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2019“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展:重构亚洲艺术网络

分享至
“2019年‘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入围艺术家作品展

“2019年‘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入围艺术家作品展"展览现场图,2019年,上海外滩美术馆。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2019年10月17日,2019年“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入围艺术家作品展于上海外滩美术馆正式开幕,展览持续至2020年1月5日。本届大奖的入围艺术家为郝敬班、许哲瑜、艾萨·霍克森(Eisa Jocson)和潘涛阮(Thảo-Nguyên Phan)。
 
这项由上海外滩美术馆与HUGO BOSS联合举办的大奖创办自2013年,其视线聚焦于大中华及东南亚地区新锐艺术家,旨在持续鼓励与促成亚洲新锐艺术多样性和崭新叙事。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评委会主席、上海外滩美术馆馆长拉瑞斯·弗洛乔(Larys Frogier)表示:“这一项目和奖项关注亚洲艺术家们如何重访在地性、挖掘记忆和重塑历史,在固定的边界和定义之外重新构建亚洲艺术网络,并且积极挑战那些已被固化的与地域相关的概念。"
郝敬班,《被嫌弃的风景2019》,2019年,“2019年‘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入围艺术家作品展

郝敬班,《被嫌弃的风景2019》,2019年,“2019年‘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入围艺术家作品展"展览现场,上海外滩美术馆。作品由艺术家及刺点画廊提供。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此次作品展为四位艺术家提供了均衡的展示空间。“每位艺术家通过一整层的作品展示,以各自的展示结构对建筑直接进行干预,这些结构也促成了将图像、叙述和动作糅合在一起的独特方法。"本次展览的策展人曾明俊表示。
****
 
艺术家郝敬班现生活、工作于北京。郝敬班常常对某一主题进行长达数年的持续研究,从折射了新中国几十年社会变迁的“北京舞厅"项目,到展现重工业工厂现状的“工厂"项目,郝敬班为观众打开这些被主流叙事遗漏的过往与今夕的同时,也探索着叙事和影像的新空间。她有着理性、缜密的知识分子气质,大量严谨的历史调查、档案研究并结合实地考察、人物采访成就作品扎实的文本和内容,并从这一过程中构建和编织不同的叙述及观点。
郝敬班,《正片之外》,2016年,高清单频道录像,21 分 18 秒。图片由艺术家及刺点画廊提供

郝敬班,《正片之外》,2016年,高清单频道录像,21 分 18 秒。图片由艺术家及刺点画廊提供

 
此次展出的新作品《被嫌弃的风景 2019》以东北腹地为主题,呈现了郝敬班近期的研究兴趣所在:对集体意识产生影响的图像语言以及如何从这种结构中表述出个人主体性的问题上。这件装置作品包含了以不同角度分散在展览空间内的四频影像屏幕,屏幕以影像、文字、影像外的解说共同构成一个剧场化空间。东北风景来自1937年至1984年间摄制于东北电影:《辉辉乐土》、《富饶的东北》、《老兵新传》、《林海雪原》、《德尔苏·乌扎拉》(Dersu Uzala)及《今夜有暴风雨》。她将这些画面从各自原本的故事线中剥离,观众能够体验到由于这片土地的图像因不同目的被挪用和粉饰后所产生的叙述话语之变化。
郝敬班,《被嫌弃的风景》,2018年,高清双频道录像,33 分21 秒 / 18 分 50 秒。图片由艺术家及刺点画廊提供

郝敬班,《被嫌弃的风景》,2018年,高清双频道录像,33 分21 秒 / 18 分 50 秒。图片由艺术家及刺点画廊提供

 
该作品中郝敬班与片冈一郎合作,将其对这一“被嫌弃"的时代的研究进一步扩展。片冈一郎的职业是“电影辨士",即对电影从事现场评论和讲述,该传统可以追溯到默片时代。“我第一次认识他是在北京电影节,我作为观众去看一个放映,当时是阮玲玉主演的《小玩意》,其实是一个抗日电影,他们邀请了日本的弁士在旁边解说……一个日本人去解说抗日电影,整个体验让我觉得很奇特,我就记住了这个人。"郝敬班说。
郝敬班,《小舞》,2012年,高清单频道录像 14 分 08 秒。图片由艺术家及刺点画廊提供

郝敬班,《小舞》,2012年,高清单频道录像 14 分 08 秒。图片由艺术家及刺点画廊提供

****
 
艾萨·霍克森是一位生活和工作于马尼拉的当代编舞家、视觉艺术家与舞者,她关注公共领域(如服务和娱乐行业)的表演身体劳动。作为菲律宾庞大的海外劳工群体的一部分,霍克森敏锐地洞察到:这些演员与同它行业劳动者本质上没有差别,他们同样的是劳动者,他们的表演除了体力付出还有包含着情感劳动(affective labor)。
艾萨·霍克森,《身体经济档案》,2019年,“2019年‘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入围艺术家作品展

艾萨·霍克森,《身体经济档案》,2019年,“2019年‘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入围艺术家作品展"展览现场,上海外滩美术馆。作品由艺术家提供。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作为一个将身体作为材料进行创作的艺术家,霍克森将身体视为一种可被塑造的雕塑,她持续探索着身体作为一种媒介将如何挑战其可塑性:身体如何适应不同的社会环境与经济关系,社会传统、经济性移民劳工、宗教神话是如同对身体进行规训的。美术馆的三层展厅,霍克森的这些身体探索被凝固成影像和档案展示。四面竖屏以交相间隔的速度,播放“身体经济四部曲,从钢管舞、猛男舞、女公关到迪士尼乐园的公主。除了在表演中展现“劳动感",霍克森也其中完成了性别与种族的跨越:菲律宾人扮演着白人童话中的公主,女性去跳充满男性性魅惑的猛男舞。除了再现表演和表演后面的身体训练,也将“观众将进入一件看似熟稔的事物里──卡拉OK的录像是亲切且流行的,人们熟知如何享用KTV,但它实际上已被‘劫持'。"(艾萨·霍克森语)。
艾萨·霍克森,《女超KTV》,2019年,“2019年‘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入围艺术家作品展

艾萨·霍克森,《女超KTV》,2019年,“2019年‘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入围艺术家作品展"展览现场,上海外滩美术馆。作品由艺术家提供。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10月18日晚,艾萨·霍克森和伙伴们在上海外滩美术馆进行了《女超KTV》的现场演出。除了继续着身体劳动的主题探讨,该作品还探讨了菲律宾的女性身份。他们现场演出的歌曲《Super woman》是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流行音乐,明明是首爱情歌曲,在歌曲里的女主角却像是一位为男性提供服务的佣人。
****
潘涛阮在本国的胡志明艺术大学(Ho Chi Minh City University of Fine Arts)毕业后到芝加哥艺术学院(Schoolof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深造,2014年返回胡志明市。和艾萨·霍克森一样,潘涛阮专注于本地叙事。在个人创作之余,她也是Art Labor艺术团体的创始人之一,致力于探索有益于当地社区的跨领域实践。
潘涛阮,《三月与八月的梦》系列,2019年,“2019年‘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入围艺术家作品展

潘涛阮,《三月与八月的梦》系列,2019年,“2019年‘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入围艺术家作品展"展览现场,上海外滩美术馆。作品由艺术家,The Factory当代艺术中心及沙迦艺术基金会提供。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三层展厅的两件作品《三月与八月的梦》系列、《被剥皮的黄麻杆》的叙事背景都来于1945年越南北部的大饥荒。“老一辈人对粮食特别爱惜,这一生活习惯来源于对饥饿的恐慌",潘涛阮由这一日常生活的细节开启了创伤叙事。1945年越南北部的大饥荒,人们卖儿鬻女,吃香蕉根,吞咽牛饲料,把一切塞进嘴巴,饿死的母亲那干瘪乳房流淌的乳汁依然喂养着婴孩。饥荒源于欺凌。日本占领时期(1940-1945)日本政府迫使当地农民种植黄麻代替大米,由此造成了当地毁灭性饥荒。
潘涛阮,《无声的谷粒》,2019年,“2019年‘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入围艺术家作品展

潘涛阮,《无声的谷粒》,2019年,“2019年‘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入围艺术家作品展"展览现场,上海外滩美术馆。作品由艺术家及TheFactory当代艺术中心提供。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潘涛阮的众多作品主题都尽量避开常设的假定和叙事习惯,在对历史的回望中选择了诗性又充满想象力的讲述方式。《三月与八月的梦》的影片中,演员身上披着闪烁的灯泡,行走于乡野,是饿死的幽灵;被占领者抢夺和浪费的粮食,从女演员的身上倾泻,流入大地。当人们在展厅的最内部,沉浸在关于饥荒和死亡的心碎梦境中时,外面的黄麻杆,因观众的走动,发出清脆响亮的声音,干扰着梦境。《被剥皮的黄麻杆》是潘涛阮的最新作品,虽然沿用了黄麻,这一饥荒事件的主角作为材料,但黄麻杆的使用却是第一次,该材料也未被其他艺术家使用过。被剥去的黄麻杆有着坚硬、瘦削的质感,像饿死的白骨,作品的英文名“no jute cloth for bones"征兆着死亡的坚硬和残忍。这件作品如帷幕一般起到了对空间的隔断作用,帷幕的那一侧,是充满诗性的水彩画,它们被画在丝绸上,在阳光和微风中,营造着“创伤性浪漫主义"(traumatic romanticism)的梦境,这场梦里,麦子、玉米、谷粒这些粮食用金箔绘于画面,像是闪耀的金子。
潘涛阮,《神奇的弓》,2014-2017年,木,钢铁,弩,镶嵌珍珠,大理石,尺寸可变

潘涛阮,《神奇的弓》,2014-2017年,木,钢铁,弩,镶嵌珍珠,大理石,尺寸可变

****
 
许哲瑜是一位生活和工作于台北的艺术家,他的作品交织了电影、动画与绘画。在五层展厅,他对建筑空间做了干预。“把展场设计成了比较幽暗的空间,但实际我所想的并不是暗,而是思考光线如何去照看这个空间里的作品。这种光的照看包含来自窗外或楼下展场的外光,以及五楼展场自身(投影、灯光)发出的内光。"
许哲瑜,《副本人》,2019年,“2019年‘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入围艺术家作品展

许哲瑜,《副本人》,2019年,“2019年‘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入围艺术家作品展"展览现场,上海外滩美术馆。作品由艺术家提供。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许哲瑜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当地的新闻媒体“苹果动新闻"。这家媒体用动画讲述新闻的形式,“表明上是做科学还原,但其实演变成越来越娱乐化、卡通化。我无意评价媒体本身,但感兴趣于‘影像、虚构如何入侵现实'"。
许哲瑜,《副本人》,2019年,单频道录像、玻璃纤维,19分47秒 / 76.2 x 64.5 x 107 厘米。作品由艺术家提供。

许哲瑜,《副本人》,2019年,单频道录像、玻璃纤维,19分47秒 / 76.2 x 64.5 x 107 厘米。作品由艺术家提供。

 
许哲瑜作品的很多素材来源于社会新闻,作品《副本人》亦是。《副本人》故事的主角,一度是媒体“宠儿"。1979年,三岁的张忠义和自己的兄弟忠仁,在电视直播下接受了历时12小时的连体婴分割手术。如同“动新闻"用3D动画技术还原“现场",许哲瑜也用3D扫描技术为张忠义建立身体档案。《副本人》深入探究了媒介与身体之间的联系,以及在持续的干预下这一联系如何不断成型;作品也涉及到记忆与科技发展的共构过程。许哲瑜的叙事,从来不是将对象置于“他者",一个与讲述者无关的境地,而是与之深刻缠绕。《副本人》中,许哲瑜将自己的一段瑞士滑雪的记忆与张忠义做了联结。
 
许哲瑜的故事讲述中很多都有家人、朋友这些亲切的身边人,将身边人(个体记忆)与社会新闻(集体记忆)置于同一个故事中讲述,探讨着“记忆是如何被建构的"。此次展出的2019年新作品《家庭物件》中,个体记忆被拆分成物件(奶奶的眼镜、微型摄影机)、相片、录像呈现出来,讲述记忆如何被观看和建构的过程。
许哲瑜,《常日小短剧》,2011年,录像装置,影像循环。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许哲瑜,《常日小短剧》,2011年,录像装置,影像循环。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四位入围艺术家郝敬班、许哲瑜、艾萨·霍克森(Eisa Jocson)、潘涛阮(Thảo-Nguyên Phan)分别来自中国、中国台北、菲律宾、越南,巧合的是,他们都从不同层面进行着地域叙事。“如何给予该地区一种形象。这种方式使美术馆能够超越自身,让我们有机会以另一条路径走进机构不可避免会忽视的领域。从各个方面看来,将这一奖项看作一个富有创造力的机制是十分贴切的――它预见并创造了一个对话模型,这个模型区别于个体所拥有的单一视角,其持续的节奏与偶然的瞬间启发我们机构与不断壮大的参与群体建立更为细致的联系。"此次的策展人曾明俊表示。
WechatIMG10482
2019年“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
入围艺术家作品展
参展艺术家:郝敬班、许哲瑜、艾萨·霍克森、潘涛阮
展期:2019年10月18日至2020年1月5日
地点:上海外滩美术馆
 
文丨Pan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