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2017全球艺术界最具影响力100人,凭什么是她问鼎榜单?

分享至
黑特·史特耶尔,《HOW NOT TO BE SEEN A Fucking Didactic Educational Move File》,2013。致谢:艺术家

黑特·史特耶尔,《HOW NOT TO BE SEEN A Fucking Didactic Educational Move File》,2013。致谢:艺术家

当艺术家黑特·史特耶尔(Hito Steyerl)问鼎《ArtReview》杂志评选出的今年艺术圈最具影响力百人榜榜首后,意大利都灵的珊德莱托基金会(Fondazione Sandretto Re Rebaudengo)举行的群展开幕式门口便排起了长队,以一睹这位德国艺术家参展作品《太阳工厂》(Factory of the Sun)的风采。巧合的是,这场名为“飞蛾扑火"展览(Like a Moth to a Flame)的联合策展人之一正是《ArtReview》杂志的主编Mark Rappolt。

最早在2015年就亮相威尼斯双年展的《太阳工厂》目前已经在欧洲各国及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进行了多次巡展。

在这份凸显了思想重要性的榜单中(法国艺术家皮埃尔·于热位居第二名;美国后现代女性主义学者Donna Haraway名列第三),史特耶尔荣登榜首印证了这些年来围绕着这位艺术家、理论家、颇具影响力的教育者的各种讨论。

今年夏天,明斯特雕塑展上展出了一件典型的,名为《Hell Yeah We Fuck Die》的史特耶尔作品——它充满感染力的作品涉及了计算机模拟、自动化战争以及在土耳其东南部城市迪亚巴克尔的真实生活写照。

作为一名演说家,史特耶尔谈及的话题覆盖了从自由港存储到人工智能。这些演讲的合集,加上她为《e-flux》杂志撰写的关于政治、科技和当代文化类题材的文章一同集结成册并出版了《Duty Free Art》一书。通过她对冲突、贸易以及两者间的研究,史特耶尔为当代艺术界的讨论留下了不少议题。

“我认为艺术的角色是从人类看待事物的视角出发,探索事物是如何被观看和理解的,"笔者在10月份为《卫报》采访她时,黑特·史特耶尔这么说道。“我从来没有试着去成为一名艺术家,直到现在我都无法确定自己是否能够成为一名艺术家,也许我从来都不是。从本质上说,我是一名电影导演,我需要考虑到自己所处的工作环境,包括其中使用到的技术及整个环境。我基本上就是把这种观点转移到了艺术领域。"

  黑特·史特耶尔,《太阳工厂》,2015。图片:Manuel Reinartz courtesy ARS17


黑特·史特耶尔,《太阳工厂》,2015。图片:Manuel Reinartz courtesy ARS17

史特耶尔所感兴趣的工作环境可以从作品诞生地一直延伸至作品的展示空间。在她的童年玩伴,亦是一名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成员被杀害后,史特耶尔和她那几位身处土耳其/叙利亚边境争议地区内的艺术同行们一同创作了不少作品。有一次,她发现自己所参加展览的赞助商竟是一家武器制造商,便联合了部分参展艺术家共同起草了一份针对展览组织者的尽职调查合同(due diligence contract),以反对当代艺术被当作一种为涉嫌道德问题而塑造正面公关形象的手段。

《ArtReview》将史特耶尔放在了百人榜单之首,这正如同她为当下树立了一座灯塔。我们所处的时代中,许多人在腐败堕落的文化体系面前感到束手无策,但史特耶尔就在此时站了出来。当那些保守的评论员们都在强烈谴责千禧一代们的肤浅无知时,史特耶尔的大受欢迎则在提醒着人们伟大的思想依旧能够振奋人心并助力前行。

无论史特耶尔如何对待这个排名,但在这个平淡无奇的月份里有这样一位对艺术圈的剥削和粗暴的钱权交易发起深刻批判的女性能够成为最具影响力排行榜的榜首,实则代表了对权力的一种理解,一种根植于智慧和正直的意念。

译:Elain

编:Weixin J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