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薄、湿、闷、粘,这三场展览如南方的初夏般惊醒感官

分享至

“个人的记忆虽然微不足道,但却都饱含真实独特的价值。"

——Christian Boltanski

上海地区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

Christian Boltanski:忆所 | 至2018.7.8

克里斯蒂安·波尔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1944年出生于巴黎,是欧洲二战后重要的艺术家,也是享誉世界的法国国宝级艺术大师。犹太裔的背景以及成长在战乱年代的经历让74岁高龄的他毕生围绕童年回忆、屠戮、死亡、命运和偶然相关的议题进行着创作。很多事的发生就意味着创伤的开始,就像战后心理辅导一样,一些人会开始梳理、用诗歌和音乐等不同的方式来讲述相似的故事。对波尔坦斯基来说,艺术就是讨论问题和回溯历史的一种方式,像精神分析,只要做了就多少会让人心生宽慰。

Christian Boltanski《机遇·命运之轮》,第54届威尼斯双年展法国国家馆展览现场,2011年

Christian Boltanski《机遇·命运之轮》,第54届威尼斯双年展法国国家馆展览现场,2011年

本次在中国首次大型个展,一方面回顾艺术家过往的重要创作轨迹,另一方面借其作品将艺术电厂的展览场域变为了一个承载着个体情感与人类宏观历史的“忆所(Storage Memory)",意图唤起每位观者的特殊回忆。本次展览运用装置、影像、声音、影子剧场等不同形式联结起观者视觉、听觉和心理等多方面的情感联系。观众走进展厅第一眼所见,是一台起重机抓钩反复抓起又洒落成堆的衣物。艺术家认为,与旧衣服一起工作的美丽之处在于它们曾经真的属于某人。那些人选择了它们,爱它们,而因为主体的逝去,它们的生活也死了。在展会上展示它们就像给衣服带来新的生活一样——同时也复活了它们。

Christian Boltanski《机遇·命运之轮》,第54届威尼斯双年展法国国家馆展览现场,2011年

Christian Boltanski《机遇·命运之轮》,第54届威尼斯双年展法国国家馆展览现场,2011年

Christian Boltanski《无人》,Monumenta 2010展览现场,大皇宫,法国巴黎,2010年

Christian Boltanski《无人》,Monumenta 2010展览现场,大皇宫,法国巴黎,2010年

正如本次策展人让-于贝尔·马尔丹所言,“死亡"与“人类境况"是克里斯蒂安·波尔坦斯基的创作核心。他将自己定义为“表现主义观念艺术家"——这个自相矛盾的词汇一方面揭示了艺术家坚持同辈人独特的创作形态,勇于突破传统绘画技法,另一方面也体现了他对于激发观者情感的关切。在展厅中出现的近十吨衣服和上百个婴儿、老人的面部照片,同时持续回响着成千上万人的心跳。当你被安装在PSA大烟囱中的灯光装置有力的心跳声震慑,或穿梭在挂满黑衣的阴暗通道暗暗心惊时,艺术家精心营造的场域就起到了效用——我们因何独特,又如何去应对加诸自身的各种社会条件?本次展览也延续了波尔坦斯基关于心跳采集的狂想,观众们可以在展厅的心跳采集室留存自己的心跳,所有被收集到的心跳都将被送往丰岛的档案永久收藏。

波尔坦斯基一直希望他在作品前是匿名的,“我在脸前端了一面朝外的镜子,以便看向我的人能看到自己,然后,我就消失了。我希望我的艺术更多的是关于识别,而不是发现。"这些出现在波尔坦斯基的作品中大批量残余的物体,它们所援引的生命曾经存在过,现在却已经消失不见了。不像宏大历史一样磅礴,这些物体是琐碎的,是“小记忆"的一部分,而波尔坦斯基所定义的自己的工作,就是保留并且拯救这些让人感动的“小记忆"。“忆所"是沉思空间、同时也是崇拜空间。灯光、摆设和戏剧化场景让作品变得虔诚,希望你不仅是站在作品前,而是走进每件作品当中去体会个体的独特与永恒。

成都地区

麓湖·A4美术馆

马丁·博伊斯个展:空中花园| 至2018.7.29

马丁·博伊斯(Martin Boyce),1967年出生于英国汉密尔顿的苏格兰艺术家,2011年获得英国透纳奖(Turner Prize)。他对通过艺术手段来渲染平静却充满浓烈感情色彩的氛围充满了兴趣,并以此来研究心里景观与自然景观间的微妙联系。

展览现场,马丁·博伊斯,空中花园,麓湖·A4美术馆,成都,中国,2018,致谢艺术家及麓湖·A4美术馆

展览现场,马丁·博伊斯,空中花园,麓湖·A4美术馆,成都,中国,2018,致谢艺术家及麓湖·A4美术馆

本次来中国与亚洲艺术机构合作,马丁·博伊斯在A4美术馆一楼展厅集中展出2004至2018年间创作的30余件作品,同时也将呈现为本次展览场域特别设置的新作。展览的名称“空中花园(Hanging Gardens)"契合了博伊斯大部分作品所烘托出的整体感受:希望观众通过自我经验及回忆来产生情感共鸣。

马丁·博伊斯

马丁·博伊斯

入口处的展品就有强烈的马丁·博伊斯的个人风格,格子形状是艺术家自己创造的一种构成语言,在其作品中反复出现。而从前厅开始,观者便可从各个空间寻找到艺术家留下的“线索"。展厅的多个角落都放置了这些黄铜通风格栅,虽分布在不同区域,但它们彼此间有微妙的联系。马丁·博伊斯在这些作品里留下了一句话,等细心的观展者去“解谜"。

Screen Shot 2018-05-10 at 10.28.21 AM雕塑、装置和墙上作品相辅相成、营造出一种极其和谐的诗意,让人不禁联想起城市角落里的一座座废弃公园和街头巷尾的私人庭院。而当被问及对公园及公共空间的迷恋时,博伊斯解释说:“这是关于‘希望'与寻找‘美丽之处'的举措。我的作品着眼于‘每天经历的和偶尔看到的产生了有意义共鸣的事情',而我在从事的这项工作就是为了放大这些时刻。"

麓湖·A4美术馆

陈秋林个展:薄荷| 至2018.7.29

1975年生于四川省成都市的陈秋林,是中国年轻一代的艺术家。四川省万州市在三峡工程中被淹没,让她失去了家族世代生活的故乡;在后来的成长过程中,陈秋林的生活居所也不断迁移。这种不安定的状态让她将背井离乡所带来的动荡情绪以及现世人们的文化价值认同作为了艺术创作的起始点,从2001年最早涉足多媒介艺术的《……系列》、《别赋》(影像)起到《花园》和《别赋》(摄影,2007),再到《晨钟》(2009),陈秋林不间断地向社会发展进程和崩塌瓦解的传统理念发问。

肢体现场,陈秋林,薄荷,麓湖·A4美术馆,成都,中国,2018,致谢艺术家及麓湖·A4美术馆

肢体现场,陈秋林,薄荷,麓湖·A4美术馆,成都,中国,2018,致谢艺术家及麓湖·A4美术馆

这一次,陈秋林带着她的那些安静诚恳的作品来到A4美术馆,举办了一场名为“薄荷/Peppermint"的展览,就像展览名称一样,风格和氛围是“清爽的、干净的充满阳光的味道,是淡淡的薄荷的味道。"陈秋林将对武术、对那些人、对万县小城(现为重庆万州区)的思索与回忆都铺散开,再现了一场场相逢和别离。屏幕中的人和我们互相凝视,仿佛正等待着对方说出他的故事。陈秋林借由自己以及那些人的喜怒哀乐展现的,是大时代背景下城市变迁的巨大历史洪流中普通个体的生命写照的缩影。

陈秋林

陈秋林

对陈秋林来说,摆脱刻板符号和典型标签一直是她的奋斗目标。“区域"、“性别"、“背景"都难免给人些先入为主的判断。作为女性,她的作品的确内秀温润让观者不自觉地透过表面看到框架下藏着的女性化情愫,然而她本人对此却持有相反的态度。对她而言,作品是要回归于“人"和“人性"的,参展影像与物件里面有她和她回忆共享者们的怀念与执着、陌生与欢喜、彷徨与怀疑,也多少映照了每个平凡个体的生命缩影。喜怒哀乐、阴晴圆缺本是人生的常态,但正因这些消逝时光的衬托,当下才显得更鲜活起来。

知美术馆

开馆展:“开"|至2018.8.12

坐落于四川省新津县的知美术馆,是由日本建筑师隈研吾设计的一座以传统砖瓦为元素的极简风艺术机构。作为中国西南部的全新文化地标,设计师不仅用现代主义做整个建筑的主基调,还将美术馆的构造与周围的山脉流水、花草树木等自然环境巧妙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一番别开生面的景致。

 

王功新 ,《不可坐的》,椅子(4把,各48 x49 x 83厘米),金属容器,灯泡,电机,牛奶加水,墨水,1995年版数 2/3

王功新 ,《不可坐的》,椅子(4把,各48 x49 x 83厘米),金属容器,灯泡,电机,牛奶加水,墨水,1995年版数 2/3

森万里子 ,《平底石》,陶瓷石和亚克力花瓶,陶瓷石: 487.5 x 214.6 x 8.8 cm ,花瓶:38.1 x 27.9 x 43.2 cm ,作品由艺术家本人、SCAI THE BATHOUSE画廊(东京)、肖恩·凯利画廊(纽约)提供,2006

森万里子 ,《平底石》,陶瓷石和亚克力花瓶,陶瓷石: 487.5 x 214.6 x 8.8 cm ,花瓶:38.1 x 27.9 x 43.2 cm ,作品由艺术家本人、SCAI THE BATHOUSE画廊(东京)、肖恩·凯利画廊(纽约)提供,2006

观众现场体验劳伦斯·马斯塔夫的作品《指南针》

观众现场体验劳伦斯·马斯塔夫的作品《指南针》

Screen Shot 2018-05-10 at 10.29.45 AM“开"作为一个正向动作,象征着形式的开启,以及力量的积蓄、展开和释放。策展人张尕如此解释其作为首展名称的寓意:“‘开'以打开、展开、延展这些动词组成展览的结构,作品给大家带来人与机器,人与人、机器与机器间的关系的思考,及水、瓦这些元素,流动着与周围景色、自然、建筑契合。"本次开馆展邀请到来自6个国家杰出媒体艺术家——迈克尔·华金·格雷(Michael Joaquin Grey)、奇科·克姆特里(Chico Mac Murtrie)、劳伦斯·斯塔夫(Lawrence Malstaf)、森万里子(MarikoMori),卡斯滕·尼古拉(Carsten Nicolai)、尼克斯·德·尼斯(Marnixde Nijs)、王功新、王郁洋和张培力,联袂带来一场探讨有关“状态延伸"和“精神开放"话题的视觉体验。

群展就像一场有论题的研讨会,将风格迥异、背景不同、文化相异的艺术家们集合在一起,就同一创作主题发散出各自的思考,再用视觉可见的艺术形式呈现出来与观者分享。展览挑选作品风格鲜明各自保持着独立,但又在同一展览空间内不可避免地产生了相互作用。“万物、见解、常新"是知美术馆的核心理念,本次开馆展也以此为立足之处,用开放包容的态度与艺术家对话,用作品帮人们开启理解世界的新角度。“开"是起始和展开,同时也蕴含了知美术馆所希冀的积极落地的态度。

文:Taffe Tang

编:王艺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