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从“小众"到艺博会热门:神奇推手是艺术家资产基金会?

分享至
640-2

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在位于法国弗特伊的工作室,摄于1983年。图片:Photo by Robert Freson, the Joan Mitchell Foundation Archives,©Joan Mitchell Foundation

对于像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1925-1992)这样的艺术家,有人可能会说,最近几个月来,她终于成了早就该到来的这场“艺术史清算"的一名受益者。这位战后画家以其在传奇的抽象表现主义流派中的重要地位而闻名,最近,她的市场出现了爆炸式增长。

创作于1969年的布面画作《蓝莓》(Blueberry)在5月为米切尔创下了新的拍卖纪录,在最高估价仅为700万美元的情况下,在佳士得纽约以1662.5万美元的高价售出。今年6月,米切尔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上的热门话题,这位艺术家总价值7000万美元的画作成了该博览会最热门的商品之一。根据销售报告显示,她总价高达3550万美元的三件作品一并售出。

当时艺博会仍在全面展开,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BMA)和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SFMOMA)便宣布了计划于2020年举办大规模的米切尔回顾展,这也是该艺术家近二十年来在美国的首次展览。尽管时间看起来很恰好,但这个计划并不是最后一刻才决定要蹭艺术家热度。BMA的策展人Katy Siegel和SFMOMA的Sarah Roberts自2015年以来便开始致力于策划此次展览。

并不是说,米切尔这股市场力量突然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今年恰逢25周年的琼·米切尔基金会一直在幕后默默地努力宣扬及展示艺术家的遗产。该基金会在鼓励学术研究、展览艺术家作品、编制全面作品图录等方面做出的努力,都为确保其艺术史价值受到更高的认可做了完善的铺垫。

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塔·布拉奇福德(Christa Blatchford)接收了artnet新闻采访,谈了谈米切尔近来高速增长的关注度、该基金会的工作如何帮助这位已故艺术家获得应有的认可,以及基金会如何继续致力于履行米切尔支持其他艺术家的承诺。

artnet新闻 

× 

克里斯塔·布拉奇福德

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塔·布拉奇福德(Christa Blatchford)。图片:Photo by Jeremy Tauriac, courtesy Joan Mitchell Foundation

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塔·布拉奇福德(Christa Blatchford)。图片:Photo by Jeremy Tauriac, courtesy Joan Mitchell Foundation

女性艺术家上世纪中期作品在艺术市场上的重要性正在发生明显变化。对于像掌握琼·米切尔这样的艺术家遗产的基金会来说,这意味着什么?这种转变对于基金会未来的发展又意味着什么?

我们的使命,也是植根于我们DNA的一点,就是围绕着米切尔继续培养学术研究和思想交流。随着对米切尔的认可、对话和讨论的增加,这些方法不断地在发展,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兴奋的。

实际上,我们的工作正在以令人激动的方式不断增加——随着公众对米切尔认识的提高,有更多的人在考虑做关于米切尔及其同期艺术家的论文。更多学者申请来到我们的档案馆,这非常棒。我们希望能够提供这些资源。

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的《构图》(Composition, 1969),2018年在瑞士巴塞尔举行的巴塞尔艺术展中以1400万美元售出。图片:Courtesy of Hauser & Wirth

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的《构图》(Composition, 1969),2018年在瑞士巴塞尔举行的巴塞尔艺术展中以1400万美元售出。图片:Courtesy of Hauser & Wirth

你们是如何鼓励能够为米切尔的职业生涯带来更大认可的学术研究的?

我们最近聘请了一位研究保管员,他在做很多工作以更深入地了解绘画材料,并研究绘画过程。我们认为,这是我们义务的一部分,也是让艺术领域能更了解米切尔的机会。我们经常邀请人们到基金会来学习。这让他们能够有机会接触到他们感兴趣的信息,而且更广泛地分享他们的发现也很重要。

当Katy(Siegel)和Sarah(Roberts)几年前来到我们面前,谈起组织一场(由BMA和SFMOMA共同策划的)回顾展,并提到将涵盖米切尔的纸上作品时,这让我们非常兴奋。我们一直都知道,米切尔的纸上作品真的未能被人们足够地认可。对我们来说,需要优先考虑的是让人们知道,她不只是一个绘画家。我们在内部会设定这类目标,然后我们会寻求机会将这些信息分享至大众。这次回顾展早在米切尔成为市场热点之前,就已经策划好了。米切尔的绘画和纸上作品都未曾有过大型回顾,所以令人兴奋的是,他们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全面研究这位艺术家。

左: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Taillade》(1990)。右: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Wood, Wind, No Tuba》(1980)。图片:Photo courtesy of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estate of Joan Mitchell

左: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Taillade》(1990)。右: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Wood, Wind, No Tuba》(1980)。图片:Photo courtesy of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estate of Joan Mitchell

在你看来,为什么她的价格区间有了如此大的增长?

这里面有很多不同因素。对我而言,主要因素是她的作品始终如一地优秀而强有力。米切尔全身心地致力于抽象艺术,并且真的有推着自己前进。

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举行的展览“The Long Run"中,人们真正认识到了这一点。展览重点是她职业生涯后期,包括20世纪70、80及90年代的创作,而并不是她在抽象表现主义时期的知名作品。我们不断地听到人们在看到这些作品时会发出“天啊!"的惊呼,她整个职业生涯中的作品都很出色,也在她一生中得到了广泛的认可。我认为市场只是正在赶上这一事实。

一些原因还在于,市场已经将注意力放在一些特定艺术家身上很久了,现在正在寻找新的东西,一直都是这样的。现在在艺术史领域,人们正在寻找一些另类叙事,一些他们认为可能在历史中受性别或种族影响的艺术家,这类的事物。曾经有人有疑问,“这是又一场#metoo运动吗?"它远比这复杂,但是重新探索历史叙事对我们此刻的历史和文化来说很重要,并且对于米切尔作品质量的认可提升,将进一步推动这类探索。

 

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Bracket》(1989)。图片:Courtesy of the San Francisco Museum of Modern Art,© Estate of Joan Mitchell

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Bracket》(1989)。图片:Courtesy of the San Francisco Museum of Modern Art,© Estate of Joan Mitchell

基金会是如何管理米切尔作品借展申请的?近年来,借展请求有增多吗?

是的,我们在过去几年看到了不断增长的势头。我们一直都有收到借展请求,有趣的是世界各地现在都在表达对米切尔的兴趣。今年早些时候在加拿大举办了一场“米切尔与里奥佩尔"(Mitchell and Jean-Paul Riopelle)的展览,2015年在奥地利和德国举行了一场米切尔个展。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找我们,说“我在两个月后有场展览",不幸的是,我们没办法那么快采取行动。我们必须得到董事会的批准——作为基金会,我们和一位拥有作品的藏家相比,结构上略有不同。

但是,我们使命的一部分就是培养以及确保米切尔的展览取得成功。在遇到任何出版物时,我们的档案及研究团队在审核和支持方面都会做大量的工作。我们自己管理米切尔的版权和复制品。

“琼·米切尔:上世纪中期的绘画,1953-1962

“琼·米切尔:上世纪中期的绘画,1953-1962"(Joan Mitchell: Paintings from the Middle of the Last Century, 1953–1962),于Cheim & Read画廊的展览现场。图片:Photo courtesy of Cheim & Read

作品图录(catalogue raisonné)项目对基金会的工作而言有多重要?您认为何时能够完成?

现在,作品图录项目开启了一些对话,也得到了一定认可度。我认为实际一点,完成这一项目还需要8到10年的时间。一部分原因在于我们需要做妥善的记录保存。另一个原因,老实说,由于我们在艺术家去世一段时间后才启动这一项目,这让我们寻求记录的对象有了变化,不再是上个时代那些很容易就能提供信息的人了。

但我们对这个项目非常投入,而且我们拼凑出和发现的作品实际上真的很令人兴奋。

今年5月,艺术资产宣布计划停止与长期代理画廊Cheim&Read合作,并与大卫·卓纳(David Zwirner)签约。这个决定对基金会的计划有什么影响?

实际上我不想说太多。关于这件事的猜测太多了。Cheim&Read非常棒,并且是很好的合作对象,我们对他们深怀感谢。我认为他们现在正举行的展览“琼·米切尔:上世纪中期的绘画,1953-1962"(Joan Mitchell:Paintings from the Middle of the Last Century,1953–1962)是非凡绝妙的。我也对卓纳的进程感到开心,但我不想评论这个过程。

卓纳什么时候将举行第一场米切尔的展览?

2019年的4月或5月,日期我留给他们来宣布吧。我们现在正在努力准备中!

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在位于法国弗特伊的工作室,摄于1983年。图片:Photo by Robert Freson, the Joan Mitchell Foundation Archives, ©Joan Mitchell Foundation

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在位于法国弗特伊的工作室,摄于1983年。图片:Photo by Robert Freson, the Joan Mitchell Foundation Archives, ©Joan Mitchell Foundation

除了宣扬米切尔的遗产外,基金会也在致力于为其他艺术家们提供支持。你们进行的艺术家支持项目,与其他艺术家基金会的类似举措有何不同?

米切尔在她的遗嘱中非常具体地表明,要为艺术家提供直接支持,这对我们组织而言,真的是一件礼物。我们是一个源自艺术家,为艺术家们服务的组织。我们作为一个组织的重点是基于米切尔对艺术家及其实践和过程的承诺。

每年,我们都会提供无限制用途的2.5万美元赠款,采用提名制报名,并由外部评审团选定人选。至今为止,我们已经向全国共1000多位艺术家提供了赠款。这笔钱代表着“我们对你有信念"。然后,我们在新奥尔良的艺术家驻留项目,真的是旨在为艺术家提供时间、空间,以及与自身创作过程产生联系的机会。

对于米切尔来说,艺术有点像呼吸。我们听到过很多在米切尔一生中,为了确保艺术家有时间专注于作品并真正实践,而对艺术家的支持以及慷慨解囊的故事。我们的工作是探讨如何在艺术家的职业及生活的不同阶段,给他们提供直接的支持?我们一直在思考,成为一名实践视觉艺术家究竟意味着什么,以及这种支持应该是什么样的。

Reginald Eldridge Jr,《埃米·谢拉尔德》(Amy Sherald)。图片:Photo by Reginald Eldridge Jr.

Reginald Eldridge Jr,《埃米·谢拉尔德》(Amy Sherald)。图片:Photo by Reginald Eldridge Jr.

这种支持还包括了一个展览空间,对吗?

我们最近将两个办公室合二为一,现在我们在新空间的中央有了一个展览空间用以展示接受资助艺术家的作品。我们做了一系列不同的事情,但仍在实验阶段。我们正在组织一场庆祝基金会成立25周年的展览。我们的艺术家网络非常惊人,这次周年展览感觉是强调这点的一次机会。

我们聘请了一位杰出的摄影师Reginald Eldridge Jr.到全国各地旅行,会见了一些受到我们资助的艺术家,从埃米·谢拉尔德(Amy Sherald)到陈貌仁(Mel Chin),再到那些还没有那么出名的艺术家。他拍摄了一些美丽的肖像,并与他们进行了(关于他们经历的)交谈。我们有了一些讲述“从琼·米切尔收到赠款或获得基金会资助对艺术家们意味着什么"的美丽故事。这场展览将于12月6日开幕。

我们能在基金会要举行的展览中看到米切尔的作品吗?

我们的办公室真的是一个办公室。在墙上挂一大堆米切尔的作品,从安全方面考虑真的是一个负担——我会想象人们把椅子撞上画之类的噩梦!

出于语义清楚的考虑,本次访谈已经过编辑和精简。

 

译 | Zini Z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