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艺博会常变常新是否有秘诀?Art021联合创始人揭秘第六届亮点“大动作"

分享至

 

上海Art021展览现场。图片:鸣谢Art021

行至第六届,Art021将于11月8日至11日登陆上海展览中心。来自18个国家的103家画廊齐聚,其中超过半数为中国本土画廊,秉承Art021一贯“立足本土,放眼全球"的宗旨。

第六届Art021不仅首次推出全新策展单元Detour“绕行",首届主题“Lived Worlds(被经历的世界)"邀请来自洛杉矶的The Mistake Room总监Cesar Garcia策展,讨论当代艺术领域正在热议的“在全球化格局下去中心化"概念;更首次推出BEYOND EXTENDS公共艺术单元,通过在展会公共区域展示大型雕塑和装置作品,将艺术辐射至城市以及大众生活。随着9月12日参展画廊名单的公布,artnet对话Art021联合创始人应青蓝、包一峰,深入了解本届亮点和Art021六年来的思考与前进方向。

artnet

✖️

Art021联合创始人应青蓝、包一峰

Art021联合创始人应青蓝(左)、包一峰(右)。图片:鸣谢Art021

01

第六届Art021亮点单元频现

Art021今年增加了很多全新的亮点单元,是希望展会进行到第六届给大家更多惊喜吗?

应青蓝:当然,每年展会都是“常变常新"的。我们一直希望商业和学术并重——首先,Art021是一个服务平台,服务是重中之重;第二是商业目的,我们要为画廊的良好销售做好铺垫;最后在学术方面也不能忽视。今年在“绕行"这个全新的实验项目我们请策展人来做一些引导的工作;而在“BEYOND EXTENDS"公共艺术单元,我们则希望能够更多的接近大众。这也符合Art021的初衷:希望让更多的人接触艺术,真正地进入正确的当代艺术圈。

上海Art021展览现场。图片:鸣谢Art021

包一峰:今年我们着重梳理了很多亮点单元。往年虽然也在做,但不确定是否可以长期推进这些项目,所以也没有过多强调。今年底气比较足,我们对“BEYOND EXTENDS"这个项目的想法也有两年了,今年第一次能够真正实施。
全新策展单元的首届为何选择讨论全球化格局下“无形的国土"这一主题?这一常设单元在未来选择主题和策展人的标准是什么?

应青蓝:“去中心化"这个概念是全球热议的一个主题:包括今年巴塞尔展位降价和一直被认为是全球当代艺术中心的欧美地区,如今也开始讨论“去中心化"这个概念。我认为作为一个国际性的博览会,不能只紧盯一个区域来讨论当代艺术,艺术本无国界之分。我们应该放宽视野,不仅仅用经济来衡量某个区域中艺术的优劣。“绕行"未来将会是一个常设的策展单元,每年会有一个新的主题,让大家有机会在Art021这个平台上进行一些学术探讨。

李华弌,《卧雪》( 2008),重屏装置、水墨设色纸本。图片:季丰轩画廊及李华弌

为何要延伸既有的公共艺术单元?这一举措是否会给观众带来更好的观展体验?

包一峰:Art021一年只有四天,这四天算是一个当代艺术的爆发期。我们希望有更加多的人能够了解Art021,同时也了解中国的当代艺术现状。“BEYOND EXTENDS"这个单元在一些商业综合体、公共建筑、公园里面进行展示,让看到这些作品的人数会更多,时间也不单单就局限于这四天。用我们的品位和专业度去推进一些好的项目让大众去观看。多看好艺术,公共品位也会增长对吧?

Rirkrit Tiravanija,《无题》(2018)。图片:courtesy kurimanzutto,Mexico City / New York / Rirkrit Tiravanija

我们可以发现,今年参展画廊名单中超过半数为本土画廊,如何在保证展会国际化的同时,坚持“立足本土"的宗旨?

包一峰:我们一直坚持“立足本土,放眼全球"的初衷,整体把控国内外画廊比例。首先还是以画廊提出申请为主。经过这几年的努力,大多数中国画廊越来越会填“申请表"了。我觉得大家已经有很多的进步,但是与国外成熟画廊还相对有一定的差距。在较为国际化的甄选委员会选择下,可能还是会出现国外画廊入选比较多的情况。但从主办方的角度,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对中国画廊、对亚洲画廊有一定的保护。

今年从整体的情况来看比较满意,正好碰到上海双年展,观展人群也会更国际化。我们希望Art021能够给大家一个非常国际化的视野。

上海Art021展览现场。图片:鸣谢Art021

应青蓝:我们每年画廊比例的管控基本上都是6:4,国内占比6。首先,这是一个中国的博览会;其次,很多国外画廊在其他国外的博览会平台上一直在展示(比如一些大画廊一年参加三场Basel、一场Frieze),呈现的展位效果也非常相似。如果每年11月,Art021再来一个很相似的呈现,藏家会认为这个博览会没有惊喜。国际藏家来中国是希望看到更多的中国画廊和艺术家,这是一个探索的过程。我们比不过Basel四十多年的历史,所以更要做出自己特色。

今年展会新增拉丁美洲、东欧、中东、南亚等新地域,在您看来,中国藏家的审美品味是否已能接受这些新兴市场的作品?

应青蓝:主要申请的画廊比例增加了。今年新增加的中东、加拿大、墨西哥等地区有优质的画廊、有趣的艺术家,为什么不拿到我们的平台上来展示一下?如今藏家也越来越专业、眼界更广、对国际艺术家作品的接受程度也越来越高。

Tala Madani,《Expressed Sun》(2017),139.7 x 111.8cm。图片:courtesy the artist and Pilar Corrias,London

02

艺博会如“马拉松"

按照五年为一个节点,Art021已过了“初创期"进入“发展期",发展方向进行了怎样的调整?你们如何想象未来5年的Art021?

包一峰:去年我们基本上用到了所有能用的场地。从我们的出发点,还是希望在现有最大化使用展馆面积的情况下做好服务工作,挑选出最好的画廊呈现给藏家。虽然博览会只有短短的四天,但我们的工作是整年的:与藏家的互动、与画廊的交流、对美术馆学术方面的支持……未来五年这个步伐会走的更加扎实,不一定每年都会有新的项目产生,但是空间会更广。在藏家的维护和服务的深化方面,会做得更加细致。

应青蓝:到如今,应该认真地“往回看、往里看",查缺补漏进而提升。我们在慢慢扩张的同时也在不断的深化自己。目前是发展期,可能明年还会有新的动作,但是这些东西都是运筹帷幄之中,不会为了扩张而扩张。

参展全新策展单元Detour“绕行"。图片:Courtesy: joségarcía,mx

之前进军北京时曾谈到Art021的布局是扩展至全国,在这种经济形势下,展会是否会继续拓展至其他城市?

应青蓝:我们会找到最好的时机,而不是一定得按照怎样的标准去扩张。还是回到不忘初心,塑造一个自己最舒服的规模:做在时间和空间上我们可以自己掌控的。

包一峰:我们有这个发展的蓝图,但是这个时间表可快可慢。迈出这一步,我们已经有很多的想法,不一定必须在其他地方做这么全面性的博览会,但会针对不同城市的特点会有一些特别的项目

经过了近两年艺博会“遍地生花"的现象,您认为在如今的经济形势下,艺博会的未来发展趋势将如何?作为创始人是否会有对展会销量的担忧?

包一峰:术品并不算“刚需"的产品,我们所吸引的藏家范围也是有经济实力的一部分人群,所以我觉得经济肯定是有一定的影响,但是影响可能没有那么大。另外在Art021你会发现,艺术品价格区间非常大,最便宜的可能不到一万块钱,到几百万美金的作品也有。每个人都可以在博览会上选到自己所心仪的、经济实力能承受的作品。

ROBERT INDIANA,《LOVE》,作品来自纽约KASMIN画廊。图片:Courtesy the Morgan Arts Foundation and Artist Rights Society,ARS,New York

应青蓝:打个比方,经济再差,上海恒隆的生意不会差。因为它的客源已经通过很多年的积累,同时品牌也非常全面,说白了就是占领了这个市场。可是对于新进入市场的对手来说,再来抢占市场份额就很辛苦。无论经济形势如何,博览会本身就是一个现象,要经过时间去考量,它是一场马拉松,而不是一场短跑比赛。可能我们要跑个十年二十年。能够坚持下去的就一直坚持下去,坚持不下去的可能也就随着这个经济潮流不好被淘汰了。

本次参展的百家画廊中有超过五分之一的画廊连续6年参展,画廊“返场率"非常高,您是不是不太担心对于画廊参展报名的数量?那在筹备过程中是否可以会轻松一些?

包一峰:可能有些博览会头痛没有画廊报名,可去筛选太多的报名画廊我们也头痛。

目前某些国外的艺博会推出了新兴画廊灵活费用方案,对此Art021在未来是否有相似方案或计划?

包一峰:在这方面,可以说我们已走在前面,只是没有强调宣传。从展会搬到上海展览中心的第二年,“Approach"单元就等同于在与主画廊单元统一的面积下,给到参展画廊非常优惠的折扣。如此一来年轻的画廊,或者对中国市场没有那么了解的国外画廊,有机会参与到博览会,进而了解本地的市场和藏家。今年“绕行"这个单元,我们也做了一个价格的倾斜性,希望让一些好的画廊,包括一些好的艺术家有这样的一个展示的机会。同时在非常有限的经费条件下,每年都会有几个展位给到非营利机构,希望可以支持艺术圈生态发展。

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Golden Boy》(1997)。图片:© 2018 Robert Rauschenberg Foundation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应青蓝:从Art021第一年还是很小的博览会开始,我们就一直坚持做一个“公正、公平、公开"的平台。我们会参照成熟的国际博览会的一些做法:给所有的画廊都有明文收费,而折扣基本是统一的。我们在收费体系上、价格体系上一直非常公正和透明。

Art021是否有专门服务国外画廊,尤其针对豪门画廊和中级画廊有没有不同的服务方案?(比如今年Paul Kasmin Gallery等画廊的首次亮相)

包一峰:我们会给每个画廊非常详尽的展商手册:从布展、货物运输到清关报批。特别是对于第一次参加的画廊,我们更是会重点的对应辅导,帮助他们顺利的完成各项工作。如果从来没有到中国来参加博览会的经验,从报批到运输清关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包括找工作人员、解决语言问题,我们都会帮助安排。我们从第一届开始就一直在这么做。

赵无极,《无题》(2000),水墨,75.3×95.8cm。图片:大未來林舍畫廊

很多本土画廊主都曾提到,国外成熟画廊对国内艺术市场的冲击。您认为国外成熟画廊参与国内展会,对于同场本土中小型画廊有什么机遇和挑战?

应青蓝:在一个平台上同台竞技其实每一次都是学习的机会。我们的画廊起步晚,有些方面没有那么成熟,这也是很正常的,但我们不可能边缘化中国画廊。60%都是来自本土的画廊,我们希望本土画廊能有这个平台。

包一峰:其实从参展画廊填申请表开始,我们对中国画廊一直在引导。现场的布展方式来说,每一次大家能够从国外大画廊那边学到宝贵的经验:简单的墙面颜色、一个隔断的设置,可能对整体观展的感受就完全不同。另外虽然我们博览会有自己非常强大的藏家,但大画廊也有它特别的藏家资源。这些藏家到了现场以后也会去看一些本地画廊或者新的艺术家的作品,这点对中国画廊来说这肯定是有帮助的。

上海Art021展览现场。图片:鸣谢Art021

6年以来,藏家和观众群体是否已经发生了明显变化?在两位看来,未来5年哪一类藏家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包一峰:大家每次都说我们Art021参观的人都穿的比较光鲜亮丽。从整体的发展趋势来说我觉得藏家越来越年轻化、国际性。因为有很多年轻的藏家都是在国外学习以后再回来进行工作的,他们这个国际背景其实是越来越明确的,我觉得这点肯定是未来的方向。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机构从事收藏,他们也会到博览会来挑选作品、了解市场、跟画廊接触。

应青蓝:刚才包老师说的年轻化、国际化这个肯定是,但是你说具体哪个行业这个比较难说。我们的一些指标很有影响力,比如去年陈逸飞的作品引起了市场很大的热议,Art021就销售了一张八百万美金的陈逸飞作品。我们会做一些前瞻性的事情,给画廊带来很多利益。包括有很多新进场的藏家,也是从Art021开始买起来的。

今年我们筹备了很多VIP项目,包括开放一些藏家的家。因为中国人不像老外,很少开放家里的,有一些平时都没有在市场上经常露面的朋友愿意支持我们。

上海Art021展览现场。图片:鸣谢Art021

Art021目前正进入紧锣密鼓的筹备中,很多人好奇创始人在展会的行程安排如何。是否可以透露,展会前24小时、或展会期间您的行程准备与安排?

包一峰:我们三个人一直分工比较明确,而且每个人都有“专攻"。在最后的24小时,我主要是在现场处理所有的准备工作:小到搭建的细节、一个指示牌的放置,大到有些画廊可能临时出现的问题需要去协调。等到画廊布展结束,我们至少要去慰问一下画廊,同时了解一下他们带来的作品。每一年我们在现场的志愿者差不多100名,这些志愿者会做场地的协调:小到比如说厕所的打扫,包括安保站立的位置,包括跟现场展馆的工作人员的协调。

应青蓝:对,我们三个人分工明确,半夜面公司里再碰,排一下晚宴的位置。首先我先要看所有的赞助商有没有到位,呈现效果如何。其次是维系一些藏家的关系,很多画廊的开幕晚宴也要支持,我们三个人分头去参加。

2018Art021海报。图为草间弥生,《我正在经历的后半生》(2017)。图片:© YAYOI KUSAMA Courtesy of Ota Fine Arts Tokyo / Singapore / Shanghai

 

 

文 | 王艺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