正在为我的家人在我离开之前做好准备——我做了一大堆婴儿食品,并把它们冷冻起来,这样能保证家里的一切都井井有条。

布鲁克·特里:秋天的时候,我从不把行李的所有的东西都拿出来,而且通常我穿的都是黑色的服装。当你要站13小时与不同的人交谈时,你就需要在早上8点检查展位、9点展会闭展,以及之后的应酬时选一身你觉得自信的衣服来穿。在美国,艺博会大约在9点结束,之后是酒会。参加亚洲的艺博会很辛苦,因为你在旅途中会失去很多时间。还有13个小时的时差,我还在飞机上睡不着觉。但是一定要给你的跑鞋腾出空间。我能保证去健身房是治疗时差反应最好的方法;流汗能帮助你更好地进行过渡。

 

文 | Janelle Zara

译 | Yi 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