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蔡国强为何要在芝加哥上方引爆一朵巨大的彩色蘑菇云?

分享至
蔡国强计划在芝加哥大学表演的绘图。图片:Courtesy of Cai Studio

蔡国强计划在芝加哥大学表演的绘图。图片:Courtesy of Cai Studio

1942年12月2日下午3点25分,芝加哥科学家恩里科·费米(Enrico Fermi)和他的"曼哈顿计划"团队成功进行了有史以来第一次人造并自行持续的连锁核反应,标志世界迎来了“原子时代"。下月,作为这一重要事件的75周年纪念,中国艺术家蔡国强将在“芝加哥一号堆"(Chicago Pile-1)原址演绎他的一件爆炸作品。

一朵246英尺高的彩色蘑菇云将会在人群头顶上空爆炸,只在空中停留一分钟便会消失。 

蔡国强,《纪念》(Remembrance),“挽歌

蔡国强,《纪念》(Remembrance),“挽歌"系列第二章,为“蔡国强:九级浪"展览开幕式举行的一次爆炸活动,于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4年8月8日。图片:Courtesy of Cai Studio/Netflix/photographer Lin Yi

此次项目的主办方芝加哥大学表示,选择蔡国强是因为感觉他的作品“将核裂变具有创造性和破坏性的力量做了戏剧化的表现",该大学的公共艺术策展人劳拉·斯图尔德(Laura Steward)在声明中说。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用黑火药制造过蘑菇云——二十世纪人类最具标志性的视觉符号。"蔡国强说,“如今,彩色蘑菇云象征着利用核能的矛盾本质:(原子弹)是为谁而做?"

Ogrydziak Prillinger Architects的《核门槛》(Nuclear Threshold, 2017)和Henry Moore的《核能》(Nuclear Energy,1967)。图片:Courtesy of Ogrydziak Prillinger Architects. Photo © Richard Barnes

Ogrydziak Prillinger Architects的《核门槛》(Nuclear Threshold, 2017)和Henry Moore的《核能》(Nuclear Energy,1967)。图片:Courtesy of Ogrydziak Prillinger Architects. Photo © Richard Barnes

此次装置的创作日期也标识了亨利·摩尔(Henry Moore)为纪念这项科学突破而创作的雕塑装置《核能》的50周年纪念。

但是,受到芝加哥这座城市在核时代所扮演的角色启发的艺术家并不止蔡国强和摩尔。9月,作为芝加哥建筑双年展的一部分,芝加哥大学艺术项目(UChicago Arts)和加州的建筑公司Ogrydziak Prillinger Architects创作了《核门槛》(Nuclear Threshold),一个用来回应摩尔作品的临时建筑装置。该作品根据“曼哈顿计划"科学家曾使用的不稳定过程计算模型而创作,其中长达75英尺的黑色橡胶绳缠绕在一起。这件装置将展出至1月7日。

Ogrydziak Prillinger Architects的《核门槛》(Nuclear Threshold, 2017)和Henry Moore的《核能》(Nuclear Energy,1967)。图片:Courtesy of Ogrydziak Prillinger Architects. Photo © Richard Barnes

Ogrydziak Prillinger Architects的《核门槛》(Nuclear Threshold, 2017)和Henry Moore的《核能》(Nuclear Energy,1967)。图片:Courtesy of Ogrydziak Prillinger Architects. Photo © Richard Barnes

为了纪念核反应堆建成75周年,这场题为《反应:关于我们核遗产的新观点》的庆祝活动将为期两天,还包括12月1日作曲家Augusta Read Thomas的新作《祈求和平》的首演,以及为期半年的“艺术与核时代"系列讲座的最后两个活动,其中一个便是于12月1日举行的蔡国强与艺术史教授巫鸿的对谈。爆炸表演将于次日进行。

所以,到时候请记得盯着天空,或许还可以提前准备一些耳塞。

译:Zini Zhao

编:Qingting Yu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