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520,一起坠入这场幻境乐园,绽放恋爱般的全感官

分享至
teamLab,《花之森林,迷失、沉浸与重生》,2017,互动数字装置,无限变化,声音:高桥英明。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teamLab,《花之森林,迷失、沉浸与重生》,2017,互动数字装置,无限变化,声音:高桥英明。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艺术所带来的感受很多时候都无法用语言形容,就像人们无法解释为何坠入爱河,一个眼神的接触就能引发一连串的化学反应。

米兰世博会排队8小时,东京个展近50万参观人次……

这个令全世界为之倾倒的teamLab新媒体艺术展已经于5月20日巡展至北京。与人们通常印象中的艺术展览不同,此次teamLab中国大展将凭借其最先进的科技与艺术想象力呈现一场突破现实的浸入式体验。

佩斯北京teamLab展览现场。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佩斯北京teamLab展览现场。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何为浸入式?当走入佩斯北京的展场,一时间竟不知该何去何从——仿佛置身幻境,穿梭在迷宫般的展厅,你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四周飘浮的花朵,它们在你面前诞生、绽放继而凋谢。teamLab利用实时运算技术打造出的每一朵花都是独一无二的,一旦凋谢就不会再重生,因此与每一朵花相遇的瞬间都将只有当下一刻的机缘。

另一件频现朋友圈的作品当属《Crystal Universe》,这一独特的大型互动装置邀请观众亲自“遥控操作"作品。入口可以先扫码,这个由无数LED灯组成了一个“光的宇宙",会根据在其空间内移动的物体产生变化。观众作为“宇宙"中的动态变量去影响空间光线的变化,同时与它融为一体; 还可以通过手机自行操控这个空间,创造出独一无二的光影世界。

teamLab,《水晶宇宙》,2015,互动灯光雕塑装置,LED,无限变化,声音:teamLab。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teamLab,《水晶宇宙》,2015,互动灯光雕塑装置,LED,无限变化,声音:teamLab。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而最具有震撼力的展品,则是所占场地是历次展览中最大的《被追逐的八咫鸟、追逐同时亦被追逐的八咫鸟、超越空间》。在以光描绘出的八咫鸟盘绕于空间中,它的轨迹会化为光线并描绘出“空书"。八咫鸟会识别观赏者的位置而变闪躲变飞翔,若是撞上了,便会化作花朵消散而去。

 

teamLab,《被追逐的八咫鸟、追逐同时亦被追逐的八咫鸟、超越空间》,2017,互动数字装置,4分20秒,声音:高桥英明。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teamLab,《被追逐的八咫鸟、追逐同时亦被追逐的八咫鸟、超越空间》,2017,互动数字装置,4分20秒,声音:高桥英明。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当你在指定的地方观赏时,会发现地板和墙壁的界限慢慢消失了。在实际的空间瓦解后,便会沉浸在作品的世界。特别之处在于,作品并不是事先录好的动画,也不是在无限循环,而是根据电脑程序实时呈现的。这就是说,作品是在持续不断地变化,你看到的瞬间,永远不会被其他人再次看到。

在影片结束时还意犹未尽,瞬间理解了为何入口警示:“心脏病、癫痫患者禁止入内"。

而一个最令人惊喜的展厅,在揭开入口黑色门帘时不禁眼前一亮——“teamLab Kids"儿童艺术展区。在这个“未来游乐园"中,teamLab鼓励孩子们用自己的手去创造一个独一无二的想象空间,而他们亲笔绘出的人物、动物、植物等图画将在眼前的巨大屏幕中活动起来,并与参与者产生实时的互动变化,令孩子感受到世界上的生命是如何地丰富多样且彼此紧密相连。

teamLab,《彩绘城镇》,2014,互动数字装置,声音:高桥英明。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teamLab,《彩绘城镇》,2014,互动数字装置,声音:高桥英明。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teamLab是谁?

你或许会诧异于这样惊艳的作品出自什么样的艺术家之手?

就像他们名字的直译“团队实验室"一样,teamLab是一个由400位“超级技术专家"组成的团队,成员不仅仅是艺术家,还包括计算机工程师、数学家、建筑师、CG动画师、音乐人等等跨学科人才——他们充分展示了这个时代不同专业的人们可以如何跨界合作,并共同创作出挑战传统的艺术作品。

teamLab是一个集体创作式的跨学科创意团队。图片:致谢teamLab

teamLab是一个集体创作式的跨学科创意团队。图片:致谢teamLab

可有谁知道,这个建立于2001年的团队最初只有5个人。有段时间创始人猪子寿之退掉租房,去公司和朋友家住——“只有团队、共事的伙伴是最重要的。"直至今日,猪子寿之与团队通宵工作也是常有的事。

teamLab创始人猪子寿之。图片:致谢teamLab

teamLab创始人猪子寿之。图片:致谢teamLab

猪子寿之在东京大学是学习信息工程出身,研究生毕业后创立teamLab的初衷,就是“用技术创造一个全新的艺术世界,还没人做过这样的事。"有一次,他坚持要在家乡德岛的深山峡谷中做一个动态投影,团队所有人都说这不可行。猪子寿之还是坚持雇了几个山民,爬树攀藤做搭建测试,当灯光最终亮起时,五彩斑斓的花瓣惊动了沉寂已久的峡谷,成功地在原始自然中呈现出现代科技之美。就是这样的热爱和专注,使建立了16年的teamLab,稳稳地坐上了全球新媒体艺术新贵的交椅。

teamLab,《Flowers Bloom on the Waterfall - Deep in the Mountains of Shikoku》,2016- 2017, Digitized Nature, Sound: Hideaki Takahashi。图片:致谢teamLab

teamLab,《Flowers Bloom on the Waterfall – Deep in the Mountains of Shikoku》,2016- 2017, Digitized Nature, Sound: Hideaki Takahashi。图片:致谢teamLab

是什么时候察觉到了成功?2016年,teamLab在美国硅谷的大展曾引发新媒体艺术热潮,由于公众持续的观展热度,原本4个月的展览最终被延长至10个月。

《纽约时报》如此评价:“teamLab创作浸入式体验的作品,但与这一领域最著名的人物James Turrell或Doug Wheeler不同的是,后者通过沉浸体验引发观者的心灵沉思,而teamLab的作品则呈现多声道管弦乐曲,将光线、声音、视频、数字序列和虚拟现实等共同融入一个科技化的梦幻仙境之中,并致力于让技术进入艺术的范畴。" 

站立不动,就会有越来越多的花朵在脚下绽放,似乎和周围融为一体的观展感受,是teamLab作品最吸引人的特质。图片:摄影王艺迪

站立不动,就会有越来越多的花朵在脚下绽放,似乎和周围融为一体的观展感受,是teamLab作品最吸引人的特质。图片:摄影王艺迪

由于拥挤的人群很不适合观展,当我们去看展览时,很多时候可以切身体会到不希望有太多观众。想想卢浮宫的《蒙娜丽莎》,是不是觉得旁边的观众打扰了你的视线?

而在teamLab的作品中截然相反,有一个很有趣的故事——为了筹备巴黎的一次展览,teamLab传播总监工藤岳3天没有合眼,一不小心竟然躺在展场地上睡着了。由于一直没有移动,作品中的花瓣层层覆盖在他的身上。很多观众将这一幕拍了下来上传Instagram,“他们没有认为我影响了观感体验,却把我看成是展览的一部分。"工藤岳很感慨:“在这样的艺术世界,人与人之间就没有了冲突,而是把对方看成美的一种体现。

teamLab传播总监工藤岳全身被花瓣覆盖。图片:致谢工藤岳

teamLab传播总监工藤岳全身被花瓣覆盖。图片:致谢工藤岳

“我们并不认为科技是我们作品中最重要的元素。我们感兴趣的是通过对于数字技术的运用,艺术将如何得以被拓宽。"团队的创始人猪子寿之这样谈及团队的艺术理念,“通过将科技与艺术相连接,我们也许可以让人们的生存变得更加积极。科技是人道主义的。数字化的概念本身就是去拓展人类的表达。"

这或许解释了为什么花朵、水流等自然之物一直是teamLab作品中的核心意象。在他们令人目眩的科技景观背后始终隐藏着对于人类生存的提问,而他们的艺术作品正在试图让城市中的人们重新感受到自然界中生命的活力,并激发人们去感悟自身与世界的关系。

teamLab,《水粒子世界——金色》,数字作品,5频,连续循环,展览现场。图片:致谢王艺迪

teamLab,《水粒子世界——金色》,数字作品,5频,连续循环,展览现场。图片:致谢王艺迪

这个夏天,就尝试一下行走在花海之间,探索未知的艺术体验吧。一个剧透:在无数次迷路后,你可能都很难发现哪里才是出口。

 artnet x teamLab 传播总监工藤岳

teamLab传播总监工藤岳。图片:teamLab

teamLab传播总监工藤岳。图片:teamLab

这次在佩斯北京的中国首展亮点是?

工藤岳:我们首次采用了迷宫的形式设置这次展览,根据佩斯北京的实地空间——近1500平方米的展览空间本身就是个挑战。迷宫的有趣之处在于“迷失"的错觉,在每一个转角,观众都可能会有不同的发现,就算是工作人员也常常迷路。

第二个亮点就是我们的新系列作品《昙花一现》是全球首次展览,这是2017年的新作品。数万朵花瓣组成孔雀、大象等动物形象,当花朵逐渐绽放时,动物的图像也会变得明确。而花朵总会凋谢,但在凋谢的瞬间,仍然会使图像的轮廓凝固。即使部分图像随着凋谢的花朵一点点散落,再次绽放的花朵仍会将缺失部分的图像重新填补,与其他花朵共同描绘出整个图像。寓意着无论花朵、动物还是人类,生命就是一个轮回。

teamLab,《昙花一现系列—牡丹孔雀》, 2017, 数字作品,单频,5分20秒 x 3 。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teamLab,《昙花一现系列—牡丹孔雀》, 2017, 数字作品,单频,5分20秒 x 3 。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teamlab团队有近400人,技术和创意团队如何协作?在把创意实现的过程中,是否会遇到很多现实的挑战和困难?

工藤岳:一般情况下我们会分成多个小组合作,很多项目都是同时进行的,因此很多创意和想法都可以相互转换,。如《Flower Forest, Lost and Immersed》这个项目持续了近2年,每个细节没有达到标准时就要重改。由于要带给人们沉浸式的体验,每个展览都要根据实际场地进行设计。

teamLab, 《昙花一现系列-菊虎》,2017, 数字作品,单频,5分20秒 x 3 。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teamLab, 《昙花一现系列-菊虎》,2017, 数字作品,单频,5分20秒 x 3 。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在本次展览作品《Crystal Universe》中,观众可以使用智能手机与作品互动,如此一来每位观众在作品中所见都是不同的。这是为了强调每个人的独一无二吗?

工藤岳:我们在作品中最希望呈现的,是使观众真正沉浸其中——整个身体、思想、五感都变成展览的一部分。试想在展览中,你成为了别人眼中的艺术品,这难道不是很酷?

teamLab既有新媒体艺术作品在画廊和双年展展出,也有大量的商业合作。请问teamLab如何定位?

工藤岳:我们用过一个词——“ultra-technologist",这一开始是个玩笑。艺术家用手创作一件件作品,而科技工作者也不断地使用电脑创造产品,可以说都是“手工作业"。teamLab工作的意义在很多方面与艺术家是相同的——创造美、触发人们对艺术的感受。

teamLab,《圆相》,2017,数字作品,18分30秒(循环)。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teamLab,《圆相》,2017,数字作品,18分30秒(循环)。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与传统艺术相比,你认为teamlab越来越被观众认可的主要原因,在于观展时与作品的互动吗?

工藤岳:我们希望创造一个可以使人沉浸其中的艺术世界——当观众进入佩斯北京的展场,触摸屏幕上的花朵时,它们就凋谢了;如果观众一直不移动,新的花朵就会在脚下不断绽放。这就感觉就像是:你可以创造生命,也可以结束它。

当展厅有几十个观众时,会和几百个观众同时在场是完全不同的体验。teamLab首次纽约展览开幕时,我们没有想到会来了那么多观众——因为人数太多,屏幕上所有的花朵竟然都凋谢了。展览完全与观众融为一体,这就是teamLab的特别之处。

teamLab《彩绘水族馆》,2013,互动数字装置,声音:高桥英明。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teamLab《彩绘水族馆》,2013,互动数字装置,声音:高桥英明。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在如今时代,你认为科技如何扩充当代艺术?

工藤岳: 在现实社会中处处都有限制,而当你有一个新的创意时,思想是没有边界的。人们对世界的理解总是基于经验,而艺术所带来的感受很多时候都无法用语言形容,就像人们无法解释为何坠入爱河,一个眼神的接触就能引发一连串的化学反应。

科技的进步在一定程度上使人类变得越来越有智慧,它可以成为一种消除现实与艺术边界的手段。想象下没有边界的世界会有多美好,只有艺术可以创造这样的世界,给人们的现实生活带来积极和美的影响。

teamLab,《串联吧!积木小镇》,2016,互动数字装置,积木,声音:高桥英明。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teamLab,《串联吧!积木小镇》,2016,互动数字装置,积木,声音:高桥英明。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teamLab,《创造!天才跳房子》,2015,互动数字装置。图片:致谢teamLab

teamLab,《创造!天才跳房子》,2015,互动数字装置。图片:致谢teamLab

本次展览设有“teamLab Kids"儿童艺术展区,这个项目的起源是希望带给孩子们艺术启发吗?

工藤岳:这其实是个乌龙——这些游戏本来是设计给teamLab成员,工作之余可以放松的小游戏。可在一次展览之后,发现特别受到孩子们的欢迎。可能成人会羞于在公共场合表现童心,孩子们更容易接受与艺术开心地玩耍。

Poster

“teamLab,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

展览时间:2017年5月20日——10月10日

展览地点:佩斯北京

文:Yidi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