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从非法涂鸦到创下记录,这些年街头艺术经历了什么?

分享至
罗杰·加斯特曼(Roger Gastman)。图片:由Ian Reid提供

罗杰·加斯特曼(Roger Gastman)。图片:由Ian Reid提供

这一切(街头艺术)都始于一个位来自曼哈顿上城区、名为迪米特里奥斯(Dimitrios)的瘦骨嶙峋的希腊孩子。在上世纪60年代,作为一名送货员的他经常在纽约市的地铁上转悠。也许无聊的他那时觉得涂鸦可能会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便开始在他住过的那条街上、在地铁车厢里、在路标上用粗体字母潦草地写下自己的昵称。没过多久,TAKI 183就引起了《纽约时报》的注意,因为他在整个城市制造了混乱。

从那时起——在TAKI 183被报纸提及的15年内,涂鸦开始蓬勃发展。SKEME、DONDI和LEE等人都在皇后区的火车站里度过了许多深夜,精心地在地铁车厢上涂绘:他们称之为燃烧器,因为这些作品就像五次火警一样不容忽视。

涂鸦艺术的目标是要被大众所看到。尽管50年后,地铁里的艺术已经不复存在(你可以把这归咎于前纽约市长埃德·科赫(Ed Koch)的功劳),涂鸦和街头艺术家们仍然想要出名——而历史学家和策展人罗杰·加斯特曼(Roger Gastman )则也想要助他们一臂之力。

2011年,他与杰弗里·戴奇(Jeffrey Deitch)在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简称MOCA)联合举办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展览“街头的艺术"(Art In the Streets),对涂鸦和街头艺术进行了充分的调研,记录了它们的兴起和许多变化。加斯特曼现在再次回归,他在纽约推出了一个比之前更为庞大的后续展览“超越街头"(Beyond the Streets),着眼于关注那些在工作室里进行过严格意义上的艺术实践的街头艺术家。这场宏大的展览联合阿迪达斯和巴黎Perrier品牌,在纽约布鲁克林举办,这看似与涂鸦的反主流缘起大相径庭。150多位艺术家参与了本次展览,他们包括FAILE和Paul INSECT在内的许多人,都为这次展览专门创作了作品。虽然展览中也不乏有像村上隆这样的大牌,但相信对历史感兴趣的人来说,这场展览真正最具吸引力是如Lady Pink、BLADE、Futura 2000等纽约涂鸦传奇人物的作品。

artnet新闻就关于这次展览和街头艺术文化的演变等问题采访了加斯特曼。

artnet新闻

x

罗杰·加斯特曼

Roger Gastman

1982年11月,美国涂鸦艺术家DONDI。图片:由David Corio/Redferns提供

1982年11月,美国涂鸦艺术家DONDI。图片:由David Corio/Redferns提供

如果我把“超越街头"这个展览置于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街头艺术"展览的语境之下。早期的展览是涂鸦的全球历史——从纽约到伦敦,再到圣保罗,乃至更远的地方。那么是什么让这次后续展览成为必要,又是什么让它与众不同?

“街头艺术"是一场很棒的展览,它真的展示了很多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作品,有很棒的时间线,以及对文化发展的良好概述,审视了很多文化的根源。自那时起,一切都发生了很多变化。文化一直在不断发展,没有太多的历史信息可以把事情放在背景中。在任何大型调研类展览中,你都总想囊括更多的人进来,但你的空间有限,每次只能讲这么多故事。

我们这次在纽约的展览与之前有很多相同的作品,也有很多相同的艺术家,但我们扩大了讨论的范围,扩大了艺术家的名单,其中大多数都为我们创作了新作品。

就发展而言,涂鸦文化的某一部分是否已经变得特别受欢迎?

如今街头壁画在世界各地变得越来越受欢迎,从一个糟糕的社区到一个别致的社区,哪里都有壁画庆典。我对随处可见的更多的公共艺术感到欣喜。壁画的灵感往往来自涂鸦艺术家和涂鸦的工具和技巧。但你知道,一个真正的街头艺术家多年来一直在街头非法工作。你画了50幅壁画,你是个壁画家;你不是街头艺人。许多这样的壁画和节日都是由于中产阶级化而出现的:开发商把它们视为清理社区的好方法。

我不想让我的说法听上去像是对这些壁画节日或壁画家持否定态度。我喜欢赏阅那种作品,我喜欢他们从这种文化中汲取灵感。但我想做的是一个真正关于艺术家的展览,他们在街头做了很多创作,他们真正符合规则破坏者和符号制造者的定义。

我敢肯定,在该种文化的内部也有举办过许多这样的展览,但被MOCA制度化意味着什么样的讨论?因为有些人只是纽约的涂鸦艺术家,他们可能没有那么开放。像JA One或KEZ 5这样的人会对这个项目感兴趣吗?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是直接与所有可能的艺术家合作。参展的艺术家,如果他们还活着,参加这个项目是因为他们想成为这个样子,他们和我们一起努力。这个展览不是回收街头艺术或街头涂鸦。这个展览是艺术工作室的作品。

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希望他们的作品在这种背景下得到展示,我们尊重这一点,并尽我们所能。有些艺术家并不一定符合这个展览的标准,因为这个展主要是关于那些继续进行严格的艺术工作室创作实践的人。

谢泼德·费尔里(Shepard Fairey )在巴黎的作品前照相。图片:Pierre Verdy/AFP/Getty Images

谢泼德·费尔里(Shepard Fairey )在巴黎的作品前照相。图片:Pierre Verdy/AFP/Getty Images

你认识是什么让这种文化如此灵活,可以容纳工作室、或更多种的实践?这是我们经常听到的故事,历史始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一个来自曼哈顿上区的希腊小孩TAKI 183,他四处奔跑,在任何地方都写下自己的名字。50年后,他演变成像谢泼德·费尔里(Shepard Fairey)这样的人,他在创作巨大的壁画。为什么这种艺术形式能够容纳这么多不同的风格?

就是发展,你知道吗?从小事做起,从简单的事做起。涂鸦的时候,有人加了一个箭头。有人加了一颗星。有人强调了某件事,你就一直强调下去。有人想出了如何切模板。有人想出了如何用两种颜色来裁剪蜡纸。有人说:“嘿,我看见人们在他们的公寓里贴墙纸——我可以用它来贴海报。"这种文化就一直在这样增长。

我认为,发展与这样一个事实有关,那就是,在没有大量的支持的情况下你可以自己做那件事。

绝对的。你可以自己做。你可以按你自己的条件去做。从某种意义上说,你可以一天24小时都做这件事。你可以做自己的老板。

让我们谈谈工作室实践。什么样的条件使得这些艺术家能够从街头搬到工作室?这是一代人的转变吗?

我认为这些艺术家才刚刚开始发展。你知道,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故事,所以很难代表整个文化。但总的来说,从20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中期的早期艺术家,涂鸦是如此普遍,以至于当他们高中毕业时,他们找到了工作,加入了军队,等等,涂鸦就被淘汰了。这种创作就结束了。人们有了孩子,结婚了。但随着70年代末80年代初纽约地铁艺术越来越受欢迎,媒体——尤其是欧洲媒体——开始关注,艺术家们开始在帆布上画油画。

但总的来说,为什么艺术家要去工作室创作呢?我认为他们只是在街上做了很多事情。并不是说他们别无选择,而是他们在街头工作,是时候扩张了。

亨利·查芬特(Henry Chalfant)和玛莎·库珀(Martha Cooper)在《地铁艺术》(Subway Art)25周年纪念版上签名。图片:由Jemal Countess/WireImage提供

亨利·查芬特(Henry Chalfant)和玛莎·库珀(Martha Cooper)在《地铁艺术》(Subway Art)25周年纪念版上签名。图片:由Jemal Countess/WireImage提供

我知道摄影对涂鸦文化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因为这种文化的兴起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这样一个事实,即它通过亨利·查芬特(Henry Chalfant)和玛莎·库珀(Martha Cooper)等人的照片非常有效地传播开来。

绝对的。几年后,亨利·查芬特和玛莎·库珀合著的《地铁艺术》一书、亨利·查芬特(Henry Chalfant)和詹姆斯·普里戈夫(Henry Chalfant and James Prigoff)合著的《喷雾艺术》(Spraycan Art)一书相继问世。你可以和很多人交谈,从洛杉矶到柏林,他们从学校图书馆偷走了《地铁艺术》,并从书中学会了不少。这也使纽约市成为他们想去的传奇之地。没有亨利和玛莎的精彩摄影,这种文化就不会是现在的样子。然后,当然,电影《风格的战争》(Style Wars)和《狂野的风格》(Wild Style)——无论你爱还是恨这些电影——都帮助这种文化传播得更远。

然而在早期,很多人都不知道,(摄影艺术家)乔恩·纳尔(Jon Naar)在70年代早期记录了很多墙上的文字,更多的TAKI时代的东西。他写了一本不可思议的书,《涂鸦的信仰》(Faith of Grafitti)。很多人都不知道这本书。诺曼·梅勒(Norman Mailer)为此写了很多文章。

当然还有戈登·玛塔·克拉克(Gordon Matta-Clark),他在73年拍摄的涂鸦照片,我们在展览中有很多。那年夏天,他拍摄了2000张照片,或多或少都是涂鸦,所以早期就有真正的艺术家和摄影师记录这段历史。虽然没有我希望的那么多。文档非常重要,而且很难获得,但是通常当年还是孩子们的他们在涂鸦的时候并没有真正的记录下来。

那么,你希望人们从“超越街头"展览中得到什么?最基本的是什么?

你知道,这种文化——由年轻人为了名声、乐趣和恶名而一遍又一遍地写下自己的名字而开始——已经膨胀为一种全球文化现象。许多先驱者至今仍与我们同在。他们中的许多人正在变老。但让我们向他们学习,让我们尊敬他们。让我们在他们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尽可能多地保护历史,以免为时过晚。

“超越街头"于6月21日至8月在纽约布鲁克林肯特大街25号展览。普通门票为25美元。

 

文 | Pac Pobric 

译 | Yi 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