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策展人不配在艺术评论中拥有姓名?

分享至
激烈争论的核心是人们对策展工作的设想。你是如何设想的呢?图片:由Phil Noble/PA Images/Getty Images 提供

激烈争论的核心是人们对策展工作的设想。你是如何设想的呢?图片:由Phil Noble/PA Images/Getty Images 提供

本周,《卫报》的艺术编辑在推特上给策展人发了一条信息,并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当你(作为策展人)的展览被媒体报道时,不要期望文章提及你的名字。

担任《英国国家报》艺术编辑的亚历克斯·尼德姆(Alex Needham)于周二写道:“亲爱的策展人,就像当我被委托编辑一件作品时不会被署名一样,很有可能我们在报道你的一场展览时,不会在《卫报》上提及你的名字。事情就是如此。"

640

不出所料,这条消息引发了全球策展人、编辑和作家的激烈反应,其中许多人对尼德姆感到失望。为什么策展人——一些人认为这相当于评论家们所看到的展览的作者——不能在评论中被提及?一些回应指出,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充斥着“另类事实"和广泛虚假信息的时代,我们理应知晓我们看到的是属于谁的故事。

那么到底是谁的偏见造成了这一切?例如,当我们在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一场殖民时代艺术品展览旁边阅读墙上的标签时,我们所看到的是经过消毒的血腥现实,而不是客观事实?当代艺术作品的阵容是否倾向于苍白的男性艺术家?那是因为该策展人也是如此吗?

表面上看,这就是这场激烈辩论的全部内容。但问题的核心其实在别处——它与人们对于策展工作的想象息息相关。

640-3

直到最近,在大多数地方策展还是一项幕后工作。大多数策展人,尤其是资源较少的小型机构的策展人,需要做的工作还包括列展品清单,甚至打包作品。他们既要安排装运,又要进行艺术指导。这种无形的工作与尼德姆对编辑工作的类比非常吻合。在大多数历史事件中,策展人都是站在幕后,突出自己正在展示的作品,无论是古亚述人拉玛苏(lamassu)还是梵高的画作。文化或艺术家获得了荣誉,就像作家获得了署名一样。

但近年来,策展人——尤其是当代艺术策展人——的角色突然发生了变化,部分原因是劳工政治的变化。如今,人们更渴望自己的工作得到认可,尤其是在“声誉就是金钱“的领域。在艺术界,声誉的建立部分是通过媒体报道完成的。当策展人在展览评论中被提名时,未来的工作和薪酬就为他们打开了大门。这就是工作中的零工经济,独立策展人尤其依靠名气带来的机会和保障在经济上不断进行获取。

640-2

这种现象要怪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Hans Ulrich Obrist)和整个“策展人作为艺术家“这种胡说八道的论调。狂妄自大和地位焦虑,其实就是这种现象的全部。

一些策展人从这个新发现的现实中开创了自己的职业生涯。最明显的例子是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 (Hans Ulrich Obrist) ,如果我们认为他的首要职责就是静静地站在一旁指导艺术指导,那么他永远也不会成为现在的他。不管他在组织展览时实际做了什么,都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像他这样的策展人是改变游戏规则的人。他们重新定义了我们如何看待当代艺术展览的“作者" 。对于特定的公众群体(诚然规模不大,但无疑具有影响力) 来说,他的名字足以吸引他们前来参加展览,即使他们从未听说过参与展览的艺术家。一场奥布里斯特展览不是一场普通的艺术展。他是明星; 他吸引明星艺术家围绕着他转。

这是许多对尼德姆感到失望的策展人自己的想象,不管他们承认与否。他们希望自己的名字被提及因为策展工作的条件已经改变。在一个以可见性为基础而繁荣发展的经济体中,不知名就是不为人知。如果我们想象策展人只是简单地“打开盒子“,他们很可能会离开我们的视线,离开我们的思想,而且很可能会赚的很少。

最终,这场推特风暴是关于新一代的策展人告诉像尼德姆这样的人要与时俱进。一个后奥布里斯特时代的策展人,是要成为一个有远见的人,或者,至少他或她是这样想的。他们认为,他们的展览是迫切和必要的,因为他们迫切和必然需要得到承认。因为这会影响他们的收入水平。

 

文 | Naomi Rea

译 | Yi 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