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artnet对谈艺术家海波:艺术,表达自己的所爱所恨就足够

分享至

“艺术家对谈"现场。图片:王艺迪

9月22日,在第五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PHOTOFAIRS Shanghai)的“艺术家对谈"上,artnet大中华区总监及新闻中文网出版人张然与中国著名当代艺术家海波展开了一场真诚而风趣的对谈。

这次影像上海,海波带来了今年2月在“影像旧金山艺术博览会"(PHOTOFAIRS San Francisco)的“焦点"版块亮相的“南方"系列。5月30日,佩斯画廊在位于美国旧金山湾区的帕罗奥多空间为这组全新创作的系列举办了个展。而这次影像上海则是“南方"系列在中国的首次展出。

影像艺术家海波。图片:鸣谢佩斯画廊

从“北方"到“南方"

从人情羁绊到时代性精神

海波的故乡是东北,作为土生土长的北方人,他早期的作品自然以北方为题,饱含着对于故乡的情感而拍摄的人与人之间的羁绊。海波形容“北方"是“物质"的,具有“人情"的,比较具象的摄影。而当他结束“北方"系列的拍摄之后,他曾陷入了混沌的状态。

海波,“北方系列-骑自行车的人之一至八",2005,作品被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展出并收藏。图片:© 海波,鸣谢佩斯画廊

机缘巧合的是,与朋友王宏伟、杨超、王强一起跟随《长江图》剧组从上海出发一直到重庆拍摄,在长江上漂流的三个月让海波这个北方人第一次深深地感受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厚、长江的壮丽以及“雾蒙蒙的南方"。从而开始了近六年时间的以一个陌生人角度拍摄的“南方"。

海波说他拍摄的“南方"是北方人任意想象的南方:“我拍摄的是自己比较武断的对南方的想象与设计,我不太在意它是否是真实的,它是符合我的想象这一点更为重要。"这是海波对于摄影的理念之一,也正回应了有关摄影真实性与虚无性的争论。“没有任何一组摄影作品是真实的,"海波这样说道。虽然摄影技术被发明之初是一种“记录"的工具,而对于摄影艺术家海波而言,相机只是他的画笔,是为了抓住时间,抒发自己那当时当下的真性情。

海波,“南方"系列中的“雾"。图片:© 海波,鸣谢佩斯画廊

所以说“南方"实则是“一种虚无的精神状态"。“南方"系列中那许多的“雾",与雾中出现的许多神秘而又美丽的场景则是诉说着海波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于这个世界和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充满的困惑、质疑与不信任。海波说“我相信这种不信任与质疑也是我们所有生活在这个时代里的人所共同的感受。"

海波,“南方"系列之五十五,2015。图片:© 海波,鸣谢佩斯画廊

而这种时代性精神正是其《南方》中“盲人"系列背后所要表达的。海波说拍摄“盲人"系列是因为他第一次去到荆州时,看到一座大约明代建造的古城墙下坐着的一排算命先生,他们都是盲人。“不是一个,是一排,而且生意都非常的好。我当时就很受触动,觉得这个独特的场景是比较符合当代中国人的生活状态的:盲人可以指引着那些'聪明人'前进。那些无数拿着手机、穿着名牌的八零后在给这些盲人诉说着自己的痛苦与绝望,希望他们能给自己指引未来的方向。"

“艺术家对谈"现场。图片:王艺迪

而“盲人"系列是以1:1尺寸拍摄的。对于这种极大画幅的作品,海波认为给予了照片强加“真实"的概念:如果把风景照片放得与“风景"本身一样大时,观众可以走到照片中,成为照片的一部分时,放大的照片就更加强调了作为照片本身固有的“真实性"。

无关“技术"与“观念"的

真诚的艺术

“艺术家对谈"现场。图片:王艺迪

海波无疑是一个饱含着充沛感情与表达欲望的艺术家。他的这种真性情也在其对于艺术的态度中流露出来。在展览前言中海波借用了捷克诗人塞佛尔特对诗的定义来诠释自己对于艺术的判断与坚持的理念。塞佛尔特说,诗既不应该是思想性的,也不应该是艺术性的。诗首先应该是诗。

在海波看来,艺术也应是如此。首先,所有的思想都是空洞的、没有实际意义的,就像我们这个时代所讲究的“观念艺术"实则是最讨好人的一种艺术,是一种混圈子与成名的捷径。而对于艺术而言,观念也许没什么意义,“你爱一样东西与恨一样东西这就足够了"。其次,海波认为塞佛尔特反对诗歌的“技术性",类比而言,他也反对艺术的“技术性":“因为过分强调艺术的技术性妨碍了艺术的直接、简单与真诚。过分的强调技术性容易变成一个匠人或讨好别人的人。而把自己真正的爱与兴趣表达出来是艺术最重要的。"

海波,“北方系列-梦乡",2004。图片:© 海波,鸣谢佩斯画廊

作为曾经学习版画与油画的艺术家海波来说,就自认为是一个完全没有摄影技巧的摄影者。他的照片更多的是充满了绘画性与感性。“我对摄影一无所知,我甚至大多数时候是用P档拍摄的,"海波说,“但我觉得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表达到了你所感受到的东西,把你的强烈的爱与恨表达出来。"

选择摄影而不是继续画画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相机拍摄的瞬间性纯粹真实而不着技巧。海波说:“觉得摄影比绘画更适合自己的艺术感受。我对‘时间'感兴趣,而照相机正好是最适合表达时间的艺术工具之一。画的夕阳有技术问题、有人为痕迹,它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甚至是误导。但我们拍摄的夕阳的真实性却是毋庸置疑的。我迷恋摄影正是因为喜欢这种真实性与时间的短暂性。"

海波,“南方"系列之二十四,2012。图片:© 海波,鸣谢佩斯画廊

这种对于摄影由衷的热爱其实恰恰符合每一个来到影像上海的人们。想要举起手中的镜头去拍摄,对于摄影爱好者们就像是一种身体的本能,也许本就应当是无关技巧、器材与观念的。甚至或许很多人的去拍摄的本意也无关艺术,却最终回归艺术:一种表达欲望的冲动之下的属于自己的艺术。作为当代艺术的摄影,在亚洲的发展其实并不完善。就如海波所讲,自己的作品在西方被更多的展览与收藏,而在中国还没有售出。在他看来,这是因为亚洲人与西方人就好比一个是现实主义者一个是理想主义者。不过这是发展的时代所造成的,不论是中国的当代艺术市场还是当代艺术、艺术教育,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影像上海对于爱摄影的人们还说,就是一场极具仪式感的“节日"。

海波作品《2008-1》曾在纽约老牌摄影画廊 Pace/MacGill 展出。图片: © Pace/MacGill Gallery

海波 2018 年在佩斯帕罗奥多个展现场 。图片:鸣谢佩斯画廊

推崇艺术真诚性的海波就像一个最质朴任性的孩子,或是魏晋遗风的竹林七贤。他去感受、去表达:表达自己的欲望、主见与坚持。不被环境所影响,而是试图以一颗赤子之心去改写环境。在张然说希望海波能给年轻一辈一些建议的时候,他说:“我没有什么建议,只是想说两句:做自己喜欢做的,自己不喜欢做的千万不做。就是这事儿能挣很多钱,但那对健康特别不好。"而这种对艺术的真诚也打动了在场的听众。

 

文 | Siyu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