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artnet全球摄影市场分析 | 关键词:当代和明星艺术家,现在是下手的最佳时机

分享至
© PHOTOFAIRS | Shanghai Installation Shot. Courtesy of James Ambrose

© PHOTOFAIRS | Shanghai Installation Shot. Courtesy of James Ambrose

本周(9月20日至22日)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PHOTOFAIRS 丨Shanghai)将再次回归上海展览中心。在一整个夏天之后,上海的艺术场景被重新激活。进入第六年的影像上海艺博会,毫无疑问,对亚洲,尤其中国的影像艺术市场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而更重要的是,以这场年度展会带动起的交流平台愈加活跃和国际化。
利用artnet价格数据库以及相关市场观察和采访,artnet新闻的艺术市场撰稿人、《灰色市场》专栏作者Tim Schneider在本届影像上海艺博会开幕之前,发表了了本篇全球摄影市场分析(关于本文研究分析方法,请见文末)。

640-7

摄影这一媒介与大型艺术市场之间的关系,似乎从一开始就很难言说。即使在今天也不难见到的现象是,很多藏家仍然将摄影界的一些杰出摄影大师(例如赫尔穆特·纽顿(Helmut Newton)和欧文·佩恩(Irving Penn))视为“时尚摄影师",而非艺术家(无论“艺术家"这个词汇在当下意味着什么)。撇开极端情况,这种特别的艺术媒介也吸引了相当多只专注于摄影的买家和卖家——这类藏家甚至对其它媒介,及更广的艺术市场生态系统毫不关心。
然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摄影从未在上层艺术界占据如今这般重要的位置。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几乎每个主要的商业画廊都在他们的藏品项目中增加了至少一位(或更多)摄影家(无论在世与否)的艺术作品。由此,摄影,及以摄影为基础的艺术作品,在各大展览,在从香港巴塞尔(Art Basel Hong Kong)到伦敦弗里兹(Frieze London)的艺博会中都频频出现。这一艺术媒介也支撑起了自己的专属艺博会,例如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PHOTOFAIRS | Shanghai)和巴黎国际摄影艺术展(Paris Photo)。
这些有些相互矛盾的现象说明,从单一角度来谈论“摄影市场"是十分困难的,特别是在拍卖市场中。那些只是“拿着相机顺便拍拍照"的艺术家的摄影作品可以在当代艺术专场中以数百万美元的高价成交;而同样的拍卖行也会举办摄影专场,出售那些晚间拍场主流受众们完全没听说过的,早至1840年代的艺术家作品。
观察拍卖数据能揭示一些关键的市场关系。也有助于识别市场趋势,并为希望开始或认真扩展摄影收藏体系的藏家们揭示机会所在。通过数据我们可以读到的要点是:由于摄影这种媒介近年来市场遭遇下跌,现在正是以低价购买重要当代艺术明星摄影作品的大好时机。别等了——潮流必将很快回转。
以下是针对过去五年半期间(2014年1月至2019年6月)拍卖市场中的摄影作品,我们所分析出的三大要点:

01.

摄影作品价格达到近期最实惠的低点

全球拍卖行摄影作品历年总销售额,2014年1月-2019年6月。© artnet Price Database 2019

全球拍卖行摄影作品历年总销售额,2014年1月-2019年6月。© artnet Price Database 2019

在过去五年中,摄影作品的市场在2014年达到顶峰(按销售总额和售出拍品数量计算均为如此)。当时摄影通过出售约1.3万件作品,在全球拍卖中收割了超过2.57亿美元,转换为每件作品平均售价,约为19500美元(除另有说明外,所有价值均已根据通胀进行调整。)
在那之后,摄影市场的表现开始走下坡路。到2018年,其市场价值已实际减半,在全球拍卖中售出大约1.04万件作品,仅达到略超1.28亿美元的成交额。从这些数字得出,作品平均售价下降至约14200美元。
然而,2019年上半年的结果表明,去年可能是摄影作品在拍卖市场触底的一年。1月至6月,摄影媒介已售出5685件拍品,销售额总计约为6730万美元。二者都略有超过2018年同期的数字。不过,2019年上半年的拍卖摄影作品平均价格才刚刚超过11800美元——这是我们样本研究阶段中最实惠的价格。但是,如果摄影的确正在迎来拍卖中的大面积复苏阶段,那么我们所期望价格上涨也是合理的。
这个结果比只看数字的推断要更为合理。从2015年开始的摄影销量大幅下滑恰逢多家拍卖行摄影部门人员重新调整的时期。苏富比纽约摄影部门主席、该拍卖行25年以来的中流砥柱之一Denise Bethel于2014年底选择离开。曾负责举办英国首场摄影专场拍卖会的Philippe Garner,也于2016年从佳士得国际摄影部门负责人一职退休。
我们不能小看这两个变化在摄影小世界中引发潜在委托人和买家所面临的“信任真空"(trust vacuum)随着更多初级人员迈入更高职位,或者适应新的管理人员,不可避免的磨合期势必让销售受到影响。
但是,在该转折点的四年后,我们有理由期待新的摄影部门现在已逐渐成型。这应该意味着可预见的未来将会有更好的作品、更多感兴趣的买家,以及更优异的销售数字。

02.

当代作品占据市场主导地位

全部拍卖行作品总销售额前十名的摄影师,2014年1月至2019年6月。© artnet Price Database 2019

全部拍卖行作品总销售额前十名的摄影师,2014年1月至2019年6月。© artnet Price Database 2019

2014年至2019年6月期间,最畅销的摄影艺术家名单揭示了近年来摄影这个领域中,当代人才的重要性。总销售额排名前10位的艺术家中有一半都出生于1946年或以后,即隶属于artnet系统中的当代艺术家类别。
这些结果明确了我们在上文中提到的当代艺术与更纯粹的摄影定义之间的复杂性。排名第一的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的摄影作品在样本期间创造了超过6500万美元收益,而他同时从事绘画和雕塑实践。而藏家更有可能在当代艺术的晚间或日间拍卖会,而不是仅仅专注于摄影的拍卖会上,发现排名第二的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总销量5400万美元)或排名第五的沃尔夫冈·蒂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总销量2120万美元)的作品。许多(如果不是大多数的话)专门从事摄影媒介的艺术经纪人并不会在二级市场上交易这些艺术家的作品,甚至可能不认为他们是所谓的“摄影师"。
事实上,在过去五年半的时间里,当代艺术家占据了前20名最畅销摄影师中的绝大部分,包括吉尔伯特与乔治(Gilbert & George,第12位),托马斯·斯特鲁斯(Thomas Struth,第13位)以及维克·穆尼斯(Vik Muniz,第14位)等等。从2014年1月到2019年6月,这九位艺术家共同累计创造了高达约2.505亿美元的销售额。放进大环境中看,这一比例占同期摄影拍卖总额的27%以上。这也超过了摄影于2014年起每一年的年销售额。
如果聚焦到纯摄影销售的数据上(我在今年四月的一篇文章中做过如此的分析),我们会对自2014年以来增长和走低的艺术家的状况产生截然不同的印象。但即使没有做出这样根本上的改变,其他指标仍可以为摄影作品拍卖市场提供有价值的观点。

03.

然而当代艺术明星的摄影作品在拍卖中价格走低

2014年上半年对比2019年上半年,最畅销摄影师平均成交价。© artnet Price Database 2019

2014年上半年对比2019年上半年,最畅销摄影师平均成交价。© artnet Price Database 2019

2014年上半年对比2019年上半年,最畅销摄影师平均成交价最大跌幅。© artnet Price Database 2019

2014年上半年对比2019年上半年,最畅销摄影师平均成交价最大跌幅。© artnet Price Database 2019

鉴于自2014年以来,由当代艺术家拍摄的照片销售情况如此强劲,看到大多数符合这一条件的畅销艺术家作品在2019年前六个月的拍卖中平均表现弱于几年前同期,或许会令人感到震惊。但事实就是如此——更令人震惊的是这些作品下跌的程度。
排名前20位的畅销摄影师中有七位的平均价格在今年暴跌超过45%,这七位中有五位是当代艺术家,其中包括理查德·普林斯(下降97%),吉尔伯特与乔治(下降66%)和辛迪·舍曼(下降60%)。与此同时,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摄影作品平均销售价格下降了91%。
事实上,摄影销量排名前20位的艺术家中,只有7位在2019年上半年的平均售价高于2014年上半年。除了当代明星沃尔夫冈·蒂尔曼斯,实现售价增长的艺术家均为战后时代的“纯"摄影师:赫尔穆特·纽顿、理查德·阿维顿(Richard Avedon)、黛安‧阿勃斯(Diane Arbus)、彼得·比尔德(Peter Beard)、欧文·佩恩和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紧随其后的是现代主义重要人物爱德华·韦斯顿(Edward Weston),他在两个样本分析时期的平均售价仅下降了10%。)
两组艺术家之间的结果差异,正表明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市场呈现出了相反的表现,即使两者都在摄影的大框架之下。当代明星艺术家的平均售价大幅下降并不意味着这些艺术家在2019年的销售情况不佳。这可能仅仅意味着他们的高价值交易在过去五年中已进入私人市场,而这一现象与主要画廊对摄影作品日益增长的兴趣有关。不过,这确实意味着那些想在摄影领域找到实惠作品的人,若关注拍卖市场会收获一些不错的发现。
与此同时,类似“阿勃斯-佩恩"这样摄影艺术家的价值上升,可能反映出了在上述2014年后,专业摄影经纪人士流失后,老派“顽固"的摄影藏家和主要拍卖行之间的信任度再次提升。有了这一基础,在喜爱这些艺术家的藏家已有预先购买意愿的情况下,质量更高的拍品可能会重新登上舞台。
简而言之,摄影市场包含着多面性。对买家来说,最近拍卖会上的价格总体上是史无前例的友好,并且目前也是一个特别适合购买当代明星摄影作品的时机。当然,纯粹主义者认可的战后摄影师而言,情况不一定如此,他们的拍卖结果与像普林斯和舍曼这样的艺术家的趋势毫无关系。
由此,对藏家的问题是:你处于摄影市场的哪一边?
本文同样感谢《摄影之友》杂志在发表过程中提供帮助!

Methdology | 关于本文的分析方法:
 
这些数据涵盖了从2014年1月1日到2019年6月30日在全球所有拍卖销售中提供的摄影媒介中的所有作品。这种分析方法确保了我们包括在以主要的当代艺术晚间及日间拍卖为例的场次中提供的传统意义上高价的、近期制作的摄影作品,而不仅限于只专注摄影媒介的拍卖会中的作品。除非另有说明,所有美元价值均包括买方佣金,并根据通胀进行调整。
640-8
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
PHOTOFAIRS | Shanghai
上海展览中心,延安中路1000号,近铜仁路
2019年9月19日—9月22日
9月19日 2-7pm为藏家预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