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达·芬奇《救世主》经激烈角逐,近30亿成为全球最贵的画

分享至
达·芬奇,《救世主》,约1500。图片:Courtesy of Christie's Images Ltd.,2017

达·芬奇,《救世主》,约1500。图片:Courtesy of Christie's Images Ltd.,2017

经过数周的预测,这一时刻终于来到了:佳士得终于卖出了达·芬奇约在1500年间创作的《救世主》,它是这位文艺复兴大师唯一一幅仍属于私人收藏的作品(其他15幅均为博物馆藏品),最终以含佣金4.50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9.86亿元)的价格成交。时至今日,这是有史以来最昂贵的艺术品拍卖。事实上,它的价格是曾经拍卖会上拍出的最昂贵画作的两倍多,毕加索的《阿尔及尔的女人(O)版》 (Les femmes d'Alger(Version 'O'))在2015年以1.79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14亿元)惊艳艺术界。

这件作品花落纽约佳士得亚历克斯·罗特(Alex Rotter)客户之手,此前他曾就任苏富比当代艺术的联合部门负责人。

在拍场气氛还处在温吞状态时,数部拍照手机就时刻待命,高高举起。画作以7000万美元开始竞拍。在竞拍至1.794亿美元的关键时刻,四位通过电话竞拍,另一位留在房间竞拍,他们彼此竞价激烈,死追不放这幅画作。

19分钟的激烈竞拍,画作终于落到了佳士得亚历克斯·罗特和古典艺术部门主管Francois De Poortere两员大将的身上(在拍到3.52亿美元的时刻,拍卖师Jussi Pylkkanen从主席台后面拿出了一杯冰水,小抿了一口)。

经过长时间激烈竞拍后,罗特的客户继续以每口3000万美元的价格逐步递价,De Poortere的客户则以较小的步调(约200万到500万美元)缓慢出价。这件作品终于以4亿美元完美落槌,竞拍期间阵阵掌声和喘息声不绝于耳。含佣金费后,《救世主》最终以4.50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9.86亿元)的惊天高价完美收官。

这幅画是周三晚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举行的佳士得战后和当代艺术晚间拍卖的58件作品的其中一件绘画作品。

达·芬奇《救世主》最终以4亿美元落槌的那一刻。图片:Eileen Kinsella

达·芬奇《救世主》最终以4亿美元落槌的那一刻。图片:Eileen Kinsella

《救世主》被俄罗斯亿万富翁德米特里-雷波洛夫列夫(Dmitry Rybolovlev)委托,他是在2013年买下了这件作品。在纽约当晚拍卖会前,《救世主》已经拿到了第三方的担保,这就意味着外部买家基本上承诺以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这幅画作。

拍卖行本身也采取了不寻常的举动,将其作品放在当代艺术品晚间拍卖会上。从本质上讲,它吸引了最大的艺术藏家,无论何时拍卖。事实上,这场战斗最终还是落到了古代绘画专家De Poortere和当代艺术专家亚历克斯·罗特两位大将的身上,经过长时间的激烈竞价后,罗特的客户大获全胜。

今晚之前,世界上在拍卖场上售出最贵画作还是毕加索的《阿尔及尔的女人》,这是在2015年5月的佳士得春拍的一场专场上拍出,以1.794亿美元成交(考虑通货膨胀因素,2017年这个价值大约为1.86亿美元)。

虽然这件《救世主》被包括在了当代专场中,但是它很容易地就成为拍卖会上售出的、最昂贵古代大师作品。它打破了彼得·保罗·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对无辜者的屠杀》(Massacre of the Innocents,1612)的纪录,这个作品于2002年在苏富比以7670万美元(相当于今天的1.0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03亿元)拍出。

这幅达·芬奇作品有着一个戏剧性的背景故事,其中涉及了皇室、房地产,还有有争议的官司。最初的委托人为法国皇室收藏,然后这幅画失踪了几十年。2005年,一个艺术经纪人团体在一个庄园拍卖上看到了这幅画,并最终鉴定其为达·芬奇真迹。2013年,他们把这些作品卖给了瑞士经纪人以及“自由港之王"伊夫·布维尔(Yves Bouvier),大概售价为7500万至8000万美元之间。

布维尔很快将这幅画转卖给了俄罗斯的亿万富翁德米特里·雷波洛夫列夫,据称价格为1.275亿美元。但是巨额加价最终导致了在一场在两个人之间具有争议的官司,这场官司至今着仍然在进行着。

作品条件和复原状况被认为是影响到这次在佳士得较低报价的原因,要比雷波洛夫列夫支付价格低2750万美元。在2012年于伦敦国家美术馆举办的达·芬奇展览中首次亮相前,这件受损的作品曾被大量修复。

三位艺术经纪人通过2013年苏富比的私人洽购售出了这件作品,他们的代理律师托马斯·丹齐格(Thomas Danziger)告诉artnet新闻:“当然现在所有者购买价格的高昂证明了市场的存在,也证明了作品的真实,而在今晚,将会有更高的价格出现。"

这幅画将会上拍的消息,引发了一场达·芬奇狂潮。它的世界巡展,无论是在伦敦、香港还是旧金山,几乎每一站都吸引了大量观众,累计超过2.7万人看过这幅作品。

对这幅画作的迷恋,引发了大量有关这个神秘水晶球的故事,达·芬奇是狂热的光学研究者。

译:Weixin Jin、Juni Junran Jia和Cathy Fan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