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33年间涨幅超5800倍!日本电商大亨昨夜以7.6亿造就美国最贵艺术家

分享至
让-米谢·巴斯奎亚的油画《无题》 (1982)。图片:致谢苏富比纽约

让-米谢·巴斯奎亚的油画《无题》 (1982)。图片:致谢苏富比纽约

纽约时间周四晚,一幅让-米谢·巴斯奎亚的油画《无题》最终在拍场上以1.105亿(约合7.62亿人民币)美元成交,而这也就此打破了这位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最终让苏富比纽约春拍的“战后与当代艺术专场"以3.192亿美金的总价成交,这个成绩在很大程度上要感谢巴斯奎亚的的“单人"成绩,这个专场预估价为2.12亿至2.786亿美金(最终成交价包含佣金,而预估价并未包含)。整场50件拍品中,成交48件,成交率为96%。

前泽友作在Instagram上宣布自己是让-米谢·巴斯奎亚《无题》 的买家。图片:致谢苏富比纽约

前泽友作在Instagram上宣布自己是让-米谢·巴斯奎亚《无题》 的买家。图片:致谢苏富比纽约

这个创纪录的作品经过了11分钟的拉锯战。拍卖刚刚结束,日本收藏家前泽友作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揭晓自己为这幅作品的买家。前泽友作在电子商务世界里打造了自己的帝国,他在1998年成立了电子商务公司Start Today,又在2004年成立了在线零售公司同时也是日本最大潮牌网站Zozotown。前泽友作曾经当过一名摇滚乐手,他是日本女星纱荣子的交往对象。在福布斯财富榜上,前泽友作名列日本首富第17位,资产达到27亿美元(约合175.3亿元人民币)。

在拍卖师Oliver Barker宣布以5700万美元起拍之后,苏富比的专家Adam Chinn以及不少在场其他颇为谨慎的竞拍者在短短三分半中就将价格竞至6800万美元。在价格升至6900的时候,整个拍卖场中就已经充斥着“噢!"与“啊!"这样此起彼伏的惊呼声,接下来就是通过电话参与拍卖的前泽与另一位藏家的一对一“肉搏",这位与前泽竞争巴斯奎亚的藏家,后来被确认是艺术经纪人Nicholas Maclean,他也是纽约和伦敦画廊Eykyn Maclean的联合创始人之一。

与前泽竞争巴斯奎亚的藏家、艺术经纪人Nicholas Maclean,他也是纽约和伦敦画廊Eykyn Maclean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图片:Eykyn Maclean

与前泽竞争巴斯奎亚的藏家、艺术经纪人Nicholas Maclean,他也是纽约和伦敦画廊Eykyn Maclean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图片:Eykyn Maclean

这个价格不仅仅突破了巴斯奎亚个人的拍卖价格纪录,也是一位美国艺术家拍卖最高纪录,也是当代艺术品的历史第二高价。据报道,这幅作品的前主人是Lise Spiegel Wilks,为地产大鳄Jerry Spiegel的小女儿。这幅画自1984年之后就未曾出现在市场上。这幅作品创作于艺术家艺术生涯中最为黄金的时期,买家在最初购买这幅画的时候仅仅花费了1.9万美元。

前泽并非首次购入巴斯奎亚。2016年,他就曾经让这位艺术家打破纪录,当时他在佳士得纽约花了573万美元购入一幅巴斯奎亚1982年的作品。这两幅作品都将最后落户于前泽家乡日本千叶市一个计划修建的博物馆中。

“当我第一次看到这幅作品时,我异常兴奋和激动,它满足了我对于艺术的爱。"前泽在其Instagram这样写道,“我想尽可能与更多的人分享这样一种体验。"

当晚的拍场上,亦有其他亮点。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的《晒阳光浴的裸女》(Nude Sunbathing,1995)以2400万美元售出(估价为2000万至3000万),主要竞争在为苏富比当代艺术负责人Gregoire Billault以及苏富比艺术部门的Amy Cappellazzo之间展开。不过就如同大部分较为高调的上拍作品一样,这些艺术品的销售都在此前打过保险"(无论是被第三方或者拍卖行自己),所以结果并非十分惊喜。

罗伊·利希滕斯坦的《晒阳光浴的裸女》。图片: © Estate of Roy Lichtenstein

罗伊·利希滕斯坦的《晒阳光浴的裸女》。图片: © Estate of Roy Lichtenstein

巴斯奎亚并非当晚唯一破纪录的艺术家,在当晚Jonas Wood、Wolfgang Tillmans、Mira Schendel、Blinky Palermo以及山口长男也突破了各自的拍卖成绩。

当晚的总估价为2.12亿至2.786亿美元,与苏富比去年春拍战后与当代专场接近。如果没有巴斯奎亚,那么这个晚上的成绩将会非常不一样。如果真的按照此前新闻报道,苏富比未能在临近截至收到这件重要作品,那么很可能这个专场将会在1.52亿左右——比起近5年来的各个五月拍卖专场,这个估价少了将近5000万美元。

这场拍卖在周二一场令人有些失望的“印象派和现代艺术“专场之后,一幅埃贡·席勒估价3000至4000美元的作品,在最后关头被临时撤拍。周四,据佳士得的前高层Nicholas Hall(他在纽约上东区刚刚开设了画廊)说,这甚至是“巴斯奎亚或者败下阵来"(Basquiat or bus,两者有相似发音)的处境。

 

译:Cathy F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