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碧昂丝的“一人艺术史"中,有什么隐藏的秘密?

分享至
碧昂斯抱着自己刚出生的双胞胎Sir Carter和Rumi Carter,由Mason Poole拍摄。图片:courtesy @beyonce via Instagram

碧昂斯抱着自己刚出生的双胞胎Sir Carter和Rumi Carter,由Mason Poole拍摄。图片:courtesy @beyonce via Instagram

2017年2月1日,碧昂斯通过自己的Instagram账号向世人宣布了怀上双胞胎的消息:照片中的碧昂斯跪坐在地上,背后环绕着由罂粟花、芍药、兰花和多种颜色的玫瑰花组成的背景;她直视镜头、身体半裸,薄纱蒙头,小腹明显隆起,眼中没有任何一点羞赧的神色。

这张照片其中蕴含的艺术性也足够吸引人。几个小时之后,碧昂斯在自己的官方网站上放上了同系列的其他照片,随后迅速在网络上传播开来。这组摄影作品名为“我有三颗心脏"(I Have Three Hearts),拍摄者是目前生活在洛杉矶的埃塞俄比亚艺术家Awol Erizku,他的创作灵感来源于生活在伦敦的索马里籍诗人Warsan Shire(这位诗人参与了碧昂斯的第六张录音室专辑《Lemonade》的歌词创作)。

(左)Awol Erizku拍摄的碧昂斯;(右上)瓜达卢佩圣母像;(右下)由Nickolas Muray拍摄的弗里达·卡罗

(左)Awol Erizku拍摄的碧昂斯;(右上)瓜达卢佩圣母像;(右下)由Nickolas Muray拍摄的弗里达·卡罗

如今的媒体时代愈发疯狂,每个人都急着对各式各样的图像进行解构和破译。比如碧昂斯这张照片中蒙上的绿色头纱就被纽约大学艺术史学家Dennis Geronimus解读为是对瓜达卢佩圣母(Our Lady of Guadalupe,她是墨西哥天主教堂的赞助人,后逐渐成为拉美地区人们心目中女性救难者的象征)的致敬。另一位艺术史学者Andrianna Campbell则把这张照片与墨西哥女艺术家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联系在一起,弗里达的人生历经了多重苦难,包括几次流产和与另一位著名艺术家迭戈·里维拉(Diego Rivera)之间错综复杂的情感关系——(在这位学者看来)这些经历都非常容易与碧昂斯达成契合。

桑德罗·波提切利,《维纳斯的诞生》,约1486年。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桑德罗·波提切利,《维纳斯的诞生》,约1486年。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照片甚至会让你想起希腊神话中的女神,直接反映出与文艺复兴大师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那张著名的《维纳斯的诞生》(The Birth of Venus)之间的相似性。在一张照片中,碧昂斯赤裸地站在簇拥着热带植物的背景前,一只手捂住胸部,另一只手托着腹部,长卷发则环绕在身体之间。另一张照片将颜色调成黑白,她坐在一个鲜花堆砌的台座上,表情更加平和,几乎闪现一种贞洁的光芒。

Awol Erizku拍摄的碧昂斯

Awol Erizku拍摄的碧昂斯

2009年年末,是笔者本人怀上小儿子七个月的时候。12月的一天早晨,我去了Tracy Anderson(注:很多明星的御用健身教练)在纽约的健身工作室。在我准备开始运动时,碧昂斯出现在我身旁,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她看见我了。“她怎么可能看不见啊?"之后的某一天,当我和丈夫说起这件事时,他这么回复我——当然了,我那时确实非常显眼,挺着巨大的肚子、穿着特别紧身的训练服,还在30多度的高温房间里蹦跳着运动。而碧昂斯穿着黑色运动裤、灰色上衣,虽然素颜却比镜头前的样子更好看——她以混合着优雅、惊奇、温暖等多种情绪的表情注视着我,并对我微笑。“祝贺你,"她说。那几秒钟我感觉到了一种微妙的、只有女人之间才能感受到的情感连结。那天的经历让我了解到她能成为优秀艺术家的原因:非常善于共情、心思细腻,又有人情味。

碧昂斯扮装成弗里达·卡罗。图片:via Twitter

碧昂斯扮装成弗里达·卡罗。图片:via Twitter

一般来说,当我开始和客户工作时都会这么告诉他们,艺术是帮助我们和自己或身边事物进行沟通的工具,我们的眼睛、精神、心灵始终需要产生作用:作为观者的我们有许多审美元素需要感悟,一幅作品中会产生许多要理解的观念,有时候即便没有文字,我们仍能体会到多样的情感。艺术有时能援引过去,有时又能启示未来,但最重要的还是它们能让我们评估现在,像是一面观察自己的镜子。

碧昂斯也是一位艺术藏家,她曾经向《纽约时报》诉说过自己母亲Tina Lawson的故事:“我母亲认为,让我们多了解一些非洲和非裔美国艺术是非常重要的,这些积极又具有力量的视觉图像能让我们从中看见自己……她也努力让女性意识到自己的美,她的艺术收藏传达的思想就是女性可以达到(和男性)一样的地位。"

于是,碧昂斯也继续着与艺术的缘分,每次当她有机会(在自己的创作中)引入艺术元素时,她都会这么做。艺术让生命变得有趣:音乐、舞蹈、电影、视觉艺术和表演,它们都同等重要。所有这些艺术形式充盈我们的灵魂、拓展我们的精神,并为我们提供新的视角。碧昂斯在她的音乐、照片、演唱会和MV中将它们融合了起来,并让人开始对一些问题产生思考:关于非洲人的流散,关于黑人女性如何在美国立足,甚至只是关于一个女人如何在今天的世界中自处。

这些自我表达的终极目的是为了消除彼此的隔阂,这种隔阂使人类产生误解和疏离感,只有我们达成普世化的情感共鸣时才可以消除:比如悲悯、羞耻、性冲动、愉快、悲伤、陶醉、忧愁、害怕、狂喜和爱。艺术家以回顾过去的方式带来革新,有时援引其他艺术家的作品,有时则添加来自文学作品、诗歌、电影中的元素,来关切一些社会政治运动,或突出历史中的某个瞬间。艺术家总是从为他们“铺路"的前人那里汲取养分,再将这些内容调整、重新阐释,并以新的形态呈现,以此来向前人致敬。

碧昂斯《Mine》的MV截图

碧昂斯《Mine》的MV截图

碧昂斯就是使用这种致敬方式的高手。以她2013年发行的专辑《Mine》为例:拍摄场景的光源纯净而圣洁,碧昂斯披着厚重的头纱、身穿露肩裙,一位男性模特侧躺在她的膝头,看起来宛如大理石雕塑的表面。这就是对米开朗基罗著名作品《圣殇》(La Pietà)的直接引用,这件大理石雕塑创作于1499年,被认为是艺术史上空前绝后的佳作。MV中还出现了一个男女亲吻的镜头,两人头上都套着白纱,这非常像比利时超现实主义艺术家勒内·马格利特(René Magritte)的油画作品《恋人》(The Lovers)。碧昂斯就这样巧妙地将文艺复兴、超现实主义、R&B和非洲式律动的多重元素融合在一起。

(左)米开朗基罗《圣殇》;(右)马格利特《恋人》

(左)米开朗基罗《圣殇》;(右)马格利特《恋人》

另一首《Hold Up》则是每个女性都可能会有的一些情绪写照,在经历了背叛、欺骗、心碎后,我们愤怒、疯狂,进而以复仇等方式宣泄,就像歌词中写的一样:“I don't wanna lose my pride, but I'mma fuck me up a bitch."(我不愿让自己痛失自尊,但却被贱人惹怒。)《Hold Up》的MV也融合了音乐、时尚和行为艺术等多重媒介,其中的一些镜头灵感来源于瑞士艺术家Pipilotti Rist在上世纪90年代创作的双屏影像《Ever is Over all》,这件作品于1997年在威尼斯双年展中首次展出。如果在谷歌搜索“Pipilotti Rist",会发现这位艺术家虽然从上世纪80年代早期起就开始使用多种媒介进行创作,但影响力不算很大,只是一些藏家、美术馆运营者和资深行家的“心头好"。但当人们希望了解当代艺术是如何影响了碧昂斯时,一些艺术家的名字往往就会跟随着出现在搜索结果中,Rist就是其中之一。在Rist的《Ever is Over all》中,她穿着蓝绿色裙子和红色高跟鞋,砸碎了路边轿车的车窗。

(左)碧昂斯的《Hold Up》(2016);(右)Pipilotti Rist的《Ever is Over all》(1997)。图片:Both courtesy YouTube

(左)碧昂斯的《Hold Up》(2016);(右)Pipilotti Rist的《Ever is Over all》(1997)。图片:Both courtesy YouTube

在《Hold Up》中,碧昂斯穿着黄褐色裙子,用她特有的风格提着一根棒球棒,击碎了路边的车窗、商店橱窗、消防栓的玻璃盖,甚至是拍摄的镜头。Pipilotti Rist和碧昂斯在自己的表演中都有的设定是:保持精致的样子,却做出过激的行为,但同时脸上还要带着大大的微笑。

Afro-Futurism(注:无准确译名,大体上是一种融合黑人文化和先锋艺术元素的思潮)也是碧昂斯喜欢的一种视觉艺术形式。在2016年《Sorry》的MV中,尼日利亚艺术家Laolu Senbanjo在舞者的身体上绘制了一些几何图形,他把自己的绘画称为“神圣艺术",因为这些图像都来源于约鲁巴族(Yoruba,尼日利亚国内的第二大民族)的神话图腾。这种形式对应了另一则轶闻:1985年,在纽约传奇夜店“天堂车库"(Paradise Garage)中,歌手兼模特格雷斯·琼斯(Grace Jones)进行了一场现场表演,邀请艺术家凯斯·哈林(Keith Haring)在她的身体上作画。

凯斯·哈林正在格雷斯·琼斯身体上进行创作

凯斯·哈林正在格雷斯·琼斯身体上进行创作

2017年2月的格莱美颁奖礼上,碧昂斯宣布了自己二度怀孕的消息。表演环节中就出现了一些Afro-Futurism式元素:碧昂斯看起来像个女神,舞台的背景全黑,一道追光打在她身上。裙子由彼得·邓达斯(Peter Dundas,曾在Roberto Cavalli和Emilio Pucci担任创意总监)设计,灵感来源于克里姆特(Gustav Klimt)的金色绘画,上面的一些装饰元素来自原籍苏联的艺术家埃尔泰(Erté,原名Romaine de Tiroff);放射状的光环显示出一种拜占庭式审美,这也是在碧昂斯的MV和表演中常出现的元素。黄色、金色、褐色往往与约鲁巴女神那种美丽、性感、多产的形象联系在一起,这又呼应了碧昂斯当时正怀孕的身体形态。

在2017年格莱美颁奖礼上表演的碧昂斯

在2017年格莱美颁奖礼上表演的碧昂斯

碧昂斯和Jay-Z在2018年发行的专辑《Everything Is Love》再次惊艳了世人,该专辑最先释出的单曲《Apesh*t》在卢浮宫拍摄了MV。夫妇二人和他们的伴舞在卢浮宫实际使用的展厅中进行拍摄,作为当代流行音乐标杆的他们与《蒙娜丽莎》、断臂维纳斯(Venus de Milo)、萨莫色雷斯的胜利女神(Winged Victory of Samothrace)等稀世珍宝处在同一空间内,营造出强烈的对比和紧张感。

相关阅读:Jay-Z碧昂丝夫妇到卢浮宫拍摄了一支震惊世界的MV,你能读懂其中的秘密吗?

《Apesh*t》MV中,碧昂斯在萨莫色雷斯的胜利女神前。图片:Courtesy of YouTube

《Apesh*t》MV中,碧昂斯在萨莫色雷斯的胜利女神前。图片:Courtesy of YouTube

还有一个场景让我印象深刻,就是碧昂斯和她的舞者们在新古典主义奠基人大卫(Jacques-Louis David)的代表作《1804年12月2日,在巴黎圣母院举行的拿破仑一世及约瑟芬皇后加冕仪式》(The Consecration of the Emperor Napoleon I and Coronation of the Empress Josephine in the Cathedral of Notre-Dame de Paris on 2 December 1804,该作品创作于1807年,受到了拿破仑本人的直接委托,简称为《拿破仑加冕》)前跳舞,所有舞者都是黑人女性,她们身材多样,但都穿着紧身又暴露的衣服,在这幅雄壮的作品前也不输气势,眼睛直视着镜头。

碧昂斯和Jay-Z的单曲《Apesh*t》的MV截帧

碧昂斯和Jay-Z的单曲《Apesh*t》的MV截帧

大卫的这幅作品描绘了拿破仑成为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时,在巴黎圣母院中为自己及妻子约瑟芬举行的加冕仪式,有许多达官显贵前去参加,包括教皇庇护七世(Pope Pius VII)。这幅画让我惊讶的地方在于,拿破仑在史学家的笔下是个“极端大男子主义者",他不认为女性应和男性平等,只把她们当作“生孩子的工具"。他还褫夺了女性的很多权力,甚至在《拿破仑法典》(Napoleonic Code)中明确把女性定位成“她们丈夫的所有物"。他还有些独裁倾向,控制当时的媒体和出版行业,要求他们把自己的每个政治举措都美化成慈善目的。在这里,拿破仑和他代表的形象与碧昂斯始终倡导的女性主义、平权和民主等议题形成了鲜明的立场对比,也使得这场在卢浮宫内的拍摄成为了对历史深刻的诘问

如果要问碧昂斯对艺术、流行文化,甚至是整个世界产生了怎样的影响,我认为她找到了一条为图像力量赋予新意义的途径,融合了经典与当代、西方与非西方、神圣与世俗。她创造了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能给非裔美国人族群、女性以自由表达心声的启发。在她的音乐中,许多标志性的艺术品闪现其间,这种品味是以往任何一个音乐人都未曾做到的。她是当代文化中的一个鲜明印记,在艺术史中也是如此。

 

*本文节选自Maria Brito三月出版的新书《Queen Bey: A Celebration of the Power and Creativity of Beyoncé Knowles-Carter》,由St. Martin's Press发行。

 

文丨Maria Brito

译丨Yutong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