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从实习生到董事会,纽约博物馆的未来之路在何方?

分享至

 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的游客。图片:Photograph © Timothy Schenck,2015

本月早些时候,纽约市公布了它的第一份全面“文化规划",其中有一点十分令人瞩目。艺术机构如果今后希望从市政府那儿持续得到资助的话,就必须拿出有关丰富员工和董事会成员构成上丰富性和包容性的具体方案。

当然这笔资助的金额也不少。在2017年财政年,文化事务部门给900多家机构拨款1.7亿美元,比国家艺术基金会的整年预算还要多出2000万。

在7月20日召开的记者会上,纽约市市长比尔·白思豪(Bill de Blasio)说,(人们的)多样性“将成为市政府做出资助决定时的重要依据",因为“我们都坚信公平的重要性"——这样的措辞听起来有些令人不想的预感。这份计划的内容实际上十分宽泛,文化事务官员Tom Pinkelpearl强调说现在这只是一份“愿景性的文件",其中的细则需要在今后几年中慢慢商讨落实。

那么这一新举措对于纽约市不断探索中的文化机构究竟意味着什么?如果你作为博物馆的管理层,所在的博物馆还没来得及考虑代表这座城市在人种、民族、性别、身体机能等问题上的多样性,那么政府和资深非营利机构官员会明确告诉你:慢慢调整。

2017年5月,Tom Finkelpearl 在纽约Shed。图片:©Patrick McMullan,Photo Presley Ann

关于文化机构如何应对来自市政府的挑战,这些领导者们有着很多主意,而且还有众多分享经验的机会。Finkelpearl表示,在今后几年里,纽约市将组织多次文化机构领导层的集会,商讨怎样的策略才会真正行之有效。然而,这些召集一次都还没发生过。

 

从年轻人着手

去年,纽约市文化事务部门公布了一份长达一年的研究成果,对一些在业界早已知晓的数据进行了量化分析:文化机构中的工作人员和领导层,尤其是最高职位的管理层大部分都是白人。

在接受artnet新闻采访时,有些专家认为目前比较权宜的长久之计就是让这些机构多(最好是有偿地)聘请一些年轻人来做实习。Finkelpearl在公布他的研究时,纽约城市大学(CUNY)校长James B. Milliken立刻给市长写信讨论他们学校有众多准备好大展身手的年轻学生。“我们有上千个与这些机构领域背景相关的学生,不仅仅在艺术史方面,也有在商业管理、信息科技等学科,"Milliken对artnet新闻说。在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资助下,CUNY和文化事务部合作发起了带薪实习项目,将自己的学生送到美术馆等各类机构。

“我们的目标是为学生提供和其他名校学生同等竞争的机会,"Milliken说。他们这样的努力也获得了一些如美国博物馆馆长联盟(AAMD)等专业机构的关注。2017年5月,在Andrew W. Mellon基金会的支持下,AAMD发布了一份有关为博物馆输送未来人才案例的报告,其中包括LaGuardia社区学校的学生在美国民间艺术博物馆进行带薪实习的项目等。

 

扩大人才库

未来(的人才)是问题之一,但应该如何提高现在的美术馆就业人员的水平?

根据文化部的调查显示,74%,也就是近3/4的纽约各大文化机构资深员工都是白人,而Finkelpearl补充说其中白人最为集中的职业就是策展人。为了改变这一现象,Finkelpearl敦促这些组织将目光放到远处。“如果你有一个非洲艺术部门,"他说到,“为什么不找一些非洲策展人呢?"

同时,他还引用了美国职业橄榄球联盟(NFL)中的规则,其中要求各队在面试教练和高级运营职位时必须要有少数人种的候选人,这样的规定。他用这样的方法选定了Queens博物馆的馆长。这一规则并没有在推崇定额分配的做法,但至少保证了在考虑候选人时各种身份的人都被考虑在内了。

如果你担心博物馆的高层没有足够的交际网络来找到这样不同的候选人代表,那就考虑通过一些专长在提供候选人名单的搜索机构或咨询公司来完成。

另一个有帮助的项目是提倡种族公正性的非盈利机构Race Forward,他们将在明年为纽约约60家艺术机构组织名为“种族平等干预"的活动,其中包括惠特尼美术馆、绘画中心等机构。这些组织将获得一些补贴和培训去了解如何“打破这一结构性的种族歧视。"

同时,还有一些组织自己已经找到了门道。纽约社区基金会的项目主管Kerry McCarthy认为布鲁克林的视觉及表演艺术机构BRIC就是一个成功的案例。在过去5年里,这家机构从几乎全白人的团队转变为乐60%为有色人种的机构,因此也获得了纽约市里包容性最强的艺术机构之一的美誉。

Arnold Lehman。图片:Photo by Rita Salpietro

 

当涉及董事局时,要有发散性思维

然而,当涉及的机构职位越高,问题的解决方法也越难掌握。

“最棘手的挑战在于如何将机构董事会的构成多样化,"布鲁克林博物馆前馆长、现任Phillips拍卖行顾问的Arnold Lehman说,由于博物馆和美术馆都希望这些董事会成员能够进行长期捐款并从其他地方募集资金——通常都是拿熟人圈开刀,这就意味着长久以来社会地位较低的群体会一直被董事会所忽略。

但Lehman表示也有好消息。“现在股票、银行业和房地产业里有越来越多的有钱人,正前所未有地具备着表现更广泛有色群体需求的能力。"

Pamela Joyner

藏家及慈善家Pamela Joyner也表示赞同,她认为下一代的企业家,尤其是她所居住的北加州地区,更能代表美国现在的人群。

Joyner本身是J. Paul Getty信托基金会的董事会成员、芝加哥艺术学院和纽约芭蕾舞团的董事会成员。她说:“当你坐在一个董事会议室里,你最大的任务之一就是吸纳下一代的人群,而且我认为有些在位的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还补充说,让博物馆将它们的藏品多元化也是十分重要的。)

通常非白人男性的候选者往往比一般董事会成员要年轻,然而“年轻一代也终究会有老去的一天,"Joyner说到。

尽力寻找

当然,对于博物馆这种不擅长应对变化的机构,要执行多元性的理念,行胜于言。为了取得成功,这些领头人就必须投入足够的时间和金钱——即使这意味着要将其他事情都抛在脑后。“至少,你要尽力而为,"Arnold Lehman说道。“而且要知道20年前的奋力一搏并不代表这就是今天的最佳努力。"

纽约市本身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人民文化计划(People's Cultural Plan)列举了一些列由艺术家、文化工作者和社会活动者提出的优先项目,而他们要求的并不只是市政府在多元化进程所提供的“嘴上功夫"。这份计划提出要对有色人种的小型商业进行一定支持,并建立起“让来自不同背景的官员来监督文化工作中的多元人群。"

此外,Kerry McCarthy还提到新的雇员和董事会成员并不是新政策的唯一受惠者。她说Corporate America几年前发现最成功的企业往往都是具有高度包容性的。“你的多元化越强大,你就能够更快地找到正确答案,而不是仅从一个角度思考问题。"

尽管有可能丢掉市政府基金的这一风险已经让馆长们心惊胆颤了,但Finkelpearl还是强调纽约市的政策并不是惩罚性质的,并表示已经有许多业界人士都为改善这座城市出现的新兴问题做出了贡献。

“我和很多人聊过了这个问题,"Finkelpearl说道,“同时,我也对各种反应做好了完全准备。但事实上,人们已经在尝试做这些了,而且他们想这么做。"

 

译:Elaine

编:Alex Zheng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