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艾未未作品入选"年度最糟糕“艺术,你持什么观点?

分享至
2017年4月6日,威尼斯Pinault Collection在Punta della Dogana和Palazzo Grassi举行了达明·赫斯特的展览“难以置信的毁灭中的珍宝

2017年4月6日,威尼斯Pinault Collection在Punta della Dogana和Palazzo Grassi举行了达明·赫斯特的展览“难以置信的毁灭中的珍宝"(Treasures from the Wreck of the Unbelievable)媒体预览,人们正在观看其中的一件作品,《Demon with Bowl》。图片:Miguel Medina/AFP/Getty Images

2017盘点系列今日继续,在看过artnet新闻编辑们推荐的“全球最好的艺术品"之后,今天,我们开始选出去年我们心目中最为糟糕的艺术品。

达明·赫斯特

“难以置信的毁灭中的珍宝"

@ Palazzo Grassi

Palazzo Grassi 展出的达明·赫斯特的《弥诺陶洛斯》(Minotaur),2017。图片:courtesy of Flickr

Palazzo Grassi 展出的达明·赫斯特的《弥诺陶洛斯》(Minotaur),2017。图片:courtesy of Flickr

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的艺术总是充满着处心积虑的恶意,而随着他近年来愈发富有、愈发有权力,同时也愈被广为嘲讽,其艺术作品也一直呈现出骇人的意味。对于赫斯特来说,他似乎并没有把观众当作需要被艺术升华的朋友,而是那种随时可以羞辱的低级对手。从他2017年在威尼斯进行的个展上至少可以看出这一点——艺术家把大家当作傻子一样,端上了一台浮夸的演出。

这个展览被标榜为想象的奇迹,而它的一大卖点就是把“传说都是真实的"这一愚蠢的前提付诸高质量的展览执行和制作,但同时展览又代表了十分具体的一种“现实主义"风格:从满足幻想的夸张化漫画和色情作品中汲取的灵感。另外,大量看似廉价的金色装饰、石化的卡通人物以及高科技的展示,也无不表现出了低劣的取悦意味。

达明·赫斯特并不满足于创作一尊假的娜芙蒂蒂(Nefertiti)半身像,他需要把她的胸部也露出来。当然,他也不满足于只是把活人祭祀给弥诺陶洛斯这样的恐怖故事重新叙述一遍,他需要表现的是这个怪物正在强奸一个裸体的美丽女子(同时她也在尖叫着)。

即使这座雕像刻画的是一个死去的女子倒在石座上,也应该会出于尊重而不被允许展出。然而,达明·赫斯特的这件作品中,覆盖在少女尸体上用大理石雕刻的薄片已经下滑,露出了她的胸部,并且悬挂在其下半身隐约地露出其下体。着实令人不寒而栗。

在这个讲求相对主义的年代,有些事情是好的,有些事则非常糟糕,而这场展览是我在整个2017年见过的最糟糕的事情了。

——artnet新闻主编Andrew Goldstein

Marta Minujin

《用橄榄和艺术偿还希腊欠德国的债务》

@ 雅典,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

第14届文献展雅典展场上,Marta Minujin正在EMST国立当代艺术博物馆内表演《用橄榄和艺术偿还希腊欠德国的债务》(Payment of Greek Debt to Germany with Olives and Art),2017

第14届文献展雅典展场上,Marta Minujin正在EMST国立当代艺术博物馆内表演《用橄榄和艺术偿还希腊欠德国的债务》(Payment of Greek Debt to Germany with Olives and Art),2017

阿根廷艺术家Marta Minujin的艺术生涯十分出色,但她在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上带有调侃意味的行为表演则是一件将非常复杂的问题愚昧地过分简单化。这件行为演出作品位于雅典国立当代艺术博物馆的门厅正中央,艺术家在那里放着一大堆放成正方形的橄榄,而艺术家提出要把这个作为希腊偿还债务的付款方式。这实在是很糟糕,不过没有太大恶意。

然后,接着是表演环节。在室内都带着反光墨镜的艺术家穿着闪闪发亮的时髦装束,她和一位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模仿者一同坐在两把办公椅上笨拙地旋转着。她们俩绕着橄榄堆转圈,直到那位总理扮演者迅速发表了一通演说并同意将希腊的债务一笔勾销。艺术家和“默克尔"尴尬地握了握手,接着Minujin给了她一捧橄榄。

这就是整件作品了。这件完全失败的作品中,有关颠覆或是幽默的过失等元素原本是应该相当受欢迎的,但在表演中这两点完全不见了踪影。作品的表达过于露骨且毫无诗意。

——artnet新闻柏林编辑助理Kate Brown

Kristen Visbal

《无畏女孩》雕像

@ 华尔街

Kristen Visbal,雕像《无畏女孩》(Fearless Girl),2017。图片:Courtesy of Alexis Kaloyanides via Facebook

Kristen Visbal,雕像《无畏女孩》(Fearless Girl),2017。图片:Courtesy of Alexis Kaloyanides via Facebook

这件作品很难说清。3月8日国际妇女节当天很多人都涌上了街头,而这尊受到无数关注站立在华尔街上的雕塑《无谓女孩》毫无疑问地起到了相当的鼓舞作用。她娇小的身躯直面着那尊金灿灿的铜牛——华尔街贪婪之最的象征。但从一开始起,我就对这件作品抱有一个小小的疑问。

我明白Arturodi Modica当初是将巨型铜牛雕塑当作了游击作品,在1989年的一个晚上趁着夜色非法将它放在了那里,作为美国经济从1987年大衰退中复苏的一个象征。随着深入研究,我发现《无畏女孩》的出发点并不是什么勇气和权利的正面象征,而是一个金融公司精心策划的广告活动,目的在于推广一款以“提倡性别多元化"的公司为主的交易型基金。

Di Modica宣称这件小女孩雕塑违反了版权法,而委任艺术家创作这件女孩雕塑的两家公司McCann和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ors被发现分别只有27%和18%的女性领导层人员。雪上加霜的是,华尔街的男性同胞们还被目击在醉酒后对着女孩雕像作出了不雅的举动,当然他们一直就是最糟糕的人。

去年10月被揭露的一件事情则彻底击垮了这件女孩雕塑的美好形象,引起了严重的后果:State Street的母公司花了500万美元用来和解一场大规模的法律诉讼,该公司遭到指控,认为其女性和黑人雇员与相似职位的白人男性雇员相比,得到的工资更低。令人惋惜的是,《无畏女孩》已经完全失去了她的女性魔力,甚至从一开始她可能就从未具有。

——artnet新闻编辑Sarah Cascone

艾未未、Jacques Herzog和Pierre de Meuron

“Hansel & Gretel"

@ 纽约公园大道军械库

公园大道军械库上展出的“Hansel & Gretel

公园大道军械库上展出的“Hansel & Gretel"装置细部的实体模型。图片:James Ewing

乔治·奥维尔的《1984》情节在过去荒诞的一年中甚至都显得有些真实了,而这件旨在对无处不在的监控进行思考的装置作品则更像是一个类似《劲舞革命》(Dance Dance Revolution)游戏的自拍生成器。艺术家们值得令人赞赏的初衷是想让观众思考科技如何被运用在一些出于恶意的环境中,但这一切都被愚蠢的实际运用而毁于一旦。

——artnet新闻编辑Caroline Goldstein

马克·奎恩

生活所得

@ Sir John Soane博物馆

Sir John Soane's博物馆中展出的马克· 奎恩(Marc Quinn),《关于爱和呼吸的一切,以及关于爱与热的一切》(All About Love,Breathe, and All About Love,Hot),2015–2016。图片:© Courtesy of Marc Quinn Studio

Sir John Soane's博物馆中展出的马克· 奎恩(Marc Quinn),《关于爱和呼吸的一切,以及关于爱与热的一切》(All About Love,Breathe, and All About Love,Hot),2015–2016。图片:© Courtesy of Marc Quinn Studio

2017年出现在伦敦的失败之作该属于马克·奎恩的新作《关于爱的一切》(All About Love),在3月至9月间于Sir John Soane博物馆展出。以艺术家和他的舞者女友Jenny Bastet为模型的数件雕塑,把这间19世纪的住宅博物馆变成了一家爱情旅馆。实在令人不忍直视。

——artnet新闻英国编辑Javier Pes

Teju Cole,《黑纸》

City Point BKLYN工作室

@ Performa 17

Teju Cole,《黑纸》(2017)。图片:Paula Court,courtesy of Performa

Teju Cole,《黑纸》(2017)。图片:Paula Court,courtesy of Performa

对于非行为表演艺术家在Performa行为艺术双年展上愿意尝试一下表演这一新媒介,我一直都非常感兴趣。然而,尼日利亚裔美国摄影师、写作者以及评论人Teju Cole在2017年Performa双年展上的表演作品《黑纸》(BlackPaper,2017),虽然试图展现出对于特朗普一步登天成为美国总统这一事件的本能反应,但这件作品却成为了展示未经专门训练而大胆尝试的创作会有带来多大危害的鲜活示范。

作品现场观众以假装睡着的艺术家为中心,围坐成一圈,接着在环绕着观众的大屏幕上逐渐展开的图像代表的是……一场梦。屏幕上连续出现了自2016年大选后《纽约时报》的头版内容,报纸层层相叠,用一种拙劣的方式寓意着时间的流逝(你可以想象下,作品展示时已经是总统大选快一年后的事情了,而报纸头版近乎以每天的频率出现。)让人心惊肉跳的背景音乐则直白地表现了特朗普当选后带来的痛苦,而当总统本人两次用低缓的声音说出“穆斯林"这一个词的时候,我忍不住觉得自己仿佛被当头打了一棒——这种感觉在屏幕变暗,声音消失,艺术家带着一声尖叫“醒来"时达到了顶峰。

——artnet新闻资深撰稿人Brian Boucher

草间弥生

《新世界的指导原则》

@ 2017年军械库艺博会展览现场

草间弥生,《新世界的指导原则》(Guide postto the New World,2016),2017年3月军械库艺博会上

草间弥生,《新世界的指导原则》(Guide postto the New World,2016),2017年3月军械库艺博会上

我想我们都认同一个道理,一件艺术作品的质量和它所消耗的制作时间并不成正比。但我同样认为一件艺术作品至少需要一点思考的时间才能创作出来,这么说也不为过。但2017年的军械库艺博会上草间弥生带来的大型波点游乐场并不是这么回事儿。

“草间弥生在一张纸巾上画了些草稿,传真过来,然后我们觉得,“太棒了!"军械库艺博会前任总监Ben Genocchio曾对《ARTnews》透露。这样的后果就是诞生了现在十分典型的作品:异常受欢迎、非常适合艺博会的大批量制作。就像是棉花糖一般,虽然没什么营养价值也不会带来长时间的满足感,但只是在Instagram上看起来好极了。

——artnet新闻执行编辑Julia Halperin

Rebecca Goyette与Brian Andrew Whiteley

《黄金浴:性魔法》

Volta纽约艺博会

Rebecca Goyette 与 Brian Andrew Whiteley,《黄金浴:性魔法》(Golden Showers:Sex Hex,2017)。这部影片重新想象演绎了俄罗斯方面称掌握有特朗普总统在下榻俄罗斯的酒店式让一群妓女在床上尿尿的不雅视频内容。图片: Courtesy of Rebecca Goyette and Brian Andrew Whiteley

Rebecca Goyette 与 Brian Andrew Whiteley,《黄金浴:性魔法》(Golden Showers:Sex Hex,2017)。这部影片重新想象演绎了俄罗斯方面称掌握有特朗普总统在下榻俄罗斯的酒店式让一群妓女在床上尿尿的不雅视频内容。图片: Courtesy of Rebecca Goyette and Brian Andrew Whiteley

有关特朗普的艺术和他本人一样,都是粗糙而空洞的。而这件用Cheetos和芥末酱重新演绎的特朗普在酒店里让妓女表演淋尿行为的花哨影片,则将这种空洞乏味带上了一个新高度。在看完之后,我非常想用水好好洗个澡。

——artnet新闻画廊编辑Taylor Dafoe

奥拉弗·埃利亚松

绿灯:艺术工作坊

@ 57届威尼斯双年展

奥拉弗·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绿灯:艺术工作坊》(Green Light:An Artistic Workshop,2017)。图片:Damir Zizic,2017

奥拉弗·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绿灯:艺术工作坊》(Green Light:An Artistic Workshop,2017)。图片:Damir Zizic,2017

无论是艺术家或是策展人,任何将这个工作坊项目带到Giardini的人肯定都是出于好意:埃利亚松的工作室和NGO组织共同合作,帮助从战乱冲突国家逃离的难民和寻找避难所的人在其合法身份尚未确定时,提前适应欧洲的环境并找到有意义的工作和社会关系。当这些人为搭建这位丹麦-冰岛血统的艺术家标志性的模块形灯付出了劳动力后,他们相应地也会获得食物、法律咨询和语言课程等—毫无疑问,初衷十分美好(寻找避难的难民是不允许参加任何有偿工作的)但在一个展览空间内举办这样一个工作坊,让它成为了一场表演。每个在空间中忙碌的个体变成了一个由“无名"的其他人组成的同质化群体,每个人最终让这位明星艺术家看上去有些帮了倒忙的意思。

——artnet新闻欧洲编辑Hili Perlson

Claudia Fonte

《马的问题》

@ 57届威尼斯双年展

Claudia Fonte,《马的问题》(The Horse Problem,2017),阿根廷馆。图片:Ben Davis

Claudia Fonte,《马的问题》(The Horse Problem,2017),阿根廷馆。图片:Ben Davis

首先,我明白这个在双年展Arsenale展区尽头占据了一大片地方的雕塑群,讲述的应该是非常严肃的主题。它是关于民族身份的问题,和艺术史也有着关联(雕塑是以《The Return of the Indian Raid》为基础所作)。按展览图册的文章所述,这件作品是有关马作为“主角,出现在有关自然开采并转变为资源的资本主义和殖民主义叙事中。"

但上述几点没有一点能让人看懂,而且雕塑本身看上去又庞大又愚蠢,活像是达明·赫斯特的作品碰上了Lisa Frank。

——artnet新闻艺评人Ben Davis

没有坏艺术——只有一个空画框!(No bad art—only an empty frame!)。图片: Andreas Praefcke via Wikimedia Commons

没有坏艺术——只有一个空画框!(No bad art—only an empty frame!)。图片: Andreas Praefcke via Wikimedia Commons

我之后会承认这也许有作弊之嫌,但我之前得幸熟识的一位艺术家在2017年给我介绍了一个很棒的想法,让我很快爱上了它:即,没有“坏的艺术"这么一个东西。只有艺术和错觉。而鉴于我们中间的大部分人在2017年都经历了多少幻觉,我觉得也能顺其自然地将去年这一年总结为“臆想症"的一年。

——artnet新闻撰稿人Tim Schneider

Richard Kern 2017年的照片。Instagram内容:艺术家Richard Kern未公布的肖像。图片:@utzphilip via Instagram

Richard Kern 2017年的照片。Instagram内容:艺术家Richard Kern未公布的肖像。图片:@utzphilip via Instagram

最近几个月里,我时不时会碰到一些对于女性的刻画让我感到非常震惊。像是Tom Wesselmann的那些嘴巴微张、乳房激凸的缪斯们或是90%的时尚摄影,我以往可能对这样的作品翻个白眼,但在2017年,这样的画面让我觉得已经过时到近乎尴尬的地步。

这也是我看到Richard Kern 2017年在杂志和Instagram上那些新摄影作品时的感受。这位纪实摄影师在1980至90年代记录了纽约城市中与毒品为伍的堕落人群,并成为了当时性解放运动的中坚力量。但自此之后,他把自己的目光转向了如今毫无吸引力的一群人身上:无精打采、瘦削的白人女孩,眼睛几乎成天都呈睁开一半的状态。

我并不想否认Kern的才华。但时代已经发生了改变,在这个后Terry Richardson的世界里,我认为我们应该都在努力想明白如何以及为什么要拍摄女性裸体这件事。和有些主流的恐慌看法不同,我并不认为现在这股性侵犯丑闻风波必定会把我们带回从前更残酷的年代。我们需要更多有关性的艺术作品,而不是更少,而且不要对此进行审查。2018年,我想看到更多如Deana Lawson、Catherine Opie、Collier Schorr或是A.L.Steiner这样的摄影师的作品。

——artnet新闻撰稿人Rachel Corbett

相关阅读:

2018全球哪些新的博物馆值得期待?

译:Elaine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