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巴塞尔随笔:十年不遇的欧洲大展荟萃中,与中国藏家逛艺博会

分享至
Screen Shot 2017-06-23 at 10.12.50 PM

巴塞尔艺博会展场建筑。图片:张然

上周,第48届巴塞尔艺博会在瑞士落下帷幕。你可能已经从各类艺术媒体的艺博会报告对它有所了解。作为全球顶级的艺博会,近10万藏家每年夏天从世界各地飞到这里,像沙丁鱼一样挤进这座瑞士小城里面的那些小而简陋的酒店,抢购总价超过34亿美金的艺术品。特别是今年,五年一次的卡塞尔文献展、十年一次的明斯特雕塑展、巴塞尔艺博会和威尼斯双年展都集中开幕,确实为十年不遇的大展荟萃。

在今年的艺博会上,我跟一个家庭好友聊了许久。他是巴塞尔当地人,曾参加过1973的第一届巴塞尔艺博会。听了他的经历和故事,我不由得开始思索起中国艺术市场的发展历程。

彼时,中国还完全没有艺术市场。然而,从1993年第一届广州艺博会以及1997年举办首场中国当代艺术拍卖以来,中国的艺术市场就很快地发展到爆发期。如今,中国已有超过20个艺博会、超过4000家画廊、2000多座美术馆,并且这些数字还在每年迅速递增。2012年,巴塞尔艺博会收购了香港国际艺术展,迅速将其转化为亚洲最具影响力的艺博会。随着香港巴塞尔艺博会的逐年增长,另外两场于11月份在上海举办的具有强劲实力的ART021和西岸艺博会也陆续在亚洲市场上站稳了脚跟。我不禁会想:中国藏家还会继续跨越七个时区飞到瑞士参加巴塞尔艺博会么?

左起:前波画廊总监Dan Chen、前波画廊创始人茅为清、佩斯亚洲总裁冷林、艺术家宋冬与艺术家尹秀珍在巴塞尔“意象无限"中宋冬作品前。图片:张然

左起:前波画廊总监Dan Chen、前波画廊创始人茅为清、佩斯亚洲总裁冷林、艺术家宋冬与艺术家尹秀珍在巴塞尔“意象无限"中宋冬作品前。图片:张然

与全球的藏家比肩,他们买在前面

巴塞尔紧张日程的第一天,我起了个大早。听从朋友的建议,在10点半香槟早餐会期间,就提前到达了会场。此时艺术藏家乔志兵与女朋友蔡荔馨已经到了,二人如同往常一样热情待人。

乔志兵创立了上海油罐艺术中心,这个空间前身是五个巨型航空储备用油的油罐,即将成为上海西岸的新文化地标,而首个展览将在本月底举行。目前,他在西岸的展示空间——乔空间,离油罐艺术中心并不远,迄今已经带来了不少出色的展览,包括艺术家何翔宇的个展(正在进行中),以及许多西方知名艺术家,如Wihelm Sasnal和Martin Creed的在华首展

Screen Shot 2017-06-23 at 10.13.11 PM

乔志兵与伊万·沃斯看向杰森·罗德斯的大型装置。图片:张然

这位藏家也在积极支持着才华横溢的年轻艺术家们。他向我透露,接下来油罐子的首次展览“全球定位"将由缪子衿(艺术家缪晓春的女儿)策展,呈现许多年轻一代艺术家的作品。

在巴塞尔的“意象无限"单元中,我看到乔志兵与蔡荔馨正在对Jason Rhoades的大型装置赞不绝口,豪瑟沃斯画廊的创始人伊万·沃斯站在他身旁亲自为他介绍作品。同时我注意到,大卫·卓纳站在空间的另外一角一直安静地注视着这对有影响力的藏家。站了好一会儿,他终于挪开步伐前来打招呼——被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位画廊主如此重视,乔志兵看上去很高兴。

Screen Shot 2017-06-23 at 10.13.20 PM

在巴塞尔艺博会“意象无限"单元开幕日上,乔志兵站在两个有影响力的画廊主中间,左边为大卫·卓纳,右边为伊万·沃斯。图片:蔡荔馨

展场正式开幕前,现场的空气弥漫着一股的紧张而略带焦虑的味道,但身处艺术圈中的各位还是尽量保持优雅得体的仪态。乔志兵并没有逗留在博览会中庭与其他藏家聊天,而是径直走到直通二楼的电梯旁,争取第一时间进场。等待期间,大家在一边闲聊,他的右手指则轻轻敲打着身后的柱子。距开场还有十分钟的时候,他开始拿起展会地图,借了我的笔,在上面划出了他今天要走的路线图,“我提前预定了一些作品,得先看看。"体谅到画廊的辛苦,善解人意的他对我解释道:“你知道的,他们今天特别忙,我不想让他们等太久。待会我们再一个个逛其他的画廊展位。"

“您今天最期待买到什么?"我好奇地问。

“当然是好艺术家的最重要的作品。"他这样回答,又接着补充说,“不过,可能和典型的中国藏家不一样,我现在还要同时考虑油罐子的项目和特殊委任作品。"

Screen Shot 2017-06-23 at 10.13.28 PM

左起:杨锋、张然、蔡荔馨与乔志兵在巴塞尔First Choice开幕前。图片:张然

开场前5分钟,来自深圳的藏家杨锋过来跟我们打了个招呼——从明斯特到卡塞尔的火车之旅中,我经常巧遇他。杨锋仅仅在几年前才开始收藏艺术品,不过目前,他已经把家中和办公室都装满了艺术品,并改造成艺术空间,举办一系列展览和艺术座谈,积极推广中国南部的当代艺术生态。这两位藏家互相开着玩笑,然而两人并未透露这次准备购入什么作品。

上午11点,我们是第一批到达二楼会场的人。乔志兵依照地图上的路线行事,冷静而毫不迟疑,也没有因为其他展位的艺术品分心。蔡荔馨手拿地图,指引大家走到下一站。我们首先到达二楼电梯旁Esther Schipper画廊的展位。乔志兵仔细左右看了Anri Sala的音乐装置作品《Of Valleys and Peaks》。这个作品由两个缩小的、由玻璃包裹起来的铜质音乐盒组成。由程序设定的音乐盒正在播放《马赛曲》和《国际歌》,暗含政治意味。乔志兵端详了这件作品许久,最后决定再考虑一番。(后来,我听说一家上海的私人博物馆获得了这件作品,与此同时还在佩斯画廊花了75万美元买入Sol Lewitt的装置,并买了一幅R.H.Quaytman的摄影作品。)

Screen Shot 2017-06-23 at 10.15.22 PM

Anri Sala《Of Valleys and Peaks》在Esther Schipper画廊的展位上。图片:Esther Schipper画廊

乔志兵接着移步到了旁边Gavin Brown的展位,不过发现Arthur Jafa的影像作品都已经售罄。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Wolfgang Tillmans的作品,几分钟内一扫而光,即使是Maureen Paley展位上高达10万美金以上的摄影作品也是如此。Tillmans绝对是今年艺博会上最热门的艺术家之一,他的个展也同时在拜尔勒基金会持续开展中。

高古轩展位上艺术家贾蔼力的作品细节图。这幅作品被一位西方藏家买走。图片:张然

高古轩展位上艺术家贾蔼力的作品细节图。这幅作品被一位西方藏家买走。图片:张然

作为一名资深艺术行家,乔志兵自然对艺术市场了如指掌,他一边逛一边偶尔做出一些评价,比如,“这件Borremans价格上升得很快!我几年前买他的一幅2 米乘 3米的油画的价格才90万,现如今,这么小的作品都要86万了。"

香格纳展位上艺术家赵洋的作品。图片:张然

香格纳展位上艺术家赵洋的作品。图片:张然

我们同时在香格纳的展位上驻足,画廊带来一幅年轻艺术家赵洋的油画。来自墨西哥城的Kirimanzutto画廊的展位上,乔志兵对一件巨大的大卫3D打印雕塑很感兴趣,这件作品非常沉,由2.5吨的大理石制作而成。他问画廊的Monica艺术家是否有可能做委任作品,并一起约定之后再找时间详聊。他现在已经在思考油罐子的第二个展览,这个展览将在今年9月举行。

Kurimanzutto展位上的《大卫》。图片:张然

Kurimanzutto展位上的《大卫》。图片:张然

在瑞士Mai 36画廊展位上展出了观念摄影家Thomas Ruff的作品。我们刚刚在苏黎世画廊周参加了这位摄影大师在画廊的个展开幕,作品中采用了新科技。乔志兵看到这些摄影作品的时候终于点头,果断买下几件作品。

乔志兵正在看摄影作品。图片:张然

乔志兵正在看摄影作品。图片:张然

离开会场前迎面走来上海美女藏家王思勉也刚刚收获最喜欢的一件Lucio Fontana

全球化与地域化愈加明显

根据巴塞尔艺博会的官方统计数据,来自亚洲包括整个亚太地区的藏家们自2013至2016年几乎翻了一倍。

展会中,人人都在谈论中国经济目前面临的挑战。有些人认为其现状其实更加促进了购买海外艺术品的趋势,但是更多的画廊则感受到这些挑战带来的现实影响(其中有些代理新兴艺术家的画廊则去参加了巴塞尔的卫星展Liste)。

然而,当你置身于乌里·希克和他夫人的私人城堡中,很快会将这样的状况抛诸脑后。在这个一年一度的聚会中,来自中国的嘉宾一起喝酒、吃饭、八卦、观看美景。希克在他还是瑞士驻北京大使时就开始关注中国当代艺术,是最早开始收藏中国当代艺术的藏家之一,并捐赠了大量的重要藏品给香港即将开放的M+美术馆。每年,他都会邀请一些中国朋友到他的家里做客。

乌里·希克私人城堡的门口。图片:张然

乌里·希克私人城堡的门口。图片:张然

乌里·希克私人城堡的花园。图片: 张然

乌里·希克私人城堡的花园。图片: 张然

今年的聚会上,我还碰到了佩斯画廊的亚洲总裁冷林、麦勒画廊主Urs Meile、博而励画廊的Waling、Bank画廊的Mathieu、Tabula Rasa画廊主刘亦媛、西岸艺博会总监周铁海、收藏家Richard Chang、艺术家宋冬和尹秀珍夫妇(宋冬在巴塞尔艺博会“意象无限"单元展出了一件以废弃的日常生活用品组成的装置作品“穿墙而过")。其中还有曾经为苏富比经营亚洲市场,现在身为艺术投资顾问的张晓明。木木美术馆的创始人林瀚和晚晚也来了,在即将开幕的黄勖夫收藏展之后,他们雄心勃勃地即将在北京策划一场刘炜和Luc Tuymans的展览。我的几个曾在北京生活过的外国朋友玛丽和Joel(小柯)也在一起在草地上聊天。甚至我还发现,我的两位大学同学也都来参加了这个聚会,这个世界真小!

乌里·希克(左起第二)、张然、单晓阳、Bank画廊的Mathieu Borysevicz以及友人。图片:张然

乌里·希克(左起第二)、张然、单晓阳、Bank画廊的Mathieu Borysevicz以及友人。图片:张然

就像前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馆长Jérôme Sans所说的一样,“如今中国人无处不在。"(他目前在运营着自己的艺术与奢侈品跨界咨询公司)当我问起他对今年来巴塞尔的中国藏家数量的看法时,他笑着说,“你没看到吗,中国人是很极端的。"——此时,藏家李琳悄然快速经过我们,她正在非常专注地看着Wolfgang Tillmans在拜尔勒展出的摄影作品–他指着她对我说,“他们可以很热闹,但同时也可以非常低调。"李琳是服饰品牌江南布衣的创始人和创意总监,她正在杭州修建一座新的美术馆,由著名建筑师Renzo Piano设计。

Wolfgang Tillmans在拜尔勒基金会展出的摄影作品。图片:张然

Wolfgang Tillmans在拜尔勒基金会展出的摄影作品。图片:张然

事实上,他说得的确没错。在我这次整个欧洲的行程中,从卡塞尔、到明斯特,从苏黎世到巴塞尔,还有威尼斯,中国藏家无处不在,而且对艺术颇有了解和见地。巴塞尔亚洲总监黄雅诗也表示同感:“今年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一年,文献展、明斯特雕塑展、威尼斯双年展和我们的巴塞尔艺博会在欧洲同时举办,这样的机会十年也就只有一次。这使得更多国际艺术藏家,尤其是亚洲藏家们更多的动力来欧洲参加我们的艺博会。"

在卡塞尔,一群年轻的中国藏家和艺术从业者邀我合住到一个带着美丽花园的Airbnb房子里。其中一位年轻藏家对于卡塞尔文献展向他借展而感到很自豪。同时,他们还在巴塞尔定下来一个可以容纳15个人的大豪宅。然而不巧的是,其中一半人还没到欧洲就因各种原因取消了行程。我们打趣说,如果能将房间转租出去,还能小赚一笔。但后来,剩下几位召集到了正好沿路去慕尼黑看车展的朋友,说服他们加入了大部队。其中有一个85后藏家在逛巴塞尔时,从一家印度画廊收获到一件满意的作品,Pors & Rao组合创作的动态装置作品Pygmies。

Screen Shot 2017-06-23 at 10.16.40 PM

卡塞尔文献展现场,作品《书之帕特农神庙》。图片:张然

我还碰到了在佳士得亚洲主席魏薇陪同下的一行中国藏家——显然,这家拍卖行每年都会带领一些特定的中国藏家踏上巴塞尔之旅,今年张小军和王中军也在其中。华谊兄弟传媒集团的创始人王中军除了是收藏家也是位艺术家。他近几年在拍卖周上因大手笔买下毕加索和梵高的作品而频频登上头条。华谊兄弟集团的私人美术馆(松美术馆)也将在9月24日在北京顺义开馆。在这个空旷而优美的公园里,他们正在欣赏考尔德的雕塑作品,似乎从中又获得了灵感。

拜尔勒基金会。图片:张然

拜尔勒基金会。图片:张然

松美术馆将在9月24日于北京顺义区开馆。图片:王端

松美术馆将在9月24日于北京顺义区开馆。图片:王端

我在巴塞尔的最后一天,其实并未真正在巴塞尔度过。清晨我便登上由豪瑟沃斯亚洲总监郭慊慊特地安排的巴士,与几位中国藏家参加了一场特别的私人导览,参观画廊的发源地瑞士小镇St. Gallen和画廊主岳母乌苏拉·沃斯的收藏。乌苏拉也是这家画廊最大的支持者和收藏家。她的收藏正对着她的住所,每年这里都会策划出一个不同的展览。今年,我们惊喜地见到了许多女性艺术家的作品,比如路易丝·布尔乔亚、伊娃·海瑟(此次艺博会,据说一个中国私人美术馆也在豪瑟沃斯展位买下了这位杰出女性艺术家的作品)、菲利达·巴洛以及玛丽·奥本海默。策展人解释,乌苏拉觉得从这些艺术家,比如路易丝·布尔乔亚身上看到了自己,尤其艺术家作品中描述被困的母亲的有关经历。参观结束之后,我们与乌苏拉一起喝着酒,品尝着马卡龙,我能深深感受到乌苏拉是一位充满魅力的优雅女士,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她还回忆起了70年代去中国的经历:那时的中国,还是一个庞大的“自行车王国"。

中国收藏家参观雅各布森的铸造工作室。图片:张然

中国收藏家参观雅各布森的铸造工作室。图片:张然

中国收藏家正在参观乌苏拉·沃斯位于圣加仑州的前火车站博物馆内乌苏拉·沃斯的收藏。图片:张然

中国收藏家正在参观乌苏拉·沃斯位于圣加仑州的前火车站博物馆内乌苏拉·沃斯的收藏。图片:张然

我回忆起前波画廊主茅为清在“意象无限"单元开幕时对我说的话(他已经参加过20届巴塞尔艺博会了):“全球化和地域化,正在发生。"这两个词在近几年众多艺术讲座上频繁出现,而现在看起来意义如此清晰。

威尼斯Palazzo Grassi正在展出的达明赫斯特个展《Treasures from the Wreck of the Unbelievable》中将自己刻画成藏家的雕塑作品《The Collector 收藏家》。图片:张然

威尼斯Palazzo Grassi正在展出的达明赫斯特个展《Treasures from the Wreck of the Unbelievable》中将自己刻画成藏家的雕塑作品《The Collector 收藏家》。图片:张然

在Esther Schipper、Neugerriemschneider以及Galeria Franco Noero组织的巴塞尔晚宴上,我与住在克利夫兰的中国藏家单晓阳交谈甚欢。她同时也是一名积极的艺术赞助人,和Agnes Gund一样担任了克利夫兰美术馆CMA及克里夫兰当代美术馆MOCA董事,也是克利夫兰三年展FRONT的副主席。 她喜爱当代艺术同时也推动中国当代艺术家在美国博物馆的收藏和个展。她告诉我在艺博会之前的几周,她和她在纽约的资深艺术顾问会对画廊带到巴塞尔的作品做详细的研究。“我尊重他对当代艺术深奥的学识,我们相互信任" 她说,她的收藏既有个人品味也有对作品的很专业的析解。她说 “从八十年代起我先后生活在法国美国,多年来感受到西方对中国文化的敬仰。美国艺术机构很想近距离了解中国当代艺术,中国文化无论是昨天还是今天都代表着世界文化的精髓,当代艺术更能表现今天飞速变化的中国。我很相信艺术是跨国界的是属于全人类的,我愿意搭建这个桥梁。"

艺术家苏伯德·古普塔与伊万·沃斯在“意象无限

艺术家苏伯德·古普塔与伊万·沃斯在“意象无限"单元的《烹饪世界》表演现场握手。图片:张然

从0到1,中国的艺术收藏家是我见过学习速度最快的群体,他们已逐渐成为世界上举足轻重的资深艺术鉴赏和赞助人,正在努力与世界顶尖的博物馆机构和收藏家齐肩并进。我对他们所付出的时间、努力、对艺术的热情以及找到一件属于他们的艺术品的决心表示由衷的敬佩。

artnet大中华区总监、新闻中文网出版人张然特别报道

译:Liu Ye, Cathy Fan

编:Liz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