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56年的维度,两次奥运之间:“东京制造"的建筑如何影响生活?

分享至
Takashi Homma,新国家体育场(New National Stadium,2017),摄影,88.5 x 112cm。图片:©️Takashi Homma,Ccourtesy of the artist

Takashi Homma,新国家体育场(New National Stadium,2017),摄影,88.5 x 112cm。图片:©️Takashi Homma,Ccourtesy of the artist

纽约日本协会美术馆举办的新展“东京制造:建筑与生活,1964/2020"将目光聚焦于东京。从1964年至今,这座城市经历了政治动荡、大兴土木、经济泡沫、地震侵袭等一系列变迁,这些变化也以各种建筑形式影响着人们的日常生活。明年即将再次举办奥运会的东京,将会给全球观众呈现怎样的城市面貌呢?

 

National Stadium,Tokyo Summer Games,1964/2019,摄影,13.5 x 21cm。图片:©️Tokyo Metropolitan Government

National Stadium,Tokyo Summer Games,1964/2019,摄影,13.5 x 21cm。图片:©️Tokyo Metropolitan Government

展览邀请日本建筑事务所Atelier Bow-Wow(中译“犬吠工作室",以下简称ABW)担任策展并兼任展览设计。两个展厅的平面都呈胶囊型分布,以六种建筑类型——体育馆、车站、零售空间、办公空间、胶囊旅馆、住宅建筑——为脉络,胶囊内展示2020/未来,胶囊外则展示1964/过去,共计18个建筑项目。展览以图文、视频档案和建筑模型为主要形式,不只表达了对举办奥运的积极回应,也提出了有关城市规划、建筑项目可持续性、多种生活样态之可能的思考,如他们在前言中所写:“展览涵盖了不断变化的环境和生活方式所带来的魅力,以及挫折和不确定性。"

中银胶囊塔(Nakagin Capsule Tower),1972/2019,摄影,38 x 39cm。图片:photo ©️Tomio Ohashi

中银胶囊塔(Nakagin Capsule Tower),1972/2019,摄影,38 x 39cm。图片:photo ©️Tomio Ohashi

再如,作为新时代办公空间代表的Kamiyama Project,坐落在东京西南500多公里之外的德岛县,旧屋改造和高速网络的联通让办公室可以不必拘泥于东京市内,而是扩展到自然生态更怡人的市郊。

9小时胶囊旅店(nine hours Asakusa),2018

9小时胶囊旅店(nine hours Asakusa),2018

还有,住宅项目“洞屋"(Holes in the House)同样面貌独特。这幢始建于80年代的四层建筑,位于东京地价较为便宜的西大井(Nishi-Oi),建筑师夫妇Fuminori Nousaku和Mio Tsuneyama购置之后开始了缓慢的翻新修建。为了让顶层的日光更多地进入空间,他们在台阶旁边的位置留出巨大的洞。此外,居住与改建一直同期进行,家人朋友都会协助房子的完善,也使得这个项目有别于典型的工业化现代家居,而在外观上保留着强烈的粗粝风格。

Kamiyama Project,Engawa Office,2013

Kamiyama Project,Engawa Office,2013

还有,住宅项目“洞屋"(Holes in the House)同样面貌独特。这幢始建于80年代的四层建筑,位于东京地价较为便宜的西大井(Nishi-Oi),建筑师夫妇Fuminori Nousaku和Mio Tsuneyama购置之后开始了缓慢的翻新修建。为了让顶层的日光更多地进入空间,他们在台阶旁边的位置留出巨大的洞。此外,居住与改建一直同期进行,家人朋友都会协助房子的完善,也使得这个项目有别于典型的工业化现代家居,而在外观上保留着强烈的粗粝风格。

洞屋(Holes in the House),2017

洞屋(Holes in the House),2017

ABW由两位主创塚本由晴(Yoshiharu Tsukamoto)和贝岛桃代(Momoyo Kaijima)成立于1992年,他们的建筑实践以最大化利用有限空间的“微观-公共空间"(micro-public space)和强调建筑赋形社会行为的“建筑行为学"(architectural behaviorology)最为知名

这次展览的相关活动之一,邀请了“关系美学"(relational aesthetics)的代表人物、艺术家Rirkrit Tiravanija与两位建筑师同台讲座。ABW介绍的几个近期项目,以“俱乐部"(club)而非“机构"(institution)或“建筑设施"(facility)为构想的起点,让建筑结构成为有趣活动发生的平台,比如2017年在深圳建筑双年展上实施的“火焰美食家俱乐部"(Fire Foodies Club)中,他们结合深圳本地街头小吃的习俗,将用于树木保养的残余物料当作烹饪所需的燃料使用。这与Tiravanija早期实践里对“共享空间"(communal space)的探讨,例如《无题(明天又是新的一天)》(1996)有着异曲同工之意。双方的对谈使“建筑行为学"与当代艺术领域的“关系美学"产生了丰富的彼此呼应。事实上,三人正在为三年后的“冈山艺术交流"合作“旅店房间"的项目,他们也一反严肃的对谈,而是面向到场观众,邀请大家一起头脑风暴如何实现一种让富有阶层和普通人能共享的旅店模式。

“东京制造:建筑与生活,1964/2020

“东京制造:建筑与生活,1964/2020"展览现场图。图片:© Richard P. Goodbody. Courtesy of Japan Society Gallery

在讲座开始前,行程繁忙的ABW接受了artnet新闻的采访。塚本由晴在采访中提到,建筑会逐渐变成人们的固定思考,因而要保持怀疑,不断探究。

artnet新闻
×
Atelier Bow-Wow | 犬吠工作室
Atelier Bow-Wow,塚本由晴和贝岛桃代

Atelier Bow-Wow,塚本由晴和贝岛桃代

首先祝贺展览。我觉得这次展览整体的设计也体现了你们“微观-公共空间"(micro-public space)的想法,因为空间很紧凑,而你们放进了六个类型的内容,小空间被最大化地发挥作用,你们是如何产生这些想法的?

塚本由晴:在这次的展览设计方面,日本协会最初的要求是一个有关建筑的展览,因为临近2020年的奥运会,我们觉得把两次奥运会期间的不同时代进行联系会很有意思,所以提议让展览更侧重1960年代至2020年代之间基础建设的变化,而不只是建筑的设计。

除了展览中的六类设施,我们一开始还希望包括更多内容,比如便利店,但其实它在60年代还并不存在,所以从比较的角度来看就舍弃了;或许也可以专门讲述某些建筑设施的出现与消失。不过最后我们选择进行同类对比的方式。

Ginza Six,2017

Ginza Six,2017

在日本,大概150年前,重要的基础设施和典型的现代化建筑开始出现,不过近50年来,我们所体验到的迭代是尤其显著的。建筑中包含着想法和预设,当它们建成之后,这些想法会随着房子的使用变得鲜活,尽管它们不会自己诉说,但人们在逐渐习惯之后,也会习惯镶嵌于建筑中的想法和预设,以一种非常潜意识的方式。可以说,建筑会渐渐成为我们的思想,甚至是固定的思考模式,因此保持怀疑非常重要,要去探究建筑及建筑规划背后暗藏的预设性的想法。我觉得今夕对比就是让这方面得以彰显的方法之一。

 

“东京制造:建筑与生活,1964/2020

“东京制造:建筑与生活,1964/2020"展览现场图。图片:© Richard P. Goodbody. Courtesy of Japan Society Gallery

展览中有几个项目我个人印象很深刻,尤其“洞屋"和Kamiyama项目。它们并不是典型的现代家居和办公空间的样子,而更像是替代方案,而且事实上两者都既包含了办公空间又包含了生活空间,模糊了既有的分类。另外,在“洞屋"中,建筑师非常侧重功效性,所以美学上有一种独特的不加修饰的风格。请问从策展来说,你们是如何考虑选择什么样的建筑项目?

贝岛桃代:你的观察很好,谢谢。我们也确实希望听到更多像这样的反馈。就像刚刚由晴提到的,我们选择的六种建筑设施,是在工业化及全球化议题中占据主导的形式。但事实上,有很多人在做其他尝试,他们未必在反对固定分类,但至少作为建筑师的他们希望能更有创意地展开工作。我们想支持这些更独立的项目,他们往往有着特别的驱动力去探索创意的生活方式和理念。

许多年轻建筑师的项目是基于地区性的,如何与当地人共同合作很重要,而且他们往往从翻新和DIY开始做起,随后才逐渐将这类融合了办公和生活方式的新兴模式扩大开来。

洞屋(Holes in the House),2017

洞屋(Holes in the House),2017

我也觉得“洞屋"特别有意思。这对年轻夫妇尽可能地处处都DIY,他们想方设法地充分利用已经存在的资源。房子是80年代的,而他们所做的始终是重建、重新挖掘建筑的功用。我认为这很有挑战性——如何激发既有语境的活力,如何更好地利用手头现成的资源,而不只是简单地搭建新房子。

放在2020年来看,我们肯定会需要许多崭新的项目去配合奥运会,但也许这也是个好时机去问问人们,如何能更好地、更有创意地用好过去留存下来的东西。

这种强调DIY和资源再利用的实践方式,你们会不会认为是非常具有东京特色的?

贝岛桃代:不会,我认为它应该是非常普遍的。可能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直至今天,我们都身处全球化和相似的环境问题之下。不管是中国、美国或欧洲,每个人都不得不思考这些问题。如果我们继续铺张浪费,那我们必死无疑。[笑] 在死之前,我们还是得对未来世代的继续发展抱有责任。

640-16

“东京制造:建筑与生活,1964/2020

“东京制造:建筑与生活,1964/2020"展览现场图。图片:© Richard P. Goodbody. Courtesy of Japan Society Gallery

塚本由晴:当然,可能我们这代日本建筑师确实会更忧虑这些问题,因为我们来自泡沫经济的时代,还经历了2011年大地震,有许多外在影响因素都在形成我们的这种思考方式。

展览也呈现了不少艺术作品,比如“车站"部分有许多“零维度"艺术小组60年代在那里行为表演的影像纪录。选择这些艺术作品,背后是什么样的考虑?我也很好奇,你们平时是否会关注当代艺术?

贝岛桃代:把艺术和建筑结合到一起展出,最早是日本协会美术馆的策展人神谷幸江(Yukie Kamiya)的提议。我感到许多艺术家在对待社会变化时,会有非常强烈和敏感的态度,他们的创作是对社会境况做出的反应。相信两次奥运会也一样,很多艺术家会有强烈的感受,其中有很多甚至可能是负面的压抑的回应,但重要的是他们的表达。

640-18

“东京制造:建筑与生活,1964/2020

“东京制造:建筑与生活,1964/2020"展览现场图。图片:© Richard P. Goodbody. Courtesy of Japan Society Gallery

塚本由晴:我们也提议了几件自己喜爱的艺术作品,比如一幅以60年代东京为背景的绘画,但出于种种原因最后没能展出,很遗憾。我对当代艺术很感兴趣,许多创作对于我们所身处的环境有着独特的敏感。许多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情绪,艺术家却能通过自己的作品来传达。

在建筑学中,你们精美细致的剖面图非常著名,尤其《图解》一书是教科书般的存在。也许总体上,大家会感到日本的建筑师更侧重工匠精神,而西方的建筑教育和实践则以观念先行。两位都是建筑学的教育者,会如何看待这种区别?

塚本由晴:我们其实也是非常观念化的,但我们的理念始终受到具体的建筑媒介的驱动,比如如何将事物的存在进行物质化,而不只是用抽象的概念来呈现理念。可以说,我们所倡导的是更有实践可能性的观念。

 

Minoru Hirata,1964

Minoru Hirata,1964

此外,我们有关“行为学"的理念,我认为它很好地解释了我们基于物质材料、行动力以及多种因素共同作用下进行建筑规划的理念。也就是说,要基于行为或主体本身的特质,然后用不同的方式去实现不同的社会行为,要顺应行为(go with the behaviors)。
文 | Qianfan Gu & Yuki 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