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丑到深处竟自然萌? 盘点全球最令人喷饭和无语的艺术修复惨案

分享至
圣芭芭拉(Santa Bárbara)雕像修复前后,巴西圣克鲁斯达巴拉教堂。图片:Milton Teixeira

圣芭芭拉(Santa Bárbara)雕像修复前后,巴西圣克鲁斯达巴拉教堂。图片:Milton Teixeira

文物修复本身就是一种艺术,帮助人类为后代保存艺术史上那些最伟大的杰作。但是,虽然有许多完成得好的修复项目,同时也有其他一些会遭遇批判性的眼光——例如,在罗马,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的西斯廷教堂于1980年至1994年修复后的鲜艳色彩就引起了不小的争议。还有一些别的修复工作,则以彻底的灾难而告终。

以下是一些世界上最让人无语的修复失败案例。

01.

《圣母子与圣安妮》

The Virgin and Child with St. Anne

1503

列奥纳多·达·芬奇

巴黎卢浮宫

列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圣母子与圣安妮》(The Virgin and Child with St. Anne,1503),修复前后对比图。图片:Photo courtesy of the Louvre, Paris

列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圣母子与圣安妮》(The Virgin and Child with St. Anne,1503),修复前后对比图。图片:Photo courtesy of the Louvre, Paris

卢浮宫修复了达·芬奇的《圣母子与圣安妮》,消除了其几个世纪以来沾染的污垢并恢复了褪色。但是,这却让这幅绘画发生了戏剧性的改变——以至于专家组的两名文物保护专家在对其清洁方式的抗议声中引咎辞职。

2016年,当卢浮宫准备开始修复这位文艺复兴艺术家于1513年创作、自1802年以来从未清洁过的杰作《施洗者圣约翰》(St. John the Baptist)时,人们不禁担心历史的错误可能重演。但经过九个月的修复工作,原本藏于厚达15层的清漆下的画中圣人的头发和衣衫的细节,重新出现在了世人眼前。这次修复项目成功复原了艺术家精致的手工艺。

02.

左塞尔金字塔

Pyramid of Djoser

约公元前2667-2648

埃及孟菲斯

位于埃及的左塞尔金字塔(Pyramid of Djoser)。图片:Charlesjsharp, via Wikimedia Commons

位于埃及的左塞尔金字塔(Pyramid of Djoser)。图片:Charlesjsharp, via Wikimedia Commons

左塞尔金字塔(Pyramid of Djoser)是埃及最古老的金字塔,是为古埃及王国法老左塞尔而建造的。2014年,埃及政府因修复这座金字塔而饱受抨击。虽然政府官员否认存在任何问题,但批评人士表示,这项工作破坏了古代遗址的外观。这也促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对这项工作开展了调查。

最后,这一切似乎都得到了解决,因为英国广播公司(BBC)在今年4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称英国工程公司Cintec为挽救这一废墟中的阶梯式石建筑的功臣。

03.

圣芭芭拉

Santa Bárbara

约19世纪

圣克鲁斯达巴拉教堂,圣克鲁斯达巴拉堡垒,巴西

圣克鲁斯达巴拉教堂的圣芭芭拉雕像,修复前后对比图。图片:Photo by Milton Teixeira

圣克鲁斯达巴拉教堂的圣芭芭拉雕像,修复前后对比图。图片:Photo by Milton Teixeira

2012年,历史学家Milton Teixeira震惊地发现,巴西的圣克鲁斯达巴拉教堂(Santa Cruz da Barra Chapel)里的圣芭芭拉(Santa Barbara)雕像被一位过分热情的修复师给改得“容光焕发"。这一戏剧性的改造让木制雕像拥有了白皙扁平的脸部皮肤、夸张的眼线,以及一件五颜六色的长袍。

根据《博尔新闻网》(Bol Notícias)的说法,这项为期六个多月的修复工作是由里约热内卢的陆军历史博物馆(Museu Histórico do Excército)的修复人员完成的,并且他们应该是去除了最多四层的颜料以恢复雕像的原貌。但是,20年来一直是该教堂常客的Teixeira仍然感到非常震惊。他告诉当地新闻媒体《Veja》:“他们把圣芭芭拉变成了一个芭比娃娃!"

04.

帕多瓦的圣安东尼雕像

St. Anthony of Padua

19世纪

哥伦比亚索莱达

帕多瓦的圣安东尼雕像的修复工作让他看起来像是去了一趟美容沙龙。图片:Photo courtesy of Juan Duque

帕多瓦的圣安东尼雕像的修复工作让他看起来像是去了一趟美容沙龙。图片:Photo courtesy of Juan Duque

去年在哥伦比亚的一家教堂揭幕的帕多瓦圣安东尼雕像可能比“性感的玛丽"更糟糕。由于白蚁造成的破坏,教区将雕像送去了修理。雕像修复完成被送回后,教堂惊恐地发现这座有着150年历史的雕塑仿佛经历了一次过度的整容,这位圣人以及他怀里的婴儿耶稣似乎都被加上了夸张的眼影、腮红和口红。

这件修复后的艺术品因其柔美的外观而饱受嘲笑,前文化部长乔瓦尼·蒙特罗(Giovanni Montero)告诉当地新闻媒体《Semana》:“修复这件雕像的人——我认为他没有资格做一名修复师——基本上就是让这位圣人原先的特征都变形了。"

05.

圣乔治

Saint George

约16世纪

西班牙纳瓦雷,圣米格尔·德·埃斯泰拉教堂

西班牙纳瓦雷的圣米格尔·德·埃斯泰拉教堂里的圣乔治雕像的修复前后对比图。图片:Photo via Twitter

西班牙纳瓦雷的圣米格尔·德·埃斯泰拉教堂里的圣乔治雕像的修复前后对比图。图片:Photo via Twitter

当西班牙纳瓦雷的圣米格尔·德·埃斯泰拉教堂决定恢复其拥有500年历史的传奇圣乔治雕像时,他们并没想到会成为全球互联网的笑柄。这个“迪斯尼式"修复项目由当地一位教师完成后,就火遍了全球。教堂和负责修复的公司都被各自罚款6000欧元(约合46500人民币)。

幸运的是,教堂花费了37000美元重新修复了三个月,这件艺术品成功地恢复了原貌。“如今,这尊雕像的颜色与去年极为不幸的事故发生之前的又一样了。但我们知道,我们已经失去了部分原始颜料。"纳瓦雷政府历史遗产部门负责人Carlos Martínez Álava说。

06.

佛像

约1000年

中国安岳县

安岳佛像修复前后。图片:Photo by Xu Xin, via Weibo

安岳佛像修复前后。图片:Photo by Xu Xin, via Weibo

起初,是甘肃省敦煌石窟的一名导游提出了中国安岳县的一座上千年历史的宋代佛像重新上色后产生的问题。这件业余的修复工作是在1995年由当地村民进行的,但直到许鑫于2018年在微博上分享了该雕塑的照片,这场灾难性的修复工程才得以在全球范围内“著名"起来。

安岳县政府指责并无坏心的村民缺乏文物保护知识,并表示官员在完成之前没有注意到重新上色的情况。“事件发生后,文化遗产管理局改善了对其他文物的管理和保护。"政府声明称,“近年来没有出现类似的修复项目。"

07.

Ocakli Ada古堡

约100年

土耳其希尔市

土耳其的Ocakli Ada古堡修复前后。

土耳其的Ocakli Ada古堡修复前后。

2010年,在完成了为期五年的修复工程后,位于土耳其海边小镇希尔(Sile)的一座拥有2000年历史的Ocakli Ada古堡原本美丽的旧址变得完全无法辨认。这座原本摇摇欲坠的古建筑被完全用现代材料重建,新建了光滑的方块外观,看起来像直接从“我的世界"(Minecraft)游戏里跑出来的一样。该修复工程在社交媒体上受到了严重的嘲讽,许多人甚至将古堡的外观比作漫画人物海绵宝宝。该市政府在接受《每日镜报》采访时为该项修复工作辩称:“社交媒体上的批评并没有基于专业知识,而且忽视了修复过程中的发展和决策。"

08.

马特拉城堡

Matrera castle

约公元9世纪

西班牙维拉马丁

西班牙的马特拉城堡(Matrera castle)在建筑公司Carlos Quevado Rojas对其进行修复前后。图片:Photo by Leandro Cabello, courtesy of Carquero Arquitectura

西班牙的马特拉城堡(Matrera castle)在建筑公司Carlos Quevado Rojas对其进行修复前后。图片:Photo by Leandro Cabello, courtesy of Carquero Arquitectura

建筑公司Carlos Quevado Rojas修复了位于西班牙维拉马丁的马特雷城堡,这同样是一个与上文相似的令人疑惑的工程。2013年,这座九世纪建造的中世纪堡垒的部分建筑倒塌,此后修复师重建并稳定了其结构——但是历史遗产法禁止模仿式的重建,这就意味着该公司必须使用与现有废墟在视觉上截然不同的现代材料。

结果,这个古怪的新旧拼凑物引起了众人的愤怒,左翼政治团体“联合左翼"(Izquierda Unida,建成IU)甚至向文化部提出了申诉。与此同时,该城堡奇异的外表不出意料地走红网络,显然成了一个新的旅游景点。

09.

佛教壁画

约907-1125年

中国朝阳市

位于中国东北的朝阳市云接寺的一幅古代佛教壁画,在修复过程中经被卡通式的绘画完全覆盖。图片:Photo courtesy of STR/AFP/Getty Images

位于中国东北的朝阳市云接寺的一幅古代佛教壁画,在修复过程中经被卡通式的绘画完全覆盖。图片:Photo courtesy of STR/AFP/Getty Images

此前,中国的云接寺中,一幅古代佛教壁画由于已经剥落、逐渐崩解,亟待修复保护。没想到却造成了一出似曾相识的灾难,花费10万英镑的项目最终演变成了一场艳色噩梦。重新绘制的故事书式壁画完全取代了原有的清代时期作品。

敦煌学院壁画修复专家王金羽(音译)告诉《每日电讯报》,这一工程造成的结果少说也是“破坏了文物遗迹,因为原本的遗迹已经不复存在了"。最终,有两名政府官员被撤职,其中一人声称这场闹剧是“未经授权的修复项目"。

10.

古代马赛克

约2-6世纪

土耳其安塔基亚的哈塔伊博物馆

 

土耳其哈塔伊考古学博物馆(Hatay Archaeology Museum)的马赛克砖墙。图片:Photo by Mehmet Daşkapan

土耳其哈塔伊考古学博物馆(Hatay Archaeology Museum)的马赛克砖墙。图片:Photo by Mehmet Daşkapan

一名当地的工匠Mehmet Daşkapan第一个提出,土耳其安塔基亚的哈塔伊考古博物馆(Hatay Archaeology Museum)对2-6世纪的古老马赛克进行的修复工作有些不对劲。照片看起来很诡异,精致的人物形象显得扭曲,丢失了不少细节。

文化和旅游部否认存在任何问题,声称照片是在修复工作的初始阶段拍摄的,并且很快就会恢复到原来的辉煌状态。修复师Celal Küçük也为自己辩护——但是照片是不言自明的。

11.

圣母玛利亚与婴儿耶稣雕像

20世纪中期

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圣安妮·德·平·天主教堂

Heather Wise尝试修复耶稣雕像的结果。图片:截图自YouTube,courtesy of Coisas da Net

Heather Wise尝试修复耶稣雕像的结果。图片:截图自YouTube,courtesy of Coisas da Net

一家加拿大教堂一直面临故意破坏的问题。当地的流氓团伙一再试图破坏圣母玛丽亚抱着婴儿耶稣的雕像中耶稣的脑袋。当耶稣的头最终消失,当地艺术家Heather Wise提出愿意免费换个新的—— 教会开心地接受了,考虑到人工费估价仅为10000加元(约合52598人民币)。

但是,教堂换回了一个奇特的尖头红怪物,着实在推特上火了一把,被认为长得和莉萨·辛普森(《辛普森一家》人物)如出一辙。Wise声称,赤陶制成的面部很快就会在雨中融化,只是在她雕刻石制替代品时用来临时占位的,但由于媒体的高度关注,心存愧疚的小偷感动地将原本的头部还了回来。

教会宣布计划清理和恢复该雕像,但也承认他们其实已经渐渐喜欢上了那个荒谬的红婴儿耶稣。然而,Wise却想把它要回来——毕竟这是她最著名的作品了。

12.

宗教雕塑

约15世纪

西班牙Ranadoiro村

一名来自西班牙阿斯图里亚斯的本地女性“修复

一名来自西班牙阿斯图里亚斯的本地女性“修复"前后的15世纪圣玛丽雕像。图片:Photo DSF/AFP/Getty Images

又是一起这样的事故——“走偏了"的教区居民为一件饱受喜爱的宗教艺术品修复却造成严重破坏。名叫Maria Luisa Menendez的女性决定自己用一层新的颜料重新装扮了一下这座(原本未上色的)15世纪木制雕塑。

尽管这些雕像在15年前就进行过专业修复,但教区牧师显然是对这位业余人士很有信心。她赋予了圣母玛利亚绿松石色的头发,各种鲜艳的色彩和卡通的外观让这个修复工程广受嘲笑,并且对原始颜料和铜绿也造成了破坏。

“他们用的是卖来什么都可以涂的工业珐琅漆,而且用了极为花哨又荒谬的颜色。"当地居民告诉《卫报》。“结果简直令人咋舌。不知道该笑还是哭。"

13.

《生育之树》

Tree of Fertility

约1265年

意大利马萨马里蒂马,La Fonte dell'Abbondanza

人们认为修复师“和谐

人们认为修复师“和谐"了位于意大利托斯卡纳的《生育之树》上的阴茎图案。图片:Wikimedia Commons

意大利最独特的艺术作品之一,《生育之树》,于2000年被发现,以其对许多阴茎的描绘而闻名——至少是在2011年进行的清洁维护之前。进行这项工作的修复者被认为审查“和谐"了这幅历史壁画,从先前满满当当的树枝上去除了大约25只挂着的阴茎。

“修复工程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原有的特征,"当地省份遗产和艺术负责人Mario Scalini坚持说,告诉《每日电讯报》说,要恢复严重受损的壁画,去除一些盐和钙沉积物是必要的。“这项工程是在最谨慎的情况下进行的。"

一名市镇官员要求对此事进行调查,但破坏显然已经无法挽回。幸运的是,最近的照片显示至少还有一些幸存的阴茎。

14.

中国最美野长城

1381

 

中国长城修复的部分。图片:STR/AFP/Getty Images

中国长城修复的部分。图片:STR/AFP/Getty Images

2016年,世界各地的人们震惊地发现,修复师们将1381年明朝时期建造的“最美野长城"其中1.2英里长的部分基本铺成了平路。为了防止破败的建筑进一步失修,工人们将石灰和沙子的混合物倾倒至结构的顶部,完全无视原始的垛口和塔垒。

“这是以保护的名义进行故意破坏,"时任的县市公园官员刘福生(音译)说。“即便是这里的小孩,也知道长城的修复很糟糕。"

15.

图坦卡蒙面具

The Mask of Tutankhamun

约公元前1323年

开罗埃及博物馆

Christian Eckmann在开罗的埃及博物馆(Egyptian Museum)开展对图坦卡蒙(Tutankhamun)黄金面具修复工作。图片:Photo by Khaled Desouki/AFP/Getty Images

Christian Eckmann在开罗的埃及博物馆(Egyptian Museum)开展对图坦卡蒙(Tutankhamun)黄金面具修复工作。图片:Photo by Khaled Desouki/AFP/Getty Images

在位于开罗的埃及博物馆,当工作人员不小心将有着3300年历史的图坦卡蒙国王陪葬面具的胡须撕下时,他们惊慌失措,试图使用工业强度的环氧树脂将其赶紧粘上,就在画廊中间,并且还是对公众开放期间。这简直就是一场灾难。而且,当他们试图刮掉胶水痕迹,对着这一历史古迹一顿猛刮,问题就更严重了。

由于没有通知古物部有关事故的情况,以及破坏艺术品,相关负责人面临违反协议的纪律处分。幸运的是,一位德国修复师成功地移除了胶水并修复了面具。

16.

《被复仇女神袭击的奥菲斯》

Orpheus Being Attacked by the Furies

列奥纳多·达·芬奇

私人收藏

列奥纳多·达·芬奇,《男子的头,面部,以及狮子的头》(Head of a Man, Full Face, and the Head of a Lion,约1508)。图片:Courtesy of 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Royal Collection Trust, via the Teylers Museum, Haarlem, the Netherlands

列奥纳多·达·芬奇,《男子的头,面部,以及狮子的头》(Head of a Man, Full Face, and the Head of a Lion,约1508)。图片:Courtesy of 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Royal Collection Trust, via the Teylers Museum, Haarlem, the Netherlands

你知道吗,如果一件著名艺术作品没有一张修复后的成果图,那就说明事情不妙了。2001年,达·芬奇专家卡罗· 佩德雷蒂(Carlo Pedretti)在一个Stefano della Bella的收藏中发现了一幅丢失的达·芬奇画作。这幅《被复仇女神袭击的奥菲斯》的草图被认为出自《大西洋古抄本》(Codex Atlanticus),由雕塑家庞培·莱昂尼(Pompeo Leoni)用各种达·芬奇的笔记本编辑成册。

这个好消息没有让人高兴太久。佩德雷蒂很快宣布,一群非常无知的修复者在没有事先测试墨水溶解性的情况下用水和酒精处理了它,从而破坏了历史艺术品。由于这一愚蠢的疏忽,这幅精致的绘画消失了。佩德雷蒂在米兰的《晚邮报》(Corriere della Sera)中写道,他希望化学或核实验可以恢复丢失的图像,但是令人难过的是,这次修复所造成的损害是不可逆转的。

17.

《受刑之人》

Ecce Homo

约1930年

埃利亚斯·加西亚·马丁内斯

西班牙博尔哈的慈悲教会教堂

埃利亚斯·加西亚·马丁内斯(Elías García Martínez),《受刑之人》(Ecce Homo,约1930年),以及塞西莉亚·吉梅内斯(Cecilia Giménez)著名的2012年修复成果。

埃利亚斯·加西亚·马丁内斯(Elías García Martínez),《受刑之人》(Ecce Homo,约1930年),以及塞西莉亚·吉梅内斯(Cecilia Giménez)著名的2012年修复成果。

毫无疑问,这张清单上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塞西莉亚·吉梅内斯(Cecilia Giménez)用可笑而拙劣的方式尝试修复戴着荆棘王冠的耶稣画像,在网络上病毒式地传播开来,这也让她居住的西班牙小镇人人皆知。这位82岁的奶奶开始修复这幅正在加速崩解的壁画时,相信是带着最大的善意,但是她的技巧却导致其没法完成这项任务,如果说得不那么严重的话。

修复的成品被众人嘲笑为“野兽耶稣"或着“Ecce Mono"(“看那猴子"),这一出闹剧带来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结果——西班牙小镇博尔哈这下竟吸引成千上万渴望看到这个臭名昭着的修复惨案的游客的目的地。吉梅内斯凭借互联网现象成为一个原本不太可能的名人,并成为了歌剧和纪录片作品的灵感来源,现在还有一个专门的艺术中心。这证明了,即使是最糟糕的艺术灾难,有时也会焉知非福。

 

文 | Sarah Cascone

译 | Zini Z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