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当今世界如意面般缠绕;重要的欧洲宣言双年展隐喻了怎样的伊甸园?

分享至
Matilde Cassati的《Tutto》中的一幅旗帜。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copyright Manifesta 12 Palermo

Matilde Cassati的《Tutto》中的一幅旗帜。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copyright Manifesta 12 Palermo

如果根据第12届欧洲宣言展(Manifesta 12)的描绘,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是由“孕育"和“暴力"这两个相对势力塑造而成的。展览名为“行星花园:孕育共存"(The Planetary Garden: Cultivating Coexistence)在位于地中海跨文化轴线的敏感地带举行。它没有将巴勒莫仅仅视为一个静止的地理位置,而更是将其视作一个贸易、冲突、信息、思想、人、资本等多条洪流碰撞的交汇点——就好像意大利面一样交错缠绕。

第12届欧洲宣言展借鉴了花园的设定。在抽象化的全球概念上,这个隐喻传达了美丽、成长和各种美好事物:各式各样的生物种共存共生而彼此滋养的一座伊甸园。相比之下,在着眼于欧洲的视角下,这场展览呈现了有关奴役劳工、异族“发现"以及等级制度——这些消除“非欧洲认知"的殖民叙事。

640-14

Fallen Fruit于布泰拉宫(Palazzo Butera)的装置作品。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photo by Wolfgang Trager, copyright Manifesta 12 Palermo

建造于17世纪绝美而破败的布泰拉宫(Palazzo Butera)成为了这一届宣言展中最为阳光明媚的高地。艺术家Renato Leotta的陶土地砖是由果园里落下的柠檬形状制成,作品将这座皇家住宅与此地劳动力重新连接起来。洛杉矶艺术小组Fallen Fruit(意为落下的水果)则印制了一幅美丽艳俗的壁纸,图案为这座城市公共区域的水果树,这些水果树在地图上也标注了出来,它们都是滋养公众的免费水果。

640-10

Melanie Bonajo的《夜土》(Night Soil)现场图。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photo by Wolfgang Trager, copyright Manifesta 12 Palermo

Melanie Bonajo的《夜土》视频三部曲探索了被疏远的城市居民,他们尝试连接与自然衍生的实践与信仰系统所付出的努力。这些影片探索了在引领下,寻找死藤水的冒险旅程、源自密宗传统的性疗法,以及作为一种社交康复方式的回归土地食物文化。其中,令人不安的珍贵感、唯我主义和特权的潜台词不停地闪现——作品标题是“人类粪便"的委婉说法——Bonajo同时也乐于利用植物、羽毛和家庭垃圾做成的颜料、假发和服饰作为着装,来拍摄她的人物角色。

与这种自我吸收形成对比的是,Matilde Cassati的《一切》(Tutto)感觉更像是艺术家献给观众的礼物。6月16日上午,在一个挂着艺术家刺绣旗帜的繁忙十字路口,《一切》以充满力量的鼓声和教堂钟声拉开帷幕,最后随着爆炸声,空气炮在欢乐的人群上空喷出礼花纸屑、闪亮的彩带和象形图片。在国际社会对安全和恐怖主义的密切关注下,这一瞬间热烈而愉快的共享体验标志了公共空间的复苏,其意义也变得深刻起来。

位于巴勒莫的植物园——沃托植物园(Orto Botanico)——这里对比巨大的无花果树和巴洛克仙人掌所形成的雕塑形态,人类创造力显得些许苍白。郑波的视频作品《蕨恋》(Pteridophilia)记录下台湾的一座公园里,一群年轻男子爱上蕨类植物(有时是口头上的)的经历。在那里,一种我只能描述为“舔叶"(frondilingus)的行为有发生。显然,蕨类的种子喷了出来。郑波认为,这种生态酷儿(eco-queer)的行为可被视作对植物物种平等的欣赏。

640-11

Michael Wang的装置《沃托植物园》(Orto Botanico)细节图。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photo by Wolfgang Trager, copyright Manifesta 12 Palmero

Michael Wang的这部作品由三部分组成,描述了植物在人类世(anthopocene)中所扮演的角色:如同煤炭,在这里摄影将其纹理细节都捕捉得一清二楚;它们在花园边略高的平台上一座有毒的后工业遗址里肆意生长,适应着新环境,同时与之前就在此生长的植物共存共生。被蓝绿色苔藓占据的公园喷泉池仿佛在向23亿年前的大氧化事件(Oxygen Holocaust)表示感谢,当时大量的氧气第一次由光合作用产生,也让当时地球上的厌氧生物悉数灭亡。

 

640-12

Cristina Lucas,《无尽的闪电》(Unending Lightning),影片截屏。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photo by Wolfgang Trager, copyright Manifesta 12 Palermo

人类暴力,而不是细菌性/进化的暴力,占据了《失控的房间》里最重要的位置。作为双年展的其中一部分,《失控的房间》主要关注国家阴谋的主题。Cristina Lucas毁灭性的《无尽的闪电》(Unending Lightning,2015年至今)占据了Casa del Mutilado的军事大厅。从1903年飞行器首次试飞,到意土战争期间第一次空中轰炸之间,仅仅过了八年。从天而降的致命袭击到如今也并没有停止。超过6个小时的影片中,Lucus列出了自1911年以来的每次空袭平民事件。每秒刷新一次,左侧的屏幕列出地点、责任方和平民伤亡人数;中央屏幕显示的世界地图上,导弹从空中据点逐个坠落;右侧的屏幕则为每一次空袭造成的破坏配上一幅简单快照。这感觉非常恐怖,我坐在那里哭泣。站起来走开的时候,感觉仿佛是在拒绝见证这一切。

640-13

Tania Bruguera反对西西里秘密军事基地或MUOS的作品编年史。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photo by Wolfgang Trager, copyright Manifesta 12 Palermo

Laura Poitras和Tania Bruguera的创作都与国家暴力的根本机制相关。MUOS(移动目标用户卫星通信系统)的四个全球地面站之一,位于西西里管辖的尼谢米镇(Niscemi)苏格里达公园(Sughereta)内。MUOS协调指挥世界各地的美国军事系统,包括无人机袭击。

Bruguera与当地的抗议团体合作,记录下了一手的行动和媒体报道。阿祖塔克里斯托宫(Palazzo Ajutamicristo)墙上有一幅壁画就描绘了当地反对基站的队伍。

Poitras也创作了许多合作项目,包括委托巴勒莫的电影人制作了一系列各种视频作品,以探索过去和现在存在于西西里的美国军事力量。Poitras唤起了地面基站与其远程影响之间、以及军事与“民用"技术之间的关联。在外面的一个房间里,一台小型监视器的屏幕上播放着一架巨大的军事无人机正准备行动的画面。Poitras自己用无人机拍摄的视频则在一个黑房间里投影播放,影片中摄像机在一片长满苔藓的软木森林上空徘徊,森林中心的空地上排列着巨大的蝶形天线。在一旁,导弹发射的档案录像显示,不知道多远之外正在战火纷飞,留下一地断壁残垣。

第12届欧洲宣言展不惧深入探索重要想法,在数据可视化、社会实践和纪录片方面尤其浓墨重彩。这里还有对于气候变化、政治腐败和不可靠的基础设施的建筑式回应。Gilles Clément和Coloco在残破的ZEN住宅区中建造种植了一系列公共花园。Cooking Sections与大学合作,以测试用于干旱地区的古代灌溉技术。所有这些和其他项目应该在VIP们离开后至少几个月才能看到成果:这场双年展旨在制造持续的地方性影响。

第12届欧洲宣言展在结合具有影响力的地点和精心构思的作品上做得很出色。国家档案馆里,一个储藏古老而积满灰尘的分类帐本的宏伟大厅里,放映了由MASBEDO拍摄的短片。这部由艺术家Nicolò Massazza和Iacopo Bedogni创作的作品讲述了一个倒霉木偶的故事——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力量在牵引自己的傀儡。在戒备森严的弗瑟拉德色塔宫(Palazzo Forcella De Seta),一个阿尔罕布拉风格的马赛克瓷砖屋中,Patricia Kaersenhout堆积成了一座盐山。在加勒比地区,被奴役的人们梦想着飞回非洲:传说中,食用盐会使他们身体太重而飞不起来。作为纪念性放生的形式,艺术家邀请游客们将盐放回水中。

这里没有足够篇幅列出所有的亮点(或者令人失望的作品),但总体而言,第12届欧洲宣言展让人感觉是一场精心策划、思维缜密而参与感强的展览。甚至在任命策展团队之前,双年展委员会委任进行了一项巴勒莫城市研究:这个在世界各地举行的双年展计划针对每个主办城市都进行这一项目。这次的结果让人满意。

“行星花园:孕育共存",第12届欧洲宣言展,展览至11月4日,于意大利西西里巴勒莫。

 

文:Hettie Judah

译:Zini Zhao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