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从吃不饱,到为第一夫人画像:这里是今年全球最火新兴艺术家励志故事

分享至
艺术家埃米·谢拉尔德与她的爱犬奥古斯特在马里兰州巴尔的摩的工作室。图片:由艺术家和贾斯汀·杰勒尔森提供

艺术家埃米·谢拉尔德与她的爱犬奥古斯特在马里兰州巴尔的摩的工作室。图片:由艺术家和贾斯汀·杰勒尔森提供

2017年10月13日前,艺术圈以外鲜有行家听说过埃米·谢拉尔德(Amy Sherald)。这一天,谢拉尔德与可海恩德·维里被选中,为奥巴马夫妇绘制官方肖像。

在这幅肖像作品于今年二月在史密森学会国家肖像画博物馆揭幕后,事情完全发生了改变。

这幅画作引起了一场全民轰动,像野火一般迅速在网络上传播开,也促使该博物馆的观众访问量飙升了百分之三十。正如绝大部分媒体对此报道的那样,谢拉尔德突然的成名像流星一般疾速而耀眼。

但是这位44岁的艺术家想让人们认清一点:她那看似轻易的一夜成名的辉煌,是通过年复一年的努力创作获得的。

 

640-22

前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左)与艺术家埃米·谢拉尔德在史密森学会国家肖像画博物馆共同揭幕米歇尔的画像。图片:由马克威尔逊/盖蒂图片社提供

“我在米歇尔·奥巴马成为第一夫人之前就开始从事艺术了," 谢拉尔德向artnet新闻肯定地说到,她否定了之前媒体说的关于她42岁才开始绘画的说法。

2012年,她接受了心脏移植手术,同时,她花了很多年照顾生病的家庭成员,这些都让她在通往艺术成功之路很曲折。但是谢拉尔德想向公众澄清的是,她的事业并未受自己的手术的影响。事实上,她只用了八个月进行康复。

“直到入院的前一天我才停止了我的创作。而不是因为心脏性衰竭就没有把工作完成。" 谢拉尔德说到。她表示,在那段时间里,她还在餐馆做服务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做出的许多努力都还没有被媒体报道出来。媒体只愿让我事业一夜腾飞的故事听起来像一个绝美的奇迹。但事实并非如此,这一切都是来自于一个普通人的坚持。"

甚至在她的前第一夫人肖像画在网络上成名前,她就开始为她在圣路易斯当代美术馆的首展做准备了。史密森学会国家肖像画博物馆为了容纳下数量庞大的参观者,把她的创作的肖像画转移到了一间更大的展厅。

她在美术馆办个展也并不是毫无来由:在2016年,她于芝加哥画廊举办了第一次大型画廊展。在那之后,想买她作品的等待名单已经有大约50到60人,包括不少艺术机构。

当我们采访这位乔治亚洲出生,现居马里兰州的艺术家时,她刚好把最后一批画作寄送去圣路易斯当代美术馆。她将这个美术馆展,视为一个在“一段没有没有休息日的疯狂三年"后的结尾。(在把那些画作寄走后,“我上午11点回到家,喝了一杯玛格丽特,坐在沙发上,一睡就睡了七个小时。")

640-23

埃米·谢拉尔德,《他内心最珍贵的东西,并不在乎其他人心里贬低他(作为美国人)的存在》,2017。图片:由艺术家和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在难得的空歇中,artnet新闻采访了谢拉尔德。聊了聊她的日常生活与工作、早期创作灵感、她的新创作方向,以及抛去辉煌成就的重要性。

准备展览的这段时间,你在工作室的每一天中是怎样度过的?

我通常早上10:30到达工作室,晚上10点从那里离开。开始工作前,我先答复一些邮件,和助理聊一聊需要做的工作,接着读30分钟的书。阅读有助于把我的注意力集中起来。我一边听播客一边创作。我只有当去吃饭和遛狗的时候停下工作。我需要一只狗,因为我自己从不出门。

观众可以对这个新展有什么期待?

我在仅有时间内准备了这个展览的作品——我根本不知道揭幕那幅第一夫人肖像画后,我的生活一直得不到平静。新的展览将包括两幅新作。

其中一件大幅画作可以说是一个转折点。这幅作品非常大,画面上有很多人物,并将在室外展出,可以说是和我以前的所有作品相比非常不同。这是我一直想做的一种作品,但是大幅作品会耗费大量时间。在过去的三年里我并没有太多时间,因为我会面临很多工作项目的截止日期。

不过,这些事情人们都当做理所当然。在你事业的开端,即使你的画只能卖到8千、1万或1.2万美元,你也只能赚取这些售价的一半。如果你每年创作10到11幅作品,这些收入根本不足支付生活成本、工作室费用和其他创作成本。

 

640-24

埃米·谢拉尔德,《飞机,火箭,以及中间的空间》(2018)。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你最初是如何采用灰度肤色展现你独特的视觉语言的?

这一个意外。我最开始画了一幅画,打算在灰色的地方用棕色上光。但后来我决定不那么做了,因为它的样子看起来已经很美了。对这种创作手法的评价及阐述是后来获得的,其实当时并不在我的脑海里。

当我思考我的作品时,我先想到的是画意的呈现。我会思考作为绘画中正统元素的构图和颜色,我猜其他艺术家也是这么做的。当你完成一件作品后再回头去审视它,你才可能从中发现它的意义或它的批判性。

接下来你会继续画一些给你启发的普通人,还是会画一些委托创作有特定主题的肖像画?

我会继续我以前的画法。如果真的有人来找我画他们,而我刚好也想画他们,那我是不会拒绝的。这是一方面。但我肯定不是一位职业委托艺术家。

640-25

埃米·谢拉尔德, 《米歇尔·拉范恩·罗宾森·奥巴马》 (2018)。图片:由国家肖像画馆,史密森学会

画米歇尔·奥巴马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这之间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我们在2017年的5月和10月做了两次拍摄。第二次拍摄时我们正在室外,后来突然下雨了。一些小飞虫在我们周围飞来飞去,而且不断向米歇尔飞去。每个人都轻轻地给她扇蚊子,试图让那些虫子飞走。她真的是很好相处!

自从米歇尔·奥巴马肖像在网上火了以后,有发生什么奇闻逸事么?

不知怎么回事,有些人得到了我家的住址。我收到了从美国各地寄来的信件,他们还让我在报纸文章上签名。我真不知道该签不签!

有一天我回到家,我的门卫告诉我有两位女士带着一副他们画的我的肖像,从萨凡纳开车来给我看。他们没有提前给我发邮件,而是直接跳上车一路开到我家。我的门卫没有告诉他们我是否住在这里,他们就走到外面,拿着他们画的我问路人,“你见过这位女士么?她住在这里么?"这也是很奇怪的事。

640-26

埃米·谢拉尔德,《爱丽丝的不同之处在于她以最深刻的方式来讲述真相》(2017)。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那你自己感觉有什么不同么?

这确实提升了我的自信心,因为在很长时间里我一直步履维艰。你知道你会成功——每件事都慢慢成型——但是当你40多岁仍需要向别人借钱时,你会感到筋疲力尽,感到羞愧。

作为一个艺术家,你要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即使你在工作室中有一组优秀的作品,但是你每天都吃不饱,那又有什么用呢。我觉得我现在的路走得顺畅多了。
每一件事都发生在几乎同一时间。那件肖像画的揭幕,还有与我的人生伴侣的相遇,都相继发生在短短的六个月里。我感到更有准备,更有信心了。

在揭幕仪式之后,你作出的最大的调整是什么?

这件事把我推向了主流。突然间,不了解艺术的人也都认识我了。这些人可能认识我,但是他们不见得认识其他那些值得被关注的艺术家,比如克里·詹姆斯·马歇尔或大卫·德里斯克尔,他们的发展前途一片光明。

孩子们现在知道我是谁,这令我非常激动。这是我觉得最特别的收获了。我上次去巴尔的摩拜访一个小学,那里的孩子都特别兴奋,就像我是一个篮球明星一样。那种一群六年级的孩子在教室里为你作为一位艺术家而欢呼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这将帮助他们更开放地考虑以艺术创作为谋生手段。

我有至少100件儿童创作的肖像画。他们的肖像画都像我的作品一样。他们参照我的作品去学习画肖像,这非常特别。因为我当时只能参考西方古典肖像作品来进行创作,而那些西方古典肖像作品并不能让我产生共鸣。现在那些孩子却能通过我的肖像画里和他们一样的人,获得力量,受到鼓舞。

 

640-27

埃米·谢拉尔德,《解放自己是一回事,而拥有自由自我的所有权又是另一回事》(2015)。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你对想成为艺术家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么?

计划好自己的生活,这样你就能把工作室创作摆在首位。不要把你自己的工作人生旅程和别人的相比较。集中精力在你需要去做的事情上,因为你脚下的道路是你自己要走的。我是一个大器晚成的人,但是我从其他比我早成功的人身上学到了很多。你观察每个人犯的错误,然后避免让自己也犯同样的错误。

当你年轻时,你是怎么学习艺术的?

我只有一套百科全书。 我的成长过程中没有能参考的黑人艺术家。对于我来说,这样能够让孩子们看到我在美术馆展出的肖像画中像他们一样的人,否则做艺术对我来说没有意义。

我看到的第一位当代艺术家是博巴·特利特。在我上六年级时的一次出游中,我看到了他的作品《持续品》,一副他自己作为黑人的自画像。这副画让我产生了共鸣,因为在此之前我从未看到任何黑人艺术家的作品。

他所描绘的这些故事,是现实日常生活中普通人做的事情。没有人去试图理解其中的任何东西,也没有人以白人男性的身份或任何类似的东西的方式作解读。同样的,我的作品可以采用不同的方式解读,我喜欢把我的作品放置于语境中,但我也需要它仅仅作为关于普通黑人的绘画。要我说,我画的是美国。

640-28

埃米·谢拉尔德,《刻有》(2016)。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你是否曾想过创作一副引起公众如此强烈的反应的作品?

完全没有!我知道可海恩德曾梦想为奥巴马做画像,但是一个总统级的委托绘画创作根本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中。他已经画过了迈克尔·杰克逊,那么理所当然的“下一个人是奥巴马。"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我知道我会有所成就。我知道我不会再为吃不饱饭,付不上水电费,交不上学生贷款而担忧。我曾经想,“我以后会签约画廊,每年可以卖出价值10万美金的艺术作品,那将是我的生活的全部。"我从未想过我的生活会变成这样,我一直给自己设定玻璃天花板式的社会上升障碍。

你现在签约了豪瑟沃斯画廊。

我之前向我的画家朋友马克·布拉德福德询问另一个对我有兴趣的画廊。他很欣赏我的作品,他的作品被豪瑟沃斯代理。他想到豪瑟沃斯对我来说也会是一个好的画廊,于是他就把我介绍给了他们。

 

640-29

埃米·谢拉尔德,《事实上,她对她们的了解比她对自己的了解还要多,因为她从来没有地图去发现自己是哪里的人》(2015)。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作为一名专业艺术家,你有和其他黑人艺术家建立过紧密的关系么?

是的,并且非常好。我们对彼此非常慷慨。我是在西斯特·盖茨成立的黑人艺术家休闲聚会上第一次结识那些我曾崇拜的艺术家。那是一段非常美好的经历,我们在一起聊每个人生活上的体验及艺术职业生涯。

你允许自己有一个更大的梦想么?现在你已经打破了固有的社会障碍,接下来的目标是什么?

能拥有这份比我想像中还要大的多的功绩是很令我欣慰的。

我真的很想像我的同伴那样获得很高的收益,比如拉希德·约翰逊和马克·布拉德福德。我总是……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在公众面前说这些。

640-30

埃米·谢拉尔德,《圣女》(2015)。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我认为有野心和很高期望是很好的。我不认为女性应该为此感到羞愧——如果你想要得到什么,你应该去把它说出来。

在和马克交谈之前,我不知道他的作品能卖到上百万美元。这实在令我大开眼界。对于我来说,我以为我能卖到20万美元就算很高了。现在,我看到我能拥有任何我想拥有的东西。我只要把椅子拉到桌子旁边;就必须主动要争取它。应该说这就是我想要得。

我喜欢马克回馈社区的方式。就我的事业而言,我想采用同样模式。能赚很多钱固然很好,但我也需要一个赚钱的理由。我想为巴尔的摩做一些事,也想为我的家乡[乔治亚州]哥伦布市做一些事,想试着将这个世界变成一个更好的地方。

你打算继续留在巴尔的摩吗,还是感到有想搬到纽约或洛杉矶的压力?

我不会屈服于压力。我都已经40多岁了!我的生活伴侣住在纽约,所以我们还没有决定我们想在哪里度过我们的后半生。但是无论如何,我会将我的根留在巴尔的摩。我非常喜欢这个城市,我是巴尔的摩美术馆董事会的成员之一。我在这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目前来看,我会待在巴尔的摩。

更多谢拉尔德的作品:

640-31

埃米·谢拉尔德,《“试穿"一些梦想直到我找到适合我的那件。他们都适合我》(2015)。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640-32

埃米·谢拉尔德,《男孩和大鱼》(2015)。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640-33

埃米·谢拉尔德,《安宁女王》(2012)。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640-34

埃米·谢拉尔德,《所有不被遗忘的幸福 (早起鸟》(2016)。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640-35

埃米·谢拉尔德,《沐浴者》(2015)。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640-36

埃米·谢拉尔德,《无辜的你,无辜的我》(2016)。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640-37

埃米·谢拉尔德,《 一切都是光明和美丽的》(2016)。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埃米·谢拉尔德,《无题》(2018)。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埃米·谢拉尔德,《无题》(2018)。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埃米·谢拉尔德,《 他们叫我雷伯恩,但我宁愿被称作草莓酥饼》(2009)。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埃米·谢拉尔德,《 他们叫我雷伯恩,但我宁愿被称作草莓酥饼》(2009)。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埃米·谢拉尔德,《 信徒(莫奈的花园)》(2016)。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埃米·谢拉尔德,《 信徒(莫奈的花园)》(2016)。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埃米·谢拉尔德,《 一个明确的默认魔法)》(2017)。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埃米·谢拉尔德,《 一个明确的默认魔法)》(2017)。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埃米·谢拉尔德,《 母与子》(2016)。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埃米·谢拉尔德,《 母与子》(2016)。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埃米·谢拉尔德,《 变色龙的朝圣》(2016)。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埃米·谢拉尔德,《 变色龙的朝圣》(2016)。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埃米·谢拉尔德,《 光是如此容易去爱》(2017)。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埃米·谢拉尔德,《 光是如此容易去爱》(2017)。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埃米·谢拉尔德,《 听好,你是一个奇迹。你是一个女人的城市。你有自己的地理位置。》(2016)。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埃米·谢拉尔德,《 听好,你是一个奇迹。你是一个女人的城市。你有自己的地理位置。》(2016)。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埃米·谢拉尔德,《 想念一切(未被压制的解脱)。》(2014)。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埃米·谢拉尔德,《 想念一切(未被压制的解脱)。》(2014)。图片:由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提供。©埃米·谢拉尔德

《埃米·谢拉尔德》展览正在圣路易斯当代美术馆展出,3750 Washington Boulevard, St. Louis,5月11日- 8月19日,2018

 

译:Yi Cao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