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20桩丑闻带你回顾风波动荡的2015年全球艺术圈

分享至
高古轩画廊理查德·普林斯“新肖像

高古轩画廊理查德·普林斯“新肖像"展览现场
图片:Paddy Johnson

艺术圈看起来永无宁日,尤其是在急剧扩张的年头:屡破纪录的拍卖、具有争议性的展览、艺术家们引发的暴力事件,甚至围观艺术的普罗大众也并不消停。

值此年末之际,artnet新闻总结了2015年全球范围内最令人震惊的18桩艺术圈丑闻。跟我们一起快速回顾一下在过去的一年间,艺术圈都发生了哪些令人瞠目结舌的事件。

在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上被刺伤的受害者 图片:Rudy Perez, courtesy the Miami Herald

在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上被刺伤的受害者
图片:Rudy Perez, courtesy the Miami Herald

1. 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捅人事件
作为世界上最blingbling的年末艺术盛会,今年的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上发生了一件令骇人听闻的恶性事件:24岁的观众赵思源(音译)用一把美工刀刺伤了另一名韩国游客,33岁的Shin Seo Young。这起暴力犯罪事件震惊了整个艺术界,甚至一度让这家来自瑞士的艺博会暂时对公众关闭,并采取了一系列额外的安保措施。

这位不久前从俄勒冈大学毕业的建筑系学生在被逮捕时口中还念念有词:“我要杀了她!还有其他两个!",以及“我要看着她流血!"幸好受害者及时得到了救治,没有生命危险。

相关阅读:迈阿密巴塞尔持刀行凶者否认谋杀罪名

伊夫·布维耶 图片:via the Rakyat Post

伊夫·布维耶
图片:via the Rakyat Post

2. 自由贸易港之王伊夫布维耶深陷诈骗官司
今年早些时候,坐拥国际自由贸易港内价值超过百万美元艺术品的瑞士商人伊夫·布维耶(Yves Bouvier)在摩纳哥被捕,理由是涉嫌诈骗。俄罗斯商人德米特里·雷波诺列夫(Dmitry Rybolovlev)称其抬高了38件艺术品的价格,其中包括一幅由史蒂夫·科恩(Steve Cohen)收藏的莫迪利亚尼(Amedeo Modigliani)裸体肖像画。据悉,科恩以93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06亿元)售出了这件作品,而雷波诺列夫则以1.1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65亿元)的价格将其买下。

这位俄国大亨认为布维耶扮演了中间人的角色,而布维耶则称自己是艺术经纪人(尽管其中隐含着利益冲突)。为了自证清白,布维耶于今年4月从自由港的职位上离职,而雷波诺列夫则一路穷追猛打。11月,雷波诺列夫公开指责这位自由港之王,称布维耶正试图“将自己描绘成典型的俄国暴君的形象"。

阿美迪欧·莫迪利亚尼《持拐杖男人的坐像》(1918)

阿美迪欧·莫迪利亚尼《持拐杖男人的坐像》(1918)

3. 海利纳哈迈德饱受争议的莫迪利亚尼

海利·纳哈迈德(Helly Nahmad)这回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从2011年开始,费利佩·麦斯特拉齐(Philippe Maestracci)就一直在努力,试图要回曾属于他祖父、犹太艺术经纪人奥斯卡·斯泰廷纳(Oscar Stettiner)的一幅莫迪利亚尼的作品。虽然第一次指控没有成立,但是2014年时,纳哈迈德还是收到了法庭的传唤。而在上个月,麦斯特拉齐再次发起诉讼。这场纠纷的结果究竟如何还是个未知数,而纳哈迈德的律师则立刻代表这位艺术经纪人否认了所有指控。

通常情况下,涉及被掠夺的艺术品的官司都是持久战:比如,据说曾经属于一位维也纳歌舞演员的圭尔夫宝藏(Guelph Treasure)和埃贡·席勒(Egon Schiele)的画作——这位演员死于集中营内、最近在奥地利发生的关于老勃鲁盖尔的争议——这幅作品据说被纳粹从波兰掠夺至奥地利。而2015年物归原主的作品包括了一幅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归还的恩斯特·路德维格·基尔希纳(Ernst Ludwig Kirchner)绘画,以及一幅曾与当前深陷假画丑闻的诺德勒画廊(Knoedler Gallery)有着千丝万缕关联的埃尔·格列柯(El Greco)作品。而布里斯托尔市政府则将继续保留他们的雷诺阿海景画。

两桩涉及卡米尔·毕沙罗(Camille Pissarro)作品的旷日持久的官司似乎在今年得到了解决。12月早些时候,俄克拉荷马大学同意将油画归还给其原主人——死于法国集中营的遇难者后裔;而洛杉矶法庭6月作出判决,一家西班牙博物馆不需要将他们的毕沙罗作品归还原主。这位印象派艺术家的作品也出现在饱受争议的柯尼利斯·古利特(Cornelius Gurlitt)的收藏当中。德国文化信息部确认,他收藏的毕沙罗作品的确是纳粹掠夺而来的。

相关阅读:被纳粹掠夺75年背井离乡,让-安托万·乌东半身雕塑回归波兰

A·阿尔弗雷德·陶博曼与妻子朱迪·陶博曼。 图片:Dustin Wayne Harris/Patrick McMullan

A·阿尔弗雷德·陶博曼与妻子朱迪·陶博曼。
图片:Dustin Wayne Harris/Patrick McMullan

4. 陶博曼遗产大战
当亿万富翁、艺术收藏家、前苏富比主席A·阿尔弗雷德·陶博曼(A. Alfred Taubman)4月去世时,一系列问题随之而来:最近饱受困扰的底特律艺术学院将受到怎样的影响?他价值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2.43亿元)的艺术收藏将去向何方——以及后来,在巨额担保之下,苏富比是否会从他的遗产拍卖当中受益?(结果现在看来是喜忧参半。)

而我们要谈到的丑闻,则是围绕着陶博曼的遗孀朱迪以及他与前妻的孩子们的紧张关系展开的。今年9月,朱迪被反锁在他们的伦敦寓所之外,原因是与她与继子们因为总价值3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95万元)的两幅油画产生了争执。《名利场》报道了这次纠纷。一位内部人士说“她恨他们,他们也恨她。现在这些孩子们终于有报复的机会了。"

相关阅读:

苏富比为何要付给陶博曼后人5亿美元做亏本买卖?

苏富比为陶博曼专场做出的5亿美元担保是否影响了私洽交易?

歌手Jay Z与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在2013年《毕加索宝贝》拍摄现场 图片:via Consequence of Sound

歌手Jay Z与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在2013年《毕加索宝贝》拍摄现场
图片:via Consequence of Sound

5.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单挑Jay-Z反惹一身腥

这张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与说唱歌手Jay-Z 2013年夏天在纽约佩斯画廊为《毕加索宝贝》(Picasso Baby)拍摄MV时头碰头的照片将成为她永远的污点(除非这位著名的行为艺术大师愈来愈主流的名声早已让你感觉厌倦)。5月,阿布拉莫维奇称她之所以参与MV的拍摄,是因为这位说唱歌手同意向她的机构——阿布拉莫维奇学院(Marina Abramović Institute)捐款,而后者却从未履行诺言。

“这太残酷了,让人无法想象,"她对《Spike Art Quarterly》说道。Jay-Z很快展示了捐款收据予以反击,证明阿布拉莫维奇才是搞错的人。被确凿证据羞辱的阿布拉莫维奇依然不认错,而是将责任推卸到了她的员工身上。

Jay-Z的事件并不是阿布拉莫维奇2015年唯一的丑闻:11月,阿布拉莫维奇因为突然取消了Park Avenue Armory的晚宴而再次成为焦点。该机构称这位行为艺术大师因病住院而不能出席——之后这个借口被推翻。这虽然让人有点迷惑,但是,我们还是希望这个健康状况的恐吓不是认真的。

相关阅读:自恋症蔓延艺术圈,艺术家们是否已经病入膏肓?

高古轩画廊理查德·普林斯《新肖像》展览现场

高古轩画廊理查德·普林斯《新肖像》展览现场

6. 理查德普林斯盗用他人Instagram照片

2014年,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盗用他人的Instagram照片并进行放大处理后印刷,并在自己于高古轩的“新肖像"(New Portraits)展览中展出,引得骂声一片。但是,这桩由盗用照片引发的争议在今年春天到达了最高峰。

这些印刷品被外界一致的认为是无聊乏味的创作,而评论界也开始指责普林斯窃取他人成果并以高达1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5万元)价格出售的行为。很多被盗用了Instagram照片的用户都站出来公开指责普林斯将自己的照片在高古轩以及纽约弗里兹艺博会展出的行为。

来自洛杉矶的另类画报女郎社群SuicideGirls将这一事件升级。她们以90美元(约合人民币585元)的价格出售自己版本的“理查德·普林斯"作品,而她们又被赶时髦的投机者盯上,险些维权失败。回顾2015年,我们发现其实不止普林斯一位艺术家深陷“挪用艺术"的侵权官司(比如杰夫·昆斯也遇到了同样的麻烦)。面对诸如此类的诉讼案,当所涉及的不仅包括艺术家本人,还有画廊等其他机构时,目前看来法律并没有统一的判断。

相关阅读:

投机者欲借话题之机 “倾销"翻版普林斯作品

各方观点全面解析杰夫·昆斯侵权诉讼案

一幅被诺德勒画廊售出的罗斯科假画

一幅被诺德勒画廊售出的罗斯科假画

7. 诺德勒画廊售卖假画事件

一桩针对诺德勒画廊(Knoedler Gallery)售卖假画的官司在12月初达成了庭外和解,但是从这间画廊售出的价值百万的假画所引发的丑闻依然没有停息。

这间于2011年关闭的画廊是一系列假画案件的中心。纽约皇后区的中国画家钱培琛(Pei-Shen Qian)的仿制品被当做了天价的大师之作出售。前画廊主席安·弗里德曼(Ann Freedman)一直对于这些作品可疑的来源含糊其辞。

虽然这个案件的内幕一直处于半保密状态,但是对于这个案件感兴趣的人可以在2016年1月25日这天得到更多的猛料。在这一天,买下罗斯科(Mark Rothko)假画的前苏富比执行官多门尼克·德·索尔(Domenico De Sole)将在法庭上指证这间造假的画廊。

帕尔米拉古城贝尔神庙在遭遇ISIS破坏前后的卫星图 图片:UNOSAT

帕尔米拉古城贝尔神庙在遭遇ISIS破坏前后的卫星图
图片:UNOSAT

8. ISIS破坏、掠夺文物古迹
恐怖组织ISIS曾在我们2014年的名单当中占据了重要地位,很不幸,今年他们依然榜上有名。他们在中东地区的暴力恐怖行径给不仅给中东地区,还包括全球范围内都笼罩了阴霾。2015年年初,他们在伊拉克摩苏尔尼尼微博物馆(Nineveh Museum)破坏文物的视频在网上开始传播,震惊了全世界。

三月,武装分子将亚述王朝古城尼姆罗德(Nimrud)夷为平地。不久之后,ISIS军队进驻帕尔米拉古城,引起国际社会一片担忧。更为糟糕的是,之后,ISIS炸毁了古城的巴尔沙明古庙、贝尔古庙以及凯旋门。在一系列的暴行当中,ISIS还将帕尔米拉的82岁考古学家在城市广场斩首。

在所有事件当中最令人不安的是,通过卫星图片研究显示,ISIS并不是唯一对该地区的古迹进行破坏的组织。

相关阅读:

因不肯透露文物所在地,82岁考古学家遭ISIS斩首

新研究表明,ISIS并不是唯一掠夺和破坏叙利亚古迹的组织

联合国派遣维和部队,保护历史遗迹不受ISIS破坏

艾未未乐高作品  图:www.smithsonianmag.com

艾未未乐高作品
图:www.smithsonianmag.com

9. 乐高公司拒绝为艾未未供货

2015年,艾未未似乎一直都生活在我们的视线之中,除了顺利拿到护照,在伦敦皇家艺术学院顺利举办个展之外,这位过度政治化的公众人物也遇到了一些波折。

今年10月,丹麦玩具制造厂商乐高(Lego)拒绝了艾未未的一笔订单,这批乐高积木本将用来完成他于12月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举办的“安迪·沃霍尔/艾未未"展览,乐高方面给出的原因是“不想和政治扯上关系"。

凭借艾未未在社交网络的强大号召力,数以千计网民在Twitter上向其认捐,澳大利亚维多利亚美术馆甚至在展览启动了积木捐赠点,接受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大批乐高积木。

艺术家傅丹 图片:Courtesy of YouTube

艺术家傅丹
图片:Courtesy of YouTube

  1. 收藏家伯特克鲁克诉艺术家傅丹,涉案金额高达120万美元

从2014年遗留到2015年纷争还有收藏家伯特·克鲁克(Bert Kreuk)就委托作品诉Hugo Boss大奖得主、艺术家傅丹(Danh Vo)的案件,不过好在年底之前这场官司终于尘埃落定。2015年12月,在傅丹答应向克鲁克递交一件特定场域装置委托作品的时限过去了两年之后,包括艺术家代理画廊主伊莎贝拉·波特罗兹(Isabella Bortolozzi)在内的三方终于达成了协议。

在经历了长达6小时的谈判之后,克鲁克与傅丹同意冰释前嫌——在去年早些时候法官曾做出了有利于克鲁克的判决,两人针锋相对之后,这样的结果实在有些让人吃惊。当时,在法院要求傅丹于一年内完成当初许诺的作品后,傅丹提出给克鲁克一件参考了他父亲书法的墙上作品。这件作品写道:“滚蛋吧,你这个老变态"(SHOVE IT UP YOUR ASS, YOU FAGGOT)。而克鲁克毫无意外地拒绝接受这件具有冒犯性的作品。

不管怎样,协议还是达成了,只是没有任何金钱或者作品易手而已。

相关阅读:

收藏家与艺术家矛盾升级,傅丹与伯特·克鲁克陷入口舌之争

历经两年官司风云,克鲁克、傅丹及其经纪人最终达成和解

揭秘艺术市场潜规则:看艺术品经纪人如何在艺术买卖中操控收藏家

2014年8月12日,开罗埃及博物馆的修复师将图坦卡门的胡子粘回原处

2014年8月12日,开罗埃及博物馆的修复师将图坦卡门的胡子粘回原处

11.埃及人玩坏了图坦卡门的面具!

对于埃及来说这一年并不顺利:一系列的被盗文物竟然出现在了正规艺术市场上、一群开罗的策展人因为盗窃被捕、恐怖分子袭击阿里什博物馆(El Arish Museum)抢劫文物、卢克索神庙(Luxor Temple)也险遭炸弹袭击。

不过,最糟糕的也许是一群无能的博物馆工作人员损坏了著名的图坦卡门面具,并且使用了劣质的化学材料将其粘回原处。(不过看起来这些破损是可以修复的,修复组已于去年10月开始了修复工作)在这桩让人羞愧的事故之外,在今年的运输过程当中,这位年轻国王的座椅也遭到了损坏。

幸运的是,由于色彩复原技术(Dynamichrome),我们可以欣赏到这座墓室1922年被发现时色彩斑斓的复原图像了。

工人们在清除安尼什·卡普尔《肮脏的角落》上的涂鸦 图片:Michel Euler, courtesy the AP

工人们在清除安尼什·卡普尔《肮脏的角落》上的涂鸦
图片:Michel Euler, courtesy the AP

12. 安尼什·卡普尔的《肮脏的角落》

2014年,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安放在巴黎FIAC国际当代艺术展上的肛塞造型充气圣诞树装置被人放了气;2015年,法国最具争议的大型雕塑装置则是安尼什·卡普尔在凡尔赛宫展出的作品《肮脏的角落》(Dirty Corner)。

这件雕塑被卡普尔称作“掌权女王的阴道",因为其性暗示的外表而引发了争议。如果说最初的反应很糟糕,那么后来事情则变得越来越糟糕,因为这件作品遭到了不止一次,而是4次破坏——4次破坏中的一次还被喷上了反犹太标语。卡普尔对这一暴力行径大加指责,最初他计划保留这些具有攻击性的涂鸦,然而这样的行为进一步激发了公众的反应。他最后不得不遵守法庭的指令清除掉了这些污迹。

当地的一位右翼政客指责卡普尔“对法国宣战"。卡普尔对artnet新闻说,他会向法庭上诉:“如果对艺术品的破坏行为以及仇恨可以阻止艺术家在公共场合进行试验性的艺术创作的话,那么在这场斗争中,我们都已经输了。"

相关阅读:

安尼施·卡普尔畅谈种族主义、作品遭蓄意破坏以及对自己的反犹诬蔑

安尼施·卡普尔:从概念主义到激进主义

即将完成的克拉玛依“大油泡"雕塑,在外观上和卡普尔的《云门》极为相似 图片:The Telegraph

即将完成的克拉玛依“大油泡"雕塑,在外观上和卡普尔的《云门》极为相似
图片:The Telegraph

13. 新疆克拉玛依山寨安尼施·卡普尔“大豆子"

卡普尔的2015年过得绝对不算安宁。去年8月,新疆克拉玛依油田一号井景区内的“大油泡"雕塑主体部分安装完成。然而,就在这则新闻发布不久,英国广播公司便指出,该雕塑涉嫌抄袭英国艺术家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于2006年在芝加哥千禧公园(Millennium Park)放置的标志性雕塑《云门》(Cloud Gate)。

安尼施·卡普尔得知这一事件后大发雷霆,并称当地政府此举为“公然的剽窃"。不过芝加哥市长拉姆·伊曼纽尔(Rahm Emanuel)似乎不以为然,甚至回应称:“抄袭是最大的奉承。如果你想看‘豆子'原作,就来芝加哥吧。"

克拉玛依市旅游局规划管理建设科科长马俊回应《华尔街日报》时说道,卡普尔的雕塑看上去是“豆子的形状",但是克拉玛依的雕塑则“看起来更像是油泡"。他还坚称说,“不能因为世界上已经有了一座圆形雕塑,就不允许建造其他类似形状的雕塑。"

相关阅读:

山寨芝加哥地标“豆子"现身新疆克拉玛依,安尼施·卡普尔誓起诉

顿涅茨克共和国销毁的绝缘地带文化促进中心的帕斯卡尔·马尔蒂那·塔尤的作品《转变!》(2012) 图片:video stills

顿涅茨克共和国销毁的绝缘地带文化促进中心的帕斯卡尔·马尔蒂那·塔尤的作品《转变!》(2012)
图片:video stills

14. 俄国分裂分子摧毁乌克兰绝缘地带文化促进中心的艺术品

由俄罗斯支持的一队武装分裂分子在乌克兰顿涅茨克的绝缘地带文化促进中心(Izolyatsia Center for Cultural Initiatives)损毁了一系列当代艺术作品。

这个文化中心自2014起被分裂分子顿涅茨克共和国(Donetsk People's Republic)占领,声称他们的目的是“惩罚"该文化促进中心“堕落"的艺术品。2015年6月,这组分裂分子发布了一段震惊世人的视频。视频显示了帕斯卡尔·马尔蒂那·塔尤的《转变!》(Transform!)——插着巨大口红的烟囱——被炸毁的情景。据报道,丹尼尔·布伦(Daniel Buren)、莱安德罗·埃利希(Leandro Ehrlich)以及蔡国强的大型装置作品也遭到了破坏,而卡德尔·阿提亚(Kader Attia)的作品《Ce N'est Rien》则被改造成了监狱及审讯室。

这个被迫流亡到基辅的文化促进中心努力想让这个事件和他们的处境在世人面前曝光。他们通过在威尼斯双年展上举办到乌克兰海滨城市巴拉克拉瓦度假的抽奖活动来抗议俄国占领克里米亚的行为。艺术家玛利亚·库利科夫斯卡(Maria Kulikovska)在文化促进中心使用肥皂制作的裸体人像雕塑系列《Homo Bulla》成为艺术家发泄对当局不满的新出口——上个月在伦敦的一次行为艺术表演中,她自己本人当众破坏了一组新的肥皂雕塑以抗议武装分子对文化促进中心破坏的不满。

马其顿博物馆民族历史部的展品 图片:via wikipedia commons

马其顿博物馆民族历史部的展品
图片:via wikipedia commons

15.全球博物馆屡遭内部员工盗窃
2015年,共有3家艺术机构成为了内部人员腐败的受害者,让艺术世界为之哗然:马其顿国家博物馆因为馆长和6名员工钻了系统的空子而蒙受损失;圣彼得堡埃尔米塔日博物馆博物馆(冬宫博物馆)资料被雇员盗窃;中国的广州美术学院图书馆原馆长则涉嫌造假并挪用百余幅名画。

马其顿国家博物馆的盗窃案历时数年,案件的主导、前馆长佩罗·约斯弗斯基(Pero Josifovski)在去年3月被判处9年监禁。超过162件珍贵文物被从博物馆盗走。圣彼得堡埃尔米塔日博物馆则在例行检查的时候发现丢失了资料库的藏品,并且很快发现博物馆的雇员们将一系列古书、文件等无价之宝卖给了古董商。

而在中国,一些学校员工和学生们可以像从图书馆借书一样借出学校博物馆内价值连城的藏品。广州美术学院前图书馆馆长萧元就通过狸猫换太子的方式用自己的仿作将143件原作换了出来,并声称他就职的时候图书馆里的很多馆藏就已经是赝品。他甚至说自己的仿品后来被换成了更糟糕的仿品。

同时在波士顿,公共图书馆丢勒(Durer)和伦勃朗(Rembrant)的版画遭窃也引发了一片哗然。虽然大家都怀疑这是内部人员所为,但是后来工作人员发现,他们只是在文档归类的时候发生了错误——而这一切都发生的有点迟,因为馆长艾米·瑞恩(Amy Ryan)已经被迫辞职。

(意大利的清洁工也曾经将一件装置艺术作品当做垃圾清除,因为它本身看起来就像是派对之后的烂摊子。当然,那只是一场意外。)

相关阅读:广州美术学院图书馆原馆长涉嫌挪盗百余幅名画

彼得·力克,《幽灵》 图片:Peter Lik

彼得·力克,《幽灵》
图片:Peter Lik

  1. 彼得·力克价值百万美元的照片

澳大利亚风景摄影艺术家彼得·力克(Peter Lik)宣称自己价值6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220万元)的黑白摄影《幽灵》( Phantom)打破了世界上最贵的照片拍卖价格记录时,艺术界一片茫然,并且对此深表怀疑。

《纽约时报》进行了一系列调查,发现了力克错综复杂的价格炒作战略——他的每张照片的版本数量高达惊人的995张。当每张照片售罄时,每张照片的价格就由4000美元(约合人民币2.6万元)攀上数以万计的高峰——虽然根据artnet价格数据库显示,力克的作品在拍卖上只有两次超过3000美元。其中一次是在2008年,以15860美元(约合人民币10.3万元)成交,另一次是2015年夏天时以9500美元(约合人民币6.2万元)成交。

而对于展示亚利桑那州羚羊谷风景的《幽灵》,力克则仅提供一张限量版——然而他将这张照片的价格以通常995版照片的总价进行标价。艺术界对此嗤之以鼻。

2015年9月13日,在大英博物馆进行反石油抗议的人们 图片:Niklas Halle'n/AFP via Art Daily

2015年9月13日,在大英博物馆进行反石油抗议的人们
图片:Niklas Halle'n/AFP via Art Daily

  1. 博物馆内的抗议

今年博物馆内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也许是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员工抗议。这座世界上最著名的博物馆之一的员工们联合起来示威,要求博物馆对员工增加医疗保险开支。

这项削减员工福利的政策在现代艺术博物馆馆长格伦·劳瑞(Glenn Lowry)21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63万元)的高额年薪被曝光之后更让人感到难堪。员工们向劳瑞写了一封公开信,由员工们一致同意的一封协议书很快得到了采纳。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还因为与高端地产商(例如布鲁克林博物馆曾经在11月举办了布鲁克林地产商峰会)以及巨型石油企业的瓜葛遭到了批评。在卢浮宫、纽约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以及大英博物馆、泰特现代美术馆等伦敦的博物馆也在今年发生了大规模抗议活动。

同时,艺术爱好者还向意料之外的目标——艺术家雷诺阿(Pierre-Auguste Renoir)发起了抗议:“抗议者"们在波士顿美术馆、加州帕萨迪纳诺顿·西蒙博物馆以及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门前向雷诺阿发起的抗议,从而引发了一系列对于这位印象派艺术家的争论。

相关阅读:

巴黎气候峰会临近尾声,艺术家们在卢浮宫上演戏剧性抗议

为什么针对雷诺阿、以色列、保罗·麦卡锡的抗议行为只是拙劣的政治手段

伊涅斯·杜杰克《为侵略而裸》 图片:El País

伊涅斯·杜杰克《为侵略而裸》
图片:El País

  1. 巴塞罗那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因撤展争议雕塑作品辞职

当奥地利艺术家伊涅斯·杜杰克(Ines Doujak的一件引人注目的作品在巴塞罗那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时,馆长巴特缪·马力(Bartomeu Marí)将其撤展的举动引发了巨大的争论。实际上,这场名为“野兽与暴君"(Beast and the Sovereing)的展览由于这件描绘前国王胡安·卡洛斯(Juan Carlos)、玻利维亚劳动党领导人多米提拉·春加拉(Domitila Chúngara)与一只狗发生性交的作品而被彻底取消。不过,这并不是故事的结局。

在封杀事件所引发的怒潮之后,马力受迫辞职,且有两位涉及该展览的策展人被解雇。正是因为该事件致使他的恶名远播,此后有超过600名韩国艺术家公开反对马力担任韩国国家现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一职。不过他最终还是赢得了这个职位,并且声称将维护艺术家的表达自由。

芙乐·佩勒林与尼可拉·布西欧

芙乐·佩勒林与尼可拉·布西欧

  1. 法国文化部高层大震荡

千万不要认为艺术界是与世隔绝的:在发生了9月阿姆斯特丹De Appel策展人洛伦佐·本尼德蒂(Lorenzo Benedetti)被突然停职、8月乌兹别克斯坦Savitsky博物馆馆长玛丽尼卡·芭芭娜扎罗瓦(Marinika Babanazarova)被解雇、7月法国国家高等艺术学院院长尼可拉·布西欧(Nicolas Bourriaud)被法国文化部长无端解职这一连串人事风波之后,国际艺术界似乎团结到了一起。

布西欧的案例是所有事件当中最有料的,因为其中涉及到了法国文化部长芙乐·佩勒林——她解聘布西欧的原因似乎是处于裙带关系。在此之后,两人进行了好几轮针锋相对的公开辩论。

相关阅读:

多视角还原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院长被撤职事件

赫尔曼·尼特西 图片:flavorwire.com

赫尔曼·尼特西
图片:flavorwire.com

  1. 赫尔曼·尼特西展览因涉嫌虐待动物而取消

去年2月,在墨西哥城最大的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o Jumex举办的赫尔曼·尼特西(Hermann Nitsch)展览被迫取消,因为有人指控这位维也纳艺术家虐待动物。而这位艺术家则坚称“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个动物保护主义者"。

尼特西在他名为“神秘剧场狂欢"(The Orgies Mysteries Theatre)的行为艺术表演中使用了动物的血液与尸体来模仿屠宰与祭祀的行为。

驻墨西哥的奥地利大使艾娃·海格(Eva Hager)公开对尼特西表示支持,称他是“奥地利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家之一"。而Museo Jumex的馆长帕特里克·查潘内尔(Patrick Charpenel)则因这场风波辞职,朱丽埃塔·冈萨雷斯(Julieta González)成为继任者。

今年夏天,“神秘剧场狂欢"在意大利帕勒莫上演的时候也遭到了类似被迫取消的压力。

不过争议之外,纽约的马克·斯特劳斯画廊(Marc Straus gallery)还是在9月为赫尔曼·尼特西举行了大规模展览。

 

译:Joe Zhu

编辑:Laura Bingyan Xue、徐丹羽

英文原文