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2015年2月最具话题性的艺术文章

分享至
加米安•尤利亚诺•维拉尼(Jamian Juliano-Villani),《混乱的场景》(2013),于纽约雕塑中心(SculptureCenter )的“泥潭,壶穴,入口

加米安·尤利亚诺·维拉尼(Jamian Juliano-Villani),《混乱的场景》(2013),于纽约雕塑中心(SculptureCenter )的“泥潭,壶穴,入口"(Puddle, pothole, portal)展

“卡通化的身体"(Cartooning the Body),作者:多萝西·霍华德(Dorothy Howard)与蒂姆·金特尔斯(Tim Gentles),刊于《新探索》(The New Inquiry

从纽约雕塑中心(SculptureCenter)近期举办的“泥潭,壶穴,入口"(puddle, pothole, portal)出发,这篇文章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崭新的批判视角,解释为何现代艺术中充斥着这么尼玛多的卡通图像。

一个雪花水晶球,杰弗里•韦斯(Jeffery Weiss)“普罗米修斯

一个雪花水晶球,杰弗里·韦斯(Jeffery Weiss)“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项目中的一部分,图片:Courtesy Jeff Weiss

“普罗米修斯的魅影:一棵早已荡然无存的树及那位复活其回忆的艺术家"(The Ghost of Prometheus: A Long-Gone Tree and the Artist Who Resurrected Its Memory),作者:卡罗丽娜·米兰达(Carolina Miranda),刊于《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

这篇刊登于《洛杉矶时报》头版的艺术类文章,由于远超艺术世界的普遍待遇而备受关注:一位非常反传统的艺术家——杰夫·韦斯——的故事,以及他对世界上最老的树——一棵5000岁的狐尾松——的敬意,这棵树曾以科学的名义被伐倒。

 

“哈伦·法洛基"(Harun Farocki),作者:特雷佛·帕格伦(Trevor Paglen),来自《艺术论坛》网站(Artforum.com

简短,但有全局观,这是一位难以归类的、激进的艺术家,向另一位难以归类的、激进的艺术家的致敬。

 

“如何开办一所艺术学校"(How to Start an Art School),作者:安德鲁·贝拉尔蒂尼(Andrew Berardini),来自momus.ca

这又是一篇关于过度发展的艺术院校系统的文章。但这篇值得特别留意,因为它不仅限于对这种现象的忧虑,而是开始思考可替代的模式。

 

“观看与看见:大卫·哈蒙斯与可见性的政治"(Looking and Seeing: David Hammons and the Politics of Visibility),作者:安德鲁·鲁塞斯(Andrew Russeth),来自ArtNews

大卫·哈蒙斯去扬克斯(Yonkers,位于纽约市的郊区)干嘛?鲁塞斯调查了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艺术家神秘的画廊新项目,来透视“飘忽不定"在艺术创作策略中的重要性。

“虾船计划

“虾船计划"中的船,在美国德州“凯马鱼屋码头"(Kemah Fish House Docks)停泊的“F/V Discovery"号

“在水上:虾船计划"(On the Water: Shrimp Boat Projects),作者:内森·C·马丁,来自Pelican Bomb

这个炒鸡搞笑的现代艺术故事以其深刻的意(dàn)义(téng)打动了我:休斯顿艺术家扎克利·莫瑟(Zachary Moser)决定用他所获得的创意资本基金(Creative Capital grant)做一个捕虾的渔夫,以完成一段表演作品和其他作品的创作;结果他真成了一个渔夫。

提塔斯•卡帕尔(Titus Kaphar),《杰罗姆1-5号》(Jerome I–V,2014)在纽约哈林的工作室博物馆(Studio Museum)展出,图片:艺术家本人及Jack Shainman

提塔斯·卡帕尔(Titus Kaphar),《杰罗姆1-5号》(Jerome I–V,2014)在纽约哈林的工作室博物馆(Studio Museum)展出,图片:艺术家本人及Jack Shainman

“画家提塔斯·卡帕尔抵制美国慈善的迷思"(Painter Titus Kaphar Rejects the Myths of American Benevolence),作者:杰西卡·琳恩(Jessica Lynne),来自ARTS.BLACK

我怎么就错过了Arts.Black的上线呢?这个Tumblr微杂志致力于推广新晋的黑人艺术评论家。琳恩的文章将个人化的、政治性和艺术性的反思共冶一炉,详细叙述了提塔斯·卡帕尔在纽约展出的集愤怒与典雅于一身的作品,如何响应#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LivesMatter)。[Arts.Black上个月的一篇文章“你不能和我们坐在一起"(You Can't Sit With Us)也值得掌声鼓励,这篇文章讲述了在底特律工作的有色艺术家有可能在这座城市蓬勃发展的鼓吹中迷失方向。]

 

“屌图理论探讨"(Towards a Theory of the Dick Pic),作者:特雷西·詹妮·罗森塔尔(Tracy Jeanne Rosenthal),来自Rhizome.org

我问Twitter:“这个月你们最火的艺术类文章是哪几篇?",Twitter回答说:“#屌图理论(#Theoryofthedickpic)"。尽管我不敢苟同作者的观点“屌图是我们的经济中群众参与的旗号",如果你的手机里也存着一张别人酒醉时拍下的图片,不妨看看这篇文章,再琢磨琢磨:“艾伦·瑟库拉(Allan Sekula)会怎么看?"(译者注:艾伦·瑟库拉是著名左翼摄影师、导演、学者以教育家,以其政治指向的摄影闻名。)

查琳•冯•海尔(Charline von Heyl),在纽约MoMA “永远的现在

查琳·冯·海尔(Charline von Heyl),在纽约MoMA “永远的现在"(The Forever Now)中展出的《卡洛塔》(Carlotta,2013),图片:艺术家本人及Petzel

“再三考虑下,MoMA的‘永远的现在'还真是永远的糟糕"(Upon Reflection, MOMA's 'The Forever Now' Forever Sucks),作者:克里斯蒂安·维维洛斯-方内(Christian Viveros-Fauné),刊于《村声》(The Village Voice);“上升的结构"(Structure Rising)。作者:大卫·萨尔(David Salle),来自ArtNews

近期的两篇关于MoMA当代绘画群展的评论文章分别从两个视角切入。维维洛斯·方内以其独特的方式一顿口诛笔伐,认为在“非时间性的绘画"的伪装下,不过是“后现代小妞"(pomo chic,译者注:英文中指出身第三世界国家的年轻女性,在海外接受过高等教育,本质是自命不凡的啃老一族)般省时省力的炒冷饭罢了。

萨尔——他自己的画也多少有点“非时间性"的意思(avant la lettre)——同样认为这个词毫无意义,不过以当代画家敏锐的双眼在MoMA的展览中发现了一些独到的证据,以其独特的艺术家口吻娓娓道来。

2015年2月的《Artforum》,威廉•珀伯•L(William Pope L)的“黑色家用项目

2015年2月的《Artforum》,威廉·珀伯·L(William Pope L)的“黑色家用项目"(Black Domestic Project,1993-1995/2008)中的《觅食(窒息版)》(Foraging (Asphyxia version))

隆重不推荐

“物质证词:视觉证据与埃里克·加纳案"(Material Witness),作者:戴维·乔斯利特(David Joselit),刊于《艺术论坛》

掌声送给《艺术论坛》,他们终于肯把话题性的艺术作品登在封面上了:威廉·珀伯·L(William Pope L)这张令人难受的自我窒息图像,作为“#黑人的命也是命"这一话题的评论[大学艺术学会(College Art Association)的丹·杜雷(Dan Duray)专门就这期封面采访了威廉·珀伯·L本人,还发了一篇不错的文章]。乔斯利特则彻底糟蹋了这一(或许)宝贵的机会,仅仅呈上了一篇东拼西凑、唠唠叨叨的文章,引用的艺术理论都没能解释透彻。撇去乔斯利特沉思式的文风不提,文章的内容是如此陈腐,纽约市立大学(CUNY)研究生院的教授真的不需要,也不应该介意:社会活动家和艺术家对图像证据性权力的看法可以是天真的。我猜,那些参与到“#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中人——或者大多数热心政治的艺术家们,就此而言——应该很清楚地知晓,刑事司法制度并不是中立的,而且也知道,“官方"范围之外的行动是十分必要的。他们真的不需要听你发表关于“洞"这个概念的演讲。

 

作者:Ben Davis  编译:徐丹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