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除了博伊斯 x 白南准,春节前后,上海还有哪些展览值得期待?

分享至
周智欣,《Vapaya No.1》,100x 100 cm ,2018

周智欣,《Vapaya No.1》,100x 100 cm ,2018

艺术是幻想的现实,千万人歌哭与共。

近期上海地区开展一览:

徐悰:惯性描述

亦安画廊 | 至2018.3.4

徐悰,《无题》,布面丙烯,33 x 24 cm,2017

徐悰,《无题》,布面丙烯,33 x 24 cm,2017

在徐悰自己对绘画这一过程的认知中,它是一种惯性。前期的预断和揣摩均止于起笔的一刻,而后续则不过是画家、画笔、与画面三者间的惯性拉扯,结局是未知的。

“每次动笔这钱都是我最纠结的时候,一旦开始了也就不顾一切了,总有一种惯性将我拉扯到不知所云的地界,这个阶段是整个绘画过程里最任性的部分"……“越是有强烈的感受越是不知从何开始,只有等,"徐悰这样

徐悰,《剧终》,布面油画和丙烯,110 x 75 cm,2017

徐悰,《剧终》,布面油画和丙烯,110 x 75 cm,2017

在徐悰心中,绘画是亘古不变的一种语言,是低吟浅唱、是低嚎、也可以是怒吼。它的力量大抵是超过了世间其它万物对谈的方式,它连续不断,等待着观者去提取其中的部分来感悟。对于作画,徐悰说:“我想要画出来让你感受到我曾有过一瞬间情感脱缰的愉悦。"

Screen Shot 2018-01-25 at 12.09.11 PM

群展:感物

艺术门 | 至2018.3.11

杨丹凤,《温柔的包装我》,海绵、手工绣花,34 x 64.5 x 34.5 cm,2012

杨丹凤,《温柔的包装我》,海绵、手工绣花,34 x 64.5 x 34.5 cm,2012

“可以我观物,亦可以物观物。"在有我与无我间,方能捕捉到所描绘之物自身的灵性,这样的感物方式消解了心与物之间的对立局面,从“物我两相忘"变化至“物我两相生"。

马汀·巴斯,《变形-步骤1》樟木雕刻、油漆,组件,2008

马汀·巴斯,《变形-步骤1》樟木雕刻、油漆,组件,2008

以“感物"美学为引导,艺术门的本次展览共呈现九位艺术家的作品。他们在强调创作过程中的思考和繁杂精湛的技艺的同时,更加关注材料和“物"自身的特性和灵性,弱化了作为创作者的主观支配性,在过程中融入了对哲学理论的深思。

Screen Shot 2018-01-25 at 12.30.05 PM

展览中所有的艺术品均制作于中国,并由艺术家与匠人共同完成。中国的感物美学一直探求着“心"与“物"之间的某种均衡,匠心所致、美物流传,展览旨在将传统情怀用新的视角和视觉体验缓缓道来。

Nancy Lupo:老无所依

天线空间 | 至2018.3.14

 

Screen Shot 2018-01-25 at 12.10.16 PM“那不是老人的国度。年轻人在彼此的怀中;鸟在树上——那些将死的世代,扬着歌声;鲑跃于瀑,鲭相摩于海洋;泳者、行者、飞者,整个夏季颂扬诞生、成长,而死去的众生。惑于感官的音乐,全都无视纪念永生的智慧而立的碑石"——叶芝《驶向拜占庭》节选。

展览现场Lupo作品局部

展览现场Lupo作品局部

Lupo是艺术家,也像是个充满善意和细腻情感的诗人,她的作品如圣坛般伫立、也如舞台般闪着光。她为展览搭配了叶芝的诗。雕塑绝对拥有超凡的力量,而Lupo的雕塑则让我们在讶异那份晦涩的瞬间拜倒于她的诗意之中。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天线空间在2018的起始之时迎来美国艺术家Nancy Lupo在大陆的首次个展。她对食物的另眼相看,对小事物的把控,和对困惑与情爱的解读,相信你都可以在她的作品中悟出。

蒋立:“放进去"

胶囊上海 | 至2018.2.28

蒋立,《红日》,车漆、不锈钢,117 x 282 x 2.5 cm,2017

蒋立,《红日》,车漆、不锈钢,117 x 282 x 2.5 cm,2017

蒋立是个说心里所想,画心里所想的,特立独行的艺术家。他的作品具有强烈的个人色彩:幽默、简单、反讽、自由。他自己说:“如果我是一泡尿,那我的作品就是尿蒸汽。尿也可以汇入江河湖海的,干嘛假装玻璃瓶里的威士忌,搞那种假的浓郁。"

Screen Shot 2018-01-25 at 12.33.33 PM

他的作品形式众多,充满着对生活的隐喻,时而真实,时而好似梦境般的呓语。在他的作品中,没有陈词滥调、高谈阔论,艺术家本人厌恶市侩的繁琐的套路,希望一切均是诚心所至,是笔直而不曲折的道路。

蒋立,《两个坠落的人》,树脂、麻布、纸、木,103 x 48 x 7 cm,2016

蒋立,《两个坠落的人》,树脂、麻布、纸、木,103 x 48 x 7 cm,2016

这种求真的愿景,他不试图、也没兴趣强加给看画的人。他给我们每个人倒了一杯水,可以喝,可以倒,可以泼人一脸,可以照见自己,但这些都不属于蒋立的工作范畴,他能做的,就是把水“放进去"。

李帆:性相近,习相远

阿拉里奥画廊 | 至2018.3.11

李帆,《浴望》,丙烯、中国墨、麻纸,109 x 200 cm,2016

李帆,《浴望》,丙烯、中国墨、麻纸,109 x 200 cm,2016

艺术家要在直面自己的内心后才能成长。李帆的创作中透着“鬼魅"和“敏感"的气质,这是因为他将自己我蜕变过程中的怀疑、孤独与好奇倾注到了作品之中。

李帆,《心魔》,丙烯、中国墨、麻纸,200 x 109 cm,2016

李帆,《心魔》,丙烯、中国墨、麻纸,200 x 109 cm,2016

“我的作品经历了很漫长的过程,一直遵照自己的心迹逐步前行,与社会平行旦与艺术环境无关。"艺术家本人这样评价道。本次展览带来了李帆近期的水墨新作,并首次呈现其版画创作,可以说是长久艺术旅程的再次开花。

Screen Shot 2018-01-25 at 12.17.57 PM

从对一个形象的感兴趣,到通过艺术语言将其二次诠释和解读,这种转译与再造让每一件作品不再是简单的复刻,而是集认知、思考和技艺为一体的复杂的创造物,也是艺术家给予每一位观者诚挚内在情绪的真实体验。

杰拉尔丁·哈维尔:畏惧·怀疑·探寻·希望·幻梦

阿拉里奥画廊 | 至2018.3.11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艺术创作给予了艺术家绘制绚烂奇想的可能。菲律宾艺术家杰拉尔丁·哈维尔就有着这样丰富动人的视野。从人物画家到捕捉自然中的细节,她离开马尼拉的闹市区,在城南山区的丛林边缘建起了一座属于自己的花园。

杰拉尔丁·哈维尔,《至喀布尔的园丁》,布上丙烯和液体石墨,243 x 243 cm,2017

杰拉尔丁·哈维尔,《至喀布尔的园丁》,布上丙烯和液体石墨,243 x 243 cm,2017

本次展览作为哈维尔在中国的首展,呈现了一个完全没有人物的空间:上千个植物写生、交叠反复的装置、笔墨肆意的流淌挥洒,共同形成一个花卉之云,从上方垂钓下来,一株一株悬浮在半空。

Screen Shot 2018-01-25 at 12.18.42 PM

每一幅作品都有着独到且无与伦比的美丽。其中许多绘制手法和小细节也十分耐人寻味,千幅画组成的装置在邀请你徜徉、沉浸其中,适时地放下自我,此刻只与艺术为伍。

群展:旋梯

艾可画廊 | 至2018.2.28

李然,《Sunrise 1978》,喷墨打印、拼贴和数字绘画,2017

李然,《Sunrise 1978》,喷墨打印、拼贴和数字绘画,2017

旋梯,螺旋阶梯,一种古老的建筑单元,最初作为防御结构在罗马出现。后来逐渐演变为杰出工匠们展现个人雕刻技艺及表达纯粹建筑美学的形式之一。当今存在的旋梯,功能性慢慢减退,终于成为了感官美学的代名词。

杨圆圆,《螺旋楼梯B》(选自《大连幻景》)作品局部,2017

杨圆圆,《螺旋楼梯B》(选自《大连幻景》)作品局部,2017

艾可与合作艺术家共同推出新年新展,以不同形式的艺术在线横跨历史、贯穿古今的演化,于重现和回溯见模拟旋梯的迂回运动,“我们从这里出发,将走向何方?"

时代的捉摸不定造就了现世的复杂和多变。生活的意义和意图成为包括艺术家在内的每个社会人都需要思考的问题。过去的某种记忆究竟能不能带着我们行进?某一时刻的叙事和场景能不能隐射和激发下一个反应,他们用展览发问,也由展览自我解答。

群展:边界闪烁

没顶画廊 | 至2018.3.11

杨君,《画皮》,布上丙烯、综合材料,220 x 310 cm,2016-2017

杨君,《画皮》,布上丙烯、综合材料,220 x 310 cm,2016-2017

边界(Boundary)是一种地域性表述,暗示着一种不可逾越的限制性。闪烁(Flicker)则预示着质疑与不确定。本次展览的主题——“边界闪烁"是一个恰到好处的隐喻,词汇的组合将原有的界定转变为了一种临时的状态,也成为艺术家思考的起点。

郑源,《我以为我看到了凶手》截屏,17'52,2017

郑源,《我以为我看到了凶手》截屏,17'52,2017

展览邀请到艾略特·多德(Elliot Dodd)、徐震、杨军、张联、郑源和朱昱六位艺术家共同参与一场实验性的艺术实践,解除了固有界限给艺术拷上的枷锁,对所谓的根深蒂固进行二次思考。当边界开始闪烁,人们对事物性状才能产生新的理解。

Screen Shot 2018-01-25 at 12.19.56 PM

画布、材料、媒介、虚实以及社会意识都在一定程度上被质疑,艺术家企图通过创作将事物的两面性甚至多面性挖掘并呈现在大众眼前,探讨后当代的“闪烁"现状。

约瑟夫·博伊斯 x 白南准:见者的书信

昊美术馆 | 至2018.5.13

白南准,《French Clock》,装置,尺寸可变,1993

白南准,《French Clock》,装置,尺寸可变,1993

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20世纪下半叶激进派、影响力深远的行为艺术与政治活动家之一。在国际艺术领域一直富有热议。本次展览同时呈现Joseph和美籍韩裔艺术家白南准艺术生涯中的重要作品,意在深入剖析二人在20世纪艺术浪潮中的合作与联系。

约瑟夫·博伊斯,《Vitrine III》,1972-1975

约瑟夫·博伊斯,《Vitrine III》,1972-1975

“见者的书信"取自19世纪法国象征主义诗歌代表人物阿尔蒂尔·兰波(Arthur Rimbaud)的著作“Lettersdu Voyant"(译作“通灵者书信")。见者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因为可以洞悉常人无法了解的世界因此也培育出更为丰富的灵魂。

Screen Shot 2018-01-25 at 12.20.31 PM

约瑟夫与白南准分别代表着西方最前卫、最具探索性的艺术风潮;与东方最悠久文化渲染下的气质。展览在回顾艺术家创作历程的同时,也表达了对其二人艺术情谊的褒奖。

文:Taffe T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