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从海湾小国到叱咤国际艺术圈: 卡塔尔文化发展的兴衰

分享至
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图片:Courtesy of Qatar Museums Authority via www.qm.org.qa

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图片:Courtesy of Qatar Museums Authority via www.qm.org.qa

近几年,频频在国际艺术市场上以天价买下近代西方艺术大师作品的卡塔尔皇室及其辖下的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Qatar Museum Authority,QMA),如今陷入了令人堪忧的境地。

2016年1月,受到油价暴跌等经济因素影响,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裁员了240人,就连员工补贴已经开支也被严格控制。据一些艺术媒体报道,未来的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可能还会继续裁员,同时,数家博物馆的建造计划都已经被搁置。

出手震惊世界,现状令人堪忧

这个中东石油富国连续两次创下了世界最贵艺术品的成交记录。2011年,保罗·塞尚(Paul Gauguin)的《玩纸牌的人》被卡塔尔皇室以2.5亿美元的价格买下,至今仍是塞尚作品的最高纪录;2015年1月,保罗·高更(Paul Gauguin)的油画作品《你何时出嫁?》(Nafea Faa Ipoipo/When Will You Marry?)以3亿美元的成交价创下新纪录,这幅画由一位瑞士藏家以私下交易的方式卖给了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

2015年5月,毕加索的油画《阿尔及尔的女人(O版)》(Les Femmes d'Alger
("Version O"))以1.794亿美元在纽约佳士得创下了拍卖史上的最高成交记录。据艺术圈内消息称,该画的买主为亿万富翁、卡塔尔前首相哈马德·本·贾西姆·本·贾比尔·阿勒萨尼(Hamad bin Jassim bin Jaber Al Thani)。但出于裸体问题,该作品“几乎可以肯定"不会在卡塔尔公开展出。

幕后人士揭露繁荣表象后的真相

前卡塔尔博物馆(Qatar Museums)雇员Mikolai Napieralski日前在Quartz上撰文,详细讲述了卡塔尔艺术圈的兴衰史,概述了隐藏在拍卖场上披荆斩棘、在国内疯狂建设博物馆这些表象后的文化及金融推手。

卡塔尔在2000年代中期开始兴起一股浮华狂热的收藏艺术及设计品的风潮。皇室坐拥的庞大财富让他们可以请贝聿铭这样的“明星建筑师"来设计伊斯兰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Islamic Art),并且可以承担诸如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理查德·塞拉(Richard Serra)、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等一线大师的重要展览。

但是,在这样一个极端保守的国家推动现当代艺术并非没有阻力。比如Adel Abdessemed描绘球星齐达内在世界杯决赛上著名的撞头事件的雕塑《Coup de tête》(2012),就曾经被保守派人士认为是“反伊斯兰"的作品而引发争议。所以,在让·努维尔(Jean Nouvel)耗资4.34亿美元(约合28.97亿元人民币)的卡塔尔国家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Qatar)完工在即之时,有人开始发难也是预料之中了。

但是,直到这篇文章之前,还没什么人写过卡塔尔文化圈的幕后故事。

斥巨资招兵买马,热钱能否买来文化繁荣?

Napieralski写到了一大批海外人士——这些人的名字对于艺术界以及艺术媒体的人称得上是耳熟能详:包括前罗德岛设计学院(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总监罗杰·门德尔(Roger Mandle)、佳士得拍卖行CEO爱德华·多尔曼(Edward Dolman)、佳士得当代艺术部专家让-保罗·恩格伦(Jean-Paul Engelen)在内的众多高管当时都来到了中东,为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Qatar Museum Authority,QMA)以及前卡塔尔埃米尔的女儿Sheikha Al Mayassa bint Hamad bin Khalifa Al Thani公主工作。但就在几年之后,他们又悄无声息地回到了欧美。

2006年,笔者接到约稿写一篇关于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QMA)的文章,参加了一场由Marie-Josée Kravis(时任QMA 董事会成员、MoMA主席)举办的午宴,受邀的包括150多名记者、策展人、以及其他艺术圈人士。宴会的举办地是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露天庭院,卡塔尔公主本人也参加了活动。会上,罗杰·门德尔被宣布为QMA 执行总监,而让·努维尔则笨拙地尝试着用幻灯片展示他的卡塔尔国家博物馆设计方案。

2014年4月8日,理查德·塞拉站在他全新的艺术装置前。这件为卡塔尔创作的作品叫做《东-西/西-东》(East-West/West-East),将永久陈列在多哈郊外约60公里、靠近Zekreet的Brouq自然保护区。QMA在一份公告中称,这个巨大的平原占地1平方公里,位于石膏高原所形成的自然廊道中。图片:Courtesy of VICTORIA BAUX/AFP/Getty Images

2014年4月8日,理查德·塞拉站在他全新的艺术装置前。这件为卡塔尔创作的作品叫做《东-西/西-东》(East-West/West-East),将永久陈列在多哈郊外约60公里、靠近Zekreet的Brouq自然保护区。QMA在一份公告中称,这个巨大的平原占地1平方公里,位于石膏高原所形成的自然廊道中。图片:Courtesy of VICTORIA BAUX/AFP/Getty Images

起于文化冲突终于经济崩盘?卡塔尔的前车之鉴

这位前雇员文中所提及的文化冲突,让人很容易联想到戴夫·艾格斯(Dave Egger)的讽刺小说《国王的全息图》(A Hologram For The King)中那个想要在中东寻找新生意的倒霉美国人。Napieralski写道:

在卡塔尔,公共认知与“保留颜面"是至高无上的,这意味着任何不同的观点必须屈就于最为官僚的准则当中。工作时间经常会很松散,时间安排会被推迟(或者彻底被忽视)—理由往往是“一切听天由命"(Inshallah, 这是一个在该地区常见的词汇,意思是“神的旨意")。这些与那种暗流之下的争权夺利结合在一起,使得那些想要运营项目或指导卡塔尔本地人的受雇外国人,往往会置身于一个不那么积极的跨文化工作环境当中。

Napieralski随后写到了关于在各种主题的确定、工资水平、以及虐待移民劳工(每天工资只有11美元,约合73.46元人民币)等诸多领域所爆发出的冲突,是如何使事情恶化的。

作为策展人、修复师、研究员、以及市场推广人员而被引进来的西方人对此并非熟视无睹。但是在可以住五星级酒店、坐商务舱往返于世界各地的会议、在海外出差几晚就可以得到无人质疑的5000美元零花钱的时候,很容易就会忘记其他人所面临的不公。我感到内疚。我们都有负罪感。

但这样的结果就是,在卡塔尔博物馆的西方专家们通过慷慨地给服务人员小费和不断依赖酒精饮料来减轻自己的罪恶感。W酒店内25美元(约合166.93元人民币)一杯的鸡尾酒会让你很快忘了自己正身处沙漠中心,四周满是刺眼的悬殊贫富差距和劳工虐待问题。一旦酒精都解决不了问题时,他们的内心便开始崩塌,并由于各种各样的罪名被捕、被开除甚至驱逐出境。

不过,Napieralski写道,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油价暴跌

卡塔尔从一个落后地区飞速蹿升至在国际艺术市场上呼风唤雨的地位,主要是依靠在巨大的石油与天然气储量上所获得的资金。这个占据国家总收入70%的资源让卡塔尔从海湾小国成为了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同时,这也意味着国家经济将严重地受到油价下跌所带来的威胁。

2014年初,原油价格在每桶110美元左右,这是个维持了多年的价格水平。同年底,价格跌到了50美元,并在2015年末跌倒了每桶28美元的谷底。这次跌价是因为国际经济增长放缓、美国页岩油制造的增加而导致的。

对于卡塔尔的博物馆来说,这意味着好日子到头了。

artnet新闻近日联系了卡塔尔博物馆协会(Qatar Museums),但是未得到即时回复。

 

相关阅读:

卡塔尔削减文化开支会对春拍季产生什么影响?

卡塔尔王室为何豪掷3亿购入高更油画

保罗·高更画作以私下交易的方式卖给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售价高达3亿美元

 

译:Joe Zhu

编:Elaine、Liz Li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