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东方明斯特?平遥国际雕塑节是否给出了足够的野心? - artnet 新闻
open side panel
中文

成为“东方明斯特?平遥国际雕塑节是否给出了足够的野心?

分享至

拉斐尔·海夫提进行作品创作中。图片:鸣谢平遥国际雕塑节

谈起平遥,许多人只闻其史,却不知这座历史名城正在经历着潜移默化的转型——继2001年发起的国际摄影展和2017年创办的国际电影展后,平遥古城于2018年7月20日启幕了首届平遥国际雕塑节(SPPY)。首届雕塑节围绕“Sculpture as History(以雕塑为史)"、“中国精神"和“内在的生命意志"三大主线覆盖了大大小小7个室内展厅及场馆外的绿地与公共区域;集传统艺术、装置艺术、数字新媒体艺术以及特别设计的场域特定艺术,主办方期许于拓展雕塑艺术概念与文化意义探寻的同时,做出带有本土特色的“东方明斯特"。

雕古塑今

向阳作品全景图。图片:鸣谢平遥国际雕塑节

晋中平遥作为有着浓郁文化气息的四大古城之一,观者漫步在古城市井街头,眼底尽是包裹着青铜或铁皮的车轱辘在“吱吱呀呀"地辗着石板古道;将手轻轻抚上城墙壁,仿佛几千年外的人文风物和艺韵变迁都跟着飘零而至。而首届平遥雕塑节雕塑节选址在平遥电影宫,是古城区内最为现代化的一片开放场域。由平遥县人民政府与奥地利莫比乌斯艺术基金会协同发起;邀请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荷兰国家馆策展人Lorenzo Benedetti担任国际策展人,中国美术馆馆长、雕塑家吴为山出任学术总主持。本次共计70余位海内外艺术家受邀参展并带来逾百件形式体裁不一的艺术作品,力求同时展现国际文化的多元性与艺术项目的在地性。

乌拉圭艺术家作品《out in the open》航拍。图片:鸣谢平遥国际雕塑节

在“Sculpture as History(以雕塑为史)"的三个展区内,策展人LorenzoBenedetti架构起雕塑与其发源地与历史背景间的亲缘关系,着手讨论过往与未来时间跨度、东方与西方文化维度下艺术形式的发展轨迹——“材料转换大师"Raphael Hefti因地制宜,在平遥留下一件“未完待续"的“绚烂光谱";Yona Friedman保持一贯的即兴风格,与当地学生与居民一起完成了经典作品《Scribbles》;除此之外,还有Joseph Beuys于1969年完成的代表作《欧亚大陆》、Raquel Lejtreger如燕纷飞般的《Out in the Open》、Carsten Höller的《三重巨型蘑菇》以及其他凝聚了西方艺术家天马行空想象力的雕塑作品。Lorenzo Benedetti在接受artnet采访时谈道:“艺术作为一种视觉手段,可轻易地将几个世纪前的故事讲给今天的我们。"在他看来,这一点正与平遥传统深厚、历史滂湃的特征相契合,成为了在古城举办雕塑展得天独厚的优势之一。

卡斯滕·霍勒作品《三重巨型蘑菇》布展进行时。图片:鸣谢平遥国际雕塑节

本次平遥国际雕塑节与“Sculpture as History(以雕塑为史)"这一单元展开平行对话的,是青年策展人魏祥奇参与企划的“内在的生命意志"。他在采访中提到70年代初期艺术家们对创作意识中直觉和感知力的愈加关注。魏祥奇说:“所有艺术创作的行为和过程,事实上都是在指向一个更具主体性的自我。"他邀请20余位中国当代著名艺术家及作品进行空间“对话"——徐冰《背后的故事:溪山秋色图》恢弘大气、“墨"色生香,同展望《打开》、《假山石》、邵帆《圈》以及张羽《水墨山》系列一道体现出了特别的中式气韵与哲思;相较而言,宋冬《同床异梦3》与向阳《可到达的彼岸》则更贴近日常生活,反映出艺术家充满人情味的生活经验。

徐冰,《背后的故事:溪山秋色图》。图片:鸣谢平遥国际雕塑节

行走于展馆之间,观者还能欣赏到包括谭天、欧阳苏龙、曾曦等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与老一辈艺术家们的作品并置,不难看出新生代艺术家对艺术“纯度"的追求,形式感和具象内容被逐渐削弱,视觉与美学本身转而成为了创作的核心。然而不论年轻还是年长,中国艺术家们都各自运用母体文化意识参与进了世界性问题的讨论中。在此同时,策展人Lorenzo Benedetti以约瑟夫·博伊斯的作品为基点,邀请在欧洲艺术创作领域中具有影响力的18位艺术家,展出他们最新的创作。其中几位西方艺术家邀请了平遥当地的师生、群众等参与为平遥创作的驻地项目,突出了本次雕塑节的“在地性"。

宋冬,《同床异梦3》。图片:鸣谢平遥国际雕塑节

平遥电影宫北面的C2馆呈现包括特邀艺术家吴山专在内的“中国写意精神"群展。《道德经》中有云:“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讲的就是于万物变化之中寻觅大道的精神修行。传统不仅仅赋予了文人“依荒凉耕君兰"、“心远地自偏"这样不争世事、以退为进的气节,也影响到一大批现当代的艺术家继续对民族精神和自由意志的探索。吴为山评价写意雕塑是“自觉、自然、自治、自信地民族艺术。"几十件小体量的、出自不同艺术家之手的写意雕塑作品在同一空间内亮相,各自修行各自吐息,有筋骨、有道德、也有温度。吴为山、鲍海宁、邓柯、梵音……艺术家们用独有的手法重新演绎文人墨客的潇洒豁达、英雄主义的意气风发,突出描绘一个“意"字,兼收并蓄又灵动自然。展览让艺术的分享与交流变得有效有机,搭建平台让中外观者成为了文化链条中重要的环扣。

展望《打开》展览现场。图片:鸣谢平遥国际雕塑节

隋建国,《触手可及 ——涌泉与圆柱体1》。图片:鸣谢平遥国际雕塑节

 

中西对谈

 

行走于展馆与展馆之间,艺术体验却没有因观者的移步而中断;平遥电影宫的户外空间被雕塑作品点缀得恰到好处,形成了园区内特别的景致与景观。60余件雕塑作品,分布在古城柴油机厂西南展区——吴为山的《伟大的行者——马克思》和《天人合一——老子》两件作品分别占据园区西边场域的两处重要位置,再次响应“写意精神"的感召,引人驻足。邵译农的《道和门》蜿蜒曲折、移步易景;冰冷的金属材料搭配流线圆弧的造型与精美的花纹,让人仿若踱步在园林之中。

邵译农作品《道和门》全景图。图片:鸣谢平遥国际雕塑节

开幕式当天上午举办了“文化艺术与城市投资软环境国际论坛"。在探讨中提出了“City as a social sculpture(城市作为社会雕塑)"这一理念,同时强调“unity and pride(团结精神与荣誉感)"作为文化建设的核心动力。论坛把维也纳定位为平遥可参考的案例,邀中西方专员共同剖析如何跟紧全球化进程一举激发古都的新活力。大型国际艺术项目例如威尼斯双年展、德国明斯特雕塑展则为平遥国际雕塑节的可持续性发展提炼并罗列出一系列成功的契因。

联合国工发组织召开《文化艺术与城市投资软环境国际论坛》。图片:鸣谢平遥国际雕塑节

平遥古城是否能摇身成为“东方明斯特"还需时日印证。但足够令人惊喜的是首届平遥国际雕塑节以“雕古塑今"为题,不仅融贯东西方文化,还将大批美术馆级别的作品带到了古都平遥,让艺术落地。与雕塑节同时开幕的还有非物质文化遗产展"、“院校青年艺术家展"两大平行展;由巴黎达利博物馆策划的特邀展“达利画廊"也即将开幕。

一如担任过威尼斯双年展主展馆策展人的Lorenzo Benedetti所说:“所有的艺术都曾'当代',当面对卓越艺术遗产时,一方面要维系与保护,另一方面要以此为出发点寻找出具备催化作用的新艺术。"

 

文 | 唐棠

编 | 王艺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