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当代艺术领域最高昂的奖金颁给了哪位中国年轻艺术家?

分享至
“野村新兴艺术家奖

“野村新兴艺术家奖"颁奖典礼在京都举行。从左至右依次是艾伦·施瓦茨曼(Allan Schwartzman)、凯西·哈布雷奇(Kathy Halbreich)、程然、池田肇(Hajime Ikeda)和长谷川佑子(Yuko Hasegawa)。图片:由Nomura Holdings提供

或许没有其他地方比日本更能让后现代与古代和谐共存。如此看来,5月21日,全球金融服务公司野村证券(Nomura Holdings)选择京都13世纪的东福寺-本乡(fukuji-hongo)作为宣布“野村新兴艺术家奖"(Nomura Emerging Artist Awards)首届获奖者的地点也就并不显得很突兀。

纽约观念艺术家卡梅伦·罗兰(Cameron Rowland)和居住在中国杭州的影像及装置艺术家程然每人获得了10万美元,以用于推进他们可能难以推进的艺术项目。

获奖者是由国际评审团选出,成员包括罗伯特·劳森伯格基金会(Robert Rauschenberg Foundation)的主任凯西·哈布雷希(Kathy Halbreich);东京当代艺术博物馆的长谷川佑子(Yuko Hasegawa);泰特美术馆名誉馆长、现任英国艺术委员会主席的尼古拉斯·塞罗塔爵士(Sir Nicholas Serota);苏富比艺术部主席艾伦·施瓦茨曼(Allan Schwartzman);M+副总监兼首席策展人郑道炼(Doryun Chong);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长马克思·霍莱恩(Max Hollein);以及已故策展人和评论家奥奎·恩维佐(Okwui Enwezor)。

每一位艺术家的作品都呈现出不同寻常、非常规的挑战,这些挑战在除了他们的艺术可能提供的潜在市场之外,还需要经济上的支持。

“我们为艺术家设立奖项的想法从一开始就是这个项目的核心,"施瓦茨曼在京都的颁奖典礼前告诉artnet新闻,“野村公司来找我们帮他们构思一项可能对当今视觉艺术产生影响的重大文化行动。因此我们为他们设立这个奖项,并对奖项的目标与金额都提出了建议。"他还补充说:“新兴艺术家奖认为,一名艺术家的经济水平可能会损害或削弱该艺术家的创作能力。"

该奖项邀请了十多位匿名的提名者(施瓦茨曼称他们为“艺术界的底层人士")提交他们认为应该得到财政支持的艺术家的建议。

卡梅伦·罗兰(Cameron Rowland)2016年的作品《91020000》在纽约Artists Space的展览现场视图。图片:由ESSEX STREET, New York提供

卡梅伦·罗兰(Cameron Rowland)2016年的作品《91020000》在纽约Artists Space的展览现场视图。图片:由ESSEX STREET, New York提供

施瓦茨曼说:“至少有一半被提名的艺术家我从未听说过,我认为其他评审也是如此。意识到有这么多优秀的作品正在被创作出来真的很令人非常兴奋。"

罗兰用现成的物品和文献进行创作,评论家们可能会将其与汉斯·哈克(Hans Haacke)、大卫·哈蒙斯(David Hammons)、多丽丝·萨尔塞多(Doris Salcedo)和傅丹(Danh Vo)等艺术家联系起来。罗兰作品的力量并非来自于它们的美学特征,而是他对这些作品中混乱历史的深入研究,这些历史经常涉及支持美国奴隶制那些被遗忘或不被看见的结构,比如对监狱劳工的剥削。

罗兰出生在费城,一个有着令人担忧的公平斗争史的城市。他利用自己的经历让观众对体会到日常生活表面下隐藏的经济和种族不平等的潜流。而且,他喜欢避开艺术品市场,尽管知名度相对较低,但他还是获得了业界认可。他曾在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纽约艺术家空间、比利时、德国和瑞士的画廊举办过个展。由于无法前往京都领奖,哈布雷奇代表他进行了领奖。

“野村新兴艺术家奖

“野村新兴艺术家奖"获得者程然和野村资深董事总经理池田肇(Hajime Ikeda)

在当晚的颁奖典礼之前,另一位获奖者程然用带有浓重中式口音的英语谦虚而幽默地讲述了自己作为一名艺术家的发展经历:当时,大多数美术生都是在效仿苏式美术风格中开始进行绘画学习,但他很快就不满足于那种创作,从而便放弃了。对他来说,更令他兴奋的是那些非法贩卖的“打口CD唱片" (saw-gash generation)中来自西方的电影和视频。这种光盘的名字源于光盘边缘被割的切口,打口以后这些光盘就无法播放和销售了。

《狂人日记》(2017)是他在纽约一次艺术家驻地项目中的作品,后来这件作品成为他在新博物馆(New Museum)个展的基础。该片以鲁迅1918年的一个著名故事为线索,从图画和叙事的角度来审视纽约,从局外人的角度重新诠释了这座城市的平凡戏剧。

《程然:狂人日记》(2016)展览现场视图。图片:由Maris Hutchinson/EPW Studio, courtesy of the New Museum

《程然:狂人日记》(2016)展览现场视图。图片:由Maris Hutchinson/EPW Studio, courtesy of the New Museum

像香港、纽约和耶路撒冷这样的城市因其多层面的冲突景观而吸引着程然,他承认自己着迷于“城市问题和身体体验问题之间的关联"。他现在正在进行收录100个短片的工作,其中部分灵感来自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Michelangelo Antonioni)1972年拍摄的有关毛时代中国的纪录片。

这些奖项与近年来的策展实践相一致,都偏爱背景各异、面向全球观众、具有社会关怀基础的艺术家。野村资深董事池田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对当代艺术这种形式的支持方面,我们相对来说是新手……我们的目标不是为其他公司树立榜样,但如果他们也决定为艺术提供某种形式的支持,那就太好了。"

野村新兴艺术家奖只是野村大奖的前奏。野村大奖由同一个评审团选出,奖金百万美元,将于今年10月颁发。该奖项将表彰一位艺术家的终身成就,旨在帮助该艺术家完成一个大型展览、一项出版物的制作,或一个规模空前的公共项目。对此施瓦茨曼说:“有很多不同种类艺术家的名字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我想说,他们中有六个或八个人是同样有价值的。我们只能说,我们做出的选择不一定是显而易见的,但一旦宣布,公众就会很清楚我们为什么选择这位艺术家。"

 

文丨Kenneth Baker

译丨Yi 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