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30余年“玩火"的艺术探索之路,薛松于龙美术馆大展“烧"出了什么?

分享至
WechatIMG3663

龙美术馆(西岸馆)。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2019年5月17日,艺术家薛松的大型个展“涅槃"在龙美术馆(西岸馆)开幕。展览记录和呈现了薛松跨越30余年的创作探索历程。从薛松早期对碑帖残片拼贴尝试,不断发展重塑的“与大师对话系列"、“历史与现实系列"、“城市与青春系列"、“传统山水系列"、“泡沫系列"等作品,本次展览进行了一次完整的呈现。

策展人杰佛瑞·约翰·斯鲍丁、艺术家薛松、龙美术馆馆长王薇。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策展人杰佛瑞·约翰·斯鲍丁、艺术家薛松、龙美术馆馆长王薇。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艺术家薛松大型个展“涅槃

艺术家薛松大型个展“涅槃"现场。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艺术家薛松大型个展“涅槃

艺术家薛松大型个展“涅槃"现场。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艺术家以新颖的拼贴创作形式,对比强烈的高饱和度色彩运用,以及造型与内容的冲突,为观者的观展体验创造了独特的视觉冲击。

拼贴创作形式虽受西方艺术影响,其中国特色亦是本次展览的一大亮点。一楼的巨大展厅里充斥着“中式"元素和符号。步入展厅,面向观众的第一面巨大展墙上,特别呈现了薛松为配合龙美术馆超大空间,最新创作的大型作品《基因族谱》。作品耗时近一年时间,由100幅小作品构成,每一件小作品以拼贴的形式呈现了一个中国姓氏,它们共同组合拼绘出了一幅中国地图。

艺术家薛松大型个展“涅槃

艺术家薛松大型个展“涅槃"现场。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艺术家薛松大型个展“涅槃

艺术家薛松大型个展“涅槃"现场。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左边和右边的展墙上,展出了具有中国意识形态特色的《波普版社会主义价值观》和引用中国历代大师书法的《文字游戏》。展墙的另一边展出了极具地域特色创作方向的一组全新作品《上海明信片》(8拼)。艺术家将书籍及刊物载录的丰富历史图像进行焚烧和拼贴,并结合实地风景,描绘出别样的“上海风情",向这座生活工作了30余年的城市抒发了深厚的热爱之情。

薛松新作《上海明信片》。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薛松新作《上海明信片》。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的确,最能准确形容薛松展览作品的一个字便是“火"。“火"的表现,即具象又抽象,不仅体现在艺术家作品中烧焦的痕迹和质感,也是他极为关键的创作媒介。艺术家“玩火"的创作形式也并非一蹴而就。关于薛松的创作历程和灵感,还要追溯到1990年发生在上海歌剧院的那场大火。

艺术家薛松。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艺术家薛松。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1988年,薛松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分配到上海歌剧院,在附近的一间小工作室内进行艺术创作。12月26日那天,一场大火猝不及防地在小剧场爆发。烟雾缭绕,火势汹汹足有十几米高。眼前的情景震撼触动了薛松。时至今天提起这场大火,他的语气中仍透露着震惊和激动。在大批涌入的西方艺术图像和形式的影响下,1988年刚毕业的薛松彼时正处于一段创作茫然期。

而在吞吐着灰烬和碎片的火光中,他看到了希望和新的创作方向。90年代初的几件拼贴作品中的元素,是他直接从剧场火灾废墟中捡回来进行重塑的。从这以后,薛松慢慢摸索创造了一套极具个人特色的创作方式:他根据题材寻找心仪的材料和图像,点火将它们烧掉并对碎片进行拼贴。这一坚持,就是30多年。

艺术家薛松大型个展“涅槃

艺术家薛松大型个展“涅槃"现场。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艺术家薛松大型个展“涅槃

艺术家薛松大型个展“涅槃"现场,艺术家与参加开幕式的嘉宾合影。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正是如此,薛松的创作历程准确地映射了展览题目“涅槃"。凤凰从灰烬中涅槃重生的故事众所周知,而薛松的艺术也是一段在“废墟"中浴火重生的故事。如此的创作方式,也奠定了薛松彻底搜索艺术史,并对其进行挪用和颠覆的契机。如今薛松的工作室,也堆满了将要燃烧的图册,打眼望去像是一座艺术史的素材宝库。亚洲与西方图像的并置和颠覆,在画面上不断解构和再造,延展出强烈的戏剧化效果。

 

艺术家薛松大型个展“涅槃

艺术家薛松大型个展“涅槃"现场,艺术家与参加开幕式的嘉宾合影。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由于作品中对于政治,社会意识形态和消费文化的表现,薛松也被誉为具有中国“文化波普“的当代艺术家。然而艺术家则不希望自己的风格被打上"波普“标签,而被理解为历史与现实的碰撞,与大师合作与对话的结晶。正如本次展览策展人杰佛瑞·斯鲍丁(Jeffrey Spalding)在开幕现场提到:“了解艺术的人都知道,创作中最难的一点就是做到不重复自己。“ 薛松的创作形式打开了内容及画面结构广泛性的入口,在“玩火"的创作道路上,他还有很多不同的故事要讲下去。

artnet新闻

艺术家薛松

艺术家薛松。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艺术家薛松。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火"一直是您创作中极为重要的元素。可以更深入地讲一下关于此创作灵感以及重要性吗?

1988年,我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分到上海歌剧院,住在小剧场旁边的小办公室,一直在进行创作。12月26号小剧场着火,当时路封了,火苗蔓延到了我家,门被烤焦了,甚至玻璃也融化了,差一点烧进我的房间。现场的惨状让我感觉非常震撼,在这之前,我的艺术创作一直很苦闷。

那时刚毕业不久,一直在探索寻找属于自己独特的创作语言。因为接触的艺术形式太多,什么媒介和材料我都在尝试,画过水墨、涂鸦、也有油画,但这场突如其来的火灾给了我灵感,我突然发现这可以成为一个本身就很有说服力的强烈艺术语言,比纯绘画更能凸显悲剧性,很切合我当时的感受。所以在90年代初的几件作品都是我直接从火灾现场捡一些东西在拼贴。后来这些材料用完了,我就开始自己去市场上买东西烧。

薛松在创作中。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薛松在创作中。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但因为我的空间很小,在第二年的创作过程中,不小心又着了一次火,一个地方两年之内两次火灾未免有点太引人注意。不幸的是,这一次发生在工作室里,我之前的作品全部被烧毁。但我对于火的探索仍没有停止,通过慢慢实验,从开始懵懂混沌的状态到有意识地根据题材选择材料,遇到问题再改进,终于摸索出了一套属于我自己的创作模式。

薛松,《泡沫》,布面丙烯、拼贴、综合材料,150 x 180cm x 3,2018。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薛松,《泡沫》,布面丙烯、拼贴、综合材料,150 x 180cm x 3,2018。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您的作品融合了众多跨越时间和空间的元素,创作形式有受到哪位艺术家或艺术流派的启发吗?

我的创作灵感不是具体到哪一个艺术家。读书的时候接触到了很多西方的东西,后来作为刚毕业的学生,对所有艺术形式都很感兴趣。我喜欢的风格有点杂,各种营养都会汲取。东方,西方,和远古的,也曾经尝试在宣纸上进行创作。

您的创作综合地探索和搜集了中西方艺术史的图像学,请问对于艺术史挪用您的态度是怎样的?想让观众有怎样的新见解?

我的作品有很多系列,我喜欢用现成图像,而且知名度越高越好,因为这样更容易沟通和产生共鸣。大众熟悉的图像是一个桥梁,可以碰撞可以交流。关于波普艺术,其实也是在选择大众熟悉的图像。但我在运用图像的同时,要加入自己的想法和语言去进行重新解读,变成更适合自己的内容。

薛松,《意象甲骨文》,布面丙烯、拼贴、综合材料,2019。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薛松,《意象甲骨文》,布面丙烯、拼贴、综合材料,2019。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您的作品对于书法有特别的强调,能讲一下对书法以及文字的运用以及灵感来源吗?

关于书法方面的探索,我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进行,慢慢得出一套系统和心得。这次展览主要的几面墙都与书法有关系。我选择了历代大师书法的局部图,关注的是结构和气韵,所以看起来像抽象画。内容上则是随机的,主要从色彩上区分,没有具体的含义。书法是中国传统艺术里面最丰富深厚,以及发展最完善的艺术形式。我很敬佩这些大师,也意识到自己永远不会超越他们,作为当代艺术家,我只能从里面找出适合当代观念的表达方式。

我因此烧了很多历代碑刻和将书法理论书籍的片段。后来回过头来看,其实每个时期选择的主题都与自己的压力有关。历代大师都太厉害了,所以我有一种毁掉他们的冲动,然后用自己的方式重新组合。这也算是我解压释放的方式吧,包括烧东西。创作灵感应该总结为极度崇拜却但又超越不了的破坏性。

薛松,《解构书法》,布面丙烯、拼贴、综合材料,2018。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薛松,《解构书法》,布面丙烯、拼贴、综合材料,2018。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您被誉为中国“文化波普"艺术家,对于自己的作品有风格定位吗?

我觉得我的艺术不知道该归在哪一类。尤其是在上世纪80年代,作品分类更为狭窄,以至于每次送展不知道该把作品归在哪一类。我觉得我的作品很难定位,更像是和很多人合作,我像是写论文时在找论据,作为大厨来配菜,每件作品不纯粹是我一个人的劳动果实。创作的过程中,有时更像在和大师交流。

如果能够给大师看看就更好了。也正是如此,我的作品容纳性和灵活性比较适合商业合作,题材也可以很广泛。虽说合作比较累,但会学到很多东西,每次的磨合都是学习的过程。我是戏剧学院舞美系毕业,不像美院需要达到一定的标准才能及格和毕业,我们不一样,是需要合作来共同完成一项作品。每个人都是一个螺丝钉,每幅作品都是一个合作的过程。

薛松,《与蒙德里安对话——温故知新》,布面丙烯、拼贴、综合材料,200 x 200厘米,2012-2019。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薛松,《与蒙德里安对话——温故知新》,布面丙烯、拼贴、综合材料,200 x 200厘米,2012-2019。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上海这座城市的艺术氛围对您的艺术创作又有着怎样的影响?

上海对我有很大的影响。我出生在安徽,最早感受上海是从张乐平画的《三毛流浪记》。当时觉得上海和中国任何地方都不一样,是个太梦幻迷人的地方了,于是后来就考到了上海。80年代初来上海很是大开眼界。接触的东西非常多,创作的胆子也变大了。

薛松,《春》(Spring)。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薛松,《春》(Spring)。图片:致谢龙美术馆

是否可以分享一些今后的创作思考与方向?

我一直在尝试使用新的媒介,但在本次展览中没有展出,因为自认为还不够成熟。当然现在走的这条路会继续下去,除非创作语汇枯竭了才会考虑改变。目前这种创作体系,我觉得还能挖掘到更深、更广的空间。我倾向于创作的延续性和整体性,既然已找到了自己的语言,就会一直探索下去。

WechatIMG3682

薛松个展“涅槃"

地点:龙美术馆|上海市徐汇区黄浦江滨

展期:2019年5月18日至7月14日

 

文 | Yi Z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