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春风拂面,新年看展,从这里走起!| 北京、上海、深圳

分享至

北京

刘炜:图像180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 至2018年3月11日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UCCA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UCCA

“老炮儿"刘炜这次又“玩性大发",画了180幅袖珍人像整整齐齐地码上了墙。这次刘炜想挑战的,是绘画的多重可能性。能量究竟能带领艺术家走到何处,刘炜实打实地在创作实验中寻求答案。

图像180系列作品。图片:UCCA

图像180系列作品。图片:UCCA

“一种方式延续的久了,肯定就没意思了。内容受局限,作者也会麻木。我喜欢每过一段时间就挑战自己的既定思维和绘画方式。或许明年后年我又会做出一些新奇的事儿也不定。越往后越难。"作为“玩世主义"风潮的领军人物。刘炜不断继续追求绘画语感的创新和转变,也逐渐拓宽着对于创作媒介的选择。

展览现场。图片:UCCA

展览现场。图片:UCCA

破碎的玻璃、式样各异的人物、随机选择的材料、色彩、视效……艺术家将可以做到的差异性都呈现出来了,在每一个画框内框着一个小世界,邀请观者凑近了去细细琢磨。

刘晓辉:两个动作

香格纳画廊 | 2018年3月4日至4月8日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香格纳画廊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香格纳画廊

创作始终离不开生活。绘画语言和造型的塑造与生活线索息息相关。刘晓辉在绘画过程中推敲和提炼,通过“质"和“量"之间的渗透反应来寻找一个可进行反复实践与判断的空间。

刘晓辉,《无题-三块镜子》,布上油画,200 x 300 cm,2015。图片:致谢香格纳画廊

刘晓辉,《无题-三块镜子》,布上油画,200 x 300 cm,2015。图片:致谢香格纳画廊

本次展览呈现艺术家刘晓辉近三年的最新画作。延续过往风格的同时,新系列逐渐由简入繁开辟了新路径,也似乎打破了曾建立起的明朗清晰的秩序。

镜前人在穿脱衣物的同时,向观者抛来一个个问题。肆意盘错生根的植物“长"在真假难辨的矛盾世界之中。画家在作画的同时不断地博弈和挣扎,眼前的“真实"究竟是不是我们心中追寻的真实世界,绘画本身也是令人匪夷所思的迷局。

刘晓辉,《无题-三角形与动作》,布上油画,80 x 100 cm,2015。图片:致谢香格纳画廊

刘晓辉,《无题-三角形与动作》,布上油画,80 x 100 cm,2015。图片:致谢香格纳画廊

任波:m²ccccccccccccccm³

户尔空间 | 2018年3月3日至4月7日

展览海报。图片:户尔空间

展览海报。图片:户尔空间

生于西安,奔波辗转于北京和西班牙之间并持续着艺术创作,任波的作品主要通过摄影、录像、灯光装置等形式传达记忆、物质和精神在现世中或有序,或无序的状态。霓虹、玻璃、颜料和各式各样本无关联的材料被冠以艺术之名,以全新的姿态呈现。

任波,《门和戏偶》,丙烯,铝合金,棉布戏偶,81.3 x 185 x 4 cm,2007-2010。图片:户尔空间

任波,《门和戏偶》,丙烯,铝合金,棉布戏偶,81.3 x 185 x 4 cm,2007-2010。图片:户尔空间

“物质的同一性"被打破,物质就获得了新生。在自身想象力有限的情况下,观者得以在与艺术品的共在状态中思考他们存在于现世中的意义和价值,从而获得更强大有力的生活经验。可以说,艺术为人们打开了一道无形的门。艺术家用艺术手段帮助素人建造与未知精神世界相连的褡裢,如同大陆间的桥梁、终点之前的驿站;任波的作品也是如此,为思索开创了更多样的可能。

任波,《无名》,软管霓虹灯,有机玻璃,150 x 130 cm,2017。图片:户尔空间

任波,《无名》,软管霓虹灯,有机玻璃,150 x 130 cm,2017。图片:户尔空间

Benjamin Butler:树

亦安画廊 | 2018年3月3日至4月3日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亦安画廊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亦安画廊

树和生命间的关系经久不息。Benjamin Butler画树,却不局限于树的主题,而是由观察、细琢、抽象描绘新的绘画,唤起传统绘画与印象派、现代主义、波普艺术、极简主义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Benjamin Butler,《Yellow Tree》,布面油画,52x 62 x 5 cm,2016-2017。图片:致谢亦安画廊

Benjamin Butler,《Yellow Tree》,布面油画,52x 62 x 5 cm,2016-2017。图片:致谢亦安画廊

“我们既可视他为抽象派,亦或者表象派,但无论从何观点出发,他都是一个好艺术家"美国艺评家Barry Schwabsky如是说道。若作品中的树充当修辞式的存在,成为一个象征符号,是否能够激发观者的开放性思维,从而产生全新的解读呢?

Benjamin Butler,《Grey Grid Tree》,布面油画,72x 52 x 5 cm,2017。图片:致谢亦安画廊

Benjamin Butler,《Grey Grid Tree》,布面油画,72x 52 x 5 cm,2017。图片:致谢亦安画廊

艺术家此次于亦安画廊的首次个展,重心被安置在绘画行为而不是内容之上。Butler曾发问:“我要画多少树才能让人们意识到这些作品并不真的是关于树的?"浪漫主义与极简主义的拼接,希望看过展览的你可以找到蹊径。

宽云:卡桑德拉的预言

亦安画廊 | 2018年3月3日至4月3日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亦安画廊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亦安画廊

“卡桑德拉总是预言不幸和灾难,却无法制止,无法避免它们发生。而我,经历过一些大大小小的挫折之后,从深渊里走了出来,成为一个画家。我的艺术开始于一个小小的意外和失望,经历过无数次犹豫和纠结,甚至绝望之后,找到的唯一的出路,现在,郑在这条道路上艰难地跋涉"

——宽云

宽云,《卡珊德拉的寓言》,38 x 45.5 cm,丙烯,2018。图片:致谢亦安画廊

宽云,《卡珊德拉的寓言》,38 x 45.5 cm,丙烯,2018。图片:致谢亦安画廊

究竟是什么力量让人们情不自禁去投入艺术的怀抱?对于宽云,画画是承诺也是宿命,是排解漫漫人生路上挫折是非的豁口,拥有慰藉人心的能量。

宽云,《卡珊德拉的寓言》,38 x 45.5 cm,丙烯,2018。图片:致谢亦安画廊

宽云,《卡珊德拉的寓言》,38 x 45.5 cm,丙烯,2018。图片:致谢亦安画廊

宽云的画化繁为简,形式宛若孩童,再现的则是生活本身的纯粹。树、几何、形状、动物、、人物、梦境……都可以成为绘画的对象。将跳跃的想法自然而然地绘于纸上,隐射的是生活片段间的难能发现的小确幸。

刘港顺:午夜出版社——《所有》

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 | 2018年3月3日至4月1日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站台中国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站台中国

继“观念三要素"和“历史的笔记"双展过后,刘港顺大型个展《所有》的第三部分,“午夜出版社"也拉开了帷幕。巴黎阁楼里看似名不见经传的午夜出版社,发表了包括西蒙、莫利亚克等大家的新锐作品,璀璨了文学的逐渐暗淡的夜空。

刘港顺,《随风而逝》,布面油画,198 x 147.5 cm,2006。图片:致谢站台中国

刘港顺,《随风而逝》,布面油画,198 x 147.5 cm,2006。图片:致谢站台中国

意识流、虚实交错、时空颠倒这些新小说文学创作手法在影响80年代文化的同时,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刘港顺。他的思想,都在图像里阿。作品是记忆的产物。我们跟着时代和历史的印记追溯回去,看见了一大片未曾见的风景。

刘港顺,《未来是幽灵》,布面丙烯,160 x 160 cm,2010。图片:致谢站台中国

刘港顺,《未来是幽灵》,布面丙烯,160 x 160 cm,2010。图片:致谢站台中国

没有人能宛若永动机一样地持续工作。但正确的尝试会给艺术家带去新的领悟。绘画为何物?不得知晓。我们只知道刘港顺用他独立少见的创作形式在花花世界里开辟了一处净土。或许是一种急切的表达,但更多的是对精神和理想世界的遐想。

朱金石:时间的船/ 拒绝河流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 2018年3月10日至4月30日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时间的船汇集一万四千张宣纸、一千八百棵细竹和两千根七米长的绵线。气贯如虹,细细密密地交织在一起,在斑驳与尘埃中被展开。古老材料的新用让诗意得以栖居。

朱金石,《权力与江山》,十吨油画颜料、奔驰车,2008。图片:致谢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朱金石,《权力与江山》,十吨油画颜料、奔驰车,2008。图片:致谢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另一个空间中,“厚绘画"作品独领风骚。这种绘画形式一反西方九十年代厚的构成主义、新几何主义的抽象绘画主流、同时超越传统抽象主义的单一性,只注重眼下自身的体验。

朱金石,《天池》布面油画,100 x 75 cm,1985。图片:致谢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朱金石,《天池》布面油画,100 x 75 cm,1985。图片:致谢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在朱金石过往40多年的艺术实践中,抽象绘画与观念装置两条线路总是平行贯穿又起伏于始终。艺术家无视媒介材料间的界限,也不理会艺术的地域性差异,回归本质与原始的兴趣。本次双空间大型展有幸将装置与“厚绘画"双线合并,给予观者进一步体验当代艺术美学的机会。

蔡锦:阆苑仙葩

前波画廊 | 2018年3月10日至4月15日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前波画廊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前波画廊

1990年,蔡锦在安徽老家看到一株奄奄一息的美人蕉并由此萌生出了创作灵感。伊始至今,她已萦绕于这个母题创作了近400余幅不同类型的作品。

蔡锦作品于伯克利大学艺术系画廊,1997。图片:致谢前波画廊

蔡锦作品于伯克利大学艺术系画廊,1997。图片:致谢前波画廊

本次是艺术家在前波的第二次个展,其创作的题材不再只是围绕美人蕉。根据画廊的布局,她在东展厅营造了一幕高跟鞋与自行车车座的对话。120个自行车车座和300双高跟鞋,这两种日常所见的物品对观者造成的视觉冲击似乎是繁殖性的,像一个生命体在不断地繁衍,又像是织地毯一样,由上而下,一点一点直到把它织完。

投影在浴缸上的美人蕉。图片:致谢前波画廊

投影在浴缸上的美人蕉。图片:致谢前波画廊

而在西展厅,艺术家选择在昏暗的空间中设置三个浴缸,浴缸里承载着美人蕉以及如细菌般的影像。在小展厅里,熔岩般的粉红色物质似乎淹没了整个空间,一个破损的洗脸池、一个床垫、一双皮鞋、一顶蓝色的针织帽…..如艺术家本人所说,“女性艺术家在创作方面总会面临着角色转换的问题",不知这次,蔡锦选择转换成何种角色?

赵文量杨雨澍回顾展:新月

中间美术馆 | 2018年3月10日至7月1日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中间美术馆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中间美术馆

展览“新月"之名取自推崇自由和现代主义创作的政治团体“新月社"。一度提出涉及文学、政治和学术讨论等诸多主张的新月之声于1949年陷入沉寂后,转变成为一种抽象对立的价值观。“新"字隐喻艺术在历史进程中的角色,也成为了艺术家们的叙述起点。

赵文量,《残荷》,纸板油画,22 x 19 cm,1975。图片:致谢中间美术馆

赵文量,《残荷》,纸板油画,22 x 19 cm,1975。图片:致谢中间美术馆

策展方从三个视角分别出发来呈现艺术作品。不论是风景写生还是静物主题,都诚挚表达出了创作者作为艺术世界实践者所显露的或压抑、或艰辛、或坚毅的心路历程。

杨雨澍,《荒滩》,纸板油画,39 x 30 cm,1985。图片:致谢中间美术馆

杨雨澍,《荒滩》,纸板油画,39 x 30 cm,1985。图片:致谢中间美术馆

作为“玉渊潭画派"和“无名画会"的核心人物,赵文量和杨雨澍以独特的方式见证了社会变迁与艺术潮流的涌进。本次回顾展围绕这两位自50年代创作至今的艺术家。旨在还原他们于艰难生活中开辟的艺术之路。

上海

刘毅:扔到风里去

香格纳画廊M50 | 2018年3月10日至4月30日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香格纳画廊M50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香格纳画廊M50

“风总是兜兜转转,带来又顺走。它总是带走我们一度比较刻骨铭心,或是信誓旦旦的言语事件,时速百里。"刘毅的艺术作品就像她的文字一样真实。她通过动画、多媒体、空间装置等形式反映生活的经历,探求未知的可能。

刘毅,《混沌记7425》,手绘动画原稿,中国画颜料,手工禅衣宣纸,19 x 34 cm,2014。图片:致谢香格纳画廊M50

刘毅,《混沌记7425》,手绘动画原稿,中国画颜料,手工禅衣宣纸,19 x 34 cm,2014。图片:致谢香格纳画廊M50

以“中国早期美术电影与实验动画"为主要研究方向,刘毅先后创作了《天演论》、《度口》、《身寄虚空》、《白水郎》等影像作品,以独立的思考和诚恳的笔触引人入胜。

《混沌记》上海当代艺术馆展出现场。图片:致谢香格纳画廊M50

《混沌记》上海当代艺术馆展出现场。图片:致谢香格纳画廊M50

创作作为一种手段,使观者有机会窥见艺术家的内心世界,洞察一个难以捉摸的平行空间。本次展览将呈现刘毅手绘影像装置《混沌记》,灰暗的色调、零散的画面、耐人寻味之间让人想起某日的微风,风带走了什么,又将什么吹散了呢。

深圳

阿波斯托洛斯·乔治亚:情景

有空间& 额外空间 | 2018年3月10日至8月11日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有空间& 额外空间

展览海报。图片:致谢有空间& 额外空间

情景(situations),来源于拉丁语词根“situs",意思是此地、此处。指的不是人工搭建的戏剧场景,而是生活中真是存在的现场——活生生的人与场景。策展人借此词来强调因人而异的心理状态,以及这种差异性所带来的冲击力。

阿波斯托洛斯·乔治亚,《无题》,布面丙烯,110 x 130 cm,2017。图片:致谢有空间& 额外空间

阿波斯托洛斯·乔治亚,《无题》,布面丙烯,110 x 130 cm,2017。图片:致谢有空间& 额外空间

荒谬滑稽的篇幅背后是一些熟悉的情景。以生活中无人问津的细节为主角,乔治亚选择去把我细枝末节中的意外爆发和桀骜灵魂驱壳下掩饰的孤独与寂寥。

阿波斯托洛斯·乔治亚,《无题》,布面丙烯,230 x 230 cm,2017。图片:致谢有空间& 额外空间

阿波斯托洛斯·乔治亚,《无题》,布面丙烯,230 x 230 cm,2017。图片:致谢有空间& 额外空间

作为希腊艺术家阿波斯托洛斯·乔治亚在华首次亮相,以及跨创作生涯40年的中型回顾展,本次双空间展呈现乔治亚在离群索居状态之下观察生活创造出的30余件作品,直白表达了他对生活的感受。画作旨在表现冲突、紧张和戏谑的场景,充满了内在张力。他是一个不画抽象派艺术作品的抽象派画家。

文:Taffe Tang

编:王艺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