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2016年artnet年度艺术家回顾 | 郑国谷:这是宇宙允许的

分享至

郑国谷照片

按照artnet每年新春伊始的传统,我们与艺术家与画廊展开了开放式的对话,请他们以不限语言的形式,回顾了过去的2016年,展望已经到来的2017。

2016年11月的上海,artnet颁发了首届年度艺术大奖。这是全球史上首个靠数据说话的艺术大奖,是一次对建立新价值体系的大胆尝试,更真实系统地反映出了艺术生态的选择。艺术家郑国谷在当晚获得了年度艺术家奖项。而过去的这一年对他而言更是意义不凡,让我们先来看看这位艺术家刚刚过去的2016吧。

郑国谷的2016年

“M+希克藏品:中国当代艺术四十年"

2016年2月23日—4月5日

郑国谷,《我和我的老师》。图片:致谢西九文化区

郑国谷,《我和我的老师》。图片:致谢西九文化区

此次香港“M+希克藏品:中国当代艺术四十年"新展出了80幅作品。此次艺术展展示的是中国四十年来的艺术运动及稳步发展的中国艺术,描绘了中国当代艺术的萌芽与发展。此次展出按作品创作时间分为三个部分:1974至1989,1990至1999,2000至今。郑国谷的作品在第二部分(1990年至1999年)。在这个时期,中国社会开始走进城市化及消费主义时代,这种社会变化为艺术家带来新的创作契机,尤其是在国际层面上如何重新自我定位。新的身份认同令艺术家产生文化焦虑,从而激发了90年代中期以来在行为艺术、摄影、录像以及观念等艺术领域出现大量激进的实验性作品。

事件的地貌

2016年3月20日—6月26日

OCAT深圳馆,深圳

郑国谷,《栽鹅》。图片:致谢OCAT深圳馆

郑国谷,《栽鹅》。图片:致谢OCAT深圳馆

群展“事件的地貌"旨在呈现中国当代艺术语境中与土地相关的作品,展现并分析它们和西方主导的美术史中“传统"大地艺术之间的差异,叩问作为文化和行政概念的“土地"在艺术实践中的可能性。郑国谷的影像作品《栽鹅》(1994)直接以土壤与种植为创作手段,用“ 种鹅"这一符号化的荒诞行为,反思社会激烈转型时农业生产的位置。

山中美术馆

2016年6月5日—10月5日

四方当代美术馆,南京

郑国谷《金光釆矿区》。图片:致谢四方美术馆

郑国谷《金光釆矿区》。图片:致谢四方美术馆

“山中美术馆",是四方当代美术馆发起的一个关注人地关系及历史空间的当代艺术研究项目“地形学"的第二回。这一次,美术馆将目光投向美术馆自身与其所在山区-老山山脉的历史与现实,并讨论这一场所中人与物的境遇。参加本次展览的20位艺术家,全部以委托制作的形式,将作品散布在美术馆展厅、湖区、工地、荒野、遗址及山林间,从完全迥异的物理或精神空间出发,给出对这座“山中美术馆"的不同认知。郑国谷用金色的光芒把一个废弃采矿区的意识场拉宽,来展现一个艺术家在大自然中心想事成的能力。通过重新修复一个金色能量场,试图与另一个金光闪烁的混沌世界接轨、并重合。

相关阅读:山中的美术馆,你我皆非主角,山才是

郑国谷:能归何处?

2016年6月8日—7月23日

Chantal Crousel画廊,巴黎

 

郑国谷“能归何处

郑国谷“能归何处"展览现场。图片:致谢Chantal Crousel画廊

此次郑国谷在Chantal Crousel画廊的展览透过茶叶这个媒介,将其看做一个生态、一段时间、和一块能量。此次的创作始终贯穿着一条以退为进的脉络,这种退指的是注重修身和自我完善的过程,正如艺术家所讲的“品茶"——茶作为修复和净化身体的媒介,使饮者气归元神。这也是他对东方传统文化中主张内化的自省式精神的解读(编者按:引自ESTRAN)。

故事新编

2016年11月4日—2017年3月10日

所罗门·R·古根海姆美术馆,纽约

 

“故事新编

“故事新编"展览开幕现场。图片:致谢 Lye

阳江组以三位成员所生活的南方沿海城市阳江市命名,他们分别是郑国谷(1970年生于阳江)、陈再炎(1971年生于阳春)和孙庆麟(1974年生于阳江)。艺术家小组阳江组的作品对博物馆四楼侧翼的环形空间进行了充分的利用,他们不但把空间转换成一个茶室,还能从内部空间内观赏到中国庭院的环境。

artnet x 郑国谷

用一个词来描述您的2016年是___

不好意思,我很难找到一个词来形容2016年。我的2016年太丰富了!

如果从2016所有的展览与创作中选出一件作品,您会选择哪一件?

我们阳江组参加古根海姆美术馆的展览《故事新编》群展的互动装置作品《无法不破》。

阳江组参加古根海姆美术馆的展览《故事新编》群展的互动装置作品《无法不破》。图片:致谢古根海姆美术馆

阳江组参加古根海姆美术馆的展览《故事新编》群展的互动装置作品《无法不破》。图片:致谢古根海姆美术馆

2016年读了哪些印象深刻的书/文字,推荐给artnet读者?

听到一个词“这是宇宙允许的"。这是我和侄子在做“脑神经线"系列的时候,打开了宇宙时空的总体记忆的时候,在人体内部出现的声音。这个印象比较深刻。如同身体里边会听到一个声音,就像幻听一样。

脑神线(盘古)No.1,绘画,2016年。图片:致谢艺术家郑国谷

脑神线(盘古)No.1,绘画,2016年。图片:致谢艺术家郑国谷

2016年有什么印象深刻的展览以及艺术作品?

肯定有印象深刻的展览或者作品,但是我一时想不起来。该深刻的,就很深刻。

2016 年artnet启动首个数据支持的艺术大奖,您对此有什么想法?

挺新鲜的一个奖项。让艺术家所作所为,用大数据整合起来,让艺术家轨迹特别清晰。这个奖的出现很有意义。估计也是宇宙允许的吧!

2017年有什么期待的大事?

期待的是我们阳江组有一个跨年的展览,在韩国首尔国家现当代美术馆(MMCA),展览是分三次来完成。

阳江组的作品在首尔MMCA的展览现场。图片:致谢MMCA

阳江组的作品在首尔MMCA的展览现场。图片:致谢MMCA

2017年想向所有artnet读者提的一个问题?

不想增加读者的问题了吧。艺术观众没有问题才是最好的状态,也就是无需问,就任何人都知道。

如果可以穿越回到过去,您想向哪一位艺术家进行对话?

我挺喜欢过去能够留下来的艺术家,每个朝代都有一些突破——突破了传统的束缚,穿越整个过去,到现在都还能看到的。也就是符合了宇宙的规律,不受时间朝代的限制,没有时空的阻隔。这是一种无形的力量推动至我们的时代。凡是艺术史留下的艺术家,都值得我跟他们去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