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暴力、愤怒、女权、移民……深度解析今年特纳奖四位入围艺术家

分享至

640-2

备受关注的展览“2019年特纳奖"(Turner Prize 2019)在9月28日正式向公众开放,展览中将呈现今年四位提名艺术家的作品:劳伦斯·阿布·哈姆丹(Lawrence Abu Hamdan)、海伦·卡莫可(Helen Cammock)、奥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和泰·沙尼(Tai Shani)。

一年一度的特纳奖展览起始于1984年,最初的目的是激发公众对当代艺术的讨论——但似乎最后并没有能达成这项初衷,一直以来,这个备受关注的艺术奖项都因展品而饱受争议。特别是去年的五个小时影像“盛宴"(译者注:四位入围艺术家作品均为影像作品)甚至引起了一些公众的反感;不过90年代的YBA提名作品也是出了名的具有挑衅性(其中有些艺术家也同样获得了特纳奖的提名)。

特纳奖年度展览每两年为一个周期,一年在伦敦、一年在其他城市举办。按照惯例今年的展览离开泰特不列颠美术馆(Tate Britain),在马盖特(Margate)举行,这是该奖项最著名的提名人之一翠西·艾敏(Tracey Emin)的海滨故乡。展览将持续到2020年1月12日,在特纳当代艺术博物馆(Turner Contemporary)呈现。该博物馆正是建于威廉·透纳(JMW Turner)曾居住过的公寓旧址之上,而这个小镇激发了他对天空的深深迷恋。

这个大奖将会授予过去一年中有过杰出展览或者任何形式展示的艺术家,最终获奖者将获得2万5千英镑奖金,其他三位入围艺术家将分别获得5千英镑奖金。今年的评委会包括Gasworks&Triangle Network总监Alessio Antoniolli;Showroom Gallery总监、金匠学院视觉文化讲师Elvira Dyangani Ose;特纳当代艺术博物馆的馆长Charlie Porter、作者Victoria Pomery。而评委会的主席由泰特不列颠美术馆馆长Alex Farquharson担任。

最终的获奖艺术家将于12月3日BBC现场直播的颁奖典礼揭晓。接下来就让我们先详细的了解一下今年的四位提名者:

海伦·卡莫可

Helen Cammock

640-3

出生:1970年出生于英国斯塔福德郡(Staffordshire),现居伦敦

年龄:48岁

提名原因:她在爱尔兰现代艺术博物馆和都柏林虚空艺术中心举办的个展“The Long Note"。

最著名的是:探索社会历史的影像作品,以研究为导向的艺术创作方法为基础,揭露边缘社会的声音。卡莫可的创作还包括摄影、印刷、文字和表演艺术等。

在特纳奖展览中的作品:

影像装置《The Long Note》(2018)、档案录像拼贴、最新影像作品,以及卡莫可的采访。她的作品揭示了1968年北爱尔兰德里/伦敦德里的女性民权运动中被掩盖的意图——这也是“北爱尔兰问题"Troubles in Northern Ireland的开端。卡莫可挑战所谓的以“客观"的方式来讲述历史。她通过将自己置身于电影中,不时的出现清除镜头上的雨水或回应受访者的身份等,让人们关注她作为作者的主观性。

从传统的爱尔兰歌曲到妮娜·西蒙妮(Nina Simone)1976年令人令人陶醉的演出《自由是什么感觉》(How It Feels to Be Free),这部长达39小时电影由音乐插曲交织在一起。虽然从表面看来,紧紧聚焦于某一事件,但长长的音符、回荡着的吟唱声,将爱尔兰妇女的斗争与美国民权运动期间的黑人女权主义者的斗争,与其它一切涉及性别、阶级和种族的当代斗争联系起来。

卡莫可2017年的系列作品“呼啸中的呐喊"(Shouting in Whispers)中的五幅手工丝网印刷作品也一同展出,将对其重要的文字一一呈现,从特立尼达(Trinidad)出生的激进主义者克劳迪娅·琼斯(Claudia Jones)的诗歌,到她自己的诗歌,再到字典对“punctum"(可译作“刺点")一词的定义。最后,卡莫可为观众提供了一个空间,去讨论和了解各种不同的争取民权的斗争。

艺术家自己的话:

“我想破坏通常意义上被理解和被接受的线形历史的流畅,以使得我们重新思考它们的建构。我感兴趣的是探索时间和地理位置之间的相互关联性,以及构成所有经验的基础结构和个人交叉性,对我来说,这是历史的连续体,这些历史既是周期性的,又是活着且不断发展的实体。"

艺术家所在画廊:

值得注意的细节:卡莫可在成为一名艺术家之前曾经做过10年的社会工作者。

她的其他展览:卡莫可最近在Whitechapel画廊刚刚结束了一场展览,并准备今年秋天在剑桥Wysing艺术中心进行艺术家驻地工作。

接下来:2019年10月13日至2020年2月16日在意大利雷焦艾米利亚的马拉莫蒂收藏馆将举办展览“可以做什么"(Che Si Può Fare (What Can be Done));蛇形画廊项目“Radio Ballads"将于2019年11月20日至2020年4月20日举行;2020年2月20日至4月20日在剑桥Wysing艺术中心举办个展;2020年6月20日至10月20日,将于伦敦摄影师画廊(Photographers Gallery)和罗奇代尔试金石画廊(Touchstones)举办“Concrete Feathers and Porcelain Tacks"。

泰·沙尼

Tai Shani

640-4

出生:1976年出生于伦敦,现居伦敦

年龄:43岁

提名原因:她参加了2018年格拉斯哥国际艺术节(Glasgow International),在利兹的The Tetley举办了个展“DC:Semiramis",并参加了诺丁汉当代艺术博物馆和海滨胜地贝克斯希尔(Bexhill)De Le Warr Pavilion的展览“我仍在崛起:女权主义,性别,抵抗"(Still I Rise: Feminisms, Gender, Resistance)。

最著名的是:正在进行中的“黑暗大陆"(Dark Continent)项目,特纳奖展览中的是其中的一部分,其灵感来自于15世纪的女权主义小说克里斯蒂娜·德·皮赞(Christine de Pizan)的《女性城市之书》(The Book of the City of Ladies)。沙尼通过戏剧装置、表演和影像艺术来打造自己的女性城市,这些影像中具有梦幻般的角色。

在特纳奖展览中的作品:

沙尼的作品是一座亮粉红色建筑模型的《女性之城》,这个虚构的地方存在于父权制之外。其中有奇异的卫星、类似乳腺的附属物中渗出树脂状粘液,和塞弥拉弥斯(Semiramis)的绿色大手掌——她是传说中古代亚述王的传奇妻子。

这部作品在Instagram上被英国流行二人组Let's Eat Grandma高度赞扬。伴随着一个讲述者,包括构成了12段史诗的人物,通过这些叙述沙尼呈现了她整个深度细节化的创作。不仅受到女性主义科幻小说的影像,沙尼创造的这个超现实的世界中还有女性主义文学、性别理论、神话和幻想的影子,这个世界既是想象中的未来,也是另类的历史。观众可以通过无线耳机听到叙述者的话,由于某些情节的令人不安,该作品的参观者受到了年龄限制。这些情节关于创伤、虐待和色情禁忌的问题,它们可以在随附的册子中阅读,不过在整个展览期间,表演者也会不时进入戏剧装置进行演出。

她自己的话:

“我想创造一个物理的和概念的空间来批判当代性别结构,而且想像一个另类的历史——它赋予感觉、经验和内在性以特权,破坏叙事历史的霸权观念,以构想一种可能的未来。在世界范围内,父权制意识形态被边缘化意识形态(如“交叉性"和酷儿式女权主义)所取代。我希望以此提出关于历史、科学和自然复调的、非等级性的观点。"

隶属画廊:

值得注意的细节:沙尼在果阿(Goa)的一个公社长大,尽管她从未获得大学的艺术学历,但在她的一生中艺术无处不在——因为她是由一个进步的艺术家庭抚养长大的,父亲是作家,母亲是演员和摄影师。

她的其他展览:9月27日至12月8日在捷克共和国Moravská Galerie举办“ Tai Shani:Tragodía"。

接下来:“黑暗大陆:塞弥拉弥斯"(DC:Semiramis,2019)将参加9月28日至12月1日在比利时Netwerk Aalst的群展“ ALIAS"。

奥斯卡·穆里略

Oscar Murillo

640-5

出生:1986年,哥伦比亚拉派拉(La Paila),现主要居住在伦敦与其他地区

年龄:33岁

提名原因:他参加了第十届柏林双年展,他的个人作品展“ Violent Amnesia"在剑桥的Kettle's Yard举办,于上海K11美术馆的展览“奥斯卡·穆里略 / 张恩利"(Oscar Murillo / Zhang Enli)。

最著名的是:他不停地、不懈地创作绘画,由此他在未拉伸的画布上进行标记制作的实验,有时将其与可回收材料拼贴在一起。穆里略的创作还包括绘画、表演、雕塑和声音作品,以反映自己流离失所经历(他11岁时从哥伦比亚移居伦敦)和全球化社会的影响。

在特纳奖展览中的作品:

在特纳当代艺术馆向北眺望北海的展览空间中,一群纸膜人偶穿上了哥伦比亚当地蔗糖工厂的工人制服和皮靴。灵感来自哥伦比亚新年的传统(注:燃烧的人偶象征着辞旧迎新),穆里略正在进行的“集体良知"系列作品中的脆弱人偶代表着全球流动的劳动力队伍,撕裂着胃的管道反映了资本主义的阴险暴力行为。这些人偶乘着轮椅,坐上列车,从伦敦来到马盖特。他们面朝窗户坐着等待,而窗户大部分被黑色帆布遮盖——这是他的系列作品“和解研究所"(The Institute of Reconciliation)的一部分。黑色帆布延伸到房间周围的墙壁上,那里到处都是蓝色油漆斑点——这是画家“激增(社会白内障)"(surge (social cataracts))系列的部分作品,作品以莫奈的眼部疾病,映射当下的社会盲目性。在展览过程中,一位表演者还将朗读巴西作家帕特里夏·加尔文(Patricia Galvão)于1933年出版的小说《工业园:无产阶级小说》(Industrial Park: A Proletarian Novel)。

作品空间的后面挂着约翰·沃森·尼科尔(John Watson Nichol)的一幅19世纪绘画,《Lochaber No More》(1883)。这幅作品由苏格兰移民在高地清除(Highland Clearances)期间被带去美国——它深深地提醒着我们,移民是英国历史的一部分,更是人类历史的一部分。

在展览中看不到是穆里略家族与政治科学家克拉拉·杜布兰克(Clara Dublanc)之间“频率"项目的新延伸。肯特郡周围的学校将画布固定在课桌上,为期六个月,邀请学生做自己想做的任何标记,并提供特定时间的模拟记录。

他自己的话:

“我认为能参加2019年特纳奖展览是一个契机——尤其是考虑到该展览是在今年的马盖特举行的——我可以从一个角度去思考我在英国,其文化,其历史以及当今社会所处的位置方面的实践。从社会,地理和经济的角度来看,这就是吸引我进入这个领域的原因。美丽的景色是最吸引人的东西,但它也可能是否定这种景色的机会,几乎可以弄清当下的黑暗或无知。"

隶属画廊:卓纳画廊、Carlos / Ishikawa、Isabelle Bortolozzi Galerie

值得注意的细节:奥斯卡·穆里略是今年特纳奖提名人中唯一的市场明星。在他最近卓纳画廊的展览中,“表现"系列作品的售价为32万美元至40万美元。他的作品共参加了133次拍卖,2013年在纽约富艺斯,其“无墙画"系列的无题画布以含佣金401000美元的价格创下了他的拍卖最高记录。

关于穆里略的相关阅读👇

“绘画是一个星群",全球最火“坏小子"如何玩转分离与聚合?

他的其他展览:10月19日前在伦敦 Carlos/Ishikawa的展览“交易大厅和研究所"(trades hall & institute);约克郡雕塑公园的“奥斯卡·穆里略:频率"将展览至11月3日;10月13日前在奥地利格拉茨和施蒂里亚州的Steirischer Herbst Festival中举办的“Grand Hotel Abyss“;在德国科隆路德维希博物馆举办的展览“ HERE AND NOW:Transcorporealities"至2020年1月19日闭幕。

接下来:2019年11月8日至2020年1月26日在德国汉堡艺术博物馆举行 “Oscar Murillo: Horizontal Darkness In Search of Solidarity";2019年11月23日至2020年5月17日在阿斯彭美术馆举行的“奥斯卡·穆里略:社会海拔"(Oscar Murillo: Social Altitude)。

劳伦斯·阿布·哈姆丹

Lawrence Abu Hamdan

640-6

 出生:1985年出生于约旦安曼,现居贝鲁特。年龄:34岁

提名原因:他在伦敦Chisenhale画廊举办的个展“见证者剧院"(Earwitness Theatre),以及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的影像装置“无壁墙"(Walled Unwalled)和《SFX之后》的演出。这两个项目都来自对叙利亚政权监狱Saydnaya中六名前被拘留者的证人采访,他们在监禁期间遭到了全感官的剥夺,其中一段音频调查与国际特赦组织和“法政建筑"(Forensic Architecture)进行合作,以绘制监狱这个未知建筑图并了解那里发生了什么。

关于“法证建筑"的更多新闻👇

揭露犯罪的“法医建筑"团队入围透纳奖!可他们并不认为自己是艺术家……

最著名的是:阿布·哈曼丹称自己为“私密侦探",因为他调查了已被听到和未被看到的犯罪。阿布·哈姆丹通过声音重建有争议的情况和事件,创作视听装置、演讲表演、音频档案、摄影和文字作品。

在特纳奖展览中的作品:

三件作品被安装在空间中循环播放:《Saydnaya(失踪的19db)》(2017)是灯箱可视化图像,显示了叙利亚革命后囚犯声音的减弱,监狱变成了一个死亡营,因为在那里说话就是死罪。《围墙/非围墙》在东柏林的一家录音棚中录制,从奥斯卡·皮斯托里乌斯的审判到OJ辛普森的审判,对依赖于证人证词的不同法院案件的语音进行交织,牢牢围绕着Saydnaya囚犯牢房的墙壁是坚固而又透声的结构。《SFX之后》是有着95个自定义声音对象的声音效果的文本动画,这些声音对象对应于囚犯描述的从牢房中听到的声音,以及其他有争议的声音证词。

他自己的话:

“这些作品旨在达到双重目的:既以我认为更适合地点和感官纠缠的方式来反映和传播该监狱的故事,并主张将艺术作为一种真理产生方式,一种与科学和法律得出真理的不同的方式。我相信,这是提出诉求和记录事件的一种策略,与我们通常执行该行动的领域一样有效。"

隶属画廊:Maureen Paley、Mor-Charpentier,Sfeir-Semler。

值得注意的细节:阿布·哈姆丹(Abu Hamdan)也隶属于“法医建筑"小组(Forensic Architecture),该组织去年入围特纳奖。

他的其他展览:11月24日至意大利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愿您生活在有趣的时代";斯洛文尼亚卢布尔雅那图形艺术双年展,截止至9月29日,“Crack Up—Crack Down";在Sfeir-Semler画廊的展览“ Lawrence Abu Hamdan"到2020年1月4日闭幕;11月17日前,在新西兰惠灵顿城市画廊的展览“窃听"(Eavesdropping)。

接下来:“呼喊的山谷:审讯我们之间的边界"(The Shouting Valley: Interrogating the Borders Between Us),9月28日至12月14日在新西兰奥克兰的Gus Fischer画廊举行;2020年3月14日至6月18日,澳大利亚悉尼尼林双年展(Nirin)

特纳奖展览将于2019年9月28日至2020年1月12日在马盖特的特纳当代艺术博物馆举行。

 

 

文 | Naomi Rea

译 | Siyu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