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村上隆54岁生日之际回顾他的七句名言

分享至
GettyImages-453848249

村上隆  图片:Mireya Acierto / Getty Images.

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曾无数次地被誉为日本的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他的创作受到各个方面的影响:网络御宅族、cosplay、日本漫画、日本的历史观以及色情小说。

村上隆将这些元素结合起来,创造了属于自己的“超级平面"(superflat)理论——将日本艺术的观点扁平化——并且创作出了一系列反复在他作品当中出现的角色,比如Dr. DOB。

因为他的作品色调明亮、能量感十足、包含性意味、主题暗黑却很容易让人接受,他一直都是艺术市场上炙手可热的宠儿。村上隆同时还将自己的艺术商业化——从制作大规模生产的小型艺术品,到与时尚品牌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马克·雅各布斯(Marc Jacobs)、三宅一生(Issey Miyake)以及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等众多明星合作。

他还与法瑞尔·威廉姆斯(Pharrell Williams)创作了电影三部曲《水母看世界》(Jellyfish Eyes ,2014),他将此称作“关于死亡的黑色喜剧。"暗黑的卡通主题、高调的性爱隐喻、对于网络的热衷……村上隆的盛名之下总有一点点诡异的气氛。为了庆祝他54岁生日,我们选取了这位脾气古怪的艺术家的一些名言:

takashi-murakami-panda-2003

村上隆,《熊猫》(2003) 图片:courtesy of Galerie Perrotin.

关于小狗Pom是怎么来的:
“我的创作遇到了瓶颈,然后我看见了一本杂志上的一张关于一家非常脏的小旅店的照片,照片里有一条很脏的小狗。这家旅店位于日本南方的一个叫做与论岛(Yoronjima)的地方。1970年代的时候那里是日本著名的度假圣地,但是现在几乎没人去,就像鬼城一样。但是那里的酒店还顽强地存活着。酒店的主人是一个疯狂的当地人。那里的所有东西看起来都不正常。旅店里有两只狗。一只是我在照片里看见的那只——一只很小的狗。但是另外一只是大狗,并且怀孕了!于是我就问主人这只狗什么时候生,他就一直回答说:‘明天,明天……'我一直在等小狗出生,结果我在那个旅店住了四天。"

Pharrell-Williams-Tondo-EDIT

村上隆,《法瑞尔与海伦肖像——跳舞》(2014) 图片:Terry Richardson ©2014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为什么日本人比西方人更健康:
“西方人需要用药物来释放多巴胺。而我们(日本人)只需要玩游戏,我们不需要药物。所以我们更健康。"

关于更喜欢 URL(虚拟世界)而不是IRL(现实世界): 
“我喜欢幻想的世界。iPhone更加真实,因为我们可以记录。那让一切比真实的生活更美好。"

Character-bags-e1437404092116

路易·威登生产的村上隆作品角色限量版手包。 图片:Courtesy Louis Vuitton.

关于为什么喜欢美国汉堡连锁店In-N-Out

“(我总是会点)芝士汉堡配薯条。问题在于,每次来美国的时候,我都会觉得汉堡太好吃了,结果我每两天都要吃一个,让自己胖成球。"

关于同时代艺术家的资本主义属性:

我这代很多艺术家都在作品中探讨资本主义与艺术之间的关系。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没办法使用其他什么主题来进行叙述。所以,杰夫·昆斯(Jeff Koons)、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以及我本人都想把原本不值钱的艺术与资本主义联系起来,让大家知道,这些东西是怎么会被当作是价值的载体的。"
关于他是如何从御宅族和漫画的奇异世界中获得灵感的:

“我想要展示御宅族文化的原因是因为这是一个被公众忽略、误解的群体;大部分人之所以不喜欢御宅族,因为他们根本接触不到关于御宅族的信息。我是一个没办法成为御宅族之王的失败者。只有那些为了赢得辩论而具有超凡记忆力的人才能成为御宅族当中的王者。既然我没有那样的能力,我就只能做艺术家。一个使用御宅族的想法创作艺术的艺术家,与可以赢得辩论的真正御宅族之间是有区别的。但是大部分人不知道其中的区别。"

jellyfish-eyes-takashi-murakami-yatzer-3

村上隆,《水母看世界》(2013)  图片:© 2013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Blum & Poe, Los Angeles.

关于他的《水母看世界》系列电影:

这是向日本动画电影《银河铁道999》(Galaxy Express 999)致敬的作品。在第一幕当中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场景,传递着非常愚蠢的信息。但是,当我只有17岁的时候,这些看起来很神秘。我的这部电影的观众群是孩子。孩子们不知道这些句子意味着什么,但是这一切都是为了后面发生的奇异的事情做铺垫。"

 

译:Joe Zhu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