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巴黎圣母院应当如何修复?这是新旧技术手段间的博弈……

分享至
电子游戏《刺客信条》(Assasin's Creed Unity)中的巴黎圣母院。图片:Image courtesy Ubisoft

电子游戏《刺客信条》(Assasin's Creed Unity)中的巴黎圣母院。图片:Image courtesy Ubisoft

相关阅读:

令世人心碎的历史性劫难:熊熊火焰中,巴黎圣母院的塔尖轰然坍塌……

不幸中的万幸!巴黎圣母院主建筑结构保留,时尚富豪带头伸出援手

在巴黎圣母院本周一(4月15日)遭受了毁灭性的大火之后,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誓言将在五年内再现这一宏伟哥特式建筑的辉煌,而且重建后的大教堂将比“以前看上去更精美夺目"。目前,来自法国及世界各国的修复专家正在对修复这一建筑的挑战进行评估,同时他们也在寻求新旧两种技术,以完成这项漫长而艰巨的任务。

伦敦考陶德艺术学院(London's Courtauld Institute of Art)研究部门主管、英国最古老也是最著名的哥特建筑之一坎特布雷大教堂(Canterbury Cathedral)的顾问Alixe Bovey表示,现在最首要的任务是要对毁坏程度进行一个细致的调查。巴黎圣母院的整个建筑外都要建起脚手架,而考虑到火焰的热度会减弱石灰岩的承重能力,加固墙体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让Bovey稍感欣慰的是,尽管大火在人们不断转发的图片上看来十分凶猛,但实际上它的毁坏程度并没有人们当初预想的那么可怕。“我们必须要对中世纪的工程建筑致敬,还有消防队在灭火时采取的高明方式,"她表示,另外还补充说幸好消防员们没有像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建议的那样,用直升机在空中直接用水“轰炸"巴黎圣母院。

在周一的大火后,巴黎圣母院迎来了第二天的日出。图片:Photo by Dan Kitwood/Getty Images

在周一的大火后,巴黎圣母院迎来了第二天的日出。图片:Photo by Dan Kitwood/Getty Images

和不少其他专家一样,Bovey对于马克龙总统要在2024年完成修复工作的言论感到震惊,因为在她看来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应该是掌握了一些很少人知道的消息,"Bovey提到,“如果最重要的修建工作只是给(巴黎圣母院)换个屋顶的话,那是有可能完成的。"无论如何,她还是谨慎地认为修复受损的彩色玻璃窗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而且至少要五年以上才能完成。

Bovey提醒道:“像坎特布雷大教堂的修复部门主管Heather Newton这样,花了一辈子的时间在古代教堂的修缮工作上的专家,他们的意见才是我们需要倾听的,而不是听政客们的想法——他们总想把这项工作定在某个时间点结束。我们要非常谨慎。"

同时,她也强调现在的创新技术或许会为这项工作带来巨大帮助,但我们还是要防止它失去控制。“我们需要考虑,是什么足以让巴黎圣母院存在了近一个世纪。显然,肯定不是在过去五年中出现的那些新的技术,而且我们甚至都不了解它们是否能将经受住时间的考验,"Bovey说,“一份手稿可以存在一万年,但一张数码图片我们都不知道是否能存在60年。"

电子游戏是否能提供答案?

自这场灾难发生以来,不少讨论都围绕着数字科技能如何帮助重建教堂而展开。其中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是认为以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巴黎为背景的游戏《刺客信条:大革命》(Assassin's Creed Unity)或许对修复师们有一定帮助。比如,参与游戏设计的艺术家Caroline Miousse就曾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在游戏里重建了一个细节精美的巴黎圣母院。

2014年的巴黎,观众们在电子游戏《刺客信条》的展位上。图片:Photo by Stephane de Sakutin/AFP/Getty Images

2014年的巴黎,观众们在电子游戏《刺客信条》的展位上。图片:Photo by Stephane de Sakutin/AFP/Getty Images

尽管这听起来是个很有吸引力的提议,但专家们很快就否决了它。曾参与游戏制作的历史学家Maxime Durand对加拿大的一家报纸《La Presse》表示,设计师们在创作过程中有加入“一些自己的艺术发挥"。为火灾前正在进行翻修工作的巴黎圣母院建模的公司Life3D的负责人Cédric Gachaud对《世界报》(Le Monde)表示,尽管游戏制作者们的工作也十分出色,但凭借照片和地图就建立起来的模型对于修复工作来说肯定不够精确

“他们追求的是(游戏中)视觉的连贯性,如果有个雕像比实物高了两米,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Gachaud解释说,“但对我们来说,在工程师和数据分析师的帮助下,模型需要精确到毫米才行。"

不过,有些专家也表示一些高科技的工具倒是可以用于修复工作。曾经一年接待了1200万游客的巴黎圣母院也是全世界被拍摄最多的建筑之一,而这些照片,尤其是高精度或是无人机拍摄的照片会有很大作用。把这些照片结合人工智能的算法,用摄影测量法就能建立起精确的地图和3D模型。

专家们也在寻求建筑师和工程们所使用的科技,如激光扫描仪等来追求更高的精确度。另外,他们也将希望寄托在2018年去世的美国艺术史学家Andrew Tallon去世前进行的工作上,Tallon生前是瓦萨学院(Vassar College)的副教授,他对巴黎圣母院内部曾进行了激光扫描,创建了一个3D模型。而为了制作出高精度的空间地图,Tallon使用的3D激光扫描技术达到了毫米级的精度,保存下了教堂的各处细节,同时他还把教堂的高精度全景图标记在了激光打印出来的3D模型上。

谨记:旧技术才是最好的

毫无疑问,新技术确实能给修复工作带来不少帮助,但建筑师和修复师都表示这一工程最核心的基础还是更多依赖于传统工具。毕竟,屹立了850年的巴黎圣母院也是依靠中世纪的工程技术。

John David是英格兰北部约克大教堂的石匠大师,这栋建筑也曾遭遇过大火的侵噬。他强调说那些负责巴黎圣母院修复的人应该寻求精通中世纪工程技术的专家,例如石匠、木匠和彩绘玻璃工匠等。

“无论是谁负责修复工作,都不应该关注修复的速度,而是要小心对待。修复巴黎圣母院这种举世闻名的建筑,势必会吸引很多希望借此扬名或以此牟利的人,"David同时提醒说,“这些建筑要比名利重要得多,而且还有很多机会可以来宣传修复工作是如何高质量地完成。最好的方法就是让那些真正重视自己在做什么的工匠们来完成修复工作,而且你确实能找到这样的人。"

2019年4月15日,巴黎圣母院失火后,浓烟和火焰包围了在楼顶和侧翼作为装饰用的滴水兽雕像。图片:Photo by Thomas Sansom/AFP/Getty Images

2019年4月15日,巴黎圣母院失火后,浓烟和火焰包围了在楼顶和侧翼作为装饰用的滴水兽雕像。图片:Photo by Thomas Sansom/AFP/Getty Images

David认为这次的修复工作对于法国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训练更多修复方面的专业匠人,对学生来说也是绝无仅有的一次实地学习机会。“这是一个令人悲伤的灾难,但同时也是一次挑战。法国当局者们应该理解和接受那些经过严密思考、仔细权衡、有建设性的讨论和意见,"他说。

确实,过去也有这样的案例发生。修复人员在没有进行适当测试的情况下就使用了新的修复材料,犯下了致命的错误。考陶德艺术学院的Bovey就指出,1960年代意大利几座教堂的拱顶都因为过多的混凝土加固而加快了坍塌的速度。1997年,意大利亚西西(Assisi)的圣方济各圣殿的湿壁画在地震中被坍塌的屋顶严重损坏。

另外,英国的修复专家们还强调了在建造时加入防范措施的重要性。俗话说“预防胜于治疗",防范措施包括将教堂顶部空间进行划分、在里面加上防火墙,这样就可以防止火势蔓延到其他区域。

目前,为修复工程慷慨解囊的富豪们已经筹集了一大笔资金,但Bovey认为,“悲哀的是,这正说明只有在经历了这样惨痛的事件后,人们才会真正意识到脆弱的文化遗产之宝贵,然后才去保护它。"

 

文丨Naomi Rea

译丨Ela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