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artnet新闻2017年艺术事件大预测

分享至

1. 杰瑞·萨尔茨迅速拥抱扩张的社交媒体

jerry-saltz

杰瑞·萨尔茨。图片:Courtesy of Patrick McMullan.

为了回应“杰瑞对于阴道的过度迷恋"事件所引发的争议,《纽约》杂志艺评人杰瑞·萨尔茨(Jerry Saltz)以禁止自己使用社交媒体来开启新的一年——当然,这一切都是他通过一张上面写着“大惊小怪的艺术圈老古董和新塔利班价值观取得了胜利"的彩色手写纸条宣布的。

萨尔茨在纽约杂志改头换面的“景观"双周专栏当中用荒漠来形容没有社交媒体的生活,但依然限制自己在网络上分享裸体照片、图片或者雕塑长达30天之久。2月到来的时候,他在Instagram和Facebook上卷土从来,只不过发布的重点变成了甘蓝沙拉、瑜伽课、以及让人意外的业余爱好——织毛衣。

——Sarah Cascone

相关阅读:当毒舌艺评人Kenny Schachter写毒舌艺评人Jerry Saltz:评论家的未来在哪儿

2. 拉里·高古轩进军大溪地

tahiti-1024x679

大溪地。图片:Mayumi Ishikawa, via Flickr.

画廊巨头拉里·高古轩会去大溪地度假,为的不仅是和佳士得执行总裁Loic Gouzer一起钓鱼,更是为了追寻后印象派大师保罗·高更的传奇故事。在那里,他会被当地的艺术家征服,最终买下他们工作室里的一切,并从中赚取巨额利润。这不仅为画廊带来了好处,还让大溪地艺术家成为了市场热门,大批艺术家的进驻更导致了地产业的蓬勃发展。

——Brian Boucher

3. 假死事件层出不穷

pesce

Gaetano Pesce,2011年4月13日在米兰设计周的Meritalia Showroom。图片:by Vittorio Zunino Celotto/Getty Images.

这一切都起始于2014年:当时富艺斯拍卖行以悲痛的口吻发布了艺术家塞·汤姆布雷(Cy Twombly)的死讯,尽管链接是《纽约时报》上一个3岁孩子的讣告,却引发了社交媒体上的一片哀嚎。媒体Art F City做出了辟谣,说“塞·汤姆布雷并非死于今日。"更近一些时候,这种谣传却以反向的方向发生:artnet新闻发现,意大利艺术家Gaetano Pesce因病不能为自己在意大利的新作揭幕的时候,却被自己的朋友、评论家 Vittorio Sgarbi 宣布死亡——为的只是迫使当地的政客按计划进行原来的方案。Pesce 自己出来说自己一切都好的时候,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他还甚至和Sgarbi 一起进行了关于“今后"计划的访谈。Pesce的健康状态在最近的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上再次得到了artnet新闻的确认,当时他在Design Miami的Salon 94画廊展位上举办了一个重要个展,并且还参与了Jeanne Greenberg Rohatyn等人在Setai Hotel举办的派对。

更近一些时候,2008年去世的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在Facebook又传死讯。我们认为,出于社交媒体病毒式传播的天性、以及Adam McEwen这样为杰夫·昆斯(Jeff Koons)和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写过假讣告概念艺术家的存在,这种让人困惑的假死消息依然会继续。那些还未找到方向的失望和沮丧的艺术家们是否会从Pesce 的事件当中得到启发?只有时间可以证明。

——Eileen Kinsella

4. “政治危险"的艺术家名单

GettyImages-467424573

Ernest Zacharevicz在马来西亚的首个个展上,观众们站在乐高玩具抢劫犯边上。图片:Courtesy of MOHD RASFAN/AFP/Getty Images.

在当下,很少有什么比称唐纳德·特朗普当选为大家提供了一种简单直接的可能性而更惹人讨厌的举动了,比如“我们生活在一个后事实的世界当中"的言论。但是,我们对于“名单"的感觉依然可能发生变化,特别是特朗普的内阁已经发起了针对美国穆斯林的注册行动。美国按照俄罗斯的Nashti运动所建立起的一个青年人机构已经变为一个右翼的组织,他们正在收集一个“危险职业"的名单。换句话说,我们要对名单所包含的享乐含义(词源学当中含有这方面的意义)说再见了。毫无疑问,对于政府有着不同意见的艺术家会被纳入危险的思想者的名单,不管是被右翼组织还是总统办公室;而作为艺术形式出现的这份名单无意会朝着出人意料的方向发展。

——Jonathon Sturgeon

相关链接:普京论艺术自由:危险出格与创作自由的界限非常细微

5. 克里斯·德肯空降柏林,熔炉效应导致私人化

Chris-Dercon

克里斯·德肯,2015年。图片:Courtesy of 1:54 Contemporary African Art Fair via YouTube.

在公开信当中用光了各种华丽言辞之后,支持和反对克里斯·德肯就任Volksbühne 剧院总监一职的人们想出了一种戏剧化的方式将这座传奇的艺术之城推上国际舞台——当然,他们没有抛弃民主-社会主义的方式。所有人都非常满意,直到德肯建议推出一场由暴乱小猫(Pussy Riot)出演、由New Theater进行舞台设计、同时在废弃的Tempelhof机场和新建的Humboldt-Forum进行的音乐剧。这一切使用的都是公共基金。这引发了在国家机构的大游行,并且让德国所有的私人收藏家在最近发现的一条连接所有人的防空洞地道当中进行紧急会议。大家决定,让德肯出任新组建的柏林私人博物馆(Berlin Private Museums ,BPM)机构主管。德肯买了一条Berghain夜店的围巾。

——Hili Perlson

6. 艺术市场欣欣向荣,但是报纸却减少艺术报道版面

eSD11xxx13

Simon Denny,《Blockchain Future States》(2016)展出现场。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via Petzel Gallery.

在2017新年前夜,《华尔街时报》裁员并压缩了文化板块,《纽约时报》在抛弃了郊区艺术报道之后推出了“加强版艺术报道"。下降的广告收入以及读者的改变是罪魁祸首,因为传统报纸正逐渐给数字平台让位。作为文化编辑的Danielle Mattoon在本月早些时候说:“今天的改变是未来帮助我们的读者在每天所面对的混乱当中找到方向。"假新闻层出不穷,新闻通稿取代评论的年代,这对于艺术家、中型画廊、以及读者来说都不是好事。

—Kathleen Massara

7. 佳士得与苏富比合并成为拍卖巨无霸

GettyImages-2781493-1024x710

佳士得的旗帜在美国和英国国旗之间飘扬,纽约洛克菲勒中心,2003年12月3日。图片:Courtesy of STAN HONDA/AFP/Getty Images.

这两家公司之间的人员流动如此频繁,谁知道自己的起点和终点究竟是哪里?也许特朗普总统会废除垄断法,这样苏富比就可以从纽约大道搬家到马路对面的洛克菲勒中心了。他们甚至都能做一个真人秀!

——Kathleen Massara

8. 特朗普委任侃耶为文化大使

GettyImages-629490202

歌手侃耶·韦斯特与候任总统特朗普在特朗普大厦见面之后与媒体进行交流,2016年12月13日。图片:Timothy A. Clary/AFP/Getty Images.

说唱歌手侃耶·韦斯特在自己的演出上语出惊人,说自己虽然未投票,但是如果真的投票的话,会投给共和党的候任总统特朗普。后来这位说唱歌手真的去特朗普大厦与真人秀出身的特朗普见了面。但是,很快大家就会意识到,这是特朗普的面试:他任命韦斯特担任国家艺术基金(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NEA)主管。

侃耶的第一个大动作就是将NEA改名为NE-Ye。然后他推出了一系列以特朗普和自己肖像为主题的博物馆巡展。

特朗普第一个任期结束的时候爆出了大丑闻,侃耶因为挪用NE-Ye 小金库的5300万美元偿还个人债务而被捕。

——Brian Boucher

9. 人工智能破解了策展人的套路

artificial-intelligence

机器人Buddy在Robot Lab展示厅开幕式上,2016年9月13日,法国巴黎。图片:Photo by Nicolas Kovarik/IP3/Getty Images.

随着HUO 9000诞生,方兴未艾的人工智能技术终于破解了策展的奥秘。擅长进行艺术组合、通过数据库当中的“曝光度"以及“名望"计算的HUO 9000会决定哪些艺术家参展,并且在双年展圈子里引发哗然。它不需要睡觉,也很擅长用艺术来侃侃而谈。它巨大的数据库让它成为了一个可怕的网络。对于人类策展人来说,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以John Henry式的创意网络建设马拉松来进行回击。

——Ben Davis

10. 富艺斯攻陷苏富比领地

15111111_10154734955846552_4753646377838646710_o-1024x545

富艺斯20世纪与当代艺术专场拍卖,2016年11月。图片:Phillips via Facebook.

最近几个月,苏富比正在经历艰难的转型期,众多公司元老专家相继离职。这导致了这家拍卖行信心受挫,拍卖师们很难吸引到明星拍卖品,这反映在了低迷的销售额上。

同时,CEO泰德·史密斯(Tad Smith)还在2016年进行了一系列大手笔的战略收购,比如以5000万美元收购艾米·卡佩拉佐(Amy Cappellazzo)与艾伦·施瓦茨曼(Allan Schwartzman)的私人顾问机构 Art Agency Partners、Mei Moses数据索引、以及鉴定师詹姆斯·马丁(James Martin)的科学研究机构Orion Analytical。

富艺斯迎面赶来。虽然苏富比步履维艰,拍卖界的千年老三很快就组建了强有力的专家团队并报出了扎实的销售业绩。如果苏富比2017年依然要一路跌跌撞撞,那么我们也许会看见富艺斯会从自己的对手这里攻城拔寨,逐渐改变整个拍卖界的格局。

——Henri Neuendorf

11. Mary Boone + Alec Baldwin = Armadillo Projects

alec-baldwin-1

埃里克·鲍德温在美国公开赛上观看塞黑的德约科维奇与波兰扬诺维茨之间的比赛,2016年8月29日。图片:Elsa/Getty Images.

玛丽·伯恩(Mary Boone)与埃里克·鲍德温(Alec Baldwin)会联手发起一个名为Armadillo Projects(犰狳项目) 的新空间,重新发觉1980年代的坏孩子艺术家的作品,重点人物包括Ross Bleckner、 David Salle、以及Eric Fischl

——Rozalia Jovanovic

 

译:Joe Zhu

编:Cathy Fan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