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带来布鲁斯·瑙曼大陆首展!这家西方画廊落地上海会改变外滩艺术版图吗?

分享至

Edward Ressle画廊上海空间外景,上海市黄浦区北京东路205-215号

近期,一家西方画廊将落地上海——Edward Ressle,这个有着瑞典血统、来自纽约上东区的画廊,正式宣布其上海新空间将于8月16日正式开放,上海空间首展将带来美国艺术家布鲁斯·瑙曼(Bruce Nauman)。

这家画廊落地上海的消息早在2019年年底就传出。然而,整体计划被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拖后。选址颇具历史感的外滩,毗邻外滩美术馆、佳士得拍卖行以及琥珀大楼中的诸多画廊同行,亦让不少业内人士期待真正更完整的“外滩当代艺术机构聚落"再次升级。

展览现场,约翰·张伯伦、斯特林·鲁比、理查德·普林斯、麦克·凯利,“Another Man's Treasure",Edward Ressle画廊纽约空间,2017

这似乎延续了Edward Ressle纽约空间的气质:Edward Ressle在2016年春天创立于纽约上东区一座具有历史感的建筑内,毗邻大都会布劳耶分馆(Met Breuer)。画廊创办时间并不长,但自开门以来的展览项目都颇具博物馆气质,呈现了不同世代的艺术家作品,包括弗朗⻄斯·皮卡比亚(Francis Picabia)、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安德烈·卡德雷(Andre Cadere)、迈克·凯利(Mike Kelley)、莎拉·卢卡斯(Sarah Lucas)和凯瑟琳·伯恩哈特(Katherine Bernhardt)。

里查德·普林斯,《Millionaire Nurse》,2002
图片:致谢Edward Ressle画廊

在当下的不确定时期,Edward Ressle上海空间落地生根,让人倍感期待,开幕首展同样备受关注。Edward Ressle将这个机会给了布鲁斯·瑙曼,这也是这位著名美国艺术家在中国大陆的首次个展。展览与芝加哥艺术学院的视频数据中⼼(VDB)合作举办,展出作品源⾃卡斯泰利−索纳本德(Castelli-Sonnabend)的影像收藏。

布鲁斯·瑙曼,拍摄于新墨西哥州,2018年5月30日
图片致谢:Alec Soth/Magnum Photos

展览名为“布鲁斯·瑙曼:影像实验",将呈现瑙曼创作于1968−69年的五件关键性影像作品:它们被⼴泛视为 20世纪艺术史上最具先锋性和影响⼒的作品之⼀,不仅深刻挑战了艺术实践,并且彻底改变了我们对艺术的普遍观念。这些影⽚使⽤传奇画廊主李欧·卡斯特⾥(Leo Casteli)购得的Sony Portapak摄像机进⾏录制,艺术家由此得以充分实验录像仪器的可能性。也正是这个契机将瑙曼的影像艺术创作推到了⼀个⾼潮——他创造了⼀系列⿊⽩录像影⽚,在⼯作室中反复地进⾏踩踏、跳跃、拉琴、投掷弹球等动作和⾏为。每件作品的⻓度约为60分钟;当被展出时,影⽚中的瑙曼给⼈⼀种似乎要将各种⽆聊的动作永远重复下去的印象,从⽽使艺术家本⼈和观众都同样经受⼀次⼩⼩的耐⼒测试。

“布鲁斯·瑙曼:影像实验"展览海报,Edward Ressle画廊上海空间,2020年8月16日至9月20日

“布鲁斯·瑙曼:影像实验"展览海报,Edward Ressle画廊上海空间,2020年8月16日至9月20日

在正式开展前夕,artnet新闻与Edward Ressle画廊联合创始人,亦是爱德华妹妹的安东尼娅·莱斯勒(Antonia Ressle)进行了一场对话。

artnet新闻

×

安东尼娅·莱斯勒

安东尼娅·莱斯勒在克拉拉·利登(Klara Liden)作品《Self Portrait with Keys of the City》(2005)前

Q:您将如何向亚洲,特别是上海的观众介绍Edward Ressle及其项目?我们知道,Edward Ressle的纽约空间在上东区,附近有着最顶级的博物馆与艺术机构,Edward Ressle的展览项目同样有着博物馆级别的策展和质量。

A:经过近三年的寻找,我们很高兴地向大家介绍我们新的艺术空间——我们在上海的家会是一个有着多样项目的文化空间。上海是世界上最具活力的城市之一,也是一个文化聚集中心。这座城市拥有非常多热爱艺术的观众,很难在亚洲其它地方找到如上海一样给予艺术家创作和展示空间的城市。

Edward Ressle不遵循传统规则或定义。我们想通过一个个积极的项目来推广、展示和出版艺术家的作品。我们将同时展出成名艺术家和后起之秀,每年举办一场聚焦历史的展览——这些展览通常是艺术家首次在中国大陆或亚洲展出。通过包豪斯式(Bauhausian)的方法,我们希望突破画廊和艺术空间的界限,创造与艺术家、藏家、策展人和博物馆等多方面的持续对话。上海的空间也将成为我们亚洲业务的总部。

布鲁斯·瑙曼,《墙/地姿势》,1968,时长00:59:25,美国,黑白、单声道,4:3,1/2" 开盘式录像带视频
版权所有:© Bruce Nauman
图片:Image courtesy of the Video Data Bank at the School of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Q:聊聊你的艺术成长经历吧。你是如何进入艺术界的?你和爱德华是如何怎么一起工作的?

A:我们的父亲是瑞典人,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末期间,他是斯德哥尔摩一家画廊的老板,曾与索尔·勒维特(Sol LeWitt)、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托尼·史密斯(Tony Smith)和罗伯特·赖曼(Robert Ryman)等艺术家合作,也专门研究现代大师,如卢西奥·丰塔纳(Lucio Fontana)、约瑟夫·阿尔伯斯(Josef Albers)和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的作品。

索尔·勒维特当时是画廊的“引导星",他也是个非常慷慨的人。我们父母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只要到纽约就会经常住在索尔位于下东区的工作室里。之后,他们在上东区找到一个小屋子,方便拜访艺术家、客户和拍卖行。他们去纽约出差的时候,爱德华和我有时会一道前往,然后每次都会在位于苏荷区基思·哈林(Keith Haring)的Pop Shop停一下——那是我们小时候最喜欢的商店。

九十年代,我们的父母离婚了。父亲搬到纽约,在上东区79街和麦迪逊大道的位置开了一家画廊,专注于卡尔·安德烈(Carl Andre)、威廉·阿纳斯塔西(William Anastasi)、布鲁斯·瑙曼(Bruce Nauman)、丹·弗莱文(Dan Flavin)等艺术家。母亲在斯德哥尔摩抚养我们长大,她在那里开了一家专注于摄影的画廊,展出南·戈尔丁(Nan Goldin)、拉里·克拉克(Larry Clark)、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戴维·伯恩(David Byrne)和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等著名艺术家的作品。后来,当大卫·艾略特被任命为斯德哥尔摩现代博物馆的馆长时,母亲成为了他的得力助手。之后她一直担任艺术顾问,在我们的生活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在很多方面,她都是我们的导师。

我们对艺术的兴趣,还得回溯到哥伦比亚的外祖母,是她向年轻的母亲和舅舅介绍现代艺术——舅舅26岁时在波哥大(哥伦比亚首都)开设了一个画廊空间,成为了当地最年轻的画廊主,向南美首次介绍了索尔·勒维特和伊夫·克莱因等艺术家。现在,他在纽约经营画廊已经超过25年,专注于拉丁现代主义艺术,并参与了TEFAF在马斯特里赫特和纽约的艺博会。

布鲁斯·瑙曼,《唇音同步》,1969,时长01:00:32,美国,英语,黑白、单声道,4:3,录像视频
版权所有:© Bruce Nauman
图片:Image courtesy of the Video Data Bank at the School of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虽然听起来可能有些陈词滥调,但就我的记忆而言,我们真的生活在艺术之中。小时候,爱德华就在索尔·勒维特的“不规则结构"上玩玩具;他在学校的第一次口头报告,是五岁时向同学们介绍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移动和固定雕塑;当我还是小女孩的时候,也经常模仿辛迪·舍曼照片中的妆容。当母亲在现代博物馆工作到深夜时,我就会在博物馆里闲逛,独享一切。他们叫我“博物馆的吉祥物":我在办公室里帮忙、叠文件、在邀请函上盖章,甚至还在新馆落成典礼上帮助维多利亚公主剪断绳索。

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母亲决定不找保姆,她总是拖着我们去艺术家工作室、博物馆、双年展、画廊和艺博会。这就是我们的艺术教育。我相信,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中,能激发对艺术天然的、直觉式的鉴赏力。你也许可以通过看更多的艺术作品来训练鉴赏力,但从本质上来说,我认为这是一种本能。

后来,我继续在纽约苏富比艺术学院攻读硕士学位。我们的画廊是一个家庭事业,我和爱德华的工作联系非常密切。

布鲁斯·瑙曼,《小提琴和弦调音 D.E.A.D.》,1969,时长00:55:34,美国,英语,黑白、单声道,4:3,1/2" 开盘式录像带视频
版权所有:© Bruce Nauman
图片:Image courtesy of the Video Data Bank at the School of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Q:你是如何与艺术家和策展人合作的?

A:每个艺术家和项目都是不同的。在我们的合作中,某些艺术家喜欢通过定期的电话联系和工作室参观来更多地参与到过程中,另一些人则倾向于少参与一些,并全权委托我们。遇到艺术家本人已不在人世的情况,比如索尔·勒维特和麦克·凯利(Mike Kelley),我们会与他们的艺术家遗产和家族紧密合作,去实现项目,并将作品放进一流的收藏和博物馆中。

我们与国际博物馆界的策展人紧密合作,无论是在欧洲还是在美国;比如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合作。同时,我们还是斯德哥尔摩当代美术馆(Moderna Museet)的“美国之友"(American Friends)组织中的活跃成员,这个组织致力于买入和捐赠美国艺术家的重要作品,如鲁道夫·斯滕格尔(Rudolf Stingel)、亚历克斯·伊斯雷尔(Alex Israel)和芭芭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的永久收藏。博物馆规模很小,但非常有影响力,拥有美国以外最大的波普艺术收藏,拥有马蒂斯、劳森伯格和伊夫·克莱恩等艺术家的顶级作品——沃霍尔就在这家美术馆举办了他在欧洲的第一次博物馆展览。2011-2019年间,“美国之友"建立了“美国青年项目"(YOUNG AMERICANS PROJECT),专注于收藏下一代顶尖艺术家的作品,比如陶巴·奥尔巴赫(Tauba Auerbach)、韦德·盖顿(Wade Guyton)、乔丹·沃尔夫森(Jordan Wolfson)和郑曦然(Ian Cheng)。

纽约画廊的大多数展览都是画廊内部策划的,但我们也认识许多受人尊敬的独立策展人,希望在未来能与他们合作。我们还认为,艺术家或藏家的观点可能非常有趣,所以这也是我们正在探索的东西。

在亚洲和中国,我们刚刚开始与我们尊敬的机构和博物馆的策展人建立联系。这些关系是我们高度重视的东西,期待与他们在各种项目上合作。

布鲁斯·瑙曼,《在工作室中用力踏步》,1968,时长01:01:35,美国,英语,黑白、单声道,4:3
版权所有:© Bruce Nauman
图片:Image courtesy of the Video Data Bank at the School of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Q:大多数人都会对来到上海这个决定感到好奇,尤其是在这个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时期。你能分享一下你是如何开始对在上海开设画廊感兴趣的吗?之前参加上海艺博会经历是怎样的?你对中国藏家有着什么样的印象?

A:在上海设立空间是个自然而然的决定,它始于一个非常私人的缘由:几年前,爱德华在纽约和一位上海的女孩约会,在斯德哥尔摩等美国签证很久,在远距离经营了一段时间的画廊后,他决定更频繁地访问上海。就在这时,我们也受邀参加了西岸艺术博览会的策展版块。展会上,我们带来了达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在2004年创作的《夜幕快速降临》(Night Falls Fast)。这是一幅用数百万只死苍蝇和树脂创作的巨型作品,直径达365厘米,形成了一个黑洞。它在展会上引起了轰动,许多参观者排队在它面前拍照。

从2017年初起,我们就开始寻找合适的空间。最开始,西岸艺术区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空间,外滩的琥珀大楼我们也考虑过,但许多建筑都是办公大楼或商场,我们还是更倾向于一个兼具历史感、魅力、优雅和独立感的空间。如果要在城市中开辟一个空间,它必须是真正属于我们的。由于我们喜欢历史建筑和街区,选择在外滩的前中国银行总部开业是一个自然的决定——尽管选择在其他地方经营可能会更容易一些。

目前,我们还处于起步阶段,也在逐渐了解中国的藏家群体,但到目前为止,藏家们的野心和好奇心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布鲁斯·瑙曼,《在工作室中用力踏步》,1968,时长01:01:35,美国,英语,黑白、单声道,4:3
版权所有:© Bruce Nauman
图片:Image courtesy of the Video Data Bank at the School of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Q:上海空间及本次首展是在疫情期间计划和准备的。疫情对整个过程是否产生了影响?隔离期间你在哪里,做了什么?

A:在2020年初,我们的合同就签好了,并已经开始改造画廊——这是新冠疫情的全球爆发之前——我们其实已经能够想象它会对我们生活和生意产生何种影响。我们已经等待了八个多月,期间不能做任何项目,这自然是一个挑战,但我们有一个很好的团队,由阮海蓉领导现场工作,她们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我在纽约工作,爱德华在欧洲工作,所以只要有可能,我们都迫不及待地想回到中国。

今年前五个月,艺术品市场基本上停止运行,可能需要一整年的时间来达到一种新常态。不过之后的几个月,我们也目睹到艺术世界中产生的新兴趣点,这至关重要。

我觉得2020年举办的任何艺博会可能都不可避免地将成为本地艺博会,因为全球疫情和旅行限制,不会有太多的客户来往。不过这也可能是一种塞翁失马之福,可以成为新藏家真正深入参观和接触画廊的机会,人们能与慷慨传授知识和经验的画廊主人进行互动——这是你在前几代画廊经营者身上能看到的模式。过去十年,进入艺术界的藏家们在某种程度上是陷入了一个膨胀的、紧张的、马戏团式的艺术界,与艺术不太相关的事情太多,比如数不清的鸡尾酒会。

布鲁斯·瑙曼,《颠倒旋转》,1968,时长01:00:00,美国,英语,黑白、单声道
版权所有:© Bruce Nauman
图片:Image courtesy of the Video Data Bank at the School of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Q:过去的Edward Ressle的展览和项目表明,画廊更多关注的是西方已有的艺术家、艺术家遗产。你将如何把这些项目介绍给中国的观众和藏家?有与中国艺术家和机构合作的计划吗?你是否希望扩展一个更新兴、更国际化的艺术家名单?

A:正如我们在纽约的画廊一样,我们不希望只是卖光作品、然后继续办新展——这不是我们的初衷——我们将会有一个非常活跃的项目,与观众进行更多互动,比如举办艺术家访问、新书发行会、推出特别限量艺术等等。

我们的画廊项目一直是国际的、跨世代的,以“艺术家们的艺术家"为重点。我们不关注某一特定的艺术运动、时代或媒介,而是关注一位艺术家的原创性和激进性,以及他们如何影响了其他艺术家——这通常会转化为一种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持久品质。我们不关心艺术家来自哪里,是男人还是女人,性别还是教育背景——因为伟大的艺术是普世的。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很乐意与中国艺术家合作,让我们一起期待未来。

Q:您能谈谈选择布鲁斯·瑙曼作为上海空间开幕展的想法吗?

A:这将是自2016年画廊开业以来,第五次展示布鲁斯·瑙曼的作品——我们在纽约的首展中也包括了瑙曼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PAY ATTENTION》,这是那次展览的名称。

瑙曼开创性的实践启发了几代艺术家,他与马塞尔·杜尚、安迪·沃霍尔和巴勃罗·毕加索可以说是二十世纪艺术界最重要的人物。我们很高兴能在中国大陆,特别是上海举办他的首次个展。

Edward Ressle画廊上海空间建筑效果图

 

A:Edward Ressle的全新空间选址上海历史悠久的外滩地区,地处北京东路205-215号的地标性建筑内,毗邻著名的外滩美术馆、佳士得拍卖行和半岛酒店。YSSY建筑工作室承接了空间的设计及改造工作,该公司的创办人杨术及其合伙人曾就职于Rafael Viñoly Architects和Peter Marino Architects等著名建筑工作室。上海画廊空间占地约250平方米,极大程度保留了该建筑的传统中式美学和Art Deco⻛格,同时赋予这座前上海银行大楼全新的生命力。与此同时,我们计划在2020年于画廊相邻的空间开设艺术品商店及咖啡馆。

 

文、采访丨artnet新闻中文网编辑总监Cathy F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