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6个关键点,带你走进这部“中国近现代摄影小史"

分享至
“摄影180年在中国

“摄影180年在中国"研讨会学术召集人巫鸿。图片:致谢银川当代美术馆

8月19日,银川当代美术馆的大型展览“摄影180年在中国"正式开幕,展览将时间轴的起点设置在摄影术问世的1839年,通过对中国(题材及摄影师)摄影作品的陈列,梳理这个重要创作媒介在中国的发展历程。展出作品数量达500余幅/件,由纽约国际摄影中心前策展人克里斯多夫·菲利普(Christopher Phillips)担任总策展人,共分为四个部分:
“摄影180年在中国

“摄影180年在中国"总策展人克里斯多夫·菲利普。图片:致谢银川当代美术馆

“晚清:原版的重拾"由著名东方摄影史学家泰瑞·贝内特(Terry Bennett)策划,重点呈现了过去十年摄影史研究的成果,展出了重新找回的早期中国摄影史上30-40位被遗失的重要摄影家的原版原作。此外,还反映了欧美摄影文化对摄影术进入中国,构建中国摄影文化的影响和推动,展示了19世纪摄影与绘画交织的互动关系;

“晚清:原版的重拾

“晚清:原版的重拾"策展人泰瑞·贝内特(Terry Bennett)。图片:致谢银川当代美术馆

“民国:艺术摄影的摇篮"由中国摄影出版社前副社长、著名摄影史学家陈申策划,关注摄影文化转型期这一媒介逐步从商业形态发展为艺术形式的过程,反映出世界摄影文化中特有的中国摄影艺术风格的出现;

“民国:艺术摄影的摇篮

“民国:艺术摄影的摇篮"策展人陈申。图片:致谢银川当代美术馆

“纪实:从画意到新纪实"由曾参与创办平遥国际摄影节的策展人、藏家曾璜策划,在多元化的摄影文化形态中,梳理出主导着20世纪后半叶中国摄影艺术的“纪实性摄影形态"的脉络;

“纪实:从画意到新纪实

“纪实:从画意到新纪实"策展人曾璜。图片:致谢银川当代美术馆

最后的“当代摄影:新理念"由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王春辰策划,将颠覆性的当代摄影作品陈列于展厅中,在后现代艺术语境下,这批作品更将展览的意义推向多元。
“当代摄影:新理念

“当代摄影:新理念"策展人王春辰。图片:致谢银川当代美术馆

 
摄影术诞生的180年来,一方面,人类社会因图像手段的不断发展而得以保留下许多重要的瞬间;另一方面,作为艺术创作媒介之一的摄影也有着独特的文化学含义。银川当代美术馆艺术总监吕澎如此定义本次展览的目的:“回顾文明史、图像史,以及以摄影为表现方式的艺术史。"在这样一个具有宏大历史观的展览中,artnet新闻选取6个关键点,为读者提供以小窥大的“知识切片"。
“摄影180年在中国

“摄影180年在中国"总协调人李欣。图片:致谢银川当代美术馆

银川当代美术馆艺术总监吕澎。图片:致谢银川当代美术馆

银川当代美术馆艺术总监吕澎。图片:致谢银川当代美术馆

“摄影180年在中国

“摄影180年在中国"展出了极其珍贵的早期达盖尔法、安布罗法和金属版中国内容的原版作品。图片:致谢银川当代美术馆

 
摄影者从西方到中国的演变
 
1842年鸦片战争结束之后,摄影术传入中国。《南京条约》签订后,中国开放了多个通商口岸,欧洲国家建立租界,19世纪40、50年代,中国最早的照相馆就出现在这些租界里。它们多由西方人经营,主要出于商业目的承接一些肖像拍摄,同时也记录下当地的风光和建筑。中国人最早是在这些西方人开的照相馆里做帮工,并逐渐把摄影技术当作一门手艺掌握下来。19世纪50年代末,部分人自立门户,开起自己的照相室,这便是最早期的一批中国摄影师,虽然仍然是与西方照相馆脉络一致的商业行为,但他们记录下的中国社会风貌却有着独特的历史意义。随着1880年之后照相机和干版的工业化生产,中国人逐渐成为摄影业态的主体。
阿芳(华芳照相馆),《广州街景》,蛋白照片,20x26cm,1870s。这是一张采用暗房制作的拼贴照片,也就是19世纪的PS照片

阿芳(华芳照相馆),《广州街景》,蛋白照片,20x26cm,1870s。这是一张采用暗房制作的拼贴照片,也就是19世纪的PS照片

 
在展览第一部分呈现了清末中国最具名气的商业摄影师黎芳拍摄的多件作品,她的阿芳照相馆(Afong Studio,又译“华芳照相馆")开业于1859年,是中国商业摄影最早的案例之一。此外,还有温棣南兄弟于1864年创立的缤纶照相馆(Pun Lun),创立者待考的香港雅真照相馆(A Chan)、福州同兴照相馆、厦门瑞生&宜芳照相馆、上海丽华照相馆等,他们留下的照片不仅是清末社会文化生活真实记录的视觉资料,也是珍贵的摄影艺术品原作。
缤伦照相馆,《清末两妇女与儿童合影》,蛋白照片,27x21cm,1870s

缤伦照相馆,《清末两妇女与儿童合影》,蛋白照片,27x21cm,1870s

 
从中国摄影中窥见的“技术进步"
 
19世纪是一个“绘画借助摄影,摄影借助版画"的时代,展厅中既有多件由照片转化而成的版画,也有大量使用各种早期成像技法的原版照片。在早期摄影时代,曝光时间往往需要数十分钟,对于今天习惯快门的人们来说这似乎无法想象,但与画家们创作速度相比却已是长足的发展。
苏黎世石印公司,《颐和园风景》,彩色石印法,16.5x22.5cm,1900s。这是目前已知最早反映中国内容的彩色照片

苏黎世石印公司,《颐和园风景》,彩色石印法,16.5×22.5cm,1900s。这是目前已知最早反映中国内容的彩色照片

达盖尔银版摄影法是19世纪早期摄影法中成像效果最好的方法,以摄影术发明人达盖尔的姓氏命名,镀银铜板为基,水银蒸汽为显影剂,但缺陷在于材料较为昂贵,被随后流行的安布罗摄影法所替代,后者在早期使用价格较银版更低的玻璃,之后发展为更廉价的金属版(锡版/铁板)。展览第一部分陈列数件使用这些早期制作工艺的珍贵实物(《着唐装的外国少女》、《售中国茶叶的英国商店》、《中国男子全身肖像》等),它们忠实反映了摄影术诞生之初经历的技术摸索过程。
 
与历史相伴而行的摄影社团
 
20世纪初期,五四运动和文化复兴背景的推动下,大城市中出现了一批民间发起的摄影学会,1923年在北京大学诞生的“艺术写真研究会"(后更名为“北京光社")是中国第一个业余摄影者联盟,此外还有上海最早的摄影组织“中华摄影学社"(1928年成立,简称“华社")和后来成为中国最大艺术摄影组织的“黑白影社"(1930年成立)。早期,光社成员的作品受到西方画意派摄影的影响,20世纪30年代以后,华社、黑白影社一些成员的作品在继承中国传统意境美学的同时,表现出更明显的现代性诉求,直接反映生活的现实主义风格凸显。
朗静山,《愿作鸳鸯不羡仙》,银盐纸基,22.8x27.6cm,1920s

朗静山,《愿作鸳鸯不羡仙》,银盐纸基,22.8×27.6cm,1920s

 
而社会气氛的变化导致人们产生新的关注点,最具代表性的案例来自上世纪70年代:1976年,一批摄影者在天安门广场记录悼念周总理的“四五运动",因未获得事先批准,被媒体渲染为“反革命活动",后来关于这次记录的摄影书《人民的悼念》得到了官方认可,摄影师们随即成立了名为“四月影会"的摄影组织,1981年解散之前还举办过数次展览。这条摄影者自发结成社团的线索贯穿了展览的二、三部分,不同时代背景下的摄影师用自己的镜头传达了近代中国社会的真实变化。
 
红色摄影:特殊年代的特殊记忆
 
起源于20世纪30年代的红色摄影,在50年代主导了摄影在中国的发展趋势。极富现实主义色彩的摄影也反映出当时普遍的社会情绪。其中主要由两类人构成——以吴印咸为代表的职业摄影师和以沙飞为代表的摄影爱好者。
 
吴印咸最初在上海艺术学院学习绘画,20世纪20年代以开设照相馆为生。1937年,日军对上海发动袭击后,他加入左翼并应邀前往延安,成为红色摄影的奠基人之一。他对摄影美学的理解,对解放区的战时现实主义的视觉语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沙飞曾是黑白影社的成员,1937年加入八路军并成为战地摄影师。后来还与领导了新华社摄影部的石少华在解放区开设培训项目,培养更多的红色摄影师,创办《晋察冀画报》等宣传刊物。这一时期的摄影作品极具激昂的斗争热情,既是中国近代革命史重要的视觉资料,也是反映一个时代最重要的摄影艺术品。
侯波,《毛泽东在北戴河》,银盐纸基,61x51cm,1954

侯波,《毛泽东在北戴河》,银盐纸基,61x51cm,1954

 
作为观看新角度的摄影文献
 
一方面,早期摄影文献服务于记录风土人情、建立理论体系的功能需要:1908年,商务印书馆引入照相铜锌版印刷工艺,首先以铜板精印出版了《中国名胜》《中国风景》;1930年,“我国第一本摄影艺术理论专著"《半农谈影》付梓发行;1933年,著名艺术史家滕固所编的《圆明园欧式宫殿残迹》问世,其中收录了12帧奥尔默(Ernes Ohlmer)拍摄于1873年的圆明园影像。另外,中国建筑研究学者恩斯特·柏石曼(Ernst Boerschmann)的《中国建筑与景观》(Baukunst und Landshaft in China)等重要文献也出现在展厅中。
展厅现场展出的《圆明园欧式宫殿残迹》。图片:致谢作者

展厅现场展出的《圆明园欧式宫殿残迹》。图片:致谢作者

 
另一方面,在上世纪20、30年代,摄影杂志和画报逐渐出现,人们熟知的《良友画报》《北洋画报》中刊载大量时事照片;报纸中也增加摄影副刊,《京报》《申报》等媒体的摄影副刊在相当程度上促进了近代中国新闻摄影事业的发展。在“摄影180年在中国"展览中,与照片实物相关联的各类摄影文献也散布展区中的多个位置,它们既是摄影作品的载体,也逐渐成为收藏界和研究者新的关注方向。
 
当代艺术与当代摄影
 
在今天,后现代理论已渗透进艺术的各个门类,摄影当然无法独善其身。随着创作实践的逐步发展,摄影者对于摄影本身的认知和理解均进一步拓宽,“当代摄影"的概念应运而生。相对于装置和行为艺术,当代摄影、影像出现的时间稍晚,作为中国当代艺术的组成部分,它最初是以行为艺术的“记录者"身份出现的,如苍鑫的“交流"系列。
苍鑫,《54-19交流系列II》,艺术微喷,105x95cm,1999

苍鑫,《54-19交流系列II》,艺术微喷,105x95cm,1999

 
而当艺术家们开始认真思考摄影作为媒介材料的功能时,一批更具实验性和自觉性的作品也随之出现,无论是王庆松的《跟我学》《老栗夜宴图》还是胡尹萍的《身份》,摄影在此已经成为观念在视觉传达层面的窗口,其意义在现代社会中发生了再一次裂变。
WechatIMG8451
摄影180年在中国
研讨会学术召集人:巫鸿
总协调人:李欣
总策展人:克里斯多夫·菲利普(Christopher Phillips)
策展人:泰瑞·贝内特(Terry Bennett)、陈申、曾璜、王春辰
展期:2019年8月19日至11月24日
地点:银川当代美术馆丨宁夏银川市兴庆区禾乐路12号
文丨余雨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