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艾未未纪录片《人流》有望获金狮奖,首秀威尼斯电影节

分享至
在电影《人流》期间,中国艺术家艾未未在以色列加萨市一边吃饭一边与巴勒斯坦女子大学的学生们见面。图片:致谢Mohammed Abed/AFP/Getty Images

在电影《人流》期间,中国艺术家艾未未在以色列加萨市一边吃饭一边与巴勒斯坦女子大学的学生们见面。图片:致谢Mohammed Abed/AFP/Getty Images

由威尼斯双年展主办的第74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上,将上映三位艺术家的创作的影片,来自中国异见艺术家艾未未,伊朗视觉艺术家施林·奈沙(Shirin Neshat)和美国艺术家及音乐人劳瑞·安德森(Laurie Anderson)。该电影节已于8月31日正式开幕,并持续展映到9月9日。

艾未未最新的纪录片《人流》(Human Flow)将会在电影节上全球首映,并作为21部获选参赛电影之一参加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奖项“Venezia 74"的角逐。同样参赛的还有星光熠熠的惊悚片《母亲!》,这部由Darren Aronofsky导演的影片由于艺术圈中人Stefan Simchowitz的参演而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相关阅读:跟拍整整一年,这部纪录片即将揭开艾未未为难民做了什么

此外,先锋和混合媒介艺术家劳瑞·安德森与黄心健(Hsin-Chien Huang)的《沙屋》(The Sand Room)将会在电影节的新环节“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上献出它的处女秀,施林·奈沙的《寻找乌姆·库勒苏姆》(Looking for Oum Kulthum)也会在电影节的“威尼斯日"(Giornate degli Autori-Venice Days)环节首次与观众见面。

艾未未《人流》中的一幕。©2017 Human Flow UG。图片:致谢威尼斯电影节

艾未未《人流》中的一幕。©2017 Human Flow UG。图片:致谢威尼斯电影节

艾未未的首部长篇纪录片《人流》是本届金狮奖最佳影片的有力竞逐者。这部纪录片检视了因为当前的难民危机而引起的大批量人口迁移,在23个国家拍摄,耗时超过一年。这部电影由Participant Media和AC Films共同出品,并且亚马逊的电影制作公司Amazon Studios最近也宣布从10月13日起,这部电影将在部分美国电影院里上映。

艾未未曾在德国之声拍摄的纪录片里说:“自从2014年开始,每年有超过1万明难民死在地中海沿岸。我将一切都记录下来,我认为后人会需要这份记录。" 他说,“没有什么语言能够描述这场危机。我在尝试看到文明和人性的作用是什么,它们是如何对待这些难民,它们如何传播最基本价值观与人类的尊严。"

劳瑞·安德森和黄心健的《沙屋》。图片:致谢威尼斯电影节

劳瑞·安德森和黄心健的《沙屋》。图片:致谢威尼斯电影节

电影节的一个新环节——“威尼斯虚拟现实"——将于8月31日至9月5日在Lazzaretto Vecchio岛上的VR电影院上映。超过22部获选的VR作品首次参与该环节,其中包括6个房间大小的装置,6件Oculus虚拟现实头戴装置,以及3件站立式Vive虚拟现实显示器。

 劳瑞·安德森与黄心健合作的《沙屋》是一件交互式的基于Vive平台的装置作品,允许用户通过触碰两个操控器,从而飞翔在不同的房间之中。有一个房间要求参与者唱歌,声音将会融入一个雕塑里,让将来的访客们触碰和倾听。这项野心勃勃的项目将会角逐由国际评审团授予的三项“虚拟现实"奖:最佳虚拟现实(Best VR)、最佳虚拟现实体验(Best VR Experience),以及最佳虚拟现实故事(Best VR Story)。

来自施林·奈沙的《寻找乌姆·库勒苏姆》(Looking for Oum Kulthum )的一幕。图片:致谢Razor Film

来自施林·奈沙的《寻找乌姆·库勒苏姆》(Looking for Oum Kulthum )的一幕。图片:致谢Razor Film

最后,虽然没有入选正式环节,施林·奈沙的电影《寻找乌姆·库勒苏姆》将会在电影节主要展示环节之外的边缘环节上的一项活动上首次与观众见面。这位伊朗艺术家和电影人最新的作品将会角逐价值为2万欧元的Giornate degli Autori奖,以及一系列相关奖项。

电影的剧情讲述的是:Mitra是一个40多岁,充满野心的电影人,她正在试图拍摄传奇埃及歌手女演员Oum Kulthum的故事,一位也许是20世界最有影响的阿拉伯歌手。这部电影是Mitra的梦想计划——探究了这位埃及天后为了成功牺牲了家庭生活,以及她作为一个女性艺术家企图在一个男权社会里被认可的故事。为了努力捕捉到这位独一无二的音乐家神话般的人格魅力,Mitra自身的困境开始与Oum Kulthum的境遇纵横交错,渐渐地,她发现自己正一步步走向情绪和艺术美学上的崩溃。

文:Naomi Rea

译:Juni Junran Jia

编:Lizhi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